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忻聽到周安這麼說就沒說什麼了。

過了一會整個大廳里的人越來越多了,還真的出現了幾個大老闆一樣的人物。

司忻挽著周安的胳膊走上去了說道:「方總,你好啊,我們有很長時間沒有見過了吧?」

「是啊,沒想到你越來越漂亮了,真的是女大十八變啊。」被稱做是方總的客套道。

「謝謝方總的誇獎,你也一樣,這麼多年了模樣一點都沒有變,越來越精神了。」

「還沒變呢,我們都老了,現在都是你們年輕人的天下了。」

感慨著,突然看到了司忻旁邊的人,笑著說道:「怎麼今天是你第一次帶男伴來啊,這是誰呀,還不給我介紹一下。」

司忻裝作是才想起來的樣子,說道:「你瞧我光顧著和你寒暄都忘了介紹了。」

「這個人是周安,我今天的男伴,他是白石村的人,現在是一家集團的負責人。」

那個方總聽到了司忻的介紹之後,眼神里流露出讚賞的神色,說道:「年輕人可以啊,年輕有為啊!」

「哪裡哪裡,跟你比還差遠了呢!」

姓方的笑了笑,後知後覺地問了一句,說道:「你說你是白石村的人?」

「對啊,有什麼問題嗎?」

「我知道那裡的蔬菜可是出了名的好啊,全部都是無公害的,我一直想去看看呢?」

周安想到司忻之前說會介紹農產品的大佬給自己認識,心想應該就是這個人了,但是他還是裝作不知情的樣子。

問了一句:「是的,沒想到方總對蔬菜感興趣啊?」

「周安,忘記給你介紹方總了,方總可是農產品界的大佬,可厲害了呢!每年有幾千噸的蔬菜是從他的手上賣掉的。」

周安聽到這話做出了一副驚訝的樣子,其實他這也不是裝的,而是真的很驚訝因為這人比他想象的要厲害。

「哇!方總,你實在是太厲害了吧,令在下佩服啊!」

「這個小子還真的是會說話,放心吧,你只要不停止奮鬥,到我這個年紀你也可以這麼有錢。」

「那和你還是不能比的。」

「周安,你們白石村不是農產品挺多的嗎?你可以和方總合作呀!」司忻在一旁像是不在意地說了一句。

「方總,應該看不上我們小地方的東西吧?」

「怎麼會呢,我最近正想找像你們村這樣的農產品呢,你不知道現在人們的生活條件越來越好了,都喜歡吃無公害的蔬菜了,所以你的菜要是我來賣的話肯定是會供不應求的。」

「真的嗎?我們白石村的銷路也就這麼點,我還以為是我們的菜不好賣呢!」

「不會,這種菜不知道有多稀缺,我最近也一直在找供菜源,既然你這裡有那我也不需要去找別人了。」

「方總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我對你們村的菜感興趣,想要回收給我們企業包裝過後賣。」

周安的心裡是雀躍的,面上卻露出了擔憂的神色,說道:「但是我們村裡的菜不會像你另外收收購來的價格那麼低的!」

「你想什麼呢?還怕我會用那些菜的價格來收購你們的菜嗎?放心價格都是按你們菜的品質定的,絕對公平公正。」

周安聽到這話就放心了,雖然他想拓寬銷路,但不意味著要賤賣。 在說『全對』的時候,柳老師能明顯感覺出來,數學老師激動的情緒。

柳老師:真的?

數學老師:當然是真的!並且解題思路很不一般!

剩下的時間,數學老師全心撲到了看柳不爭的卷子上。

越看,越驚喜,臉上的笑容止都止不住。

柳老師一看數學老師這表情,就猜到會是怎樣一個效果了。

鈴聲響起,考試結束。

剛交過卷子,蕭爵炎就直奔教室外,想要問問柳不爭考的怎麼樣?

