吩咐雲棠自親送媳婦孫兒出去,琇瑜臉上的笑容也散了,拿起六月大選的名單仔細看了起來了。今年她大算給胤禛挑個側福晉,胤祾挑幾個格格,當然最重要是給胤挑嫡福晉;還養在她膝下的十二阿哥胤也要挑側福晉格格之類,嫡福晉卻是她做不了主。康熙告訴她他已經內定烏爾錦噶喇普郡王之女阿巴亥博爾濟吉特氏為十二阿哥嫡福晉,所以沒琇瑜什麼事。

今年的大選比往年提前到了六月初舉行,遇大選這前朝後宮又忙碌起來,三妃主持大選,琇瑜要給小兒子挑媳婦給另兩個兒子一個養子挑女人,同樣是忙碌不已。

經過兩個月精挑細選最終琇瑜給胤禛挑了個藍旗從三品官員的嫡女正齊佳氏為側福晉,就沒再給他挑格格;胤祾馬上要大婚了而且已經有了一個位側福晉就沒挑側福晉不過也挑了兩位格格,兩個格格都是滿軍旗的只是家世不高;最後就是小兒子胤,挑了正白旗副都統的嫡女舒穆祿氏為嫡福晉,正紅旗正四品官員的嫡女巴雅拉氏為側福晉,還挑了兩個格格,一個是鑲紅旗的一個是漢軍旗的。

而十二阿哥胤那,挑了鑲黃旗從三品官員的嫡幼女富察氏為側福晉,另外還挑了三個出身鑲黃旗的格格:一個是郭絡羅氏,是琇瑜大哥的庶女;一個是伊爾根覺羅氏,是琇瑜母家堂侄女,是個從四品官員的嫡女;另一個就是鈕祜祿氏,是溫僖貴妃之弟的庶女。

為了不讓人說她偏心親子養子區別對待,所以十二阿哥胤的教導宮女也是琇瑜從宮滿軍旗的小官員家挑出來讓教導嬤嬤精細教導后才賜給胤的。至於康熙賜下的包衣宮女琇瑜表示她管不著。

對十二阿哥她亦是處處問其意思努力做到事無巨細,想來就是康熙也不能對此挑出毛病來。

能一次給兒子挑這麼多秀女還是因為琇瑜的身份,因為她是寵妃因為她三妃之首的尊貴地位。

不過挑這麼多秀女可是都將琇瑜的眼睛看花了。

大選后緊接著就是七月底的北巡,這一年的時間對琇瑜過說過是很匆忙。


此次北巡的連續數年征戰後的第一次臨幸塞外,這一次的出行隊伍龐大,後宮有子或有寵的高位妃嬪及得寵的低階妃嬪都在隨駕之列;諸皇子中除皇太子留守京中監國外,其餘皇子中直郡王、誠郡王、雍郡王、五貝勒胤禶、六貝勒胤祺、八貝勒胤祐、十貝勒胤祾、十一阿哥胤禟、十二阿哥胤、十三阿哥胤、十六阿哥胤祥等都在隨扈之列;皇女中已經到指婚年紀的八公主、九格格還有十二公主額琳珠這個小精怪也擠在皇太后的龍鳳輿上。

同時還有回草原的六公主及其額駙、七公主及其額駙。

如此一算,這回臨幸塞外,琇瑜的六個孩子可是都去了,去塞過這麼多次還是頭一回都來齊了呢。

其他人琇瑜管不了那麼多,一直路上她將兩個女兒召到身邊來陪伴,知道這一去后不知何時才能再回京,瑚圖玲阿和圖裡宜琛比都撇下額駙跑來陪自家額娘。

連續戰爭后草原上難得的平靜,康熙也不知是憋狠了還是,總之到了草原后除了的蒙古王公會面之外,便帶著八旗勇士在草原上盡情的狩獵。胤和額琳珠更是像放出籠子的鳥兒每天都騎著馬兒四處走,心情的玩耍;不僅是胤和額琳珠,所以有的皇子阿哥們個個都似出籠的鳥兒,縱情策馬奔騰。下

