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蒙蒙吃飽喝足,坐在沙發上刷著斗秀視頻,問正在收拾刷碗的郝平安。

還會做什麼菜?郝平安一愣,真拿我當廚師了啊?

抿嘴一笑,道:「我會的可多。你想知道嗎?」

「說來聽聽。讓我品鑒品鑒,有沒有好吃的……」

說到吃,司蒙蒙的注意力從斗秀視頻轉移了過來,盯着郝平安的嘴巴,好像那裏就能飛出好吃的來。

「我還會的有,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兒、燒花鴨、燒雛雞、燒子鵝……」郝平安好懸沒把一套《報菜名》給順下來,沒辦法,記不住那麼多。

郝平安也是說完,才想起這個世界因為歷史在秦漢以降就出現了分岔,相聲這種表演形式雖然後來也有出現,前世地球的一些經典作品,這裏卻是沒有的。

比如這個《報菜名》。

聽得司蒙蒙一愣一愣的,好半晌才吸溜了一口口水,悠悠地道:「郝平安,你就忽悠我吧~」

羊羔、熊掌、鹿尾兒什麼的,一聽哪像能吃的。

再說了,是小羊羊不闊愛,還是小熊熊、小鹿鹿不闊愛?非得吃它們呢?

「菜是真的有,只是……」郝平安做了一個無可奈何的表情。

「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兒,這個可以沒有。」司蒙蒙迷眼笑着,「燒花鴨、燒雛雞、燒子鵝……這些還是可以有的。」

「你想學嗎?」郝平安將最後一個碗,放進瀝水籃里,轉身問道。

「想……才怪,想吃了就叫你來做咯。」這是司蒙蒙今天第二說這句話了,她的眼神中含着一絲笑意。

「我就是廚師嗎?」郝平安無奈。

「不然呢?」司蒙蒙抿著嘴,一雙大眼睛,盯着郝平安。

「哈哈……」郝平安心神一盪,打了個哈哈來掩飾,「隨時為您服務。」

「哼,這還差不多。」司蒙蒙這麼說着,眼中卻有一絲不易察覺的失落很快地消失了,轉而問道,「下午你有沒有課?」

郝平安認真地想了想,果斷地回答:「沒有!」

對他郝平安而言,現代詩歌賞析這種,還算是課么?

自從作曲人安可的身份在班上曝光之後,現代詩歌賞析的老師,也染上了華夏古詩詞研究課蒼教授的習慣:「這個知識點,除了郝平安以外……」

唉,沒辦法,郝平安拿出來的那些歌詞,有多少都能直接作為現代詩詞出版了?

老師也覺得很為難啊,巴不得他天天不去上課呢。

不然,是他教我,還是我教他啊?

「哦~」司蒙蒙拖長音調,「正好我也沒課,要不騎自行車去吧?」

「好!」

後來郝平安才悔不當初,怎麼會答應司蒙蒙的這種「無理」要求。

兩人一路騎行到了五十公裏外的東巡島,等從東巡島回來,已經是晚上八點多。

好不容易到了魯大情人橋,郝平安只覺得前胸貼後背,能一口氣吃下一頭牛!

再看司蒙蒙,她反倒是神采奕奕,看不出太過疲累的樣子。

「走,晚上我請你吃飯。」司蒙蒙豪爽地一揮手,還在半路上她就看出來了,郝平安絕對是個沒騎行過的傢伙,連車和頭盔都是新的。

好在他體質強悍,硬生生扛下來,沒喊一聲苦累。

這一點,司蒙蒙還是很滿意的。

「算啦,去小酒館,讓黎叔炒幾個菜就

行,不用這麼麻煩。」郝平安想起自己好歹還是一家餐館的老闆,哪有去別的地方吃飯的道理。

「去小酒館,那還是我請你嘛~別說話,跟我走,保管好吃!」

司蒙蒙帶頭朝前走去,好巧不巧,郝平安的電話卻在此時響了起來。

郝平安一看,胡學長啊,這麼晚莫非有事?

「學弟啊,還沒睡吧?」電話里,胡大生小心翼翼地問道。

自從上次晚上給郝平安打電話,他已經睡覺了之後,胡大生基本沒在晚上給他打過電話,就是不想打擾到他休息。

「沒呢,剛從外面回來,學長有事?」郝平安推著車,跟在司蒙蒙身後,一邊走一邊接着電話。

「是有點小事,我讓妙妙去接你,到海景灣九號來一下吧?」

海景灣九號?

