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安不明就裡,詢問旁邊的一個妖王:「這巨猿是什麼身份?」

旁邊的妖王好似也有些忌憚,咽了咽口水后才說道:「妖聖敕封的北山大王,力大無窮,聽說它能和妖聖打成平手,而且一個不開心就大肆殺戮,千萬不要招惹它。」

說話間,巨猿來到擂台場,普通妖魔和它比起來,彷彿螞蟻和大象,光這塊頭就讓人心生敬畏。

「吼!」巨猿捶胸怒吼了一聲,隨即口吐人言,「妖魔第一勇士爭霸賽,怎麼不通知本座參加,氣死我也!」

妖物是指非人的一切生靈修行有成,其中能夠變化為人類的稱之為妖魔,不能變化人類的稱之為凶獸。其實這是妖物的兩個發展方向,妖魔可以吸取人類之長,開發智力,凶獸則將種族的肉身體魄開發至極限。

妖魔和凶獸本是一家,但妖魔有了人類的習性,居住城池部族,覺得高人一等,所以有些輕視野外放養智力低下的凶獸,這次妖魔第一勇士爭霸賽,自然就將凶獸排除在外了。

妖魔們不敢說話,生怕惹惱了這凶物,只是將目光看向吳安,畢竟吳安是項目負責人,不管出什麼幺蛾子,他都得負責。

那巨猿順著妖魔們的目光,也看向吳安,吳安被那磨盤大的眼珠子盯得渾身發毛,他靈機一動,立馬說道:「回稟北山大王,前面只是海選,以大王的身份自然是直接晉級決賽了,所以前面就沒有叨擾大王,大王現在來得正是時候!」

巨猿聽聞此處,頓時氣消,哈哈大笑:「甚好,甚好!」

妖魔們臉皮子抽了抽,這豬妖王還真是機靈,三言兩語就免卻了一遭殺身之禍啊,而且吳安身為總負責人,讓北山大王直接參与決賽是有許可權的,就算其餘妖族心生不滿,誰敢在北山大王面前公然反對?那才是找死好吧。

「我宣布,巔峰爭霸賽,現在開始!」吳安巴不得妖魔這邊越慘烈越好。

話說那排名前十的妖魔,若是巔峰狀態時期,倒也敢和北山大王較量一番,可他們本屬於強弩之末,哪是巔峰狀態的北山大王對手?

但若就這般放棄,一來抹不開面,二來又不願與獸神骨失之交臂,所以前十的妖魔一商量,咱們乾脆聯手擊敗北山大王,畢竟各自為營的話,將毫無勝算。

妖魔們當機立斷,飛身而起,一齊向北山大王發起進攻,這前十的妖魔有三名天境七階,五名天境八階,還有兩名天境九階,聯手之下,攜帶雷霆萬鈞之勢,一齊向那北山巨猿攻去。

巨猿並無懼怕,反而興奮的嚎叫了一聲,以肉身硬撼十大妖魔的攻擊。

轟隆隆,十大妖魔的手段在巨猿身上炸開,巨猿可能低估了對方的實力,痛得怒吼連連,不敢再用肉身硬撼,迂迴躲閃,別看它體型大,敏捷程度絲毫不亞於十大妖魔。

正所謂雙拳難敵四手,巨猿身上出現了不少血洞,血如瀑布一般傾瀉,但這也徹底激發了巨猿的凶氣,其硬抗了一波攻擊,隨即橫掃巨拳,有兩名八階的妖魔躲避不及,竟然直接被其砸碎化為血雨。 圍攻北山大王的妖魔們面露驚懼,十妖聯手都不是對手,現在只剩八位,那就更不是對手了。

