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牧也驚艷於冷娘一身藍色的柔軟緊身長裙,看來她今天的心情還算不錯,但金勝男早已發現新郎的目光似乎不在她身上,猛地一瞪眼,嬌嗔之態,風情萬種,呂牧訕訕一笑,趕緊走過來牽住金勝男的手,但覺出手柔軟如絲緞,一股柔情指望他的體內流竄。

燈光下,他正看著金勝男嬌顏上露出幸福的光芒,美目傳情,媚態百出,長長的睫毛垂下,惹開了滿殿的燈火。

眾人開始歡呼起鬨,金千兩一身金衣負手而立,愉悅里還帶著感動,早已是淚光閃閃不能自已。

這時九九禪師摸了摸他的禿頂,今天的喜慶似乎讓他的禿頭也格外的亮,他閃在一旁,喊道:「證婚人!」

證婚人就是禪尊,他已是盛裝出席,說的一口流利的新婚祝詞,最後典禮在金乾的淚眼中結束,他握住呂牧的手,道:「賢婿,咱們這次便是真正的一家人了,我信你不會辜負勝男,但還要囑咐你兩句。」

「父親,今天大喜日子,哭什麼,真是丟人。」金千兩說著說著也留下了淚,他們這一哭,忍了很久的金勝男也伏在金干懷裡。

「賢婿,你是做大事的人,我的看得出你以後必然成為禪武界一尊大聖,不過你也不能因此忽略了我們勝男,你要做什麼現在不妨去做,我們都會等你。」

呂牧重重的點了點頭,拍了拍金千兩肩膀,心中也是無比感慨,短短几個月從外面逃命,誰曾想到會認識一幫有血有肉的老哥哥和善解人意的紅顏,這一切,他只想感謝諸佛給他這麼多的好運。

他怎麼能辜負?

「岳父,你放心吧,不管我以後怎麼樣,我都不會辜負你們的幫助,不會辜負勝男的傾心。」

「好,好,好……」金干近乎哽咽說不出話。

這裡結婚不用拜天地。

這裡結婚卻有交杯酒。

呂牧伸出了手,與金勝男皓腕挽在一起,琥珀的酒杯,琥珀的流光,彩燈下,爆發一陣掌聲。

禪尊微笑點了點頭,喝完呂牧兩人的敬酒之後,高興喊道:「禮畢,進入洞房!」 柳澄心這才想起來,凌涵也是軍人家庭出身,只是沒想到居然和馬家還有這一層關係。

「怎麼樣小涵,凌叔最近好嗎?我爸總是念叨他呢。自從我們搬到帝都來,他們就沒再見過面,不知道凌叔身體怎麼樣?」馬千山問道。

凌涵立刻回答道:「老凌他身體好得很,每天還跟著我哥他們訓練,跑上幾公里都不成問題。馬伯伯呢?怎麼樣?哦,對了,聽說伯母的病志遭人泄露,影響挺不好的。原本我也不知道就是你們家的事情,現在知道了,小馬哥,我得跟你好好說說……」

馬千山忽然打斷了凌涵,看著一旁的柳澄心說道:「我知道,這件事和柳醫生沒有關係,資料不是她泄露出去的,她本人也是受害者,為此連工作都丟了。如果不信任她,我就不會來找她治療了。」

凌涵重重點了點頭,說道:「你明白那就好,我們心心的人品和職業道德都信得過,那件事情絕對不是她做的!我這邊也在幫她查,究竟是誰竊取了伯母的病志,嫁禍給心心。別讓我查出啦,否則絕饒不了這個人!」

「嗬,多年不見,再也不是原來那個『包子凌小涵』了?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馬千山戴著兄長般的寵溺揶揄著凌涵。

凌涵一怔,意識到自己現在的確是小時候不太一樣了,沒想到馬千山還記得她那時的綽號——「包子」。這個名字對於凌涵來說,是不堪回首的過往。

柳澄心這才想起來,凌涵也是軍人家庭出身,只是沒想到居然和馬家還有這一層關係。

「怎麼樣小涵,凌叔最近好嗎?我爸總是念叨他呢。自從我們搬到帝都來,他們就沒再見過面,不知道凌叔身體怎麼樣?」馬千山問道。

凌涵立刻回答道:「老凌他身體好得很,每天還跟著我哥他們訓練,跑上幾公里都不成問題。馬伯伯呢?怎麼樣?哦,對了,聽說伯母的病志遭人泄露,影響挺不好的。原本我也不知道就是你們家的事情,現在知道了,小馬哥,我得跟你好好說說……」

