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臭小子,老子詛咒你一輩子陽痿!”中年男人憤憤的瞪了一眼年輕男子消失的方向,口裏低聲的詛咒着,話剛說完,一把冰冷的長劍便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說,魔尊是不是就關在這假山之中?”玄逸目無表情的看着中年人,手裏的開天劍緩緩的轉動了一下。

“好漢饒命,魔尊的確就被關在這裏,只不過這座石門已經被宗主改變了開啓方式,除了宗主之外,任何人都打不開這座石門啊!”中年人渾身立刻一顫,呆呆的看着脖子上的開天劍,低聲的說道。

“這個就不需要你操心了,我既然敢來,自然會打開這座石門的!”玄逸沉聲一笑,手裏的開天劍青光一閃,中年人的脖子上便出現了一道細長的血痕,大量的鮮血順着脖子上的血痕狂涌而出,眨眼功夫,中年人便去找閻王爺報道了。

“哼!既然給我設暗哨,可惡!”玄逸左手輕輕一提,中年人的屍體便被丟進了旁邊的草叢中,隱去了身影。

“開天,這次就靠你了!”玄逸淡淡的看了一眼手裏的開天劍,一道凌厲的劍氣瞬間自開天劍中涌出,暴戾的氣息瞬間籠罩住整個假山,轟的一聲,石門應聲而破,濺起了滿地的灰塵。

玄逸想也沒想就衝進了假山之中,剛進去就感到一股狂暴的危險氣息臨近,身體頓時爆射而出,極速的往洞口奔去。

“嘿嘿!想跑,晚了!”漆黑的假山中傳來了一聲略顯蒼老的聲音,接着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爆射而出,凌厲的氣息,使得四周的岩石紛紛爆炸,一時間,假山內外皆石屑橫飛,烏煙瘴氣。

“小子,你是玄逸吧?”白髮老者蒼老的臉上沒有半點歲月侵蝕的痕跡,膚質猶如嬰兒般細膩紅潤,與他那一頭白髮蒼蒼的造型顯得是那麼的格格不入!

“你又是何人?”玄逸手裏的開天劍青光爆閃,滿臉猙獰的看着老者,沉聲問道。

“呵呵,我乃天行教長老,你可以稱呼我爲葉玄!”老者淡淡一笑,嫩滑的臉上沒有半點的皺紋。

“又是這該死的天行教,你們到底是什麼來頭?”玄逸惱怒的看了一眼對面的老頭,憤怒的表情下難掩殺氣。

“呵呵,這個你無需知道,我且問你,你身上是否有着一枚生命之龍的龍蛋?”老者淡淡的看着暴怒的玄逸,臉上的表情依舊是那麼的恬淡,沒有絲毫的情緒波動,談笑間,十分的沉着。


“沒錯,我是有一枚龍蛋,不過這似乎跟你沒有什麼關係吧?”玄逸強壓着自己的怒氣,深吸了一口氣,淡淡的問道。

“呵呵,不如我們做個交易吧,只要你將你手裏的龍蛋交給我,我就保證幫助你救出魔尊,讓他重新統領魔道。”老者依舊雲淡風輕,臉上的表情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死死的盯住不遠處的玄逸,沉聲說道。

“如果我說不呢?”玄逸眼中閃現出一絲異樣的表情,似乎想起了什麼,呆呆的看着說話的老頭,冷冷的說道。

“那老夫我就只好親自動**了,聽說你能夠殺死悟道境巔峯的強者,今天就讓我來看看這個傳言究竟是不是真的!”老者潔白的衣衫輕輕一震,衣袂飄飄間,一股極其強橫的威勢沖天而起,帶着一絲不容褻瀆的霸道,顯示出老者的真正實力,悟道境巔峯!

“媽的,怎麼最近悟道境高手跟大白菜似的,到處都是,變得不值錢啦!”玄逸心裏低聲的罵道,眉頭一皺,舉起手裏的開天劍迎了上去。

“哼!小子,今天我就讓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悟道境高手,你的狂妄註定要終結在我的手裏!”老者的臉上依舊掛着淡淡的微笑,細嫩的雙手微微揚起,兩團淡綠色的光芒瞬間出現在手上,與開天劍的青光交相呼應,耀眼異常。

“死亡之手!”

