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則的話,怕是周青回來之前,青木村就已經被人滅了!

!! 「有古怪!」

聽完黃渾的話之後,周青的眉頭不由自主的微微皺起。

如果那藍虎村真的有二族長黃渾說的那般厲害,早已經晉陞為鎮級勢力,怎麼可能還只是一個錯落。

再其次,那藍虎村的實力周青是知道的,大半年前也不過只有一個御元境,而且不過是御元一階修為的高手坐鎮而已,怎麼轉眼間就蹦出來那麼多御元二階以上的高手?

所以,周青感覺到這件事情中,透露著一絲古怪和不同尋常。

「哼,我管你有什麼古怪,敢來我青木村惹事,就叫你有來無回!」

周青眼中有一絲絲森然寒芒在閃爍,旋即猛的站起身來,冷聲道:「走,我們去會會那些藍虎村的傢伙,看看他們到底想幹什麼!」

「周青,你不要衝動!那藍虎村可是有很多御元境高手的!」族長木蒼雲趕緊勸阻氣勢洶洶的周青,如今的周青,可是青木村的希望,他絕對不允許周青出現任何閃失。

周青淡然一笑,道:「族長,我現在可是風雷部落中的一員,難道一個小小的藍虎村,還敢動我不成?」說完,他邁著步伐,率先走出大院,朝著村口龍行虎步般的走去。

「這孩子,還是那麼衝動!」

族長木蒼雲眉頭一挑,輕聲嘆息道,青木村坐落的地方距離風雷部落那麼遠,可謂是天高皇帝遠,所以風雷部落的威懾力,在這裡就要削弱很多,沒有想象中的大。

在御靈大陸之上,可以對別人產生震懾力的,可不是什麼名聲,而是自身的實力。

如果沒有實力的話,別說是風雷部落中的一員,就算是風雷部落的部落之主,也不會有人懼怕,但是倘若有足夠強悍的實力,哪怕你是一個乞丐,都不會有人敢輕視!

當然,有這個想法的前提是……

族長木蒼雲還以為周青只不過是風雷部落內普通的一員,若是他知道,如今的周青已經是風雷部落內的千夫長,更在前不久斬殺了一位擁有五階靈魄的御元七階修為高手,怕是就不會擔心了。

「趕緊跟上周青!」

族長木蒼雲和二族長黃渾急忙召集主人,緊隨周青的腳步,朝著村口處行去。

轉眼間,一行人便是來到村口處。

一群身材魁梧,服飾各異,渾身散發著囂張氣勢的大漢,正趾高氣昂的豎立在村口處,在那群大漢的面前,是幾個被放翻在地的青木村族民。

這群囂張大漢的為首者,是一個虎背熊腰,滿臉絡腮鬍的中年男子。

他就是藍虎村的族長——藍玄虎!

從其氣息來看,這藍玄虎赫然是擁有御元四階修為的高手!不過,這個御元四階初期修為,應該是依靠丹藥強行突破的,氣息極度不穩,比之一般的御元四階要弱很多。

但是,御元四階就是御元四階,哪怕是最弱的御元四階,也比木蒼雲這個御元三階巔峰修為的高手,要厲害很多。

「木蒼雲,你可終於捨得出來了!」

看到青木村眾人現身,藍玄虎的嘴角一挑,勾勒出一抹冷笑弧度,道:「木蒼雲,今天是我藍虎村給你們的最後期限,今天要麼滾出這片地域,要麼……我藍虎村就血洗你青木村!」

「藍玄虎,大年三十你竟然敢跑到我青木村來撒野,簡直是欺人太甚!」

木蒼雲一臉陰沉,咬牙切齒的冷聲喝道:「我青木村祖祖輩輩都生活在這片地域,這裡就是我們的家,想要佔據我們的家園,你想都不要想!

不要以為你們藍虎村如今實力大增,就可以肆意妄為!青木村的確不是你們藍虎村的對手,但你不要以為我青木村好對付,想滅我青木村,你們也要付出慘痛的代價!」

「不錯,想要滅我青木村,你們也要付出慘痛的代價!」

二族長黃渾高聲厲喝道。

「想開戰那就來吧,我們青木村雖然不強,但卻從來不怕任何危險!」

青木村的族民也是一臉憤怒的大吼道。


「叫我藍虎村付出慘痛的代價?」

聞言,藍玄虎一愣,旋即似乎聽到什麼笑話一樣,忽然仰天哈哈大笑起來,旋即一股澎湃的靈元波動,猶如狂風般驟然從他體內席捲而出,將方圓數十米地面範圍的沙塵,吹拂的一乾二淨。

「現在,你們這群廢物還有資格讓我藍虎村付出慘痛的代價嗎?」身周環繞強悍靈元波動,藍玄虎嘴角勾勒出一抹獰笑。

「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白痴,哈哈!」

藍虎村的那些高手,一臉嘲笑的看著青木村族民。

「御元四階初期修為!」

察覺到那股氣勢,青木村族民那高呼的聲音,頓時戛然而止,一個個面露驚駭的看著藍玄虎,如果藍玄虎還是御元三階巔峰修為,他們青木村竭盡全力之下還是可以抵擋的。

但突破到御元四階修為的藍玄虎,那就完全不是對手了!

