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愛自己的人交往,現實中會過得更幸福。與此同時,她的身份也已經轉換,照顧她,讓她也幸福,是你作為她的伴侶應該做的事情。 「為了背景調查,我們今天早上已經寫信給你們的往生堂的胡堂主了。」

聞言,方莫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已經寫信給胡桃了!??

騎士團的動作什麼時候那麼快了??

但轉念一想,琴等人邀請冒險家加入騎士團,那肯定是先做好了背景調查,然後才會發出邀請。

但方莫的情況很特殊,像他這種來自其他國家的人總是少數。

而琴又擔心方莫出去冒險,大半個月找不到,所以才會採取雙線同步進行的方法。

搞懂了琴的想法,現在也沒有用啊。

信都已經寄出去了,自己謊言被拆穿那只是時間問題。

方莫心中大急了起來。

琴眼看著方莫的表情發生了變化,她疑惑的問道:「方莫閣下,你這是怎麼了嗎?」

「我……..」方莫一時語塞。

他此刻正在不斷的思考著對策。

寄出去的信件,由信鴿來送,一天就能到璃月。

相當於明天胡桃就會拿到一封莫名其妙的信件。

而她回信之後,還需要一天的時間。

也就是說,後天就是他被扒乾淨的時候。

到時候琴發現了他的身份有問題,很有可能直接叫人將他逮捕。

當然,如果方莫以後都不來蒙德城那自然是無所謂的事情,今天只要安全離開騎士團,天地之大任他遨遊。

但問題是他現在還有事情需要留在蒙德城辦啊。

方莫沉默了數秒鐘,他蹭的一下站了起來。

在琴和凱亞驚訝的目光中,方莫低聲道歉道:「對不起,琴團長。」

「為何道歉?」琴有些不解。

「因為我上報的所有信息都是虛假的,所以我要跟各位道歉。」

方莫明白,自己身份的問題遲早都會被發現,那不如現在就自己承認出來,博取一點點的信任。

「全是虛假的?」

「沒錯,我並不是往生堂的員工,香菱也不是我的青梅竹馬,我也沒找煙緋諮詢過法律問題……..」

琴沉默,凱亞臉上倒是帶著笑容。

「所以你到底是誰?」琴沉聲的問道。

「我……」方莫狠狠一咬牙:「對不起,關於我的身份我無法透露,但我可以向風神巴巴托斯起誓,我對蒙德城並沒有任何惡意,也不屬於任何陣營。」

琴聽著方莫所言的一切,一時間也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處理方莫的情況。

「為什麼不能透露,難道你是在逃的通緝犯不成?」

方莫輕嘆了一口氣:「我確實殺過很多的怪物,但並沒有殺過人,也沒有打劫過人類。」

「你既然不是逃犯,又不是他國的間諜,那你為何又不能透露自己的來歷呢?」

方莫沉默,他嘆道:「這自然是有一些不能言說的理由的。如果琴團長不相信我的話,也可以派騎士監視我,甚至在你們沒有完全信任我之前,我都可以不離開蒙德城。」

橫豎就是一個分裂體而已。

要是這番話能奪得一點點的信任,讓他能夠在城裡活動,那都是好的。

要是不被信任,直接散掉這個分裂體也沒有關係。

琴一時間也有些為難了起來,方莫說的言之鑿鑿的,他這段時間除了強扒丘丘人nk之外也沒有做其他奇怪的事情,不然琴也不會生出招攬他的想法。

但這種實力強大,又身份不明的傢伙,又不能放在一旁置之不理。

蒙德城自然是不缺那些身份有問題的人,而騎士團能做的就是加強巡邏,在掌握了證據之後對對方進行逮捕。

「呵呵,這還真是有趣啊。」一旁旁聽的凱亞突然出聲了。

凱亞緩緩走到桌子旁邊,他雙手撐著桌面,目光看著方莫,他道:「方莫閣下介意我猜一猜你的來歷嗎?」

方莫無言,現在說不說介意都顯得奇怪。

凱亞看方莫沒有回話,自顧自的道:「既然方莫閣下沒有回話,我就當你默認不介意了噢~」

方莫依舊沒有回話。

「謝謝閣下的大量,我這個人不是很聰明,要是一會說了什麼得罪的猜測還請你不要在意。」凱亞眼眸看著方莫臉上的神情變化。

方莫腦袋低沉著,目光緊緊的看著桌面。

「其實在來的路上我就覺得有些奇怪,不管我如何搭話你都不回我任何一句話,原本我還以為是你是太緊張了,所以不知道怎麼和我說話,但等來到騎士團之後,你對琴團長的態度讓我突然明白過來了。」

