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常對趙舒說你在外面等我,我毀滅界點,趙舒點頭,向外飛躍而去。

趙舒於門口等待著吳常,洞口震感穿出,吳常隨後落到趙舒身前:「結束了「。

「我們回去吧「。

趙毅及白空歌辦公室內焦急的等待,門開,吳常與趙舒歸竅。

當吳常與趙舒睜開眼睛時,趙毅:「怎麼回事?「。

吳常:「洞內有界點不奇怪,可是我現在沒想通兩個疑問,洞內金屬之籠是怎麼放進去的,還有就是那實力在閻羅之上的乾屍是什麼,乾屍竟然可以吞噬暗界生物「。

趙毅、白空歌思索著搖頭。

這時白空歌突然問:「實力在閻羅之上,你們怎麼應對的?「。

趙舒言:「應對什麼,咱家吳常已經是王者了「。

白空歌、趙毅聽后都很驚訝!

而此時吳常背手仰面擺出一副無敵真寂寞的模樣,沒等在意境中醒來,「啪啪「兩聲,「別打頭「,意境破碎。

趙毅也「哈哈哈「的笑起來。

吳常怒視趙舒和白空歌兩女,兩女眼神變的迷離,楚楚可憐。

吳常望眼興嘆,無語中。

吳常拿起電話撥同了李傑的號碼。

電話接通:「怎麼了小吳?「

吳常把今天的發生的情況將給李傑聽。

聽完后的李傑沉默了一會:「你說的情況,我不是很清楚,但是世界之大無奇不有,目前太多的未知需要我們去探索,我會把你的事情留檔,起碼以後這種事閻羅以不合適處理,避免以後發生不必要的傷亡,沒什麼事,我掛了,有事電話「。

吳常:「好的李頭,再聯繫「,掛掉了電話對眾人說到:「那邊也不清楚到底怎麼回事,乾爹,麻煩你一會去宋局那裡,把後續問題解決吧「。

趙毅說:「行,你們先回去吧,畢竟涉及到人命還有賠償等情況,估計會很長時間「。

吳常、趙舒、白空歌先後於趙毅道別後,出了辦公室。

而趙毅去見了宋局,告知宋局問題已解決,一起去協商對外的情況宣布及賠償問題。

到達別墅內的三人,依次進屋,落座后,吳常嚴肅的說:「不開玩笑,我如今已成王者,咱們的家庭地位是否需要改一改了?「

沒等說完,趙舒說:「累了,我先睡一會「。

白空歌說:「中午出門,沒有來的及刷碗,小吳把碗刷了去,我出去逛逛,順便把買些晚上的食材「。說完,再次出門而去。

吳常:「我就一點威嚴沒有,算了,以後在說,先把碗刷了去,要不又的挨揍「。 本來以為乾屍事情已經結束,哪知才是開始,剛「輕鬆愉快「與趙舒、白空歌過了僅僅三天的吳常,就接到了李傑打過來的電話,CQ市的CK縣九重山草場原始森林裡,遊客失蹤,見屍影。

由於吳常的乾屍備案,當地的閻羅沒有私自探查,所以沒有傷亡,基於吳常經歷過此事件,並且是監察職位,固此次上方研究決定由吳常探查情況。

吳常答應下來,趙毅定的機票。

兩日後吳常來到了CK縣,已有閻羅在此等待,來的是兩名閻羅,男閻羅叫張輝,180cm左右個頭,偏瘦,帥氣的外表,帶著精幹的氣質,女閻羅名叫何亭,確實亭亭玉立,短髮,五官可人,175cm左右的個頭,全身最突出的就是那雙筆直的大長腿,九頭身,用男人的話來說,一雙腿夠你玩一宿的。

張輝與何亭接到上面的指示:「由他們接待吳常,探查此次事件,一切行動聽從吳常指揮「。

兩人將吳常帶到一家私房餐館內,點了些特色的吃食,張輝開始介紹情況:「吳大人事情是這樣的,九重山草場國家級景點,每年到此旅行的人都是絡繹不絕,而這次失蹤的是由7名驢友自發的組織的,沒有跟團,20天前這些人的家屬電話開始無法接通,後來相繼報案,警察介入后,發現他們最後的失聯處是九重山附近,後來再也沒有找到任何的線索,因為案件有些特殊,所以我們介入,當時就是我與何亭兩人進行搜尋及探查,如果不是何亭的視力比較特殊,還有我曾經在組織網站上看過您的備案,也許此次可能就回不來了「。