時隔幾年再到草原來琇瑜也按捺不住,和其他妃嬪一起策馬遊玩。

一大群人就一直在草原上呆到了十月底整整在草原上過了四個月才回京。

回京後幾個月時間裡各阿哥們納格格納側福晉的喜事是一樁連一樁,唯獨沒有娶嫡福晉的,因為還有九阿哥這個攔路虎攔著。被怨了太多了,康熙終於良心大發下旨給九阿哥胤禩定了大婚的日子,來年的六月。總之時間還遠著呢,可憐的九阿哥娶個媳婦等了整整四年。

康熙是個呆不住的帝王,像是要補償幾年的征戰時錯過的巡遊機會似的,回京后才在京中呆了三個月年後二月康熙又出京南巡了。同樣琇瑜打包著她的三個兒子和養子包袱包袱款款的跟著皇帝出宮玩去了。

這就寵妃的福利,只要不意外出巡皇帝都不會忘記帶上自己的寵妃,當然還有寵妃的孩子。

江南一路來回三個多月,和在草原上妃嬪也可以出去騎馬放鬆不一樣,江南一路上琇瑜等女眷不是在船上就是在車上要不就是呆屋裡,根本沒有出去玩的機會。當然有皇太后需要侍奉妃嬪們就是想出去看看也不行。

琇瑜為此鬱悶不已,康熙倒是極悠哉帶著幾個兒子四處遊玩,遊玩時還順帶帶回了不少美人。不過此時的康熙還真歸了父親,自己有美人也沒忘了幾個兒子。

琇瑜看著三兄弟帶回來的三個嬌滴滴的江南女子,哦,還有十二阿哥胤的,心裡就堵得慌;不過既然是康熙賜的收就收吧。

「都姓什麼叫什麼?」

「奴婢武氏寧芳給靖妃娘娘請安,娘娘大安。」


「奴婢張氏嬋月給靖妃娘娘請安,娘娘大安。」

「奴婢曹氏妧兒給靖妃娘娘請安,娘娘大安。」

「奴婢王氏秀兒給靖妃娘娘請安,娘娘大安。」

琇瑜看著武氏,仔細打量,容貌艷麗身材嬌巧玲瓏,的確介個美人;原來雍正的寧妃武氏是這麼來的,不過這個女人能在死時還讓雍正追封她為寧妃,想來是她在雍正心中是有一定的地位的。 一念沉沙

「寧芳?萬歲爺既然將你賜給了雍郡王以後你就好好侍候雍郡王和郡王福晉,只是你這名字犯了四福晉的名諱就改這芳兒吧。」

對舒舒覺羅氏這個媳婦琇瑜到目前都很滿意,不介意給媳婦賣個好;畢竟她可是好婆婆。當然這是也在引敲打武氏,讓她莫以為是萬歲爺賜下的就傲驕起來。

「奴婢謝娘娘賜名。」武氏手中的帕子一緊,顯然對被改名字有不悅,不過她卻是不敢表現出來。當然也不知道就是那麼點小動作也早已經被琇瑜看在眼裡。

「曹氏?曹寅是你什麼人?」

「回娘娘的話,是奴婢叔父。」

曹家的女兒!琇瑜心裡大不滿意。

一個漢女,三個包衣旗的,如此低的身份,也不知道康熙怎麼就看上了。康熙真是年紀越大越愛美人,出身高的有忌諱,這些出身低的女人卻是玩起來毫無負擔。當然如果康熙自己玩玩也就罷了,連帶上她兒子,琇瑜對此極不滿。

不是她歧視,只是這個朝代是如此,她只是順應這個朝代罷了。

雖然看不上,不過既然已經是兒子的女人了想來也是要帶回京的,一想此琇瑜心裡更堵得慌。

她一直不想讓兒子的後院有包衣女子,結果康熙使勁在給她搞破壞,真真是可惡。

不過既然想往上爬那總要付出代價,她的孫子是絕不能從身份如此低微的女人肚子中出來的。她可不想讓自己的孫子被人嘲笑,就像九阿哥胤禩一樣因為有一個辛者庫出身的額娘而被人看不起。