自覺獲勝無望,又性命關頭,這些妖魔也就不在乎面子了,連忙開口認輸,正所謂識時務者為妖傑啊。

可那巨猿殺紅了眼,狀若瘋魔,根本不講規則,一掌拍去,將一名天境九階的大妖魔轟為血霧。

剩餘的七大妖魔嚇了一哆嗦,再也不敢逗留,化為一團妖雲,遁向遠方。

巨猿錘打著胸口仰天怒嚎,它追不到那七大妖魔,便折身對圍觀的小妖魔們大打出手,一次翻滾撲騰,總能有成百上千的妖魔喪命。

吳安見機得快,在巨猿失控的時候就跑了,躲在遠處心滿意足的欣賞著這幕。

巨猿瘋了一陣子,李慕雪忽然出現在高空,他的神情有些凝重,因為北山大王的出現是他沒能料到的。

李慕雪雙手結印,身後出現了一隻雪白的狐狸虛影,狐狸的眉心印著一彎月亮,毛茸茸的甚是可愛。

隨即,白狐體型忽然變大,比之巨猿的體型也不遑多讓,巨猿忽然見到這麼一個對手,當即放棄了那些雜毛小妖,向著白狐虛影攻來。

白狐端坐在天地間,神態聖潔,到得巨猿來到近前,白狐忽然張口,一道皎潔的光束從其口中噴出,巨猿慘嚎一聲就被轟射到了數十里之外。

「妖聖大人威武!」小妖魔們見巨猿被擊飛,紛紛稱頌李慕雪的手段。

可就在此時,遠處傳來巨猿不甘心的怒吼,雖然其已經頭破血流,身手依舊矯健,幾個飛縱返回,再次殺向那白狐。

白狐又一次口吐光束,這巨猿彷彿沒有受到教訓,伸出雙臂強行抵擋,轟隆隆,巨猿被白色的光束震退數里,將地面劃出一道深溝,但巨猿穩住了身形,爆吼連連,頂著光束,逆流而上。

吳安看著這驚天動地的戰鬥,心裡暗暗咂舌,雖說自己到了天境六階,但遠遠沒到這樣的層次。

吳安看著巨猿的奮起反擊,心頭也不斷為巨猿打氣,若是這凶物能直接把李慕雪廢了,那人族可就撿了大便宜。

話說回來,巨猿抵擋白芒,動作越來越快,瞧著來到了白狐的面前,巨猿再次爆吼,一拳砸向白狐眉心的李慕雪,李慕雪巋然不動,手中法印再轉,白狐口中的光束頓時化為血光,巨猿就像雨打浮萍,再也承受不住,慘嚎了一聲,跌落數十里之外,渾身的毛髮都脫落了,若非其胸口還在微弱起伏,說它死了都沒人懷疑。

李慕雪收了白狐法相,聲音滾滾傳出:「北山大王,倘若你此生再踏入妖都一步,殺無赦!」

李慕雪懲戒了巨猿,威風凜凜返回妖聖宮,小妖們無不跪拜在地,高呼妖聖萬萬歲。

但李慕雪沒有表面上的風光瀟洒,回到妖聖宮后噗嗤一聲噴了口血,那巨猿怪力無窮,李慕雪為了對付它也付出了一定代價。

李慕雪擦了擦嘴角的血漬,吩咐道:「來人,找到豬妖王,斬立決!」

李慕雪本想借著吳安的手除掉一些妖魔刺頭,好進一步掌控和整合妖族,但沒想到惹來了那北山巨猿,場面失控,更讓李慕雪負了傷,所以李慕雪殺吳安既是卸磨殺驢除掉這個居心叵測的傢伙,也是發泄心頭怒火。

妖兵高手傾巢而出,前去尋找吳安,但問遍了諸多妖魔,賽事過後就沒有誰再見過那豬妖王。

那麼吳安是預見到殺身之禍跑路了嗎?並沒有,吳安還不知道李慕雪把自己當做了一枚棋子,他之所以消失了身影,主要是吳安來到了北山大王身邊。

這北山大王怪力無窮,雖然最終被妖聖打敗,但在吳安眼裡並非其實力不足,完全是因為蠢,人家妖聖用死亡光線射你,你倒是躲啊,結果這蠢猿硬生生的承受著,水滴石能穿,不輸才怪呢。