考試期間,他全程都在認真寫題,沒有受到外界半點干擾。

「柳不爭呢?」

沒有看到要找的人,蕭爵炎問一旁的王亦彪。

「上廁所了吧?」

王亦彪同樣是一交完卷,就直奔教室走廊,正好看到小半個柳不爭的身影。

那方向,好像就是廁所的方向。

「你們怎麼都在?」

我這個位置有這麼好?

蕭爵炎這邊剛開口,鈴聲就響起了。

下一場考試開始。

「放心!」

不爭給了少年一個『完全沒問題』的眼神。

蕭爵炎默默的回到教室,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第二場考試,蕭爵炎同樣寫的認真,不受外界干擾。

所以他不知道,第二場考試,柳不爭繼續提前交了卷子。

這次她沒有再趴在桌子上,而是四十五度角,仰望起了天空。

話說,這天真熱啊!

「旺財,有自動降溫功能嗎?」

太熱了。

睡不著。

【神仙姐姐,心靜自然涼。】

不爭:……

沒用!

看來還是要靠我自己。

接著旺財號就奇迹般的發現,自家宿主的體溫降低了。

如果現在有人碰柳不爭的話,定會發現,她身上涼涼的,給人一種讓人很舒服的感覺。

像是剛從空調屋裡出來一樣。

千呼萬喚,考試結束的鈴聲終於再次響起。

該吃飯了!

柳不爭等著『傳家寶』出來。

可左等右等,都沒有等到要等的人。

「蕭爵炎?」

她朝教室內望去,並沒有看到要找的人。

『傳家寶』丟下我一個人,先走了?

不爭眉頭微蹙。

「爭爭!」

聽到這個聲音的柳不爭,眉頭舒展開來。

我就知道,我『傳家寶』不會做出那麼過分的事情來!

「給你。」

不爭接住被擰開瓶蓋的綠茶,冰冰涼涼的,一口喝下去,渾身都舒爽了起來。

「走吧。」

少年朝柳不爭伸出手。

兩人手牽手走出校園。

「你不渴嗎?」

不爭這會兒才發現,我『傳家寶』竟然沒給自己買瓶水喝?!

「太涼了,不能喝。」

少年在說這話的時候,語氣帶著絲絲委屈。

他身體不好,太刺激的都不行。

「那我以後也不喝了。」

少年聽到不爭這話,微微睜大眼睛看向她。

「爭爭……」

爭爭,為什麼你總是替我考慮呢?

大熱天的,喝一瓶涼茶的感覺,應該很棒吧?

我剛剛都看到你笑了。

順然只是瞬間。

可你為了我,為了我的感受,你竟然……

蕭爵炎伸手捂住自己再次跳動的過快的心臟,這樣的感覺他已經習慣,已經不會那麼疼了。

他已經,愛上了這種感覺。

所以爭爭,你要永遠都待在我的身邊才可以哦。

「又難受了?」

不爭一看『傳家寶』這動作,就緊張了起來。

「沒有。」

少年淺笑,眼神示意『真的沒有』。

「以後一有不舒服,就要告訴我知道嗎?」

你不說,光靠我看?

我會很累!

你說出來,我們大家都好!

「那爭爭要是有一天,不在我的身邊怎麼辦?」

「我怎麼可能不再?」

不爭這話說的太快。

大神的專屬糖寶 說完,她就想到了很多種可能性。

比如,她上廁所時?

比如,她偷偷摸摸出去時?

比如……

感覺會有很多情況啊!

正要補救一下的不爭,下一刻就被身旁精緻的少年擁入到了懷中。

不爭:???

大神又又又上熱搜了 幹什麼?

大熱天的,不熱嗎?!

「爭爭,你對我真好。」

「我當然好!」

我是最好的,知道了嗎?

不爭推開蕭爵炎的人,眼神示意他。

「知道了。」

「趕緊回去,我餓死了。」

柳老師本來不想看到的,可還是看到了。

身為班主任的她,望著自己班上的兩位同學,在學校手拉手就算了,現如今還在學校里抱上了?

太……影響學校風氣了!

柳老師已經感覺到了,校長會找自己談話的那一天。

果然不出意外。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