「行了,都回去吧,沒事就好好獃著別到處走免得衝撞了貴人,也不必來本宮這侍候。」

琇瑜揮手讓四人出去,四人被領來的小太監又領了回去,一路上戰戰兢兢的。


「武姐姐, 混在夜場的日子 ?」曹氏因為家世而更有底氣些,忍不下氣。

「咱們是哪個名牌上的人物,哪配得靖妃娘娘喜歡,不過是個送人的玩意兒罷了。」武氏冷聲譏笑道,甩帕子回了雍郡王的院子。

「哼,不就是侍候郡王爺么,傲什麼傲,你是玩意兒我可不是,」我將來可是要當側福晉的的,側福晉可是正經的主子。


張氏也撇了撇回了屋去了。

王氏是胤的侍妾,她可沒膽和其他三人嗆話。

武氏三人的對話和一舉一動沒一會就傳到了琇瑜耳中。

「娘娘,看來這武氏脾氣不小啊。」

「不過是七品官員的女兒罷了,不必在意。」若這武氏不是胤禛的女人也還挺欣賞的這小脾氣的,「本宮吩咐的交代下去了嗎?」

「娘娘放心,奴婢親自出手,必定不會出錯的。」

雲棠自是知道自家主子對三個小主子的後院的女人都是精挑細選的,想來娘娘定是不滿意萬歲爺在外頭隨意弄來的女人。

在江南兜了一圈,康熙自己給後宮添了四個美人,其他皇子那也每人得了一兩個。

回京后琇瑜便著手準備起胤祾大婚的事,九阿哥胤禩的婚期定了在六月,胤祾的定在了八月了,其間閏了七月便是隔了三個月。胤禩終於大婚了,這讓不已經指婚的幾位皇子不約而同的鬆了口氣

挑完秀女后還沒等沒盼到胤祾大婚,永壽宮的章佳氏庶妃就去了,或許是因為康熙很喜愛十六阿哥胤祥,而且章佳氏到底給康熙生養住了一子二女,也是後宮中除了琇瑜外生養住孩子最多的妃嬪了。康熙在章佳氏去后追封她為敏妃。

章佳氏被追封了妃位,諸皇子阿哥除了十六阿哥胤祥外都得守孝百日,所以原本定在八月的胤祾的婚日只能再往後損人推延了。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人品太好的緣故還是她看起來像看保姆,章佳氏臨去前求到琇瑜面前,將十六阿哥託付給琇瑜。總之繼十二阿哥胤之後琇瑜又接著給十六阿哥胤祥當保姆。

當然這事是經過康熙允許的,不過正是因為康熙允許琇瑜才覺得驚訝不正常。甚至琇瑜都懷疑康熙是不是玩*女人將腦子玩壞了。

難道康熙沒看到她膝下已經養了五位阿哥了嗎?她自己的三個兒子加上溫僖貴妃的十二阿哥胤,勤貴人(勤貴人就是景仁宮的陳庶妃,生了阿哥后被封了貴人)的二十阿哥胤禮;如果再加上十六阿哥胤祥那就是是六個了。

康熙之前不是忌憚她么,怎麼還將這多阿哥養在她膝,琇瑜越來越看不懂康熙了,難道康熙對她信任了。

不,不……這不可能,康熙可是個帝王,他怎麼可能完全信任她一個妃嬪。

壓下心中的懷疑,琇瑜只能更小心謹慎,連幾個孩子那也同樣吩咐要小謹慎。

雖說康熙追封章佳氏為敏妃,但是康熙卻是對她沒有多少情份,之前寵愛過章佳氏幾年,自章佳氏生下十五格格身了傷子不能侍寢后便失寵至今。若是她不死只怕康熙都想不起她,所以她死了康熙也沒見有傷心,還沒過三七康熙就又帶著妃嬪兒子北巡去了。

既然兒子的婚事暫時辦不了,琇瑜也被康熙連帶兒子給打包走了。

總之三十七,三十八,三十九年,琇瑜母子都經常是被康熙打包帶去巡遊。可以說三年是琇瑜過得最快活的三年,三年的時間裡超過一半都在宮外度過,雖然宮外的了不敢太放肆,但是宮外的生活可是比壓抑的後宮輕鬆多了。