老者細嫩的皮膚瞬間蒼老,眼角出現道道刀割似的眼角紋,眉頭的褶皺擠成一堆,蒼老的聲音中帶着淡淡的死亡氣息,手中的兩團綠光相互交融,呈現出一種墨綠色的詭異光芒,散發出陣陣刺鼻的腐屍氣息,令得四周的空間都開始出現扭曲,發出了陣陣吱吱的聲音!

“這是什麼?爲什麼我感覺到體內的生命氣息在迅速流逝,好可怕的攻擊!”

玄逸輕聲一喝,手裏的開天劍稍微一頓,釋放出驚天的威勢,道道黑暗的氣息瞬間將老者的綠光籠罩,一股毀天滅地的能量旋風一般,盤旋在半空之中,夜,變得更加的黑暗了,末日一般,四處迴盪着諸神的嘆息。

“開天十三式,毀仙!”

玄逸爆呵一聲,無數的黑色氣體形成了一道巨大的龍捲風,狂暴的氣息,壓抑的四周的空間紛紛破碎,無數的空間碎片被捲入了狂風之中,化成了滴滴時間之水,腐蝕着四周的一切,爲那龍捲風增加着威力。

漫天的能量風暴瞬間席捲了整個大地,原本巍峨的天魔宗處處淪爲了廢墟,無數的弟子發出了陣陣痛苦的**,眨眼間,化成血水,帶着刺鼻的腥味捲入了龍捲風中,狂暴的能量宛如一個巨大的絞肉機,將那些弟子的屍體絞的連渣也不剩,血腥至極。

“龍蛇風暴!”

老者再次爆呵一聲,身軀中一龍一蛇爆射而出,暴虐的氣息瞬間衝擊着個黑色的龍捲風,龍蛇交替,糾纏在一起,釋放出道道沖天能量風暴,與那黑色龍捲風交織在一起,混亂的氣息,相互衝擊,層層氣浪宛如樓梯一般密佈雲中。

“轟!”

一聲震耳的爆炸之聲響徹天際,兩股肆虐的能量宛如**遇到了火柴,瞬間爆炸,巨大的衝擊波,直衝雲霄,一道火紅色的蘑菇雲出現在天際,顯示出兩道能量交鋒的威力。

“噗!”老者的身體越來越蒼老,身形猛地一顫,噴出了一口鮮血,原本平淡的表情早已消失殆盡,露出深深的恐懼。

“小子,看來你的確有着一些本事,是老夫小看你了!”老者緩緩的調息了一下,漆黑的眸子上兇光大盛,顫抖的雙手,慢慢緊握,身上的皮膚越來越蒼老,油盡燈枯一般,籠罩着死亡的氣息。(今天球鞋開始上班啦,三更的事只能化爲泡影,不是我說話不算數,而是實在騰不出時間,早九晚九,喝杯小酒,明日起,本書更新時間爲早上九點和晚上九點,一天兩更,絕不斷更,至於爆發,只能等上架了,抱歉,需要你們的給力支持,鮮花、票票,來的更猛烈些吧!) 第71章:千鈞一髮!

夜風呼呼的颳着,四周的空氣中還瀰漫着方纔爆炸的硝煙味,時光似乎被靜止住,天空中原本明亮的明月也開始變得模糊起來,躲在厚厚的雲層中,害羞一般的若隱若現。

“老夫縱橫神界數千載,還從未遭受過如此大的打擊,小子,你能夠以通神初期的實力激怒於我,足以自傲了!”老者的臉上蒼老的表皮開始下垂,說話變得有氣無力的,快死了一般。

“哼,裝神弄鬼,跟我裝成熟,過了吧?”玄逸淡淡的瞪了一眼極速變老的葉玄,大大的翻了一個白眼。

“呵呵,老夫所修的神功名爲四季,乃是經歷四季的輪迴領悟而成,方纔你所看到的我,皮膚滑嫩,乃是春季,而現在,則是最爲寒冷的冬季,大地都已經開始沉睡,小子,受死吧!”老者嘴角淡淡一笑,滿臉的褶皺猶如一張風化了的白紙,輕輕一碰就會碎!