馬千山忽然打斷了凌涵,看著一旁的柳澄心說道:「我知道,這件事和柳醫生沒有關係,資料不是她泄露出去的,她本人也是受害者,為此連工作都丟了。如果不信任她,我就不會來找她治療了。」

凌涵重重點了點頭,說道:「你明白那就好,我們心心的人品和職業道德都信得過,那件事情絕對不是她做的!我這邊也在幫她查,究竟是誰竊取了伯母的病志,嫁禍給心心。別讓我查出啦,否則絕饒不了這個人!」

「嗬,多年不見,再也不是原來那個『包子凌小涵』了?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馬千山戴著兄長般的寵溺揶揄著凌涵。

凌涵一怔,意識到自己現在的確是小時候不太一樣了,沒想到馬千山還記得她那時的綽號——「包子」。這個名字對於凌涵來說,是不堪回首的過往。柳澄心這才想起來,凌涵也是軍人家庭出身,只是沒想到居然和馬家還有這一層關係。

「怎麼樣小涵,凌叔最近好嗎?我爸總是念叨他呢。自從我們搬到帝都來,他們就沒再見過面,不知道凌叔身體怎麼樣?」馬千山問道。

凌涵立刻回答道:「老凌他身體好得很,每天還跟著我哥他們訓練,跑上幾公里都不成問題。馬伯伯呢?怎麼樣?哦,對了,聽說伯母的病志遭人泄露,影響挺不好的。原本我也不知道就是你們家的事情,現在知道了,小馬哥,我得跟你好好說說……」

馬千山忽然打斷了凌涵,看著一旁的柳澄心說道:「我知道,這件事和柳醫生沒有關係,資料不是她泄露出去的,她本人也是受害者,為此連工作都丟了。如果不信任她,我就不會來找她治療了。」

凌涵重重點了點頭,說道:「你明白那就好,我們心心的人品和職業道德都信得過,那件事情絕對不是她做的!我這邊也在幫她查,究竟是誰竊取了伯母的病志,嫁禍給心心。別讓我查出啦,否則絕饒不了這個人!」

「嗬,多年不見,再也不是原來那個『包子凌小涵』了?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馬千山戴著兄長般的寵溺揶揄著凌涵。

凌涵一怔,意識到自己現在的確是小時候不太一樣了,沒想到馬千山還記得她那時的綽號——「包子」。這個名字對於凌涵來說,是不堪回首的過往。柳澄心這才想起來,凌涵也是軍人家庭出身,只是沒想到居然和馬家還有這一層關係。

「怎麼樣小涵,凌叔最近好嗎?我爸總是念叨他呢。自從我們搬到帝都來,他們就沒再見過面,不知道凌叔身體怎麼樣?」馬千山問道。


凌涵立刻回答道:「老凌他身體好得很,每天還跟著我哥他們訓練,跑上幾公里都不成問題。馬伯伯呢?怎麼樣?哦,對了,聽說伯母的病志遭人泄露,影響挺不好的。原本我也不知道就是你們家的事情,現在知道了,小馬哥,我得跟你好好說說……」

馬千山忽然打斷了凌涵,看著一旁的柳澄心說道:「我知道,這件事和柳醫生沒有關係,資料不是她泄露出去的,她本人也是受害者,為此連工作都丟了。如果不信任她,我就不會來找她治療了。」

凌涵重重點了點頭,說道:「你明白那就好,我們心心的人品和職業道德都信得過,那件事情絕對不是她做的!我這邊也在幫她查,究竟是誰竊取了伯母的病志,嫁禍給心心。別讓我查出啦,否則絕饒不了這個人!」

「嗬,多年不見,再也不是原來那個『包子凌小涵』了?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馬千山戴著兄長般的寵溺揶揄著凌涵。

凌涵一怔,意識到自己現在的確是小時候不太一樣了,沒想到馬千山還記得她那時的綽號——「包子」。這個名字對於凌涵來說,是不堪回首的過往。 夜,喧鬧。

繁華逐漸向著尾聲,不舍的離去。

金鵬第一道場的一個小房間內,傳來一聲轟響,一道金字大法輪從天而降,一道身影狂飛。呂牧已經往身上飛逃。

「我善了個哉,這到底怎麼回事?」

邊走邊想,酒勁漸漸過去,呂牧只覺得頭很重,剛才發生的事情,他還很不解,但身後已經有四道身影追了上來,先是一通四面劈來的巨大手刀劈的山石崩碎,緊接著又是三道金子大法輪從三個方向追了上來。