當然這輕鬆是相對了,隨著皇太子手中權勢日益強大及諸皇子領差掌權權勢的鬥爭和皇權的爭奪日益激烈,雖沒搬到明面上來但底下卻是波濤洶湧。 前朝後宮波濤洶湧,這讓不管是皇子還是後宮妃嬪都似拉緊了一根繩子,畢竟母子一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不僅是胤禛兄弟幾個過得戰戰兢兢,就是琇瑜也過就謹慎小心。

「四哥,聽說皇阿瑪有在年底大封後宮的意思?」

雍郡王府的書房內,胤禛三兄弟正圍著桌子坐著,說話是的胤祾。

胤祾和胤先後在三十八年三十九年大婚,胤也在大婚前出宮建府了,不過他的建邸與兩個哥哥的有點遠,但卻是的十二阿哥胤的府邸相鄰,想來康熙也有是意讓他和十二阿哥相互照顧的意思。

「是有這麼回事,只是還不確定。」

「四哥,你說皇阿瑪會不會給額娘晉位?」胤瞪著眼睛看著胤禛。

「這事很難說,不過應該是有這個可能的。」

三兄弟自然是希望自己額娘能晉位的,雖然貴妃和妃位只是一階之差,但尊貴卻是差距如天地距離。若是額娘能成為貴妃,那他們幾兄弟的身份會更尊貴,機會也會更大。

胤祾手叩著桌面道:「四妃缺一,總要晉一位上來,宜嬪、成嬪、通嬪是最可能的人選。」

「皇阿瑪近來重用佟佳氏,佟佳氏庶妃只怕是要封位了。」端起桌上的茶輕呡了一口,茶香撲鼻。這貢茶還不如額娘莊子上產制的茶香。

兒子,你喝茶都是額娘空間里產的,莊子上產的那有靈茶香。

「難道皇阿瑪給佟佳氏封妃?」

「有這個可能,或許還有可能是貴妃,畢竟佟佳氏庶妃是孝懿皇后的親妹妹,皇阿瑪對佟家到底是不同的。」佟家可是皇阿瑪的母家,給榮寵是自然的。

「封貴妃,那豈不是要壓在額娘上頭。」胤驚詫,更多是不悅與憤慨。

額娘一直是後宮之首,若真是來個貴妃壓著額娘,那額娘豈不是難堪。

「事兒還沒定說,還不好說,說不定額娘還有可能。」

畢竟額娘一直是後宮最得寵的,他也看出皇阿瑪對額娘和其他妃嬪是有不一樣的,或許額娘還是有這個機會的。若只單論額娘自己,額娘為皇阿瑪生了三子三女又養著三位阿哥,這份功績上後宮無人能及的;而且他和十弟弟都立功過戰功,他如今已經是郡王,母憑子貴;就憑這兩項給額娘晉位也就夠了。

「四爺這事咱們就沒法幫幫額娘?」

……

「爺?」

書房內三兄弟秘密相商,突然門外傳來蘇培盛的聲音,正說話的三兄弟一頓都停了下來,胤禛的臉色更是冷下來。

「什麼事?」

嚴冷的聲音嚇得門外蘇培盛戰驚不已,再台階下帶著婢女提著食僵的武格格,蘇培盛後悔了,他不該因為覺得主子爺寵愛武格格就替她說話。不過此時已經是騎虎難下他也只能硬著頭皮說下去。


「爺,是武格格送了點心來了,您……」

「爺不是說過不許任何人打擾嗎,書房重地豈是閑雜人等可以隨意出入的。連個門都守不好了,嗯?!」

胤禛站在門口冷著臉看著蘇培盛,蘇培盛一看到胤禛忙跪下磕頭認錯請罰:「爺恕罪,是奴才失職,請爺責罰。」

「自己下去領二十板子。」

「謝爺。」蘇培盛感激涕零連滾帶爬的就要走卻又被胤禛給叫住。

「等等。」

「是爺。」

胤禛垂眸看跪在台階下的武氏主僕泠然的道:「將武氏帶去交給福晉,告訴福晉後院也該管管了。」

這武氏看著也和那些恃寵而驕的女人沒什麼兩樣了,當初不過是看著她是皇阿瑪賞的,性子也新鮮才寵上幾分,沒想到這就得意忘形了。書房重地就福晉沒有他允許都沒有來過,更何況她一個格格。