吳安琢磨著若能說動這巨猿,去造個反什麼的,自己再充當巨猿的大腦,絕對夠妖聖喝上一壺的。

因為那些妖兵不敢靠近巨猿,而吳安又在巨猿身邊,來了個燈下黑,所以妖兵高手們暫時沒能找到他。

吳安見這巨猿受了重傷,猶豫片刻,袖裡乾坤拿出靈藥寶材,煉化成了藥膏,將巨猿的傷患處塗抹了一番,因為巨猿體型太大,吳安身上的藥材消耗一空,心疼不已,不過這份投入能帶來巨大的產出的話,那也不虧。

上了藥膏之後,巨猿的呼吸明顯平穩了些許,又過了陣子,巨猿從昏迷中蘇醒,磨盤大的眼珠看向吳安。

吳安正想說一句是本大爺救了你,最好俯首稱臣,認個主什麼的,結果那巨猿伸出拳頭就砸向吳安,若非吳安速度敏捷,縮地成寸避讓,就會被這一拳砸成肉醬了。

這些凶獸妖魔,果然都是不講道理的,甭想讓它報恩認主了,吳安避讓了一拳,按捺著脾氣,連忙說道:「大王息怒,小的並非前來看笑話的,實在是被大王英俊神武的氣勢吸引,想要追隨大王!」

這北山大王又看了看身上擦拭的藥膏,勉強信了吳安的話,冷哼一聲,掙扎著從地上爬起。

「我不需要隨從,立刻從我眼前消失。」巨猿顯得有些孤傲,一瘸一拐的離去。

吳安琢磨片刻,跟在其身邊,繼續勸說:「小的知道自身實力不足,沒有資格追隨大王,但實在是為大王感到不平。大王的實力不比李慕雪差,更是妖族第一勇士,那李慕雪憑什麼可以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享受萬族妖魔供奉,而大王您只能居住荒郊野外,風餐露宿,現在連妖都也不能進入了!」

巨猿停了下來,低下頭惡狠狠的盯著吳安,吳安硬著頭皮,依舊說道:「小的願意輔佐大王,有信心推翻李慕雪,讓大王做上妖聖,四海俱服!」

半響過後,巨猿冷聲道:「我不想做妖聖。」

吳安心頭苦澀,看來自己的投入是打水漂了,可沒想到巨猿接下來又說道:「李慕雪是妖聖,我要當就得大他一頭,必須是大聖,齊天大聖!」

腦子不好使的巨猿竟然靈光一閃,說出了齊天大聖之名。

吳安打了個寒顫,都快湊成一部西遊記了。

不過巨猿有這份野心就不錯了,吳安稱讚道:「猴哥猴哥,你真了不得!」 吳安暫且和巨猿一同回到它的老巢,它不僅需要養傷,還要糾集一批同等級別的凶獸,才有十足的把握推翻妖聖。

路上吳安問道:「猴哥,你有沒有其他的凶獸朋友?」

巨猿冷哼一聲:「我不需要朋友。」

凶獸們高傲、不合群,算是與生俱來的缺點,吳安有些無語,一個好漢三個幫,沒有朋友你能成個什麼大事啊。不像自己,朋友多的那是……吳安數了數,自己好像也沒幾個朋友,所以也就不好吐槽巨猿了。

「那和猴哥實力相當的凶獸有哪些?」吳安準備忽悠起一支凶獸大軍。

巨猿的聲音越發不悅:「整個妖魔界域,不可能有與本尊實力相當的妖魔!」

吳安有些頭痛,前一刻你被妖聖打得X都出來了,還大言不慚?不過巨猿若非自大,吳安也說不動他去造反妖聖。

吳安只好換了個說辭:「那比猴哥差一些的凶獸有哪些?」

這讓巨猿容易理解了些,思索片刻說道:「西山那邊有隻鳥,北海那邊有條蛇,東山那邊有條小狗……」

洋洋洒洒,巨猿一口氣說了二十多尊大獸,這不很多嘛,怎麼能說沒有?吳安提議去拉攏這些凶獸,一起成大事,吳安講清利害關係,但巨猿傲嬌慣了,不肯去求見這些凶獸的:「要去你去,反正我是不去的。」