呂牧從縫隙里穿過,剛離開的地面猛然裂開,炸響。

「轟」

第二道**從側面轟來,呂牧一個旋身,急退五步,轉身又在飛逃。

「轟!」

「轟!」第三道**毫不停歇從頭上砸下,這一砸比前兩個都要壯大,呂牧再也逃不掉,金鐘罩在身上,他被**砸的一個趔趄伏在了地上,回頭的時候,冷汗直冒。

「善了個哉的,這是怎麼回事?」

追他的不是別人,並排三人分別是金干、金千兩和金勝男,後面緊追不捨的是冷娘,這四個人為什麼要這麼死命的追殺他?


「呃,小衲想起來了,嗨!這下壞了。」

「小子,你太混賬了,老夫今天要廢了你!」金干渾厚的身影震得樹林輕顫。

「岳父,有事好商量,何必動武呢?」

「我呸,呂牧,小爺今天跟你沒完。」金千兩哇哇大叫,一點都不淡定了。

「大舅哥,你這是何必呢?這真是誤會,是司馬手軟那廝害我!」

「死無賴,你還敢賴別人,你還要不要臉了。」金勝男嗔怒著。

身後還有冷娘憤怒的聲音:「死淫賊,洞房花燭夜,你還敢來占老娘便宜,看我不廢了你!」

呂牧苦著臉,這實在不關他事,他也喝醉了,當時實在太高興,所有人都喝醉了,司馬手軟就拉著她的手說什麼感情深不在年齡大小,什麼老夫跟你相識一場死而無憾,然後他就送呂牧去入洞房。

沒想到七拐八拐,竟然帶著呂牧進了冷娘的房間,更不好的是冷娘也喝醉了,於是……

等他被一腳踹到門口的時候,他才睜開惺忪的眼睛看到了金勝男,回頭看去,床上冷娘正在小聲哭著,紅撲撲的嬌體如夏日蜜桃,她的衣服扔在了床下,當然還有他的衣服。

床上有一點血,可他卻回想不到剛才做了什麼。

他發現自己也是沒穿衣服的,下面的小兄弟昂首挺立,正對著金勝男憤怒的臉,於是金勝男抽出匕首就要將他割了,他尖叫一聲酒醒了一半,立刻知道大事不好,急忙竄到床前,目光掃過床上那一點動人心魄的一點血痕,冷娘已經朝他頭上斬了一刀。

他拾起衣服逃出門,便遇到了金乾和金千兩的堵截。

他知道今天只怕要圓寂了。

「司馬手軟,我日你大爺!」

山林里想起一聲無奈的感慨,可惜現在說什麼都沒用了,他只好束手就擒,抱著頭無言的蹲著。

「你……你對我……我……」冷娘氣的一跺腳,一腳將他蹬倒在地:「你賠我的……」

賠你?怎麼賠你?那玩意兒是一層膜,破了又不能補上。

「冷娘,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負責還不行么?」

「負責什麼?你小子不是說不會辜負勝男嗎,你簡直禽獸不如。」金干一掌拍上去,呂牧趴在了地上。

「還耍無賴,以為挨幾下打就過去了,你給小爺站起來!」金千兩拎著呂牧,一個過肩摔,將他摔進了碎石里,碎石扎得他嗷嗷直叫。

「老婆,你也要動手嗎?」

「動手?老娘懶得跟你動手。」金勝男說完拎住呂牧的腳,轉身就走,一直拖出很遠,拖到了洞房的屋子裡,燭火已經燒完了,呂牧被扔在了場上。

金勝男開始脫衣服:「你不是挺厲害的嗎?我讓你明天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老婆,不要啊,這太殘忍了。」

「死無賴,由不得你了!」金勝男撲了上來,按住他雙手,將他的衣服一層一層扒掉。

「啊,不要啊!」

「老婆,kua下留情啊。」

「司馬手軟!我咒你手軟腳軟雞無力,光棍一輩子,你大爺的!」

第二天。

呂牧並沒有像昨天晚上金勝男說的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他就爬起來了,只不過他真的是用「爬」的。