何亭接著說:「當時探查時我看到一具乾屍從山體夾縫中進入,雖然離的比較遠,可是也能看的比較清楚,後來我把所見告知給張輝,結果就有了您此次的行程「。

吳常邊吃邊把上次的經歷講給了兩人聽。

三人聽完后,來到了當地的一個民房內,民房的地下室雖然不大,可是也有近300平,吳常三人出竅后,由張輝及何亭帶路,向九重山屍影現的地方奔去。

張輝一套衝鋒衣,腰間掛劍。

何亭為瑜伽服,手持峨眉刺。

兩人在前,吳常在後,雖然沒有別的想法,但是看著那奔行的大長腿用有些心猿意馬。

但是心情還是很快的鎮定下來,跟隨兩人前行。

無數的美景,花色,在吳常的眼中後退,美不勝收。

張輝與何亭停了下來,何亭手指對面說到:「就是這裡「。

吳常看此地兩座山峰相連,何亭所指處為兩山之間,樹林茂盛,仔細向內望去似乎有岩縫存在,可是不是很清楚。

何亭說:「大人我們進去嗎?「。

吳常對兩人說:「進去后,你們跟緊我,於我身後,如果發現異常情況,我讓你們走,你們趕緊撤走,勿要停留「。

張輝、何亭稱:「是「。

吳常身影一閃已到夾縫處,熟悉的寒意,讓吳常明確了此行方向,表情認真的對著張輝、何亭說:「是這裡,跟緊我,注意安全「,說完閃身進入了夾縫,夾縫處一人通過,約行百米左右,夾縫開始增寬,岩壁上開始細冰覆蓋,越往內走,結構越寬,而冰層越厚,外面鳥語花香,內部冰雪世界,造物之奇?

這次與自己的上次不同,幾人行進了已經約三個小時,除了冰越來越厚,空間越來越寬,沒有發現其他異常,雖然有很多岔路,但是吳常是跟著異常冰冷氣息而行的。

又一處三洞口岔路,三人停了下來,何亭言:「大人以我們的速度,現在最少已行進了近300公里,這山內世界,除了岩石,冰,鐘乳石,其他什麼都沒有,進來后我沒有發現活的生物「



吳常:「當時我所發現的地點與這裡相比真是小屋與大樓的區別,左邊走,我能感到寒意以越來越重,應該快到了「。

說完進入了右側的洞穴,張輝、何亭跟進。

前行過程中已然發現異常,曾經自己見到的不知是何金屬製造的牢籠已出現三人面前,牢籠均打開,裡面沒有乾屍,越往前行,牢籠越多。

吳常暗數過已經不下50個牢籠了,心裡寒意上涌,繼續前行牢籠越密集,可是裡面都沒有乾屍。

前方突然開闊,如跨過一層界限,映入眼中的景象讓三人驚嘆。

前方是個巨大的空間,冰的世界,冰的廣場,不知形象的巨大圖騰冰柱,廣場中央的巨型宮殿,一路沒有見到的乾屍,終於映入眼中,數千乾屍下跪俯身,十二名身穿全身黃金色甲胄的人,甲胄附著全身,只可見冰冷無感情的雙眼,站於數千乾屍之前,而後面的平台上漂浮一人,看似站於平台,雙腳卻離地,穩穩的停在空中,一身華麗蟒服著身,長發披肩,美貌非凡,是美貌,吳常就沒有見過這麼俊美的人,宮殿上當存在十二個界點。

當三人進入的一刻,數千乾屍側目,十二雙冰冷的眼神,及那俊美男人向吳常三人望來。

吳常還好,張輝與何亭以瑟瑟發抖。

俊美之人說話:「一個閻羅王,兩個小閻羅,你們來我屍地找死?「。說話聲音不大,三人心中缺震撼無比。說完右手一揮,半空中原點爆開,衝擊波已襲來,吳常瞬間道銀光合一,震劍阻擋,能量相遇,氣爆起,吳常退,張輝、何亭飛。

