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清很小心,他可不想自己好像那死去的生靈一樣在這裡變成一塊冰雕。

他神識外放,確定四周就只有那冰塊了。

「難道這個生靈是瞬間被冰住的?」

他睜大了雙眼,這才看清楚那生靈的外形。

「這應該是妖族!「

周清辨認了一會,就覺得那被冰住的生靈是一個妖族。

妖族和魔族外形上相似,但它們還是存在不少不同。

妖族如果要變形的話,一般都會變形成人族,這是妖族實力的一種表現。

一個妖族越是能將自己變形成美貌的女子或者俊俏的男子,就在很大程度上代表著這個妖族的實力強大,因為這要求它身上變形的地方越多,需要消耗的能量也就越大。

而魔族則不同,魔族因為自身是魔獸,它只能對身體進行一部分變形,而身體的其他部分依舊會保持以前的形態。

周清戒備的在附近尋找能夠讓那妖族瞬間變成冰塊的敵人,此時的他已然釋放出血鳳火焰,免得自己突然遭遇寒冷襲擊,變成冰塊。

他在附近尋找了好一會,最終確定他並沒有發現附近還有其他腳印,他判斷那冰雕應該就是那生靈臨死前最後的形態了。

周清眼眸閃爍,他在思考自己要不要從此地火速逃離。

畢竟,此地太過危險了。

只是,他想解開這裡的謎團,就只有留在此地調查了。

「嗡嗡嗡!」

就在他煩惱時,他的耳邊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聲響。

就好像受到感應一樣,他腰間插著的笛子也在隨著那急促的聲響發出一陣佛音。

周清神識仔細查看四周,而後他就發現附近有了某種感應。

他連忙催動血鳳火焰,免得自己被偷襲了。

「噼啪噼啪!」

一陣急促聲響瞬間傳來,讓他馬上意識到情況不對勁。

他心神一動,連忙最好戰鬥準備。

「這裡應該沒有活的生靈!」

周清的腦海中驀地想起這個可能。

下一刻,他就察覺到附近出現了一道身影。

那是一團白霧!

周清面色蒼白,他神識外放,想看清楚那白霧到底是什麼。

然而,他的神識無法探視清楚前方的白霧到底是什麼。

那白霧身上釋放出陣陣冰冷氣息,對周清散發出驚人的殺氣。

周清腦子想了一下,就覺得之前那妖族生靈極有可能是遭受那白霧襲擊,最後身軀被瞬間冰在這裡。

周清身子猛地一縮,他神識探查到那白霧將他的身軀包圍了起來。

下一刻,他就看到那白霧化為一個巨掌,直接朝他的身軀撲殺了過去。

(本章完) 對那白霧的這一變化,周清之前已然有所察覺,他已經做好了準備,他身子想往旁邊躲閃,避開那白霧的一擊。

然而那白霧散發出一股強大的威壓,如同一隻無形的大手一樣,周清頓覺自己被那一隻大手壓住了。

他頓覺全身血氣上升,他體內的能量被那一隻無形大手壓住,但他還是依舊強撐著站直身子。

「難道這就是之前那生靈被冰住的原因?」

周清想了一下,就想明白之前那生靈是怎麼死的了。

倒過來念是佳人 之前那生靈也應該跟他一樣,也是這樣被那敵人冰住的。

他吐出一口濁氣,現在的他釋放了血鳳火焰,加上有青蓮護身,儘管他覺得四周圍的空氣溫度非常寒冷,那白霧釋放出的寒冷暫時奈何不了他。

「我該怎麼才能消滅那白霧呢?」

周清腦子快速轉動了起來,他將現在遇到的事情和之前在雪白大山上遇到的黑霧聯繫了起來。

如果說那黑霧和白霧有什麼共同點的話,周清就覺得它們都屬於霧體。

他眼眸閃爍不定,他覺得這背後肯定有很多文章。

「我還是和這白霧對抗!」

敵人並不是生靈,而是一團白霧,這讓周清心裡懷疑那一團白霧的背後有沒有生靈在操控。

如果那白霧的背後沒有生靈在操控,那就意味著那白霧是被法陣控制的。

若那白霧真是被法陣控制的,只要他能找到那法陣的破綻,那他就可以破解那白霧了。

若那白霧背後有生靈在操控,周清就要努力找出那生靈。

「跪下!」

就在此時,那白霧中突然爆發出一聲冷喝。

那聲音極其陰寒,讓周清聽了就覺得毛骨悚然。

他的心神一震,身軀就顫動了幾下。

幸好他及時穩住自己的情緒,若不然他就會真的跪下了!