“哼,想殺我,那得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玄逸經歷了方纔的戰鬥,體內的戰意早已沸騰,神色不改的看着越來越老的葉玄。

“呵呵,接招吧!”葉玄的嘴角輕輕一笑,乾癟的皮膚瞬間破裂,化爲滿天的飛屑,伴着狂風朝着玄逸呼嘯而來。

劇烈的狂風呼呼的颳着,漫天的飛屑宛如萬把飛刀,散發出足以殺人的凌厲戾氣,一股驚天的寒意涼徹天地,四周的空間似乎也都被冰冷凍住,極盡的寒冷凍得空間碎片嘎吱作響,玻璃一般,發出一陣清脆的聲音。

玄逸只覺得全身一緊,接着便被無盡的寒冷所覆蓋,從未感到過如此的寒冷,幾秒的時間,玄逸的額頭上就已經結了一層厚厚的寒霜,體內的血液彷彿都靜止了一般,絕望,無助,悲催,把一切能夠形容悲慘遭遇的詞語都用上,都不能完美形容玄逸此時所受的苦,遠處的飛刀化爲一個整體的圓形,毫無縫隙的衝着玄逸呼嘯而來,死亡再向玄逸招手,大地也被寒冷所折服。

越來越近的飛刀泛着點點寒光,刺痛着玄逸的雙眼,宛如一根細細的針,深深的扎入玄逸的眼中,瞬間驚醒了冰封的玄逸。

“封印!”

玄逸猛的掙脫寒冰的束縛,手裏的開天劍在空中畫出一個幾近完美的圓弧,帶着點點青光,宛如煙花一般,照耀着烏黑的天空。

嗡的一聲,時間似乎都隨着玄逸的聲音而靜止,空中的飛刀裝飾一般靜靜的立在空中,渾然天成般的圓形,泛着一種歐式的美感,十分的引人矚目。

“怎麼可能?你怎麼會封印術?”葉玄睜着一雙驚異的大眼睛看着遠處的玄逸,滿臉的不可置信。

“沒有什麼不可能,只要你敢想,一切皆有可能!”玄逸爆呵一聲,手裏的開天劍並沒有停歇,以一種螺旋式的軌道,衝着葉玄極速射來。不遠的距離猶如流星滑過,殘留下一道淡淡的痕跡。

“秋風無情!”


葉玄驚恐的看着爆射而來的開天劍,蒼老的面龐上出現一抹凝重,瘦弱的身體在風中枯葉一般搖搖欲墜,悲慼的表情上夾雜着少許不甘,凝重的雙眼瞬間變得通紅,爆呵一聲,使出了身體所能承受的最後一招。

漫天的狂風開始呼嘯,猶如道道殺人的利劍,吹在臉上生疼生疼的,刀割一般,空中的開天劍爆射的速度也明顯下降,緩緩地轉動着青色的劍身,慢慢的朝着葉玄移去。

“哼!這可是你自己找死!”玄逸看着拼死一戰的葉玄,嘴角輕輕一笑,一抹詭異躍然於臉上,甚是嚇人。

“開天十三式,虐神!”

漫天的無名氣體順着颳起的狂風,呼嘯的涌進開天劍中,暴虐的氣息四處涌動,片刻功夫就將周遭的氣體消磨殆盡,呼嘯的狂風也開始靜止,一切似乎又恢復了之前的平靜,空中的明月也悄悄的露出半個腦袋,小心的觀察着下方的動靜。

開天劍劍身呈現出一種森然的黑色,狂暴的氣息全部內斂,平淡的外表下更加顯示出內心的不平靜。

“嗚嗚、、、”伴着鬼叫一般的怪聲,空中的開天劍宛如加滿了油的賽車,嗡的一聲,對着葉玄極速射去,黝黑的劍身上燃起了點點藍色的微火,將那空中的空氣都引得一陣躁動,噼裏啪啦的亂響,原本規則的世界,在這一刻徹底的亂了!

“本源防禦!”

葉玄的臉上已經毫無血色,吃驚的眼神裏帶着點點悔意,千年的風光在此刻就要消失殆盡,而且還是敗在一位境界不如自己的少年手裏,不甘,怨恨,後悔,糾纏在一起,擰成了一股最後的力量,誰人不求生,誰人輕言死,哪怕是殘廢的活着看美女,也比光榮的死去投胎強!

蒼老的身軀迎着淡淡的威風輕輕戰慄,搖晃的身軀勉強支撐,擠牙膏似的,硬生生的擠出一絲不算太大的能量,本源之力,作爲一名未入仙籍的凡人,妄動本源純屬是在找死,凡人的本源說白了就是生命力,動本源就是在透支生命,沒有人會幹這樣的傻事,除非你是仙人,有着無比龐大的恢復力,只要不死,隨時就能恢復,對拼本源,跟吃飯似的簡單,可是現在的葉玄已是窮途末路,根本就沒有第二條路選擇。

“轟!”

