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數十里桃林,都是居住在此地的居民種的。

畢竟吃喝都有天乾聖地供給,整日沒事,而且全都是老弱病殘,也幹不了太大的重活,所以就種種樹,養養花,長年累月,便將這裡打造成了桃園世界。

桃花谷!

房舍錯落,半隱半現與桃樹林中,燈火通明,在月光下,顯得那麼虛無縹緲。

此地本應是一處頤養天年的聖地福邸,只可惜卻被強盜悍匪盯上。

桃運神醫 五六百個強盜,氣勢洶洶,正拿著刀槍劍棍圍在谷口處。

「一天的時間,只剩下半個時辰,如果再不交出來,我們便衝進去殺光所有人,燒了你們的房舍!」匪首是一個五大三粗的中年大漢。

他們個個目露凶光,臉色都蒙著黑布,似乎不想讓人看見容貌。

在他們旁邊的桃樹上,還掛著幾劇血淋淋的屍體,那些屍體都是桃源村的人,強盜為了立威,將這些人割掉頭顱掛在這裡示威。

「所有財物都已經給你們了,真的沒有了!」桃源村的村長是一個斷臂老頭。

看他的個頭,年輕時肯定也是個孔武有力的健壯男子,只可惜目前頭髮已經稀疏,身體也佝僂了,身上的皮膚更是皺巴巴,不復年輕時的威武。

現在,他就是一個弱小的老頭。

「不!還有!我勸你們老實交出來,若是讓我們動手,後果可不好受。」匪首大漢臉上毛孔粗大,眼睛如同豺狼一般,抱著雙手道。

他已經決定,到了時間這些人還不交出所有財產,那就殺光所有人。

「那些要麼是給死去的戰士料理後事,要麼是給村中死去的人料理後事,你們也要?有沒有一點良心!」老村長顫抖地指著這群強盜。

良心?若是有良心,他們就不會出現在這裡!

回應老村長的,只是一道道冷漠的表情。

「你們還有半個時辰的時間考慮。」匪首的心,如野獸般冷漠。

他們是來求財的,殺人這種事,那就只有看心情了。

若是村中人不識時務,那便殺。

或許會有人問,這些強盜為什麼索性衝進去把所有人都殺了,拿了錢財走人?

強盜會那麼笨嗎?他們要走的是可持續發展道路,搶了這次,還得為搶下一次謀算,一次把這些人殺了,下一次他們搶誰?

要知道,這些人可都是英雄的家屬,每年都會得到一筆不菲的生活費。

「你們這些狼心狗肺的東西,就是這樣對你們的恩人嗎?你看看楊五郎,他一家七兄弟上前線與敵廝殺,六兄弟都死了,只剩他一個人活著回來,而且還是丟了雙腿的,到了這裡還要受你們的剝削,你們不覺得慚愧嗎?」有個老婦人罵道。

「這裡的人,要麼是上過戰場拼殺的勇士,要麼是勇士的家屬,這樣對待守衛大家的恩人,你們於心何忍!」

「戰場上,他們拚死保衛後方的你們,而你們呢?卻在欺負他們的家人,其他殘疾了的英雄,畜生不如!」

桃源村內,有個別人並不是這裡的村民,而是自願過來幫忙村民們幹活的善良群眾。

他們怒罵強盜!

「他們保護的是大家,而不是我們,我們也不稀罕他的保護。」匪首冷漠地道。

這種語氣,讓眾人氣得渾身發抖,被氣得頭暈目眩。

你們不包含在大家內?還不稀罕他們的保護?戰爭真的到了這裡,最先喊救命的就是你們。

「你們或許是英雄,或許是英雄的親人,但是這都與我們無關,哦…對了,你們的時間還剩下不到一個時辰了,如果你們打算利用這一個時辰來聊這些廢話,那我也無話可說!」匪首依然冷淡。

這種人,就是敗類!

「你們這幫畜生!畜生!有本事去招惹那些年輕力壯的前線戰士試一試!只會乘人之危!」

「你有病還是我有病?我們打不贏他們為什麼要去招惹?我就喜歡欺負你們這種手無縛雞之力的人,怎麼了?」

這幫人簡直壞得徹底,沒有任何下線。

「歸根結底,還是你們弱,符合我們的獵物要求,要是你們強一點,還有誰會招惹你們?」匪首嘲諷一笑。

「好一個不要臉的東西,老子以為老子已經很不要臉了,一看到你后才發現,原來還有人比我更不要臉!」

突然,強盜後方傳來了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而且從這個聲音可以判斷,此人年紀似乎不大。

「誰?!」

強盜們慌亂,紛紛轉過頭去,擺開防禦架勢。

「你們也不想想,是誰讓他們變得這麼弱的!」

凌風一路趕來,趕到這裡時,正好聽見匪首說出那句話。

「閣下是?」匪首看山河宗的人圍了上來,不由一驚,抱拳問。

「在下黑虎壇壇主,閣下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殺!」

回應他的,是一句冷漠第「殺」字。

凌風根本不想和他多扯,不管你黑虎壇還是白骨罈,關老子什麼事?

