哼!還不想跟我有太多交集,恐怕那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此時的紀羽心中卻是冷哼一聲,本來他還想看看趙雄他們會怎麼對付自己的,但無意間卻聽到了這麼多的陰謀。

這真的讓他感覺到陣陣的心寒,趙家……心狠手辣,恐怕跟方家的這一場婚姻也只是那趙家家主趙元為了在方老爺子身上得到什麼東西吧。

而趙理這人就更是荒淫無度了,還要將想法打到了林仙跟方紫晴的身上,這每一件事情,都註定了,他跟趙家絕對不可能毫無交集,至少,眼下這趙理的陰謀,關係到方紫晴,他就不可能袖手旁觀了。

沙漠七天,方家的人對他都非常的好,他是絕對做不到那種忘恩負義的,沒有方家,恐怕在沙漠的時候他會真的死亡了,現在想起那時的情景,他都有些后怕……

走出獸靈之森以後,他遇到的可怕的東西,最後傾盡天老的力量,也只是勉強逃生,最後落得天老再次沉睡,而他經脈要麼斷掉要麼被阻塞,這慘重的後果,他也記得非常清楚。

沒有方家,就沒有紀羽。

他心中一沉,最後不知在想些什麼,對於這些亂七八糟的陰謀,他一時間還真的有點手忙腳亂了。

他看到趙理等人離開了那間房間,而他沒有多久便也慢慢的離開了。

「為什麼我總感覺剛剛有人盯著我們看。」

「應該是錯覺吧,在這山幽城裡,還有誰敢打我們趙家的主意?」

趙理等人也懷疑過,不過最後還是不了了之。

而在紀羽一走出房門,迎面便撞上了一個人……

「喲呵!怎麼是你啊!」

一個聲音大笑著看向紀羽,卻讓紀羽微微一怔……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當紀羽從房中走出之時,第一眼便看到一個猥猥瑣瑣的胖子,正左擁右抱的帶著兩名女子油光滿面的出現在他的面前,還這麼巧跟他碰了一下。

「金三胖!」

紀羽有些吃驚的看著眼前這胖子,這不就是那金三胖嗎。

一時間他便整個人都感覺到不自在了,因為他發現此時那金三胖正是一臉齷蹉的看著他,這不禁讓他後背冷汗直流。

「呵呵,兄弟,我看你一點都不像是那種人,不過我還真的沒有想到原來你好這一口啊!哈哈,厲害!厲害!」

金三胖屁顛屁顛的鬆開了左右兩名女子的手,跑到紀羽跟李解的周圍,仔細的觀摩了一下,他還特地多看了李解兩眼。

李解此時也被這胖子猥瑣的目光給嚇到了,還朝著紀羽身後縮了兩下。

這一下紀羽的眉頭可就真的是皺到了極點了,只見他滿臉黑線,竟然會被誤會成這個樣子!

「呵呵,你也不用這樣啦,哥們我能理解,不過你在哪找到的一個小受受呀,真是有意思了,你看,年齡不大,還有點青澀,好眼光!好眼光!」

金三胖笑得可沒有絲毫的掩飾,那顆大金牙就顯露在外邊,看的紀羽就想立刻將他的牙齒給拔了。

二話不說,他一手便將金三胖給拉進了房間,因為現在越來越多的人看到這裡來了,再這樣下去,自己的一世英名就要毀在這個死胖子手上了。

「哎喲……哎喲,你輕點,不要這樣!」被紀羽扯著耳朵一直拉進了房中,紀羽手一揮,那房門頓時便關了上去。

「哥們……哥們,有話好好說,我,我話先說在前頭,我絕對不可能犧牲色相跟你玩那個的。」

看到紀羽氣勢洶洶的樣子,還一手將房門關了,這金三胖心中頓時就寒意升起,生怕紀羽將他怎麼怎麼了似的。

唯獨一邊的李解還一直莫名其妙的看著這一幕,他聽不懂金三胖的話是什麼意思。

「夠了!死胖子,你還叫!你再叫我就拍死你啊!」紀羽滿頭黑線,這死胖子還真的就將他越描越黑了,要是哪一天自己真的問鼎天下了,山幽城還傳下這種難堪的東西,那他可就真的跳下黃河都洗不清了。