周清冷冷看著那白霧,他瞪大了雙眼,他想知道在那白霧中到底有什麼。

他目光一閃,就決定釋放出火嬰去對付那白霧。

他判斷那白霧的屬性屬於陰寒力量,和他體內的火屬性力量相剋。

若他釋放出全身火屬性力量,就有可能壓制那陰寒屬性力量。

「轟!」

周清連忙釋放出火嬰,那火嬰就是他體內的凝聚出來的火系力量。

那火嬰一下子突破了那大手的禁錮,直接衝到那白霧上。

就好像冰遇到火一樣,那白霧在快速融化。

片刻之後,周清就看清楚那白霧中的到底是什麼,

那是一頭白色的大鳥,那大鳥身長只有一米左右,它通身雪白,有一種非常特殊的氣質。

看到那白霧的形態,周清雙目一凝。

雖然那白鳥的形態很快就被白霧重新覆蓋了,但也讓周清知道他的敵人到底是什麼了。

「不管那白鳥是活著的還是死的,今天不是它死就是我亡!」

周清面色一冷,這裡的一切都太過匪夷所思了,而他也沒有任何辦法找得到真相。

「如果找不出這裡的真相,那也沒有什麼關係了,到時候我要離開這裡才是重要的!」

他心神一動,連忙釋放出黑色長劍,直接刺向那白霧。

那白鳥之前釋放的大手被周清的黑色長劍,就好像紙被撕破了一樣,輕易被刺穿了。

低調千金:領養神祕老公 周清連忙接著打出無數記招式,快速攻向那白霧。

他目光如炬,一雙眼睛死死盯住了那白霧。

現在那白鳥就躲藏在那白霧中,讓他無法判斷它會如何出招,它會出什麼招。

他心裡期待能夠和那白霧面對面交手,只有面對面交手,他才能明白那白鳥到底有什麼異常之處。

很快,那白霧散去了,露出裡面的白鳥。

然而,下一刻,周清看到那白鳥朝他快速震動了翅膀。

起初,周清對那白鳥的動作不解,但很快,他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

周清的面色立時變得無比蒼白,他感應到那白鳥朝他的身軀釋放出一股強大的神魂攻擊。

「好強的神魂攻擊!」

周清心中駭然,他口中連忙噴出一口血來。

他並沒有和那白鳥有任何的正面接觸,但依舊被那白鳥的神魂攻擊打中了神魂,讓肉身受到了傷。

「死!」

幾乎就在同時,那白鳥朝周清發出一聲冰冷入骨的聲音。

那周清的身軀不斷後退,他每一次後退,他的口中都要不斷吐出一口血來,這讓他非常鬱悶。

「那白鳥到底是怎麼做到這麼恐怖的神魂攻擊的?」

周清心中駭然,他起初還以為那白鳥只是會釋放陰寒氣息而已,他怎麼也沒想到,原來那白鳥還會有非常驚人的神魂攻擊。

他身子極速往後退去,不讓那神魂攻擊靠近他。

他內視身軀,而後就發現他的體內多了一股強大的奇異力量。

他連忙施展功法,消除那奇異能量。

那天空中的白鳥身上立時冒出一團白霧,將它的身軀再次籠罩了起來。

「還好,它沒有繼續對我進行神魂攻擊!」

周清吐出一口濁氣,對他來說,那白鳥的神魂攻擊才是最可怕的。

「難道那白鳥身上出現白霧后,它就不會對我進行神魂攻擊了?」

讓周清意想不到的是,他沒想到那白鳥不會對他趁勝追擊,而是繼續使用威壓對他進行壓制。

這種情況,就讓他想到了一種可能。

「難道那大鳥只會憑本能對我進行攻擊?或者說它只是殘魂?」

周清腦子快速轉動了起來,他心裡明白,如果那白鳥對他進行連續神魂攻擊,那他就只能落荒而逃了。

他們僵持了好一會,周清釋放血鳳火焰和青蓮護身,來壓制那白鳥。

而那白鳥只是想用寒氣冰住周清,因此,他們僵持不下,就在一直對峙著。

」看來那白鳥智商存在問題啊!「

對峙了一陣,周清總算明白那白鳥極有可能只能被動的反擊,它沒有主動攻擊能力。

想到此,他鬆了一口氣。

雖然他們現在是處在對峙狀態,但周清心裡明白只要他能找到那白鳥的弱點,他就能擊敗那白鳥了,他對他自己絲毫不擔心。

下一刻,他心神一動,他想到了一個法子。

「這個辦法雖然有些危險,投機成分高,但事到如今,我也只好拼一次了!」

(本章完) 周清一咬牙,就決定釋放出一個巨大的火球。

「轟!」

那火球快如閃電,直接撲向那白霧。

火球和白霧相碰,發齣劇烈的爆炸聲響。

周清瞅准那白霧被炸飛一部分,白鳥身軀露出一部分的機會,他快速衝到了那白鳥面前。

他心裡異常緊張,儘管他做好了萬分準備,但只要那白鳥有所覺察,或者他的計劃出現一些差錯,那後果就難以想象了。

周清雙眼瞪大,他判斷那白鳥的大致位置,而後強行將火嬰打進了那白鳥中。

沒錯,他之前用火球偽攻,待等他衝到那白鳥面前後,他果斷對那白鳥放出火嬰。

那火嬰隨即化為一團極其兇猛的火焰,直接沖向那白鳥的身軀中。

那火嬰非常猛烈,沿途所到,就將那些白霧化一個乾乾淨淨,也將那白鳥化得乾乾淨淨。

一刻鐘后,那白霧中的白鳥消失了,那白霧也跟著一起消失得無影無蹤。

「太好了!」

周清吐出一口濁氣,他的心才鬆了下來。

正如他所想,那白霧內的白鳥只是一縷殘魂,它只剩下戰鬥的意志。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