「你,在提防我。」

方莫心中一驚,雙眸在此刻緊緊收縮。

「你似乎對我非常的了解……….」凱亞因為站著的緣故,根本觀測不到方莫的神情變化。

他繼續道:「所以,我在這裡大膽推測你的第一個身份,你應該是某個國家的前情報人員,但因為一些原因,你叛逃出了自己的國家,你打算在蒙德城隱居,而你不能暴露自己身份的原因就是害怕你曾經的國家將你清理掉。」

凱亞分析的很有道理,琴此刻都多少有些相信凱亞的分析了。

方莫心中也是鬆了一口氣,原來還有這種解釋,他之前怎麼沒有想到呢!

然而凱亞的下一句話,讓方莫徹底的震驚。

「而我猜的第二個身份,可能就有些荒誕了,你不願意透露身份的原因是因為你從來就沒有身份,你,就是那晶蝶變異種。」

就在凱亞的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琴瞬間就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她震驚看著眼前的方莫。

之前那晶蝶變異種,就是在沒有見過艾莉絲的情況下了解艾莉絲和可莉她們的事情。

而如果凱亞說的第一個猜測不成立的話,那方莫是晶蝶變異種的可能性還是有的。

雖然很令人震驚,但他們突然加強城門的審核,就是為了防止這隻會說人話,會變形的變異種進入蒙德城。 半天之後。

伏特加終於冷靜下來了,他看向自己的大哥:「大哥,你說那傢伙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難道他就是板倉花錢請來的人?」

琴酒沉思片刻,搖了搖頭:「看起來不像,這個自稱神的人,神秘異常,身手更是極其了得,這種人物應該不是錢能打動的了的,而且,連我們花了那麼多功夫也找不到他,板倉怎麼可能找的到他。」

「那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琴酒皺眉,這個問題他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想了很久,還是將這一切歸於意外。

恐怕他怎麼也想不到,李子禮是來救柯南的吧。

也是,現在他連柯南是誰都不知道,哪怕他再聰明,也不可能想到這個地方。

片刻,伏特加問:「大哥,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

「找!一定要找到這個傢伙。」

….

一條昏暗的街道上,李子禮已經恢復草川弘一的相貌,悠閑的信步前行。

他嘴角微微揚了揚,呢喃:「那群傢伙應該會到處去找我吧?不管他們找到死也別想找到我。」

就在這時。

系統的聲音突然響起。

「叮!任務完成,恭喜你獲得11自由屬性點。」

李子禮聽了不覺停下腳步,既然系統提示已經完成任務,那就代表柯南此時已經脫離危境了,他不覺揚了揚嘴角。

也不枉費他今晚做的一切。

想了一會兒,李子禮將所有自由屬性點加在敏捷上,因為他覺得如果自己剛才速度反應能更快點,那麼或許能更輕鬆的把琴酒那群人甩掉。

所以,把屬性點全加在敏捷上沒錯的。

伴著一絲能量流入體內,李子禮的屬性板塊也跟著變了。

宿主:李子禮

智力:131

體力:137

敏捷:143

技能:黑客(初級),易容術,變聲術,神級槍技。

過目不忘。

單手開法拉利(註:此技能能提升你的魅力值,車技如神,請你放心的浪。)

看到敏捷提高了一些,李子禮微微一笑,感覺自己的反應速度應該比之前更快了一點。

隨後,他不做停留,徑直回家了。

….

一家酒吧里。

冷冷清清的,這裡就幾個客人在喝酒,連音樂都沒有。

吧台人員正站在水龍頭前洗杯子洗器具,不快不慢的忙碌著,而如果有認識的人在這裡,便會認出那一座的幾個客人是黑衣組織的重要人員。

琴酒、伏特加、基爾、黑麥威士忌、卡爾瓦多斯。

正當他們聊著的時候,突然又有一人推門走了進來,卡爾瓦多斯回頭看見來人,露出個笑容:「貝爾摩德,你怎麼才來?」

「呦!都在呢,這是怎麼了?」

貝爾摩德在他們臉上掃視一眼,笑了一下。

她是被琴酒打電話叫過來的,當時她還在睡夢中,卻被琴酒的電話吵醒,她自然不想來的,但琴酒說有重要的事情要說。

沒辦法,她才趕過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