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知道,輪到自己了。

慢慢的走到話筒前站好,旁邊的老師好像的將話筒調到與周恩齊平的高度。

周恩看到台下密密麻麻的人群,看著他們看向自己的目光。

嘲諷,憐憫,憤怒,可憐,,,

周恩開口。

「同學們,老師們,大家早上好!我是工管系的周恩。」

「今天在這莊嚴的升旗儀式上對自己的行為作出檢討。「

「說實話,我現在並不想念我手中的檢討,因為它與網上的萬能檢討一模一樣。」

聽到這裡,旁邊負責升旗儀式的老師面色不由得一黑。台下更是響起一片笑聲。

「為什麼不寫檢討,那是那是因為我覺得自己並沒有錯。」

聽到這裡,操場上原本昏昏欲睡的,低頭背單詞的,拿著手機看頭條的,不由得都將目光聚集在周恩身上。

旁邊老師雙眼中隱隱有些不安,感覺事情彷彿要超出自己的掌控。

李輝原本有些弧度的嘴角也開始收回,眯著眼睛大量著台上的周恩。

而在人群中,有一女生正有些急促的看著台上的周恩。

如果周恩再次,就會發現這是那天的眼鏡妹子。

「孫培育,那就是你遇到的那個男生。看來也長得不怎麼樣嗎?」

總裁你大爺的 咦,你說什麼?」

就連旁邊閨蜜的搭話都沒有聽清,眼鏡妹子心中隱隱的覺得有些不妙的感覺。

看台上,周鍔還在說著。

「老師說我和王瑞二人在小樹林打架被人看到了,因為這個要處分我們。」

「可是我要說的是,我和王瑞根本了沒有在學校打架。」

此話一出,竟皆嘩然。洶湧的聲音猶如是炸開了鍋一般響徹在操場上。

眾人臉上無不是露出震驚的表情。

「我靠,這哥們說什麼?」

「66666,居然公然和學校對著干。」

「這是我講過最有激情的演講。」

學校的那名負責升旗儀式的老師再也顧不得什麼了,一步上前,就欲搶掉周恩手中的話筒。

可周恩雖說還沒有經過訓練,但也不是區區文弱書生能夠比的。

側身一讓,避開了老師的雙手。

「我和王瑞親如兄弟,怎麼可能會為此打架,如果我們真的在小樹林中打架,難道被打的一方不會承認嗎。」

「你們問問王瑞,我們有沒有打架。」周恩說著,還用手指著小胖子。

刷刷刷,眾多目光齊刷刷的集中在小胖子身上。

看到如此眾多的目光,小胖子獃獃的站在原地,心裡只有一個念頭。

周恩瘋了。

周恩敢在全校師生面前這麼做,肯定是要被開除的,這個用腳指頭想都知道。

可是小胖子還是下意識的點點頭。

看到小胖子點頭后,周恩繼續說道。

「難道王瑞他是白痴嗎,被人打了不敢說出來,還要和我一起做檢討。」周恩機會是嘶吼著說出這句話的。

負責升旗儀式的老師額頭的冷汗順著臉頰滴滴噠噠的往下淌。

再次伸手要搶走周恩手中的話筒。他知道自己要是不阻止這件事,那麼今年的獎金就沒有他的份了。

於是這位老師不顧形象的張開雙手想要抱住周恩將他拖下去,可是他的的反應速度哪能與周恩相比。

周恩伸手一推就將老師推得連連後退,可憐的老師不僅沒有成功的阻止周恩,還丟了一個大丑。

這引起操場上笑聲一片。

老師伸出手顫顫巍巍的指著周恩。

「好,好,你就等這被學校開除吧!」說完后,直接轉身走了,他要儘快的找到劉主任。

不然別說獎學金了,就連這份工作都保不住了。

周恩看到沒有人阻攔自己了,拿起話筒說道。

「事情的真正經過其實是這個樣子的。「 系統的話,叫黃凱非常鬱悶。

奶奶個腿,第一波第二波的,現在已經第五波了。

尼瑪,到底有多少波考驗在等著自己?

我去,到底還有完沒完?

當然,雖然吐槽,但是黃凱心裡還是比較開心的。畢竟,系統還給了自己獎勵。

免費升一級,我勒個去,簡直不要太爽。待會兒再晉級的話就領取獎勵,或者之後斗帥九級的時候領取獎勵,尼瑪,那直接就晉級為斗君了啊!

到時候,一般人就不是自己的對手了。而新生裡面,自己也是最牛的。

想著想著,黃凱簡直熱血沸騰。我伸出舌頭舔了舔唇瓣,有種飢不擇食的感覺。在這之後,他目光四處掃視了下。

這時,系統的提示音也傳入耳中:「第五波考驗來臨,宿主需要擊敗所有斗帥九級以及系統隨機抽取的三個斗君級別的少年。考驗成功獎勵,免費升一級,幫宿主經脈淬鍊成金色。失敗懲罰,連續降級成為斗者。」

我勒個草……

這失敗懲罰,簡直逆天了!

超級商城系統 ,有種日了狗的感覺。他面色變了變,有種被坑的感覺。

好不容易升級成為斗帥七級的強者,現在,系統竟然要將自己努力了這麼久的成果給剝奪。尼瑪,簡直太過分了。

心中有些氣憤,不過,為了遠離這失敗懲罰,黃凱決定準備拚命。

強者系統:「因為是隨機抽取斗君級別關係,所以,宿主的敵人可能是這裡最強的對手,也可能只是斗君一級。由於隨機性關係,系統希望宿主能好好準備。」

準備泥煤啊!

系統這句話提示的,黃凱有種日了狗的感覺。

尼瑪,現在斗帥九級的已經往自己這邊來了,自己哪有時間準備?