只聽見開天劍一聲脆響,以一個完美的姿勢飛回了玄逸的手中,全身的青光微閃,散發出淡淡的威勢。

“媽的,這個老傢伙生命力竟然這麼強,生生硬抗了我的悍然一擊!”開天劍發出了一聲鬱悶的**,全身的青光瞬間黯淡下去,沉默不語。

“呵呵,你還是沒能殺死老夫,老夫還活着!”葉玄半瘋狂的衝着玄逸哈哈大笑,嘴角的鮮血滴滴滑落,顯得極其的脆弱。

“哼!人活一世,最起碼得活的要有尊嚴,如果人人都像你這般貪生怕死,生活又有何種意義呢?”玄逸不解的看着滿臉笑容的葉玄,心裏嘆息道:“就算再能裝B的人,在死亡面前也會暴露!”

“老夫只要活着,就能東山再起,尊嚴又能算什麼,只要能讓我活着,哪怕是教中的一條狗,也比你們這些凡人活的痛快!”葉玄的表情幾近於瘋狂,滿眼的血絲,透着點點的紅光。

“可惜你沒有做狗的資格了!”玄逸微微的搖了搖頭,拿着開天劍,慢慢的朝着葉玄走去。

寒冷的劍鋒,輕輕的指着葉玄的喉嚨,冰冷的感覺立刻佈滿全身,葉玄並沒有求饒,緩緩地轉過頭,看着不遠處的假山,似乎在期待着什麼。

轟的一聲,一道紫色的身影瞬間從山洞中飛了出來,撞在外邊的花叢中,使得那僅剩的幾片殘葉,也落了地!

玄逸剛準備動手殺了奄奄一息的葉玄,就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響弄得愣在那裏,只見假山中衝出了一位長相頗爲妖豔的成熟女人,迷人的面龐上掛着恬淡的微笑,仙子一般的玉手裏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彎刀,迎着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月光,反射出一道白色的冷光。

“嘿嘿!小美女,我可不會憐香惜玉哦, 我的極品美女總裁 ,所以,你必須死!”成熟女子淡淡的微笑中藏着一絲妒火,嬌滴滴的聲音平淡的宣判着別人的死刑。

“不好,那是綠竹!”

玄逸忽然大叫一聲,迅速收回手裏的開天劍,猛的朝着綠竹那裏奔去,可是沒走幾步,就被一股驚天的威勢攔住了去路,兩名悟道境巔峯的老頭憑空出現在玄逸的眼前,滿臉奸笑的看着玄逸,寬寬的肩膀上下的起伏着。

遠處的成熟女子衝着焦急的玄逸輕輕一笑,柳葉般的彎眉上下跳動,似乎在說:“小帥哥,我可要辣手摧花咯!”

形勢一下逆轉,玄逸根本就脫不開身前去搭救綠竹,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成熟女人慢慢地走向花叢。

“嘿嘿,犧牲一個葉玄,就能抓到這小子,這生意還真是划算啊!”對面的高個老頭,嘴角60度上揚,奸猾的表情顯得十分的猥瑣。


“啊!”玄逸似乎想起了什麼,看着兩名老頭的雙眼上下微合,詭異的笑容令得對面的老頭一時間有點不知所措,怔怔的看着玄逸,等待着下文。

“小怪,該你出馬了!”

玄逸猛的高舉手裏的開天劍,原本的絕望瞬間被一掃而空,俊俏的臉蛋上帶着淡淡的期待,滿是信心的看着空空的天空。

“嗷嗚!”

一隻巨大的魔獸忽然間出現在衆人的視線當中,高大的身影一下子擋住了兩名老頭的視線,只聽見他們身上的骨骼嘎嘎作響,臉上的汗水猶如下雨一般狂涌而出,驚恐的眼珠瞬間放大數倍,呆呆的看着魔獸的背影,口裏喃喃的說了一句:“半仙魔獸!” 第72章:噬魂功!