張輝、何亭雖未魂飛破散,卻也倒地不起,再無動靜。

吳常心中明白已現在狀態,面對這人,逃跑及抵抗都是無用,真不想進入那個連自己都想殺的狀態,可是不進入今天必然凶多吉少。

俊美之人手指點了兩名部下,指了指吳常,兩名甲胄武士,預起進擊,可是吳常已不是閻羅王狀態的吳常,彎角透穿風衣帽,左眼上雙只半豎目,半佛半魔的表情,風衣底擺如黑幕般連接虛空,整個空間都可聽見「嘿嘿嘿「的笑聲,甚是恐怖。

俊美之人看到吳常現在的狀態,立刻讓預起攻擊的兩名甲胄武士停止進擊。

然後自己瞬間行於吳常近前,沒有攻擊,而是言:「能停止嗎?「。

吳常:「殺,嘿嘿嘿「。

俊美之人右手一抬,數十名乾屍向吳常飛過來,黑幕一掃,乾屍滅,無蹤。

吳常狀態逐漸恢復正常,看著俊美之人。

俊美之人:「屍俊「。

吳常:「吳常「。

屍俊:「吳常?不對的,你以前不叫吳常的,叫什麼,嘴邊卻想不起「。

俊美之人:「我正在逐漸恢復,但是我知,我們不是敵人,但是具體需要我慢慢去想,雖然模糊,但是你不應該與閻羅攪在一起的,真是頭疼「,說完手扶頭搖了搖。

屍俊:「你走吧,你自己也回憶一下吧,如果我想起,我會去尋你,累了,我不送你了,放心吧,在我實力沒有完全恢復之前,我亦會控制部下,不會在陽界行事的「。

「屍一,屍二帶他出去「,屍俊說完轉頭直接飛入宮殿中。

兩名甲胄武士說到:「大人,這兩名閻羅如何處置?「。

吳常:「送我們出去,帶上他們「。

兩名甲胄武士,一人抬起一人,帶著吳常向外走出廣場,與來時不同的路,走了不久,兩人在洞口出停了下來,說到:「大人,這裡出去便是陽界了,您部下兩人也快清醒了,我們先退下了「。

吳常點頭,兩人瞬息退走。

吳常等了一會,張輝、何亭醒了過來,兩人看到吳常鬆了口氣,張輝說到:「大人裡面好恐怖,到底是怎麼回事?「。

何亭也看著吳常。

吳常:「具體怎麼回事,我現在沒有全清楚,但是有一點你們要記住,暫時沒清楚之前,先不要和任何人提起,情況我會告知上面,還有今後你們切記不要涉足這裡,切記,切記。

「我們出去吧「。

三人相繼出了洞穴,何亭看到溶洞內景象,想了想,大人這裡是夏冰洞,吳常想了想:「冬春冰融,夏季結冰的夏冰洞?「。

張輝說:「是的,大人「。

吳常:「能找到回去的路?「。

何亭:「可以的「。

兩人帶吳常欣賞了一下這個世界洞穴奇觀后,踏上了歸程。 吳常、張輝、何亭睜開了眼睛,吳常沒有什麼問題,何亭、張輝顯得有些虛弱。

何亭:「大人您接下來準備怎麼做? 霸道總裁,情深不淺! 「。

張輝也看向了吳常。

吳常:「我打個電話,你們準備一下晚飯吧「。

兩人稱「是「並同時出了房間。

吳常電話李傑將洞內的探查情況告知了對方,自己的變化及與屍俊的談話內容暫時沒有說,只是說對方出手后,自己帶著何亭、張輝逃了出來,對方沒有追出來。

李傑那邊說自己可能把事情想簡單了,會派人去陰界溝通,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到時會告知吳常的。