胖子這一下可真的被紀羽嚇到了,因為他發現此時紀羽真的動用了戰氣,將他壓得死死的,但紀羽又沒有什麼殺心,他自然也沒理由真的跟他較勁,只有在一邊一直哀嚎著。

「那是怎麼啦,怎麼裡面傳來的是男人的叫聲?」

「不會吧,那娘們真的這麼猛?改天我也要試試看!」

「哎錯了錯了,你們弄錯了,裡面只有三個男的!」

「卧槽,該不會是……」

外邊的議論聲不斷傳入紀羽的耳中,就讓他更加的惱火了,這死胖子,叫就叫吧,還叫的這麼****。

無奈下,他只有將手放開,強壓著自己的怒氣,在一邊死死的盯著這死胖子。

金三胖鬆了口氣,揉了揉自己的手臂,隨後才一臉苦悶的找了張椅子坐了下來,他湊到紀羽的旁邊說道:「羽爺,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這樣說吧,其實我也知道你不是那種人……但你看,那現實總是比想象要殘酷的不是!」

「你還說!」紀羽伸手就要打,嚇得這胖子又縮在一邊,滿臉委屈的樣子。

好在這裡沒人,不然紀羽還真的要被這死胖子給氣死了。

「你過來!我有事要問你!」最後,紀羽只有強忍著怒火,叫喝道。

金三胖哪裡還敢拒絕,屁顛屁顛的便跑了過來,張開個大嘴巴露出那一個大金牙。

「閉上你的嘴巴,為什麼你會在這裡!」紀羽就要一巴掌拍向金三胖那臭嘴,金三胖立刻閉嘴,一直都沒有動靜……

「問你話呢!說啊!」

「你這不是不讓我說話嘛!」

「……」

紀羽幾乎抓狂,這死胖子,一定是故意的,他娘的!他現在就真的想將這死胖子給打一頓,不過最後……還是給忍住了!

「少給我貧嘴,我交一個任務給你,你做不做?」紀羽冷哼一聲,跟胖子拉開了一點距離,隨後便道。

「不做!」誰知金三胖為人還挺高傲,腦袋一歪,說不做就不做。

「為什麼?」

「我生性放誕不羈,不喜歡受人擺布。」

「……真不做?」

「廢話!說不做就不做!」

「我讓你去給我保護美女。」

「去!什麼時候!在哪裡!嘿嘿,我就說嘛,我最喜歡的就是助人為樂了,怎麼可能會不幹呢!」

死胖子!此時,紀羽真的想將這死胖子給拆了,他還真的以為這死胖子這麼瀟洒,什麼放蕩不羈,****不羈才是,一聽到有美女尾巴立刻就翹上天了。

這金三胖此時滿面春風,擺出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看著紀羽,下巴的口水都快低到桌子上去了。

「羽爺,羽哥哥,說!你要我保護哪個美女,我這就去辦!」

胖子滿臉期待之色,臉上早已流露出無盡的火熱。

紀羽的臉都要黑了,不過現在除了這個胖子之外,在這裡他還真的找不到其他人幫忙了,林仙難找,笑天涯更是蹤跡難尋,就剩下這死胖子。

最後,紀羽將自己的計劃給這胖子說了一遍,其實他也沒有說太多,凡是有關趙家跟他的恩怨的那些事他都是能跳過就跳過的,知道方紫晴的事,他千叮萬囑的讓胖子給他看好人來。

胖子聽后可謂是笑容滿面,而後又一臉凜然的樣子,只見他一起身就拍了拍桌子,說道:「哼!我就知道那趙理不是什麼好東西,現在竟然還想著動自己的小姨子,紀兄弟你放心,有我金有為在,他們休想碰到紫晴一根汗毛。」

看到這胖子這麼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紀羽卻忽然有種十分不好的預感,不會是日防夜防家賊難防吧,不過看這死胖子的樣子,雖然不靠譜,但本質應該還不壞吧,不然笑天涯跟林仙也不會跟他為伍,現在紀羽也只有跟著相信他了。

「那紀兄弟,紫晴現在在哪呢?」金三胖搓著雙手,一臉猥瑣的說道。

「我叫你保護她,是暗中保護,還有,不許偷看人家,特別注意一下趙理身邊的人,如果她有危險你就立刻出手。」紀羽卻只是輕笑一聲,交待道。

胖子一聽,整個人頓時就蔫了下去……這,暗中保護,敢情是讓他做無名英雄啊!

「這個……其實我是想……」

「想什麼,難道你不是以拯救人類為己任的嗎?」

「是……是是!」

「是就行了,那就交給你了,千萬別讓她受到什麼傷害,不然我回來就唯你是問。」

最後,房門打開,紀羽帶著李解跟皮皮一同離開了這玉春樓,走的時候他還感覺得到這裡客人看他的目光,下意識的,他也只有加快腳步了。

而胖子在裡面,可是叫苦連天啊……

第二日……

紀羽帶著皮皮兩人一同離開了山幽城,走的時候他將李解留了下來,是為了監督金三胖。

大沙漠依舊是如此的寬廣,偶爾還有幾陣狂風吹起,掀起一陣陣的黃沙,讓人眼睛都難以睜開。

紀羽一人深入了這沙漠當中,經過一次的行走,他很肯定自己不會再像第一次那樣,碰上這麼危險的東西。

這一次,他的目標正是那青衣鎮,方家的發源地。

從玉春樓裡面趙雄他們的談話當中,他大致也知道了,趙家的人看中了方家的什麼東西,如果在山幽城調查的話,他的目標也就只有那趙家家主,問他是絕對不可能行得通的。

至於方老爺子,現在恐怕還將趙家的人當做大恩人,如果現在自己冒昧去問什麼的話,那絕對會遭人懷疑,如此一來,他就真的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排除掉這些所有的方法,那他的目標也只有回到青衣鎮了。