若不是吳安要攪亂妖界,哪想伺候這貨,但現在也沒有辦法,只好去跑腿了,吳安仔細詢問了那些凶獸的所在位置和名號:「猴哥,你給我一個信物吧,我代替您去收編它們!」

巨猿猶豫片刻,伸出手指挖了挖鼻孔,掏出一大坨黑漆漆的物事:「拿去給它們看,就知道你是我的豬。」

吳安險些崩潰,沒敢用手去接,在地上撿了根棍子捅了上去,就像根流星錘似的,吳安扛著就往西山那邊趕去。

巨猿住在北山,這個北山不是指某一座具體的山,而是北方的一片山脈統稱;同理,西山的那隻小鳥,也是妖魔界域西部的一片山脈。

吳安別了巨猿,就施展了天境玄士的凝空飛渡,速度倒也快捷,不到一天的時間就來到西山領域,吳安尋找那隻鳥獸不得,便開口喊道:「西山大王何在?我奉北山大王之命前來商討要事。」

吳安的聲音滾滾傳出,一片烏雲從遠處飛來,到得近前一看,那哪裡是烏雲,分明就是一隻巨鷹,這巨鷹雙翅展開,左右起碼二里之長。巨猿說它是只小鳥,哪裡小了?但當吳安看到巨鷹的胯下,明白了小鳥的最終含義。

巨鷹來到吳安上空,翅膀掀起颶風,頓時飛沙走石,吳安暗中調用修為穩固身形,否則早就被卷飛了。

巨鷹落在吳安面前的山頭上,那一雙金色的爪子直接將山川抓裂,實在恐怖。

巨鷹語氣不善:「那死猴子讓你來的?」

吳安見對方的實力不亞於巨猿,自己的態度就顯得有些諂媚了:「沒錯,那死猴子差小的前來,實在是有求於西山大王!」

這些凶獸一個個心高氣傲得狠,聽說巨猿有求於自己,巨鷹顯得頗為得意:「何事?」

「那死猴子不知天高地厚,去參加妖魔第一勇士爭霸賽,結果打急了眼,和妖聖打了起來,然後被妖聖狠狠收拾了一頓……」吳安說到這兒,巨鷹桀桀笑了起來,鳥的笑聲尤為詭異,像陰風陣陣,吳安莫名打了個寒顫。

「有趣有趣,你繼續說。」巨鷹完全當笑話聽,吩咐了一句。

「妖聖以多欺少,又用卑鄙手段暗算,北山大王雖敗猶榮,事後北山大王越想越不服氣,覺得凶獸一系比妖魔能耐多了,只是妖魔狡猾罷了,憑什麼是妖魔住在城池裡邊享受榮華富貴,而凶獸一系則被派到荒郊野嶺的戍守邊疆吃苦?」

「所以北山大王的意思,就是聯合您西山大王和其他獸王,推翻妖聖,做個齊天大聖,而西山大王您這邊的稱號也有,叫做混天大聖!」

吳安畫出一張張餅,引誘西山大王上鉤。

巨鷹琢磨片刻:「你回去告訴死猴子,本王對當妖聖沒興趣,不過混天大聖的名號倒是可以收下。」

吳安翻了一記白眼,佔便宜不辦事,還有沒有契約精神啊?吳安自然是不肯就此放棄,又說道:「西山大王,還忘了說,妖聖最近獲得了一塊獸神骨,有了那獸神骨就可以返祖古妖,稱霸寰宇!」