寵妻成癮,總裁你夠了 吳常內心反覆在回憶對方的言語,我非我,我不應該與閻羅攪和在一起的,算了,事情總有清楚的一天。

次日吳常登上了歸程的飛機,意外的是何亭竟然跟自己同行。

何婷言正好借送先生名義去看看在外的弟弟。

吳常:「你弟弟不知道你已?「。

何亭:「知道的,我也不能已現在的面目來面對,所以我每次都遠遠的看看他就滿足了,這次還得謝謝先生,沒有先生,估計我也不可能活下來「。

吳常:「不用客氣的,這是應該的,畢竟我是這次的行動的責任者,你們的安全我需要負責的「。

飛機遠離地面,地面的建築逐漸變成了玩具般的方塊,越飛越高,窗外雲朵伴行,地面已經變成了優美畫卷上的線條。

吳常同何亭輕聲的聊著天。

不知多久,突然飛機發生強烈震顫,突然天空變的陰暗,烏雲密布,電閃雷鳴,空姐解釋是天氣、氣流原因,請大家不要緊張。

可是吳常看到的不只只是穿越雲雨層那麼簡單,吳常眼中所見的是外面的空間彷彿摺疊一下,然後飛機穿越過了一層黃昏暗色調光幕。

吳常心中警示起,感覺界的能量,然後跟何亭說了句「小心,如果出現什麼事情一定抓緊抓緊我「。

剛說完飛機震動更加強烈,而且飛機內部如受到干擾般,明暗不定,機內警報起,飛機上的乘客開始慌亂,這時一名空姐與駕駛室通話后,雖然面目冷靜,可是細看卻帶著緊張及害怕。

空姐放下電話,通過機內廣播說到:「大家請安靜,大家請安靜,大家請安靜,為了您的生命安全,請大家系好自已的安全帶,飛機因雲雨層及端流原因,出現了故障,正在排除中,請大家不要慌亂,而且前面已是晴空「。

當空姐說完后,慌亂的乘客,看向窗口的外面,確實已是晴空,安靜了些許。

吳常靜靜地看著飛機正在下落,已可逐漸看清地面,飛機正在勉強的向一處空曠的地面俯衝而去,這時許多靠窗的乘客也以發現,又開始慌亂起來。

空姐這次沒有過多的解釋,而是再次提醒大家系好安全帶,飛機開始迫降,隨後空乘人員全部回到自己的座位,將安全帶系好。

這時乘客里有哭的,有喊的,有大笑的,有祈禱的,有的則是靜靜的閉上眼睛,何亭沒有絲毫擔心,因為就算是迫降,自己也死不了,更何況她知道旁邊還坐著一名深不可測閻羅王。

吳常一直關注著外面,飛機逐漸開始試探接觸地面,震動感更強,反覆不斷的試探后,飛機終於著地,前行中,不斷緩衝減速。

吳常閉上了眼睛,飛機可以安全迫降,但迫降的地方到底是哪裡?心中疑問,空間感給自己完全與地球不同。

隨著震動變平穩,雖然慣性使大家或多或少受些傷害,但安全帶的作用,沒有出現重大傷亡。

眾人絕處逢生,現喜悅,眾人知道接下來等待救援就可以了,可是真的如此簡單嗎?

大家相繼出了飛機,可以看到大家基本統一的動作是拿出手機,何亭也拿出了手機:「先生,沒有信號「。

吳常已有所預料,並沒有太多的驚訝,走到了一塊石頭附近,依石而坐:「守護我「。

何亭站到了吳常身邊。

別人不可見,可是何亭確可見吳常扶光而起,衝天而上。

當眾人找到機長及乘務人員討論接下來如何,怎樣的時候。

吳常已經越飛越高,已經飛到了剛才似穿越空間的位置,可是已感知不到界的能量。

當在向下看時,吳常震撼了,他們所迫降之處並非普通的陸地,而是視線所及的浮空之島之一。

吳常數不清到底有多少浮空島嶼,沉浮移動,吳常已經向上看去,那是無盡的虛空,無盡的虛無。

恆星似離自己很近,似黃昏的光照,吳常知道那距離遙不可及。

吳常隨風而降,肉身睜開眼睛,站了起來。

何亭問:「怎麼樣?先生「。

吳常沉默一下答到:「應該已不在地球,上、下、左、右均是無盡虛空「。

還需進一步探查浮空之島嶼,希望能找到界點,就算是暗界界點只要能有,就有回去的希望。

何亭表情變化一下,很快就平穩了下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