你做的事情有足夠的理由讓我下殺手就是了。

「老大娘,你且在這休息,我要去殺敵了。」熊大放下老人家,衝進戰場。

連正宗的宗門都打不過山河宗,更何況這群匪徒?

他們也就只能在老弱病殘面前猖狂猖狂!

「彭~!」

才一接觸,悍匪就如同被收割的麥子一樣,身體一塊塊瓦解。

血肉橫飛,四濺開來!

這殘忍的一幕不僅沒令人同情,反而讓桃源村的人很解恨。

老村長,還有不少老弱激動地握著拳頭,看著死去的強大。

惡人自有惡人報! 話雖如此,但唐明玉這會還真是束手無策,這可不是寫小說,她能有什麼好辦法呢?只能是自己安慰自己,順便讓小芽菜不要哭罷了。

隨著網越收越緊,唐明玉和小菜牙被高高懸挂在寨門上動彈不得。

而且那網格子勒地她們兩人全身肌膚都是生疼,唐明玉還好一些,小芽菜已經淚眼汪汪了,看著讓唐明玉格外心疼,早知道就不帶她一起來了。

看到之前連殺他們寨里好多人的女煞星終於被活捉,混世龍王趙天宇非常興奮,走出來抬眼看著掛在空中的唐明玉桀桀笑道:「敢到我們盤龍寨殺人,這下知道我盤龍寨的厲害了吧?」

唐明玉居高臨下,朝著下面的混世龍王呸地吐了一口吐沫,冷笑道:「靠著下作手段偷襲算什麼本事,有種我們真刀真槍打上一回。」

可惜趙天宇根本不受激,他抹了一下臉上被吐的口水,放在鼻子邊聞了聞淫邪笑道:「嘿嘿,小美人連口水竟然都是香的,你要真刀真槍跟我打是嗎?那等會本寨主便滿足你的要求。小的們,把小美人給我放下來。」

「是,寨主。」寨牆上的嘍啰立即便開始將網徐徐往下放。

唐明玉又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小丫頭,自然知道對方嘴裡說的真刀真槍是什麼意思,頓時臉色一變,對這個所謂的混世龍王更是鄙夷不已,這種淫邪的下流之徒就不該活在世上。

隨著網徐徐往下,唐明玉接觸到地面后慌亂的心情頓時定了下來。

如果混世龍王不把她放下來而一直掛在寨牆上的話,唐明玉恐怕一點辦法都沒有。

但對方的淫邪想要侵犯她無疑卻給了她反敗為勝的機會。

說到這裡,唐明玉已經不是當初面對黑狐少主的無力反抗,她對於自身的九鳳噬天訣已經有了一個基本的了解。

最為主要的是,她在龍一的指點下,已經知道如何控制九鳳噬天訣的吸字訣和放字訣。

也就是說,她可以用九鳳噬天訣來主動吸取別人的內力,同時也可以隨時終止,無非就是一個吸字訣和放字訣的切換。

當然,龍一也跟她說過,吸取別人內力太多太雜的話,一開始可能沒有什麼問題,但是越是修鍊到高深處,便越容易受到反噬,從而走火入魔。

所以龍一告誡她,不到萬不得已不要隨便吸取別人的真氣,唯有自己練的才是真正屬於自己的東西。

趙天宇這會淫念上腦,哪裡會知道他已經快要走上不歸路了,他心裡想的全都是待會怎麼上這個女煞星。

主要是唐明玉真的是太美了,粗布衣服完全遮掩不住她的絕世容貌和白皙水嫩的皮膚,而且之前趙天宇說她的口水是香的並沒亂說,由於服用帶有異香的內丹,唐明玉全身都會散發出一種特殊的異香。

這樣的美女趙天宇說實話還是第一次碰到,也難怪他會按捺不住色心。

雖然色慾漸起,但趙天宇還沒被色心迷昏了頭,放出唐明玉和小芽菜之前,施展點穴手法快速點了兩人的穴道。

為了不讓混世龍王起疑,唐明玉並沒有使出護體真氣,讓對方順利點了自己的穴道。

以她的修為,對方點的穴道沖開很容易。

「嘿嘿,小美人,這下我真的要跟你真刀真槍幹了,小的們,給我看好寨門,這小丫頭你們看著辦,本寨主去也。」

小女孩雖小,但也是長得標緻可人,比那些老婦女可是水嫩多了,那些馬賊紛紛淫笑道:「寨主威武。」

「嘿嘿……」趙天宇淫笑著,正欲扶起唐明玉,可他的手剛接觸唐明玉的手,手上勞宮穴便驟然傳來一股巨大的吸力,他體內真氣竟然開始向外奔騰而出。

「啊……」趙天宇驚呼一聲,趕緊用力想要甩開唐明玉的手。

可這麼一用力,非但沒有甩開唐明玉的手,反而越發加速了體內真氣的流逝。

「妖女啊,放開我,快放開我……」趙天宇急得都快要瘋了,而寨牆上的嘍啰卻還以為自家寨主再跟人小美女逗趣,絲毫不知他們寨主已經快被人吸幹了真氣。

趙天宇的修為跟黑狐少主比起來差太多了,而此時唐明玉又今非昔比,僅僅幾個呼吸之間,趙天宇體內的真氣便被唐明玉給吸了個一乾二淨。

趙天宇這會整個人軟趴趴的,被唐明玉施展放字訣一彈,頓時便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復之前之雄風,有氣無力地喊道:「妖女,快殺了妖女……」