順帶一提,巨猿攪亂了妖魔爭霸賽,妖聖當然不肯把獸神骨發給它,或許藉此機會自己笑納了也說不定。

巨鷹有些索然無味:「如今荒域受到天地限制,成為古妖也沒有多大提升,又不能長生不老。」

額,說得也是這個道理,這些異種凶獸已經到達了荒域的極限,拿到獸神骨的提升也不大,至於先前巨猿參賽,純粹是為了爭奪妖魔第一勇士的名頭。

不過巨鷹的話也折射出了它的慾望,想要長生不老,這些凶獸能到達今天的成就,可能花了數千上萬年的苦功,凶獸妖魔的壽命雖比人族長遠,但也有盡時,誰都不願最後化為枯骨。

吳安靈機一動,反正都開始抄襲西遊記了,乾脆抄到底,便壓低聲音,神秘兮兮的說道:「實不相瞞,北山大王要去造妖聖的反,主要是聽說了一件事情,只要吃了妖聖的肉,就能長生不老!」

巨鷹怔了怔:「我怎麼沒聽說過?」

「北山大王也是偶然發現的這個秘密,那李慕雪原本是輪迴境的佛門大能轉世,叫什麼金蟬子,雖然現世為妖,卻依舊有佛法加持,所以吃了他的肉,就能長生不老!」吳安頓了頓,又說道,「事情真假與否,後面一試便知,而且北山大王還準備拉南山大王,北海大王、東山大王等等入伙,到時候北山大王負責牽制妖聖,其餘大王從旁掠陣,打倒個李慕雪還不是手到擒來?」

在吳安的三寸不爛之舌下,巨鷹思前想後,願意去試試:「若是其餘大王同意,本聖加入無妨。」 吳安鬆了口氣,和巨鷹約定了時間,臨走之際,又向巨鷹索要一個信物。

巨鷹伸出爪子,吳安本以為它要拔根羽毛什麼的,結果也往鼻孔里挖了挖,掏出一團黑漆漆的物事,吳安崩潰了,這些凶獸要不要都這麼重口味啊。

不過這些凶獸的分泌物有著它們的獨特氣息,能被其餘凶獸認出的。

吳安拿了信物,又去尋找其他的凶獸入伙,或因利誘,或因不滿妖聖的統治,其餘凶獸也一一同意起事,半個月的時間,吳安把妖魔界域頂尖的凶獸都攢齊了。

就在吳安返回北山尋找巨猿的時候,其餘頂尖凶獸也如期而至,圍繞著巨猿討論著對敵策略,從站位看得出來,巨猿的確是眾多凶獸之中實力最強的。

「依我說,咱們二十幾路妖王,分散開來,圍殲妖都,活捉李慕雪!」有隻巨犬獸如此提議。

其餘凶獸拍案叫絕:「對,殺他們個片甲不留!」

吳安一陣無語,你們分散開來,妖魔那邊以多打少,必然會將凶獸這邊逐一擊破,只有擰成一條繩子,才能和李慕雪戰鬥啊,吳安不敢直接反駁這些狂傲自大的傢伙,委婉說道:「合圍妖都是個不錯的辦法,但若一下就把妖都滅了多沒有意思,我建議統一從北路進攻,慢慢打殺,享受這個過程,另外,給妖都的那些傢伙一條看似的生路,他們抵抗之心就沒那般強烈,各位獸王也會輕鬆一些……」

「這樣一來也不錯!」獸王們最終確認了這個進攻方式。

但接下來,又開始爭論戰利品的問題了,巨妖說道:「我要吃頭部,誰都別跟我搶。」

「那我要吃他的大腿肉,勁道!」

「等等,我也想要吃頭部,腦髓可香了!」

巨猿聽得一愣一愣的,李慕雪有那麼好吃嗎?

幾個獸王越爭越激烈,眼看著就要打起來,吳安一臉無語,怪不得這些凶獸會被妖魔統治,一個個跟白痴似的。

吳安連忙說道:「各路獸王稍安勿躁,依小妖看來,到時候吃肉什麼的,按照功勞來,誰的功勞大,殺的妖魔多,就可以先選,這樣誰也不怨誰,最為公平。」

獸王們相信自己的實力,倒也認可了這個方法,至於成事後還會不會打起來,就不是吳安操心的事了。

所有事情都談妥了,獸王們立刻向妖都殺去,吳安預見到新月妖國必將大亂,就準備回人族防線發動反擊戰。這些獸王本就沒指望吳安能幫上忙,就沒有多說什麼,任由吳安離去。

吳安回去的路上,有種近鄉情怯的心理,畢竟如今的自己有了妖魔之身,暫時還沒有完美的解決辦法,除非又從系統里獲得化形卡,但誰知道系統哪天才會上新?

