哐當——

葯碗砸在了薛姨娘的身上,湯汁濺了一地。

薛姨娘驚呼一聲,眼已經紅了。

「這是鳳府,是我的府邸,在府里辦酒宴,憑什麼我不能出席。」

鳳展連半邊身子支起,額頭青筋迸現。

他臉色蠟黃,昔日風流倜儻的臉上,蒼老了不少,鬚髮間甚至都夾雜上了灰白色。

「大哥,你也別發火。你如今這副模樣,大夫都說了,要靜養。」

鳳展天站在病床前,故作擔憂道。

他看到鳳展連這副模樣,沒有同情,反而有些幸災樂禍。

以前大哥一直是趾高氣揚,覺得他一家人都是靠著大哥吃飯,可風水輪流轉,他雖然就一個女兒,可奈何女兒有出息啊。

「展連,二叔說得對。府醫也說了,你不能喝酒。」

薛姨娘柔聲道。

「把昭安給我叫過來。」

鳳展連瞪了眼薛姨娘和鳳展天。

這些人,一個個都沒把他當家主。

他還有個兒子,只要昭安能幹,他就還有翻身的一天。

薛姨娘欲言又止,昭安在外款待客人,這時候哪有功夫來伺候他。

鳳展天使了個眼色,和薛姨娘走了出去。

「二叔,多謝你了。多虧了若顏請了七皇子過來,否則那些朝臣都未必願意給昭安這個面子。」

薛姨娘擦了擦眼角的眼淚。

自從若顏出事後,鳳展連對她就沒有好臉色,說她教得好女兒,不知廉恥,丟光了她的臉。

昭安回來后,雖說好了一些,可鳳展連如今只聽南風夫人的話,對她愛理不理,夫妻倆的關係一落千丈。

「大嫂,你別難過,凡事有我。」

鳳展天說罷,抓著薛姨娘的手,那手柔弱無骨,眼前的薛姨娘楚楚可憐,看著很是動人。

薛姨娘一驚,想要推開鳳展天,可想到鳳展連方才對自己的舉動,遲疑了下,還是沒有掙脫他的手。

「二叔,你和薛姨娘站在那做什麼?」

柔媚的聲音傳來,南風走了過來,看到她,薛姨娘驚慌失措,掙開了鳳展天的手。

「客人都來了,若顏正找二叔你呢。」

南風夫人裝作沒看到模樣,笑語晏晏。

「我這就去。」

鳳展天滿面春風,快步向廳堂走去。

「薛姨娘,你可真是生了個好兒子。」

南風夫人似笑非笑,睨了眼薛姨娘。

薛姨娘冷哼一聲,走開了。

廳堂內,東方離和鳳若顏坐在了上座,獨孤鶩和鳳展天、鳳昭安陪坐在兩側。

鳳昭安口才了得,高談闊論,引得不少賓客直點頭。

東方離看到鳳白泠時,不免多看了幾眼。

白日他在毓秀院時,沒有細看,數日不見鳳白泠,只覺得鳳白泠又美了。

想到坐在鳳白泠身旁的事自己,如今卻被獨孤鶩鳩佔鵲巢,東方離心中就跟貓撓似的很是難受,身旁的鳳若顏直接就被她冷落了。

獨孤鶩也留意到了東方離的目光,他高大的身子往前一欺,把東方離的視線給遮住了。

鳳若顏看出了東方離的不滿意,忙起了身。

「夫君,今晚是我和白泠姐回門的日子,如此良辰美景,豈能沒有好久。我讓人從醉仙居買一桶酒,讓人放在冰庫里三個時辰,冰鎮了給你喝。」

(明智屋中文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第14章利用!

鄧蘭臉色難看,說:「好吧,好吧,以後就別煩我了!」

李靜「好的。」

不…

米蘭無奈的看了看情況,表示沒有意見。

其實這件事對她來說,沒有任何傷害,反而增加了一大助力。

小劉的合同圈消失后。

李靜愉快地進入了美麗溫暖的空間,小白帶着她四處了解環境。

一年過去了,米蘭每天看書,做美食,學陣符籙,練劍術,教羅明劍術如何度過。

又是一個美好的早晨,米蘭吃着羅明準備的早餐。

他說:「哥哥,我今天要關門了。」

說完夾好菜放進碗裏,牛排夾着粥放在嘴裏,慢慢吃。

羅明聞言,微微扒粥手。

「是嗎?姐姐,真巧。我今天也要關門了。」

米蘭輕輕地吞下了粥。

「嗯,真是太巧了。」

兩人沒有說話,認真地吃着早餐。

晚飯後,米蘭和羅明去撤退了。

米蘭看着太空,正在吃美味的烤白。

「我知道你需要睡覺,所以去睡覺和練習。我現在保護自己的力量沒有問題。去吧。」

小白「好吧,那麼米蘭應該注意安全,多做好事。」

米蘭「好的,我明白了。」

然後小白睡著了。

時間容易把人扔掉,櫻桃是紅的,香蕉是綠的,時間不是活的,季節是流動的,不可能留在世上。

九年後。

米蘭睜開眼睛,走出封閉的房間,出來看到羅明站在封閉的房間外面。

他今天仍然穿着白色的衣服,英俊的臉上帶着微笑。

「我猜姐姐這幾天會通關的。她已經烤好了肉。來吃吧。」

米蘭看了燒烤,走到燒烤攤前,對羅明笑了笑。

「還有一個弟弟。」

羅明看着姐姐的笑容有點夢幻,但很快就恢復了。

師姐笑起來還是那麼好看。其實他半年前就開始準備了,每天重複燒烤,等著師姐出關。

現在師姐終於通關了…

羅明:「姐姐,三天後是時候打開秘密世界了。」

米蘭「嗯,我明白了。」

轉眼三天過去了。

在秘境的入口處,人來人往,人人都躍躍欲試。

米蘭看着前方的防護屏障,接連送出。

被送出去的人都是居心不良的人。

米蘭和羅明面面相覷,慢慢走了進來。

我只在進入米蘭的時候覺得頭暈,然後醒來就看到牆上掛着那張照片。

這幅熟悉的畫和環境就是她的現代房間。

她為什麼在這裏?是幻境嗎?

想着米蘭的時候,門外發生了激烈的爭吵。

女人聲音里的不耐煩,一聽就能聽出來。

「米蘭,你現在應該處理好這件事。」

從那人的聲音里,他顯然不悅地說:「我不是給你錢了嗎?還是應該你來處理?」

……

米蘭只是淡淡地聽着他們的爭吵,她知道這是最後一個年級的第一天,父母離婚了,像踢皮球一樣把她踢來踢去。

最後,他們決定給她雇個保姆,直接給她錢。

從那以後,她過着沒有父母管教的幸福生活。

哈哈的笑聲…號碼

一點都不開心,沒人關心,沒人理解,沒人關心,沒人睡雜貨鋪吃小白饅頭。這叫幸福嗎?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保姆知道我爸媽離婚了,不回來了,就偷偷把東西拿走了。

剛開始我拿了一些不貴的,後來越來越明顯。連那些貴的都敢拿。最後,我帶走了所有值錢的東西,珠寶和錢。

甚至還傲慢地給我剩飯剩菜,甚至有時候只有饅頭和鹹菜,最後直接讓我喝水和肌肉。

他們一家人在那裏吃吃喝喝,而我則蹲在一個角落裏,默默地拿着饅頭啃著。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