直到這時,那些嘍啰才看出不對,正欲張弓射箭,卻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唐明玉拔出趙天宇腰間的刀,飛身而起,手起刀落,其速度快若閃電,那些賊人還沒開弓,便被一刀殺死。

幾個起落之間,寨牆上的八名嘍啰全部身首異處,血流滿了寨牆。

趙天宇此時見狀不妙,趕緊一個踉蹌抓住身邊的小芽菜從腰間掏出一把匕首橫她的脖子說道:「放我走,不然我就殺了她。」

小芽菜被點了穴道,此時不能呼喊,只是眼眸里的淚水告訴唐明玉,她很害怕。

唐明玉此時又發現自己犯錯了,之前只顧著殺敵,疏忽了小芽菜,這已經是她第二次犯錯了,幸虧趙天宇此時求生心切,不然小芽菜就危險了。

「好,我可以放你走,但是你要先放了小芽菜。」唐明玉跳下寨牆,站在趙天宇身前不遠處冷冷說道。

趙天宇搖頭道:「那不行,除非你發誓,不然我寧可死也不會先放人。」

一個燒殺搶掠的淫邪之人竟然相信所謂的誓言,唐明玉覺得這也太可笑了。

不過古人比較迷信,所謂舉頭三尺有神明,他們相信發誓是會應驗的,所以大唐國很多人都信這套,尤其對於自詡俠義之人,那是一言九鼎,絕不敢胡亂髮誓。

不過對於唐明玉來說她不信這套,但為了迷惑趙天宇,她還是點頭鄭重說道:「好,我發誓,只要你放了人,我就放你走,如果我做不到,那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趙天宇聽唐明玉發下重誓,主要是他把唐明玉看成了女俠一流的存在,這種人最重自己的名聲,所以他想了想為了活命那就賭一把了。 哧哧~

黑虎壇的人被殺得節節敗退,山河宗的人所向披靡。

他們只會殺人,以最快的速度解決對手,絕不拖拉。

這便是殺人技!

殺人技,並不是表演技能,出手便殺人,這隻有在戰場上才能體會,如是有機會,絕對要殺死敵人,若是手軟,活著的就是敵人而不是你自己。

「老村長,有人來救咱們了。」

「太好了!」

桃源村的人激動地看著這滿目殺伐,有人激動得落淚,有人則是得救后的喜悅,有人熱血沸騰,似乎又回到了戰場,還有人大聲叫好,也有人偷偷抹眼淚。

不如一世沉歡 「老李頭,有人為你報仇了,你該安息了!」

「老天有眼!」

村口被殺死吊著示威的村民,大仇終於得報。

「各位兄弟,你們踩過線,山有山道,河有河道,莫要壞了規矩。」黑虎壇壇主還以為凌風等人是為黑吃黑而來。

「山道,我要走,河道,我也要走,天下大道,我都要走,而有我在,你們將無道可走。」凌風聽不懂黑話,還以為是對方單純地叫他別多管閑事。

黑虎壇壇主一聽,渾身一震。

好個霸道的主,天下大道你都要獨吞?

「兄台的胃口挺大,就怕你沒命走!天河城方圓百里,能讓我們吃虧的不多,今日我王老虎認栽,這樁生意算我送給各位喝酒,兄弟們…撤!」

他居然想跑,邊打邊退,說出名字,是希望凌風能聽說過他,給個薄面放他離開。

隨便一眼交戰雙方,等閑都知道黑虎壇打不過,不撤還等著過年啊?

「把他們的壇主留下,其餘的都殺了!」凌風哪會讓這群敗類離開?那不是開玩笑嗎?

「這位兄弟可別做得太絕,都是一個道上的鄰居朋友,低頭不見抬頭見,你滅了黑虎壇,日後其他朋友會怎麼看?」黑虎壇壇主一邊躲避攻擊,一邊開口。

「我黑虎壇都已經將生意讓給你們了,你們還要趕盡殺絕,這是何道理?莫非你在挑釁各方之間的約定!!!

你可想清楚,這樣一來就等於與方圓百里所有山頭的勢力為敵,哪怕是天河宗也不敢這麼猖狂!」

天河宗都不敢與方圓百里內所有勢力為敵,你們算什麼東西?能比天河宗能耐?

王老虎搬出天河宗的名頭,希望有點用。

可…巧了,凌風這幫人還真就比天河宗能耐了。

「別和他們廢話,殺了!」凌風不為所動。

這群人,生不上戰場保家衛國,有忠烈之士拋頭顱灑熱血守衛一方安寧,他們不僅不感恩戴德,反而收刮別人用命換來的那點安家費,實在可恥。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