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吳二老,也立刻迎了上來。

「秦會長,我們已經安排妥當,就等您來了。」

周老客氣笑道。

秦穆然微微點頭,走到主桌坐下,環視兩眼眾人,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齊刷刷看向秦穆然。

「諸位,今天我們召開這次堂會,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重新任命華僑會內部人事結構,我的原則很簡單,只有一個。」

「按照實力說話,能者上,庸者下!」

秦穆然厲聲說道,在這種莊嚴的場合,他必須用這種口吻,說話間,周身都帶著強大氣場,壓得眾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我決定,上官雷闕將繼續擔任華僑會副會長的職務,等小雷病癒后,華僑會的事務依舊由他代我全權處理……」

秦穆然說道。

雖然,自己掛著一個華僑會會長的頭銜,但是小小一個華僑會,他懶得多費心思管理,所以將事務處理權,依舊讓給上官雷闕代為處理。

上官雷闕畢竟是華僑會的創始人,這樣做,一來可以讓華僑會的老人心服口服,二來也能讓自己減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剩下的,我打算將華僑會的勢力和地盤劃分三分,李伯和周吳二老擔任三大堂主,各管其一……」

秦穆然繼而說道。

李伯是華僑會的老人,威望較高,周吳二老的實力,也都在古武者境界,他們三人擔任華僑會三大堂主的職位,這一點下面人自然都沒有什麼可反駁的。

「秦會長,大局已定,那剩下的人員您打算怎麼安排他們?」

周老言道。

隨同周吳二老一起投奔華僑會的,還有二十餘名強者,他們其中,不乏宗師強者。

「這個我也已經有了安排,這些人分到你們三大堂主麾下,這裡有一份我早已列好的名單,老頭兒,你給大家念一下。」

秦穆然言道。

李伯接過任命名單,站在秦穆然身旁,將整個華僑會中層職位,重新按照實力分到三大堂主麾下,並完全按照各自實力和能力劃分職務高低。

一切安排妥當后,秦穆然悠然起身,走到眾人面前。

「大家還有什麼異議嗎?」

「如果沒有的話,從今天開始,華僑會的結構按照我剛才任命的職務開始實行。」

秦穆然淡然說道。

四周華僑會的成員,竊竊私語議論一番后,並沒有人提出問題。

作為冥王殿的創始人,偌大的冥王殿他都能運行過來,區區一個華僑會的人員結構重組,對秦穆然而言,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秦會長,看來大家對你的安排並沒有異議,似乎都很滿意。」

李伯笑道。

「那就好,華僑會重組后,會裡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三大堂主了,有什麼問題可以先找小雷處理,如果他處理不了,再跟我說……」

秦穆然說道。

「明白,秦會長儘管放心,有我們三個老頭子在,華僑會不會出什麼大事情。」

李伯回道。

「那就好,小雷現在恢復的如何了?」

秦穆然問道。

「雷闕副會長現在恢復的很好,萊恩醫生說,應該過幾天就可以下床了。」

李伯說道。

秦穆然微微點頭,等上官雷闕出院,整個華僑會的攤子,自己就可以全部丟給他。

這時候,一名華僑會成員,形色匆匆走了進來,看樣子像是出了什麼事情。

「秦會長,幾位堂主,不好了,外面出事情了,你們快出去看看吧!」

來者驚慌說道,說話間,來人噗通一聲已經倒在地上。

秦穆然定睛一看。

一隻黑色甲蟲,從來人身上爬了出來,渾身透著一股邪氣,不用想都知道,這是苗疆的產物。 相府庶女:王妃不好惹 嗡~

符文不斷在石壁上游走,組合成一張鬼臉大門,藍色的光輝閃現。

四周驟然一亮,變成一片幽藍的世界。

趙小川的臉一片碧藍,帶着圓形符文的眼睛掃過石壁,猶豫片刻,向着石壁伸出手掌。

譁~

石壁如同一片被湖面泛起的漣漪向着四周擴散開來,趙小川看着沒入石壁的手掌,瞳孔微微一縮。

然而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股強大的力道從他的胳膊傳來,瞬間將他拉入其中。

眨眼間,趙小川消失在了原地,而在他消失後不久,那石壁上的光芒漸漸消退,四周恢復平靜,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噗通~

彷彿石塊掉入了水中,響起的流水聲在漆黑的空間中不斷迴響着。

“這是什麼地方?”