吳安目前的辦法,是用人皮面具變成吳安以往的模樣,至於身上的妖氣,則服用一些丹藥壓制,外人倒也看不出來。

就在吳安返回人族防線時,獸王們和妖都的戰鬥也已展開。

妖聖李慕雪率領萬族妖魔,於妖都外攔截這支暴走的獸王隊伍:「滾回各自的封地,否則殺無赦!」

巨猿奔跑在前,其餘獸王緊隨其後,怒吼聲聲,沒有半點退縮的意思,李慕雪不知道這些獸王發了什麼瘋,只好開戰了,下令道:「殺!」

手下妖魔高手各施手段,向獸王隊伍轟殺而去,但妖魔這邊因為一場爭霸賽死了不少頂尖高手,活著的也落下了隱疾,戰鬥力大不如前。而這些獸王本身就能一個打十個頂尖妖魔,所以妖兵們的進攻沒有太大效果,獸王們摧枯拉朽,突破一個個防線。

李慕雪氣極,雙手結印,白狐法身再次顯現,口噴光束,向著領首的巨猿攻去。

巨猿上次吃過虧的,還是有些怕,一個地打滾避讓,但白狐的光束窮追不捨,巨猿躲不開,只好雙手抱頭,硬撼光束。

光束將巨猿炙烤得皮開肉綻,痛吼連連,這時天空一聲鷹啼,巨鷹從烏雲中落下,金色的尖喙仿若雷霆萬鈞向那白狐打去。

李慕雪蹙眉,只好暫且放棄對付巨猿,轉攻巨鷹。巨猿得以喘息,怒吼一聲,不退反進,從地面躍起,狠狠砸向李慕雪,只是一個聖族的九階妖魔起身,拚死將巨猿擊退。

……

妖魔和獸王的戰鬥如火如荼,吳安則在此返回了人族防線,他先是到出雲國駐地報了聲平安,然後就直接前往神隱都城,讓太后出動兵符,開始反擊。

但吳安回到神隱都城時,發現了一個怪像。封國的駐地,不管身份尊卑,人人都有屋舍居住,開始了熱熱鬧鬧的新生活。可作為人族的核心,神隱都城卻顯得混亂蕭條,就算人多的地方,也只是流民,百姓們沿街而坐,風餐露宿。

不是說神隱都城的房屋不夠居住,自打人族遭到妖魔進攻以來,吳安就下令將神隱都城的預留空地全部蓋起房屋,只需要繳納少量的建築費用就能居住,可現在一看,那些房屋大多都空著,除此之外,就算神隱帝都原本的住宅屋舍,也空置了大片,完全沒有發揮出屋子的作用。

吳安有些不解,略微打探之後,他知道了原因,這讓吳安勃然大怒。

原來,自從妖魔為禍,大批百姓流入帝都以求庇佑,有些商人嗅到了商機,開始囤積房產屋舍。糧食和基本生活物資那一塊有官府在調控,但房產卻不在管制之列。

商人們將房產低價買入,高價賣出,轉手幾趟,就賺得盆滿缽滿,難民們本就逃難而來,除非特別有錢的才能買下一套宅院,大多人都只能望洋興嘆。

商人們等到房子賣不動了,就開始炒房租,吃肉喝血,勢必要榨乾百姓們的最後一絲價值,百姓們實在沒了辦法,要麼離開神隱帝都,要麼流落街頭,好好的一個人族聖地,淪落至此。

其實房價的漲跌與吳安沒什麼關係,他有一套佔地上百畝的太傅府,根本不愁。但吳安就是很生氣,人族大難當前,這些狡猾商人卻吃人肉喝人血,與妖魔的行徑有何異?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