「是爺。」

「爺?!」武氏訝然不敢相信的抬頭卻看只看到胤禛返回書房的背影,一臉慘白。她以為四爺待她是不同的,四爺將她帶回來后一直寵愛她,除了嫡福晉就她最得寵,這一切都說有四爺是將她放在心上的……可是現在……

「武格格請吧。」蘇培盛對武氏做出請的動作,雖然態度依舊恭敬讓人挑不出錯了,但是卻已經沒有剛剛的緩和給人公事公辦的冷硬。

書房內兩兄弟見兄長回來,不自然的避了避眼神,畢竟是兄長後院的事就是親弟弟也不好說,不過正是因為是親弟弟胤禛才沒多大顧忌。

「咱們繼續。」胤禛又坐回去。

「是,四哥。」

三兄弟又討論了許久舊,最後達成一致。

末了胤禛這個哥哥不忘再三叮囑兩個弟弟。

「不管如,咱們都要穩住不能亂,絕不能拖額娘的後腿。宮裡頭咱們是幫不上忙,這外頭咱們得看住了不要讓額娘擔心。這外頭不知道多少人盯著咱們兄弟幾個,尤其是東……那是勢必會想辦法阻止額娘晉位的,你們兩個要小心莫讓人算計了去,尤其是十三弟你,你這性子衝動防著別人有意挑撥你。」

「四哥,那都是小時候的事了,我現在長大了已經穩沉了,額娘前兩天還誇我呢。」一聽哥哥說自己衝動不沉穩胤就不幹了,不過等他說完兩個哥哥都都似笑非笑眼神看著他。

得,他又衝動了。

「還後院也要給我盯緊了,或是後院鬧起來不單咱們經擔個治家不力的罪名,額娘只怕也要被定上管教不利。平日里也罰,只是在這個要緊時候只怕被別人拿來小題大做。」

額娘可不止一次和他強調過後院的重要,他之前還沒在意,剛剛武氏倒是提醒了他,看來後院的掌控還得加大力度。

「四哥你放心,這個我們都記得呢,額娘可是每次見到我都要說一回,兒子啊,你千萬別被女人騙了。我啊被額娘嚇得不輕,這不,我啊就在每個人那都安排個奴才盯著,唉,你別說後院這些女人的手段還真不可小瞧。」

胤得意洋洋的和兩個分享他後院女人的手段,完全無視兩個哥哥看他就是人來瘋的眼神。

自己後院的事也拿出來說,這個弟弟果然是人來瘋沒一根筋。

「行了,這事你自己管著就告訴我和四哥也沒用,雞毛蒜皮的事兒我可不耐煩聽。」議論後院陰私可不是君子所為,他可是文雅君子。

「時辰不早了,十弟十三弟就留在府里用膳再回去。」

「不了,我今天約了十二哥一起喝酒呢。嘿嘿,我前兒剛從額娘莊子上弄了些好酒,聽說是額娘給的酒方子用高山雪水釀的,加了不少好東西呢。十二哥那鼻子靈,我運酒回來的時候被他看到了,他早就讒了,等了幾天今天若是再不給他喝上就怕他就要宿在我府里守著了。」

「額娘莊子出的酒,我怎麼不知道?」聽到好酒胤祾的眼睛錚亮,額娘的東西可都是好東西。

「嘿嘿,前不久我去額娘那瞧見額娘正偷喝著我就在額娘那喝過一回,額娘說還沒夠時間就沒讓說……」完了額娘沒讓,他說漏嘴了。

「沒夠時你就已經拉回府了,你該不會拉完了吧。」他這個弟弟有多好喝他這個哥哥還能不清楚。

「嘿嘿……」胤撓頭訕笑。

「不行,你得留一半給我才行,走,現在就去你府里搬一半給我。」胤祾說著就要拽著胤走。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