族長木蒼雲和二族長黃渾瞳孔猛烈收縮,驚呼道:「藍玄虎,你竟然突破到御元四階初期了!」

「不錯!」

藍玄虎傲然的昂起下巴,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道:「現在,我再給你們最後一個選擇機會,你們青木村到底是要滾,還是要死戰到底!?」

說話間,一絲絲森然的殺意,從藍玄虎的體內蔓延而出,彷彿只要族長木蒼雲回答錯誤,他立刻就要痛下殺手,將青木村滅掉。

「這……」

族長木蒼雲臉色陰沉不定,他陷入兩難的抉擇,他雖然很不想將這片青木村祖祖輩輩生活之地拱手送人,但更加不想青木村的族民,慘遭橫禍!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淡淡的輕笑聲響起:「區區一個御元四階初期的傢伙而已,竟然也敢到我青木村來撒野,你可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啊!」

話音落下,一道略顯消瘦的身影,緩步從人群之中走出,一臉輕蔑譏笑的看著藍玄虎,不是別人,赫然正是周青。

「哪裡來的小雜種?這裡可沒你說話的份,趕緊給老子滾開,不然的話,就叫你這小雜種性命難保!」藍玄虎一臉狠辣的道。

「就憑你?」周青不屑一顧,御元四階初期修為,在別人眼中那是高手,但是在他面前,根本連屁都不是,更何況這藍玄虎還是靠丹藥突破的御元四階,那更是渣渣一樣的存在。

「好個小雜種,年紀不大,性格倒是挺狂妄的!」

堂堂一村之主,竟然被一個毛頭小子如此輕視,藍玄虎頓時有些惱怒,喝道:「給我拿下這個小雜種,把他渾身骨頭砸斷,滿嘴牙齒敲碎,那時我看看他還能不能如此伶牙利嘴!」

「是!」

幾名藍虎村的高手點點頭,旋即一臉冷笑的看向周青,二話不說,體內靈元奔涌,旋即身形如狼似虎般的朝著周青飛撲過來,一副要將他撕裂成碎片的模樣。


「你們敢!」

族長木蒼雲和二族長黃渾看到這一幕,頓時驚怒無比,體內靈元瘋狂運轉起來,立刻準備出手相助周青。

而這時候,周青淡淡的聲音響起:「族長,二族長,一群小嘍啰而已,還不需要你們來出手,我來解決便可以了!」

話音落下,周青抬起頭,冰冷的雙瞳帶著一絲戲虐的光芒,看向那幾個飛撲而來的藍虎村高手,旋即手掌抬起,沒有運轉靈元,也沒有運轉體質力量,只是取出一物而已。

「這……」

那幾個飛撲過來的藍虎村高手,看到周青手中的那東西,瞳孔頓時猛烈收縮,彷彿活見鬼似的,臉上竟然是湧出一抹濃烈的駭然神色,一個個立刻停頓下來,身形因為恐懼而顫抖起來。

「怎麼了?」

之前還如狼似虎的藍虎村高手,下一秒就變成了見了貓的老鼠,青木村族民滿臉疑惑,滿頭霧水,因為周青是背對他們的原因,他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更不知道周青拿出了什麼東西。

「那是!?」

青木村的族民沒有看到周青拿出的什麼東西,但是藍玄虎卻是看的一清二楚,心中咯噔一聲,臉上也是湧出一抹駭然神色,驚呼道:「風雷千夫令!」


不錯,周青手中所拿的東西,不是別的,赫然正是一塊淡金色的風雷令,而如此模樣的風雷令,所有人都知道,此物象徵風雷部落千夫長的身份!

「風雷千夫令?」

「周青怎麼會有這個東西?」

「難道他……已經成為了風雷部落的千夫長?」

「這怎麼可能!?周青加入風雷部落,不過才一年不到的時間而已,怎麼可能那麼快就晉陞到千夫長的職位?」

聽到藍玄虎的聲音,族長木蒼雲等青木村族民,也是滿臉的震駭與不可置信神色。

「既然認得風雷千夫令,爾等還不速速跪下!」周青緩緩的收起風雷千夫令,旋即淡淡的瞥了一眼那些藍虎村的高手,輕喝道。

噗通!噗通!

雖然聲音很輕微,但是落到那些藍虎村高手的耳朵中,卻猶如雷鳴般震耳,耳膜幾乎都要被震裂開來,幾個修為不高的藍虎村高手,直接被這一聲輕喝,給嚇的跪倒在地。

若是一個普通的風雷部落成員,這些藍虎村的高手可不怕,但問題是,周青可不是普通的風雷部落成員,而是一個風雷部落的千夫長啊!