呼嘯的狂風吹得人睜不開眼,漆黑的夜空似乎都籠罩在詭異的嗚嗚聲中,對峙的雙方都陷入了短暫的停止,呆呆的望着山一般的巨獸,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小怪的身體上籠罩着一層血色的紅光,半仙的威勢懾人心魂,震耳的怒吼聲響徹了整個天魔城,無數的原住民被這吼聲驚醒,帶着幾分沒睡醒的迷茫,傻傻的坐在牀上。

小怪全身的紅光越來越耀眼,刺眼的紅光宛如烈日一般使得人睜不開眼,轟的一聲,一聲輕微的震響,高大的身軀立刻消失不見,剩下的只是一個頭紋雷電的帥氣少年。

“小怪,快去救綠竹!”玄逸爆呵一聲,激動的表情上透着點點關切。

“知道!”只見小怪瀟灑的轉身,影子一般的出現在了成熟美女的面前,白嫩的手指只是輕輕一點,就聽見砰的一聲,美女便極其狼狽的飛了出去,動人的眸子中泛着點點驚訝,嬌豔的嘴脣瞬間張的老大,在空中以一種類似直線的姿勢,落在地上,頓時變得蓬頭垢面,潑婦一般。

“走吧!”小怪輕輕的扶起花叢中的綠竹,血紅的雙眼泛着點點紅光,衝着綠竹輕輕一笑,淡定的表情顯得尤爲帥氣。

“你是?”綠竹的嘴角還掛着點點血跡,水汪汪的雙眼略帶羞澀的看了一眼小怪,露出了一臉不解的神情。

“呵呵,我叫小怪,是主人的第二魔寵!”小怪衝着綠竹淡定一笑,臉上的神情十分的自豪。

“魔寵?”綠竹仔細的上下打量了下小怪,打死她也不相信眼前這麼帥氣的美男子竟然是玄逸的魔寵。

“喂!我說都什麼時候啦,你還在那飯花癡,快去救魔尊!”玄逸看着不遠處的綠竹,焦急的表情中帶着一點醋味,大聲的衝着綠竹喊道。

“哦!”綠竹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額頭前的劉海,蒼白的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羞澀,輕輕地點了點頭,大步往假山走去。

“小怪,你保護綠竹,協助她救出魔尊!”玄逸此時已經陷入了瘋狂,越來越多的強者出現,令得他內心十分的煩躁,在這種實力懸殊太大的對決下,迫切的想要離開這裏!

“知道了,主人!”小怪嘿嘿一笑,詭異的表情出現在嘴角,跟着綠竹,快步鑽進了假山之中。

“哼!想要救出魔尊,簡直是做夢!”忽然一個略顯熟悉的聲音慢慢的傳入玄逸的耳朵,一個全身黑衣的中年漢子,帶着點點柔弱,悄悄的走到了玄逸的面前,加上先前的兩個老頭,三個人呈三角形,將玄逸牢牢的圍住。

“你就是天魔宗宗主,吳虛吧?”玄逸毫不驚訝的看着忽然出現的男子,畢竟在人家的地盤上打了半天,作爲主人,也該出來亮亮相了。

“呵呵,小子,上次讓你給跑了,這次你可就沒那麼好運咯!”吳虛淡淡一笑,看着玄逸,臉上的神情開始變得凝重。

“哼!你只不過仗着一身詭異的功法小勝而已,論起真正的實力,你根本就不靠邊,我的對手是他們,而不是你!”玄逸伸出手,指了指對面的兩個老頭,平淡的表情中滿是不屑!

“哼!小子,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吳虛原本平淡的臉色頓時變得鐵青,憤怒的看着玄逸,胸口上下劇烈的起伏着。

“我說了,你不配當我的對手!”玄逸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輕輕的瞥了一眼生氣的吳虛,手裏的開天劍再次高高舉起,“小黑,交給你了!”

“嘿嘿,終於輪到我出場了,老大你也太不夠意思了,現在纔想到我!”小黑黑色的身形瞬間出現,圓圓的腦袋左右晃動,十分生氣的看着玄逸。

“好了,他就交給你了,我去對付另外兩個!”玄逸沒好氣的瞪了一眼小黑,轉過身,淡淡的看着一直不說話的兩個老頭。

“嘿嘿,小子,就是你把我的老大惹得不高興的吧,現在讓你嚐嚐我猩猩戰神的厲害!”小黑衝着對面的吳虛嘿嘿一笑,**的表情中滿是猥瑣,看着吳虛就像是看着一道美食似的,興奮不已。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