按照趙家人的貪婪與謹慎,在方老爺子他們離開以後,那趙元絕對會再派一些人到方家去尋找要的東西,那他也就趁著這個時候跟著過去,看看能不能打探到什麼東西。

這一次,他也算是為了方家行動的,畢竟方家救了他,他還真的做不到見死不救,再說,趙家對他也有圖謀,反正最後都要站在對立面了,那自己自然是多給他們搗亂才好。

按著來的時候的路,這一次紀羽的速度就比之前快上許多了,沒有任何的負擔,只有一個人,實力沒有任何保留的釋放而出。

在這大沙漠當中,一道黑影一衝而過,只留下了無盡的黃沙。

一天一天的慢慢過去,在第三天,他便已經到達了當初自己昏迷的地方了,在這裡,他停留了片刻。

看樣子他的神色似乎還有些凝重,朝著這四周都是看了幾下,最後喃喃道:「看來拿怪物果然已經不在這裡了。」

那怪物……說起來的時候他也有些心悸,在這裡他可是將防範提升到最高的,畢竟多少還是有點陰影的,加上天老的力量都無法解決的大傢伙,現在他都不太願意回想起來。

方家的人就在這一處發現他的,那時他還有一點意識,只感覺有人將他抬了起來,最後便見到了方家的人。

沉默了片刻,紀羽再看向前方,到這裡了,那離青衣鎮應該也不遠了吧……

這時,他才慢慢拿出了手中的一張地圖,而後簡直就頭都大了……差點他就沒有破口大罵,這地圖……一片空白,而後隨便在一個地方點了點,上面有三個字:青衣鎮……

紀羽現在才反應過來,他似乎……根本就看不懂這破地圖啊!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紫天大陸的西北處,這裡一片荒涼,輕風吹過之處,只有漫天的黃沙,時間的沉澱並不能將這裡給淹沒了,西北大沙漠,不知承載了多少人的腳印,多少強者的鮮血。

而此時,三個身影正急速的在這片沙漠當中狂奔,他們每一個看上去都挺是強壯,上半身露出精壯的肌肉,汗水覆蓋在肌肉之上,在太陽光的照射下發出一陣陣刺眼的光。

三人有同樣的特徵,一隻手臂鮮血直流,在沙漠上留下了一條長長的紅色,他們面目極其猙獰,而臉上似乎也有著不同程度的焦慮之色。

其中,有一人急忙回過頭去,似乎在尋找些什麼,然而,在他身後卻並沒有出現任何東西。

「哼!郝漢,你們不用再逃了,這一次,西北大沙漠就是你們伏屍之地!」 武極神話 一聲怒吼之音忽然從著上空當中傳來。

傳遍在這沙漠的各處。

郝漢臉露凝重之色,手中的大刀被他拽的緊緊的,而他身邊的兩個煉體八階的傭兵也是滿臉猙獰之色,大刀在顫抖著,他們似乎隨時都準備拚命。

「小心!」

忽然,一堆沙子忽然從地上爆發了出來,直朝著三人衝去,郝漢臉色大變,一把將兩人往後一推,而他則是手拿大刀,猛然朝著那沙子當中砍去。

「哈哈!你不是我的對手!」

一陣大笑之聲忽然傳出,那沙子當中一個人影忽然便是跳了出來,一個鐵爪猛然朝著郝漢的方向抓去。

郝漢臉色大變,急忙舉起大刀將自己的心臟部位護起,散發出一陣陣戰氣為自己做防護。

「鏘!」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那一個鐵爪卻死死的將他的大刀給抓住了,一道人影跳到半空之中,全身漆黑,只見他一手一甩,郝漢手中的大刀瞬間脫離,而郝漢本人則是連退數步,臉上多了幾分血漬,尤其是其心臟部位的五個血抓痕讓人觸目驚心。

