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諸神大學的人噤若寒蟬。

本來,他們覺得江沉已經夠無法無天的了,但是眼下,這個美的不似人間女子的少女,更是一個暴力狂。

一腳踩死諸神大學的講師。

這個講師,不僅僅是諸神大學的講師,更是神庭的人。

諸神大學不會報復司空明月,但是那神庭可就不一定了。

“繼續吧。”

司空明月轉過身,來到江沉的面前,在他的臉上輕輕的啄了一口之後,便拉着慕傾雪消失了。

…… 284

周圍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江沉。

方纔那兩位神女,竟然是……江沉的老婆?

本來所有人都不信,可是司空明月臨走之前,在江沉的臉上親了那麼一下……讓在場許多男子,都有一種心如刀割的感覺。

憑什麼!

那麼好看,那麼強大的女子,竟然插在江沉這堆牛糞上!

沒錯,哪怕此刻江沉接連擊敗多位諸神大學的天之驕子,但是在神界的神二代看來,江沉依舊是一堆牛糞。

這是神界對下界天然的優越感。

“你算是敗了吧?”

江沉沒有理會其他人,而是看向林悅。

“江沉,你要幹什麼!!!”

衆人見到江沉把矛頭對準林悅,瞬間大驚失色。

林悅可是諸神大學風雲人物,無數學生心中的女神……若是江沉真的當衆把林悅扒光,恐怕林悅那些懷春的小迷弟,會當場自殺的。


“我……”

林悅滿臉苦澀。

方纔若非是那個被踩成爛肉的宮裝女子插手,林悅已經被江沉擊敗了。

那黑色的火焰,是術法無法推算到的東西。

“算了,反正我都見識到諸神大學的無恥了……神界第一學府,不過如此。”

“連我神州大地的一個武道宗門都不如。”

江沉呵呵一笑,臉上也沒有其他什麼神色。

“都滾吧。”

江沉沒有多說一句話,轉身就走。

“你站住!”

林悅臉色漲紅,她一步上前攔住江沉去路,道:“我林悅願賭服輸!”

說完這句話之後,林悅面色灰白,心如死灰。

真若是當衆脫光,被掛在竹竿上,今後她林悅就沒臉見人了……但若不如此,諸神大學就徹底聲名掃地,神州大地上的一個小土著都看不起諸神大學。

想到這裏,眼淚在林悅的眼眶裏打轉。

“林悅學姐!”

“學姐不要!”

見到林悅竟然主動羊入虎口,諸神大學的學生都急了。

他們想要上前,卻被四尊門神攔住。

難道,林悅這個諸神大學的女神級校花,今天真的就要折在這裏了?

想象到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情,不少人既是沮喪,又是……興奮!

“那行吧。”

江沉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

許多人見狀,恨不得在江沉的臉上狠狠的來幾拳。

“你把這個戴在臉上,站到一邊去。”

江沉手一翻,手裏多出了一個白色面具,赫然是與隋景山等人臉上的面具同款。

林悅一怔,她下意識的接過面具,戴在臉上。

“這是……銘文之器?”

林悅喃喃的說道。

此刻,她駭然的發現,一旦戴上面具,她便無法自己摘下……這面具可以隨着她的心意,隨意變換模樣,如同那十分罕見的變形符一樣。

但是這銘文之器面具,卻比變形符更加珍貴。

甚至可以隱藏,改變氣息。

林悅一臉駭然的看着江沉,江沉沒再理她。

“不用脫了?”

在場不少人吧嗒一下嘴巴,既鬆了一口氣,又有一點小失落。

“怎麼,你們希望看到她脫光衣服被掛上?”


江沉咧嘴一笑。

衆人不敢答話。

“還比嗎?”

江沉看着被宮裝女子炸爛的擂臺,有些不滿。

“好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沒有說話的江瞳開口了,“今日之事,到此爲止。”

“散了吧。”

然後,江瞳轉身走了。

先前慕傾雪的那句威脅,讓他顏面掃地,不過作爲麒麟世家的強者,也根本就不在乎這點顏面。


但是江瞳卻能看清楚一件事,再繼續鬧下去,倒黴的還是麒麟世家。

麒麟世家一家鎮兩界,鎮壓地獄是有功,鎮壓神界禁足神州,其實也沒有太多人在意。

神州大地太過詭異,神界的神靈基本上都是有來無回,麒麟世家鎮壓神州大地,也算是對神界的一種保護。

但是現在,麒麟世家這裏有進入諸神領域,這便成了衆矢之的,一旦神界暗中對付麒麟世家,麒麟世家也得吃虧。

江沉雖然搬出大御王朝江南侯這個身份,但他是麒麟世家弟子,體內流淌着麒麟世家的血脈,這是無法否認的。

甚至神界不少人,都把江沉此番行徑,歸納到麒麟世家暗中授意的行爲了。

任由着江沉繼續鬧下去,麒麟世家就得扛着整個神界的壓力……若是司空明月不出現 還好。

但是司空明月一腳踩死了諸神大學的講師,事情就鬧大了。

諸神大學不會追究,那講師背後的神庭也會借題發揮。

神庭的那位太子爺,現在還昏迷不醒。

“哦。”

江沉看了一眼江瞳,點了點頭,“哦對了,還有一件事。”

忽的,江沉的臉上流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道:“我爺爺,麒麟世家的家主江乾坤,把諸神領域的事情交給我來打理。”

“也就是說……你們誰想要從麒麟世家的門戶進入諸神領域,得需要本爸爸點頭才行。”

丟下這一句話後,江沉邁着歡快的小碎步離開了。

留下一地武者,相顧懵逼。

……

“林悅?”

回到江乾坤的小院之後,江沉手裏捧着今天的收穫,一臉滿足。

他把林悅叫到自己的面前,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這個小美女。

林悅被江沉看着有些不自然,但她依舊鎮定,說道:“我和隋景山一樣,成了你的狗腿子了?”

“狗腿子?不不不。”

江沉搖了搖頭,“狗腿子是去幹粗活累活的……你和他們不一樣,是我的丫鬟,負責照顧我,和我老婆們起居的。”

林悅苦笑不已。

似乎真的不一樣,但是林悅……既來之則安之,她對江沉,以及剛剛出現的司空明月和慕傾雪,也十分好奇。

“好。”

林悅沒有反對,當即答應下來。

“你不反抗幾下?”

江沉呆了呆。

“反抗有用嗎?”

林悅搖了搖頭,“隋景山他們經歷過什麼我不知道,反正我不想經歷。”

“我知道你要做什麼。”

未等江沉再說話,林悅再度說道:“你把諸神大學的天才引.誘到這裏,爲的是我們身上的書籍吧?”

“聰明。”

江沉點了點頭,沒有否認。

“其實你大可不必如此,這些書就放在諸神大學的圖書館,任何人都可以借閱。”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