金勝男一臉倦容,美目緊閉,長長的睫毛微微跳動,夏意正好,屋子裡涼涼的,呂牧爬到了床沿,爬到了地上,爬出了門終於覺得自己自由了,長長嘆了口氣,一臉悲戚道:「天哪,女人何苦難為男人。」

想起昨晚與金勝男徹夜纏綿、興雲布雨、抵死纏綿的臊人場面,呂牧忍不住又打了個寒噤。

——這娘們,是要跟我拚命,幸虧小衲憋了這麼多年,定會被抽的一乾二淨。

但想起醉酒後與冷娘莫名其妙的發生關係,他竟想不起自己那是如何的激動場面,不知道冷娘現在怎麼樣了。他正要去看看,便見到了金干朝這裡走過來。

這岳父老泰山看來還對昨夜的事情生氣,不過面色帶著隱憂,似乎還有別的事情要說。

「岳……岳父……咳咳,我已經受到了懲罰,而且我也在心裡有了深刻的檢討,您……」

「唉,你小子昨夜真的過分了點,不過我看那小丫頭並沒有想象中的傷心欲絕,反而心情還不錯,我剛看到她正在被童老大幾人勸著,司馬老鬼這混賬東西也自知理虧,被教訓了一頓。」

「那你?」

「我找你有事。」金干眉頭一挑:「怎麼?昨晚如此賣力,連站都站不起來了?」

「還不是你的寶貝女兒。」呂牧嘿嘿笑著,道:「找我什麼事?」

金幹道:「咱們先下山吧,邊走邊說,我也不知道這算好事還是壞事。」

早上,從山下走來的一隊人馬在山門外停駐,下公主手諭,言說金干因兩皇子之爭幾乎家破人亡,金宅由皇宮出資重建並且擴建,半月後希望能進宮見一見大公主。

這夠危險的。

呂牧的建議是不去,以穩妥為上策。

金干堅持去,現在一切還不明朗,他明面上還是第一財團,需要參與政治。

山下皇城,金家故地已經被重兵把守,原有的沒有被破壞的建築被不少士兵守護,其餘地方正在大興土木重建,由於金家的聲望不小,又素有善名,所以也有不少來幫忙的民眾。

「真夠假惺惺的,以為自己真的要做女皇?」呂牧冷笑一聲,想起皇宮中高高在上坐著猶如女皇的大公主,他心裡就十分討厭,而且她和公子論也一個鼻子出氣了,這兩人能有什麼好心眼兒?

——小衲絕不讓你們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賢婿,你說這該怎麼辦?」金干一臉茫然,不敢得罪大公主,又無法不接受。


呂牧壞壞一笑,道:「我們都忘了一件事,才如此被動的。」

「哦?」金干回顧道:「你有辦法?」


「之前還沒有,現在有了,其實我早該想到的。」

呂牧舉步往前走,與金干一起走進了保存完整的建築中,他直往司馬手軟的房間去,他的那把聖蓮刀還在房間里關著,不知道有沒有被人拿走。

有人。

有人拿。

一把這麼出眾的刀,怎麼會沒有人眼饞呢?

現在這個人就在屋子裡。

陽光射在屋子裡,灰塵逆光而上。

那人就在屋子裡躺著,刀也在他身上,這個人他也認識,是吳家的一個老人,不過修為並不怎麼樣。

——刀還是那把刀,玄黑色,刻著看不懂的符文,刀柄正在輕顫,似乎是感覺到了主人前來。

——人也是那個人,卻已經是個死人。

——刀是從他頭上灌進去的,以他身體為鞘。

——吸光了他的力量溫養自己,等待主人到來。

地上還有兩個人,死的時間卻久了點,而且傷口也都不一樣,所以,可以想象當時的情況:第一個人看到這把刀想據為己有,但被第二個人悄悄地宰了。第二個人以為自己勝利了,正帶著到要走,一轉頭正好碰到第三個人陰冷的目光,掌風起,這人是被一掌打穿武體而死。同樣的,第三個人死的時候比較靠近門口,他是被刀自行貫穿的,他死都不會想到刀只認一個主人,除非那個人眉心有一道火蓮印記,是那冥魔火焰的主人。

「這些人也算各有報應了,只不過咱們又拉了一筆仇恨。」金干嘆著氣。

呂牧也苦笑著:「我以為已經風平浪靜,他們再怎麼想對我我們也得等半個月之後,想不到他們現在就耐不住了。」

金干也嘆了口氣:「那我們現在?」

「跑!」呂牧喝道。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