「郝大哥,你沒事吧!」此時郝漢身後的兩名傭兵跟著跑了過來,一臉擔憂的看著郝漢,同時他們也面露仇恨的看了一眼出現在他們眼前的黑衣人。

郝漢做了一個沒事的手勢,而後兩隻眼睛直勾勾的看著眼前的黑衣人,臉上十分的平靜。

「鷹爪,我與你無冤無仇,你為何追殺我們傭兵團不放!」郝漢死死的盯著眼前這個名叫鷹爪的黑衣人。

他是沙漠之鷹的其中一個首領,實力卻也是最強的,比起那絕刀更是強上一線,有戰士六階的修為。

而且此人的隱匿功夫特別的好,自從他們傭兵團離開了山幽城以後,這鷹爪便一直潛伏了起來,在他們警惕最鬆懈的時候,便立刻從黃沙當中冒出,到現在,他們傭兵團的人幾乎被這鷹爪殺光了,只剩下他們三人,到現在……恐怕是他們三人也難以存活了。

他心中也有一絲的不解,照理來說當他們傭兵團單獨穿越沙漠的時候,這沙漠之鷹的人應該是不太可能會來中途攔截他們的,更何況這一次他們什麼都沒有帶,而此時這鷹爪卻忽然出現將他們攔了下來,甚至還下了殺手,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嘿嘿,你與我無冤無仇?那你告訴我那天我的幾個兄弟是為什麼死的!矮子,胖爺,獨臂,獨眼!整整四個兄弟啊,都是因你們而死,你現在竟然敢給我說跟你無冤無仇!」那鷹爪越說聲音就越冷,殺意也就越深。

當他聽到自己的兄弟差點全軍覆沒之時,便差點沒有忍住立刻衝上門去復仇,而最後他還是忍耐了下來,在山幽城復仇風險實在是太大了,只有等他們來到這大沙漠的時候,才是他最好的時機。

「那只是他們自找的,我們的責任就是保護僱主,這種殺戮是很正常的吧。」

說著,郝漢臉上雖然依舊是沉靜,然而心中卻是翻起了千萬的浪花,看來鷹爪真的是為這個來的,平時他們傭兵團跟沙漠之鷹交手的時候,戰士以上的高層人物絕對不會隕落的,而這一次,沙漠之鷹可是直接就損失了四名戰士強者,這對他們的打擊確實有些大了。

而鷹爪這人的為人,他心中也是十分的清楚,不知該說他講義氣好,還是記仇好,那四人因自己而死,這一次恐怕說什麼他都不會放過自己了。

「我不管這是不是自找的,我只知道他們因你而死,現在,我要殺了你們告慰他們的在天之靈!」鷹爪冷哼一聲,殺氣凜然。

他一隻手臂上裝著一副鐵爪,儼然便是他的武器,在這黃沙衝天的地方,他的身形卻頓時消失而去。

「快跑!小心點,千萬別被他的鐵爪給抓到了!」郝漢臉色一變,他知道再多說什麼都是沒有任何用處的了,事到如今,只有看天意,能不能讓他們逃出生天了而已。

然而,就在他一聲落下之時,不遠處自己的一個手下卻發出了一聲慘叫之聲……

那漢子滿臉不敢相信之色,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會死在這裡,他的眼睛早已被血液給充紅了,而最為可怖的是,他的心臟部位,竟然活生生的被人一爪刺穿。

鷹爪不知何時出現,而他的那一隻鐵爪穿透了那大漢的心臟,當他一隻手穿過他的胸前的時候,手掌還握著一個猩紅色的東西,那東西還在跳動著,直到最後,鷹爪用力一握,漢子心臟就此破碎。

「鐵血兄弟!」郝漢失聲大吼,然而,這一切都已經是來不及了,那名為鐵血的大漢全身血色倒在了地面,黃沙之上流下了他的鮮血。

「嘿嘿,自己的兄弟死在自己的面前,那感覺還不錯吧,你放心吧,我會讓你的兄弟一個一個的死在你的面前,我要讓你好好的享受一下這種感覺,最後,才慢慢將你殺死……」鷹爪的聲音幽幽的傳了出來,而下一瞬間,他身形一閃,再次落入了地面,消失了蹤跡。

紫陌紅塵煙雨落 郝漢滿臉鐵青,暴怒無比,然而此時他卻什麼都不說,直接招呼自己的另外一個兄弟趕緊逃跑,他恨,然而他也知道,憑自己的力量,是絕對不可能對付的了這號稱嗜血之王的鷹爪的。

反派都是我馬甲 ……鷹爪,正是以他的那五個爪子聞名,鷹爪一出,直取心臟,而且取出心臟之後他還會等待著心臟跳動幾次,最後才會一手涅破,手段極其殘忍。

「兄弟,若是我這一次逃出生天,來日我一定會為你報仇的。」 都市透視小神醫 郝漢那一向剛毅的臉上,竟然落下了一滴眼淚,而後那淚水消失,他臉上多出了一絲殺意:「鷹爪,從此,我郝漢跟你,不死不休!」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