趙小川看着漆黑的四周,感到渾身溼漉漉的,知道自己很有可能掉入了一片“潭水”之中,心中不由暗道。

前任無雙 不過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了,便發現一團巨大的藍色光源從自己的腳下升起,照亮着四周的一切。

這是一個陰冷的石窟,周圍天然的石鐘乳形成各種嶙峋的怪石在藍光的映照下閃耀着瑩瑩的綠色半點。

而正如他所料這是一個“水潭”,只不過這水潭中卻漂浮着一具具被泡的發白的死屍。

這些死屍臉上佈滿了驚恐的神情,身上都有着被咬合的傷口,傷口中一條條拇指大小的水蛭正在用它們的吸盤吸食着那些屍體的腐肉。

趙小川粗略掃了一眼,頓時感到胃部一陣翻騰,但他卻並沒有過多的時間來思考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因爲他發現自己腳下的藍色光源正在攻擊自己…….

說是藍色光源也許有些不太具體,準確的來說,是一頭房屋大小,身上閃爍着顏色半點的八爪章魚。

八爪章魚剛從水面漂浮出來,便大嘴一吸,將混着死屍的水流倒吸入它長滿好像森白匕首般的大口中咀嚼起來。

“嘎嘣嘎嘣!”

死屍的肉身變成肉泥,骨頭斷裂的聲音在空間中迴響。

趙小川看到那章魚兩三口便將周圍的五六具吞了下去,頓時臉色一變,想要和它拉開距離。

不過趙小川畢竟是在水中,現在又不能動用精神力,只好順着水流被那章魚吞噬,所幸的是,那些利齒並沒有咬到趙小川。

八爪章魚似乎專門爲了吞噬趙小川而來,當它吞噬完後,便向着潭底潛去,不一會兒,便消失在了潭底,而四周因爲沒有章魚身上的光源也漸漸黯淡了下去,再次恢復了一片漆黑。

“該死的,這些****根本不受力。”

趙小川被章魚吞噬後,順着它的食道不知道前往什麼地方,過程中用自己的拳頭砸向****,卻發現根本沒有任何用處,不由感到一陣懊惱。

不過很快他手中光芒一閃,將他從青銅棺材中得到的鐵鉤召喚了出來,然後狠狠地插在了肉壁上。

出金屋記 “嘶~”

****如同被撕開的綿薄,發出一陣刺耳的伸向,藍色的血液從劃開的傷口中噴涌而出,澆了趙小川一臉。

趙小川在章魚體內的速度慢慢降了下來,他一把抹掉臉上藍色的血跡,擡頭向上望去,看到肉壁上出現了一條十丈長得傷口,不由心底鬆了口氣。

然而還沒等這口氣出完,一股強大的水流伴隨着淒厲的慘叫聲從上方向他砸來。

趙小川眼中寒芒一閃,知道這是章魚吃痛做出的反應。

他騰出一隻手來揮舞着鐵鉤划向章魚的****,肉壁上的傷口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藍色血液如同泉水一般噴濺出來。

章魚開始劇烈的搖晃起來,趙小川的身體隨之上下襬動。

趙小川有些驚訝地看着手中的鐵鉤,發現原本生鏽的鐵鉤不知何時已經變得變得通體發紅,同時在它連接章魚的地方,大塊大塊的****開始乾癟下去。

“這鐵鉤在吸收章魚的魂力?”

趙小川感受到從鐵鉤上傳來的生命力,不由長大了嘴巴,這種鬼器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正當他疑惑間,一陣焦急的喊聲從他的下方傳來。

“第十世,快點住手,我們並沒有惡意。”

趙小川低頭望去,看到一個龍頭人身的老者從下方趕來,頓時大吃一驚。

“你怎麼會在這裏?”趙小川震驚道,他認出了對方正是當初自己在海族時遇到的那個奇異老者。

然而當這句話說完後,他又立刻漫天警惕地看着老者,因爲他發現夏雨青竟然慢慢幽幽地跟在老者的身後飄了上來。

“這老者和夏雨青是一夥兒的?”