心中無語吐槽,黃凱深吸口氣,開始主動攻擊。

雖然自己可以無視斗帥九級的人,但是,畢竟自己才斗帥七級。這種情況下,遇到個稍微強一點點的斗帥九級強者,自己對付很有可能就要費一番功夫。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自己就完蛋了。畢竟,戰鬥間,那些人肯定會無節操的圍攻自己。

俗話說,亂拳還打死老師傅呢!自己本來就比人家弱,這種情況下,自己必去小心翼翼啊!

黃凱心裡盤算著,開始主動攻擊。因為戰鬥力和斗帥九級的差不多,所以,在黃凱刻意找弱的對手情況下,戰鬥還是很快的。

不一會兒的功夫,黃凱就虐倒了進六個斗帥九級的傢伙。這個時候,劉達奇他們真心是熱血沸騰啊!

「嘭嘭嘭……」

「咚咚咚……」


戰鬥在持續。

黃凱那帥氣的身影,忽閃忽現。他每一次移到一個地方,就會有一人倒下。

這種情況下,有些妹子就開始犯花痴了。

黃凱對付斗帥九級的,簡直跟玩似的。系統見黃凱這般,有些無語了。

尼瑪,這樣的話,能有什麼樂趣?


於是,系統開始控制斗帥九級的少年,三三兩兩圍在一起。

不久后,斗帥九級的就成團成隊了。而且這還沒有結束,在這之後,系統還控制他們圍攻黃凱。

我日……

黃凱很快就發現了異常,他看見這種情況下,鬱悶了。本來對付斗帥九級的,就已經夠鬱悶的了。現在,系統還不要臉的控制他們圍攻自己。

我去,還能要點臉不?

就算是系統,也不能不用這樣不要臉吧!

因為對付斗帥九級還是比較輕鬆的,所以,黃凱果斷趁機吐槽:「我說系統,你還要點臉不?泥煤的,我才斗帥七級,斗帥七級你知道嗎?尼瑪,控制斗帥九級的攻擊我也就罷了。現在,竟然還控制斗帥九級的圍攻自己,我****妹哦!」

因為鬱悶,黃凱一下子說了很多話。

吐槽之後,黃凱忽然覺得,鬱悶的感覺少了不少。這個時候,已經有斗帥九級的過來了。

一拳擊倒斗帥九級,黃凱再次攻擊。這時,系統說話了:「宿主,臉是什麼?能換多少積分?」

黃凱:「……」

系統這話之後,黃凱無語。

系統那麼高級,能不知道自己說的什麼東西?

尼瑪,還能有點節操不?

心中無語的吐槽著,黃凱繼續戰鬥。

不遠處,觀戰的劉達奇等人見斗帥九級三三兩兩的圍在一起,眼中那個崇拜啊!

全能小農民 ,尼瑪,對自己也這麼嚴厲。不但控制斗帥九級的攻擊自己,還尼瑪控制斗帥九級的圍攻自己。

我去,簡直將自己往死里逼啊!

如果黃凱知道大家是這樣的想法,一定會欲哭無淚。泥煤的,他哪捨得對自己這樣,好不容易穿越了可以享福了,自己閑得蛋疼才這樣玩自己啊?

當然,黃凱是不會知道這些人想法的。

此刻,黃凱依舊在戰鬥。

實力,一點點攀升。黃凱離斗帥八級,就還差一點點的時間。

萬春生看著戰鬥的黃凱,目光連續閃爍。他覺得,黃凱是當之無愧的戰神,當之無愧的天才。因為,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在斗帥七級的時候,不用底牌的情況下,就虐斗帥九級。

而且,黃凱的晉級速度真心太快了。那速度,簡直叫人有種想要日狗的感覺。

總之,已經嫉妒不起來了。

這時,萬春生敢確定夏侯倩兒說的話了。

夏侯倩兒是那種神經大條的人,所以,他之前說黃凱將該淬鍊的地方都淬鍊到極致,他還是有些懷疑的。畢竟,黃凱的皮膚不是金色。

但是,萬春生現在深信不疑。

因為,也只有將皮膚淬鍊成金色的人,才有這麼牛逼的戰鬥力。


斗帥七級虐斗帥九級,而且還是在不用底牌的情況下。這種事情,如果他以前聽到的話,肯定會呵呵冷笑。

然後,這種不可能的事情,卻活生生的在他眼皮子底下出現。

不過這個時候,萬春生就更加疑惑了。

因為,黃凱身上有很多他不能理解的疑點。

之前戰鬥的時候,黃凱幾乎每次攻擊,都將自己丹田內的靈力全部抽光。按理說,就算靈力恢復再快,也不能那種神速。尼瑪,黃凱丹田的靈力就好像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一樣。

黃凱的靈力到底是哪來的?

還是說,黃凱的丹田比較特殊。又或者,黃凱身上,有什麼能瞬間回復靈力的神器。 「我因為是搏擊俱樂部有實力當上正式隊員的人,卻不料威脅到了正式學員李輝的身上。」

聽到這裡,大多數人都露出瞭然的神色,畢竟人的名,樹的影,打架知道李輝是怎樣的人。

李輝一臉陰沉的看向周圍的人,現在不斷有目光投向自己。

「周恩,我一定要弄死你。」李輝雙拳緊握,惡狠狠地說道。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將心中的暴怒壓在心底。

「李輝安排人手在小樹林中堵截我,想要至我於死地,可惜的我逃了出來。「

聽到這裡,眾人無不是紛紛倒吸一口涼氣。

「這,這我沒有聽錯吧。周恩居然能夠在李輝的堵截下逃出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