這個地方,郝平安還沒去過,但他知道在漁人碼頭附近,那一片都是烽台市內一些有名的高消費場所,經常在那裏出沒的人,非富即貴。

什麼事需要到這種場合去?郝平安不僅有些好奇。

「啥事非得到海景灣九號?」郝平安意外,從魯大到海景灣九號,得有十公里。

再說,司蒙蒙還說要請自己吃飯呢,郝平安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司蒙蒙,動人的身線賞心悅目,跟美女吃飯和跟大老爺們兒吃飯,郝平安當然會選前者啦。

是個男人都會這麼選。

「唉,從京城來了個天使投資人,看好咱們大風音樂,這不非要投資,晚上約著吃個飯,你這二股東,不來可不成。」

胡大生在電話中,絮絮叨叨說了一大通,極力讓郝平安前去。

「我這有事呢。」郝平安根本就不想參與大風音樂經營的事,一切讓胡學長這位大股東去忙活,不是挺好的么。

自己參加《誰是情歌王》后,一連出小二十首歌,光是付費下載,就給公司帶來幾千萬的收入。

經營的事,讓學長去。

這是郝平安一貫的思維。

「有事?佳人有約?」司蒙蒙等郝平安掛了電話,才停下來,調侃著郝平安。

「沒事沒事,哪有比吃飯更重要的事。」郝平安連連擺手。

「行了,我都聽到了,你去忙吧,吃飯的事先記下,改日我再補請你一頓。」司蒙蒙站在路邊,昏黃的燈光打在她的身上,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矇著一層溫暖的光輝,「正好兒,我也有些乏了,回去洗洗睡了。」

「你不會是想耍賴吧?」郝平安還在堅持,他當然想跟司蒙蒙一起吃飯啊。

「拉勾呀!」司蒙蒙說着伸出了右手,小指蜷曲著。

看着盡在咫尺的手指,郝平安神差鬼使地伸出小指,與司蒙蒙勾了勾手。

細膩的觸感,讓郝平安久久不忍撒開。

「喂……」最後還是司蒙蒙忍不住,搖了搖手,郝平安才回過神來。

「好了,這樣就不怕你耍賴了。」郝平安趕緊用言語來掩飾自己的尷尬,竟然走神了!

……

唐妙開着胡大生的車,很快就把郝平安從魯大送到了海景灣九號。

到了包間,那名天使投資人還沒到,說是從機場直接過來,還需點時間。

「什麼來頭啊?」郝平安坐在包間的沙發上休息。

「嘿,說來也好笑。」胡大生坐在一旁,「不是什麼有名的,聽說是那個大丸集團旗下的一家投資公司。」

大丸集團?!

郝平安眉頭一

跳,這不是剛跟德信集團合作,要在魯大啟動大丸美食街項目,對周圍店鋪趕盡殺絕來的。

你特么一個做餐飲的,來投資一家音樂工作室?這是什麼腦迴路?!

郝平安本能地,將大丸集團和德信集團畫上了等號,第一印象極差。

「那個大丸美食街?」

「美食街只是人家投資的一部分,這家大丸集團,除了沒事,還涉足影視娛樂,地產零售等行業,在投資領域也算是一方大鱷了。」胡大生解釋道。

「能拒絕嗎?」

「為何要拒絕?」

本以為憑着兩人的努力,當然,主要還是郝平安的努力,大風音樂受到資本方的重視,吸引來投資。

在胡大生看來,這絕對是讓郝平安會覺得驕傲的一件事。

結果沒料到,郝平安會是這樣的反應。

「我不喜歡被人控制的感覺。」郝平安沒有多說,只是隨口編了一個理由。

胡大生看着郝平安,點點頭:「我理解學弟的想法,等看看吧,對方要是想要控制權,咱們就拒絕。」

郝平安沉默不說話,把玩著茶几上的一直紫砂茶杯。

見郝平安不說話,胡大生默認他同意了自己的看法。

沒多久,那名來自大丸集團的投資人到了,席間胡大生言語風趣,投資人歡笑晏晏,只有郝平安始終面色平靜。

「安可老師,莫非在擔心大丸集團的投資實力?」投資人舉杯,朝郝平安示意。

郝平安舉杯回應,隨後搖頭道:「為何會跟德信集團合作?」

「你是說,魯大那個大丸美食街項目?」投資人一愣,沒想到郝平安會在席間提起這件事來。

郝平安點頭。

那人笑道:「那是大丸美食街品牌方的合作,跟我們大丸集團沒關係的。大丸美食街只是我們大丸集團旗下投資的一個品牌,完全自主經營,我們大丸集團只參與分紅,不參與經營。」

他頓了頓,又繼續道:「大丸集團投資大風音樂,也是一樣的合作模式。只參與分紅,不參與經營。」

說着他又看着胡大生,說道:「當然了,如果貴方有需要,我方也是可以配合經營的。」

「那個投資項目有些不妥。」郝平安直言。

「哦?安可老師何出此言?」投資人本來不打算繼續聊這個話題,只是郝平安突然這麼說,又勾起他的興趣來。

「你等著看吧,大丸美食街,會在當地遭到不小的阻力。」

德信集團想要靠大丸美食街來擠垮魯大周邊的那些店鋪,如意算盤當然打得極響,但那些店鋪,又豈會輕易就讓他們如願?

這些事,郝平安沒有明言,就像投資人說的,這只是人家旗下品牌的一個合作項目,說那麼多幹什麼。

「哈哈,安可老師的論斷很有意思。」投資人見郝平安也沒說出什麼實質性的東西來,只當是席間談資,並沒當回事。

隨即哈哈一笑,又與胡大生推杯換盞去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