趙小川腦中剛冒出這麼一個念頭,夏雨青冷冰冰地聲音響起。

“老龍王,你不是說你的寶貝萬無一失麼?看樣子不過是吹牛皮而已,要制服第十世,還是要靠我的黃泉纔可以。”

說話間,夏雨青揮動手臂向前一指,四周的水流像是活過來一般,不斷地在空中蠕動着,顏色慢慢變得渾濁起來,並且漸漸地化爲一條條巨蟒向着趙小川衝去。

趙小川身在空中,無法借力,看到巨蟒攻來,感受到那巨蟒身上散發的死亡氣息,臉色驟然一變。

他可是非常清楚地記得在貴族學校時,夏雨青控制的黃泉到底是有多麼的歹毒。

當初他是依靠體內的六道輪迴之力纔可以剋制夏雨青,可是現在自己力量被封印着,不要說六道輪迴之力了,就連基本的鬼氣他都無法使用。

霸道萌寶:總裁爹地,你惡魔! 眼見着那些黃泉水化作的巨蟒向他撲來,趙小川不由閉上了眼睛。

“哼!”

一聲冷哼聲響起,原本衝向趙小川的黃泉巨蟒定在了空中。

趙小川等候半天並沒有感受到巨蟒的攻擊,緩緩地睜開眼睛,卻發現老者正在一臉擔憂地看着自己。

“龍王,你到底想要做什麼?”夏雨青看到自己攻擊被阻,氣憤地喊道。

龍王沒有理會夏雨青,而是關切的問道:“恩公,你沒有事情吧?”

趙小川皺眉,微微向後退後兩步,警惕地看着對方。

對方臉上閃過一絲尷尬,夏雨青見狀嘲笑道:“龍王,看到了吧?他根本不領你的情,還是像我說的那樣,先擒住他,這樣就不怕他不配合了!”

“你閉嘴!”龍王衝着夏雨青大吼一聲,一道無形的波紋從他口中發出,擊中夏雨青。

夏雨青悶哼一聲,笑聲停止。

龍王再次冷哼一聲,然後轉頭看向趙小川,卻發現趙小川手中的兩把鐵鉤發出耀眼的紅芒對準了自己。 東方酒店的會廳內,伴隨著來人的突然倒地,四周響起一片驚愕之聲。

秦穆然目光掃了眼地上的黑色甲蟲,眉頭一皺,目光中流露出几絲犀利。

苗寨蠱蟲?

看來上次在布朗莊園,自己放過金人鳳一馬,這是一個錯誤的選擇。

「這是什麼東西?」

李伯詫異道,剛要靠近,卻被秦穆然伸手擋住。

「這是夏國苗寨的蠱蟲,毒性極大,讓大家不要靠近。」

秦穆然語氣強硬命令,這種玩意兒,可不是開玩笑的,他曾經去過苗寨,這些東西的厲害,他心裡很清楚。

「苗寨蠱蟲?莫非,是他來了?」

李伯驚訝猜測說道。

話音剛落,會廳大門外,響起一陣沉悶的笑聲。

眾人目光看去,兩道身影,緩緩從門外走進了大廳,金人鳳手持蛇頭拐杖,身後還跟著自己的徒弟金老三。

「秦會長,幾天不見,別來無恙,老夫給你準備的這些禮物,你還喜歡嗎?」

金人鳳冷聲笑道,笑聲中帶著几絲得意洋洋,顯然,他這次是有備而來。

秦穆然嘴角一揚,不屑一笑。

「我剛燉完蛇湯,這一次,你又給我送什麼補品來了?」

秦穆然戲謔笑道。

聽到蛇湯這兩個字,金人鳳臉色刷的陰沉下來,人怕揭短,狗怕剝皮,那條被秦穆然燉掉的五彩毒蛇,是金人鳳心裡抹滅不掉的傷痕,秦穆然似乎是在故意揭自己的傷疤。

「小子,這次,老夫要把你給燉成湯!」

金人鳳惡狠狠說道。

秦穆然悠然回到座位上,神情淡然,聳肩一笑,彷彿絲毫沒有將金人鳳的話放在眼裡。

「啊呦,我可是都已經幾個月沒有洗澡了,你敢拿我燉湯,口味真重,哈哈……」

秦穆然笑道。

金人鳳眉頭緊蹙,一揮手中的蛇頭拐杖,蛇頭內,噴出密密麻麻數百隻黑色甲蟲,朝秦穆然蜂擁飛去,毒氣瀰漫。

沒等秦穆然出手,站在秦穆然身旁的周吳二老,同步而出,快速格擋在秦穆然面前,兩人氣沉丹田,運轉力量,瞬間勁氣外放,迸射出一股強大的力量波動。

「赤焰拳!」

「破冰掌!」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