如此身份,在風雷部落中不僅地位極高,而且還擁有著極強的實力!

區區一個藍虎村的高手而已,在見到風雷部落的千夫長之時,怎麼可能不害怕。

!! 「該死!小小的一個青木村,怎麼可能擁有一個風雷部落的千夫長!」

看到這一幕,藍玄虎滿心的駭然,臉色陰晴不定。

「藍玄虎,你還不跪下?莫非是想找死不成!」

周青眸光一凝,絲絲寒芒在閃爍。

被周青這麼一瞪,藍玄虎頓時只覺得頭皮發麻,彷彿被一尊修羅殺神給盯著般,身體都開始微微顫抖起來,雙腿一點一點的彎曲,眼看著馬上就要噗通跪倒在地。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不謝的陰冷聲音忽然響起:「呵呵,現在的風雷部落真是越來越垃圾了,竟然讓這麼一個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擔任千夫長!」

「誰?」

周青眸子一凝,瞬間鎖定那聲音來源的方向。

只見,那聲音傳來的方向,赫然是藍虎村等高手陣營之中,而說話之人,是一個身穿淡青色長袍,模樣普普通通,年紀約莫二十五六歲的青年。

「御元六階初期巔峰修為!」

看到那青袍青年,周青眉頭一挑,眸子中閃過一絲驚訝神色:「這傢伙不是藍虎村的人!」

那名青袍青年體內散發出的靈元波動,不僅強大,而且十分凝練雄厚,這絕對是修鍊過靈決之後,才會擁有的表現,而放眼整個風雷部落所管轄的無盡北域。

除去風雷部落,和少量的鎮級勢力,沒有任何一家勢力掌握靈決。

所以,但從這一點來看,那名青袍青年,就絕對不是藍虎村的人。

「你是誰?」周青沉聲問道。

「呵呵,本來以為只是過來執行一個簡單的小任務而已,沒想到竟然遇到一個風雷衛的千夫長,真是太走運了,將你這小子殺掉的話,可是大功一件啊!」

那青袍青年嘴角泛著一抹狠厲弧度,道:「小子,我是誰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殺的人,名字叫做陸靈風就可以了!」

「殺我?就憑你?」周青輕蔑一笑。

「不錯!就憑我!」陸靈風昂然的揚起下巴,道:「小子,不要以為自己當上風雷衛的千夫長就很厲害,有藐視一切的資格,在我面前,你不過是一隻土雞瓦狗而已!」

「轟隆!」

話音落下,陸靈風身體一震,一股澎湃的靈元威壓,猶如颶風般猛烈的從他體內席捲而出。

「好強的氣息!」

「該死,這個傢伙竟然是御元六階初期巔峰修為的高手!」

「可惡,一個藍虎村而已,怎麼會有如此高手存在?」

「完蛋了!這次真的完蛋了!」

感受到那氣息,青木村的族民頓時驚慌失措的嘩然起來,御元四階初期修為的藍玄虎,就已經不是青木村可以抵擋的了,眼下又冒出來一個比藍玄虎不知道強多少倍的御元六階初期巔峰修為高手。

青木村絕對是必滅無疑啊!

「小子,用你的人頭,給我功勞簿狠狠的添上一筆吧,哈哈!」

爆發出強悍的靈元威壓之後,那陸靈風立刻是哈哈大笑起來,滿是森然殺機的雙瞳,死死鎖定著周青的身形,旋即悍然出手。

「裂空風掌!」

一掌拍出,淡青色的狂風從陸靈風的手中席捲而出,帶著一股似可撕裂一切的霸道威勢,狠狠的朝著周青襲擊過來。

「不好!」

「保護周青!」

看到這一幕,族長木蒼雲和二族長黃渾臉色微變,急忙就想號召青木村全體高手,一起出手營救周青,如今的周青可是青木村的希望,誰都能死,但他絕對不能有事!

「雕蟲小技,竟然也敢在我面前放肆?給我破!」

然而,就在木蒼雲和黃渾等青木村族民即將出手的時候,周青卻是發出一道不屑的冷笑聲,平靜的望著那呼嘯而來的可怕掌勁,右手微微握拳,旋即平淡無奇的一拳,筆直轟了出去。

「金剛神拳!」

「三十萬斤神力!」

一拳打在虛無處,那片虛空的空氣頓時狠狠爆裂開來,混亂的氣流壓縮在拳頭之上,化作一枚透明的空氣拳印,猶如出膛的炮彈一樣,兇猛的衝擊而出。

砰!


那可怕掌勁直接被轟成粉碎,但這還不算晚,空氣拳印依舊餘威不減的朝著前方衝去,在那陸靈風驚駭的目光注視之下,狠狠的擊中他的腹部。

咔嚓!咔嚓!

「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