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諳有一顆聰明的大腦,記憶里更是不是問題,如果別人不提,也許周子月這樣的人物,他自己是不會記起來,但是現在周子雅一提,他腦子裡就想起來了,而且越想,臉越臭,那記憶也是非常深的。只是深厚的原因,不是因為好感,反而滿滿的都是厭惡。

因為這個周子月,好多次的來勾引她,如果不是看在她是周家人,這樣的下賤女人,他早就讓人砍下了她的腦袋,噁心的女人。

更何況,他可是記得清楚,這個噁心的女人不但下賤,臉皮厚,而且還非常惡毒不要臉。在自己面前,可是說了不少王妃的壞話,他當時聽了都恨不得立刻掐斷了她的脖子。

只是,他記得這個女人不是嫁了嘛,所以疑惑出聲「她不是嫁了人嗎?怎麼會京城?」因為司徒諳並沒有調查周家的這些事情,所以並不知道,周子月的一切事情。

周子雅不想提她,提起這個人,簡直影響她的心情「她和離了。」

司徒諳一聽就露出更加厭惡的表情,像是吃了啥東西似的,眼裡更加不屑了。 周子雅還餓著肚子,也沒有心情多浪費嘴舌,就趕緊讓蘭月弄吃的來,司徒諳雖然心裡還不舒服,只是經過周子雅的軟聲軟語的好話之後,倒是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結果,晚上的時候,周子雅是被折騰慘了。她那麼好的身體,都被折騰得第二天半下午才起床。

「該死的餓狼。」

周子雅恨恨的罵了一句,摸了摸兩條軟軟的腿,她又是氣又是無奈。

「嘻嘻,娘娘。王爺和娘娘的感情真好。」

蘭月在旁邊侍候,這時候看見了,卻是樂得咪成一條縫隙,只是那眼神有些怪怪的,周子雅沒有注意到。

不過她很快就明白了,看著鏡子中自己的模樣,她牙齒都咬得咯咯響。

「啊,啊,啊,我的臉,我的臉,怎麼會這樣。」

只見鏡子中那美麗的嬌嫩臉龐,卻是出現了一個牙印,而且正中的咬在她的臉中間,那麼明顯,她氣呀,小拳頭都握得緊緊的。身上有這樣的痕迹就算了。現在臉上都出現了。

「該死的司徒諳,休想再進我的院子。」

她氣死了,這個模樣還怎麼見人呀,完全就是被人取笑的嘛,越是想越是氣,如果現在討厭的人在她的面前,她恐怕真是恨不得掐一塊肉下來。

「娘娘,你彆氣了。這牙印挺輕的,明天應該就看不出來了。就算明天還有一點痕迹,到時候只要擦點粉,保證可以遮住的。」蘭月說道。

周子雅嘆氣,都已經咬了,不然又能如何「行了,我餓死了,弄點吃的進來吧。」她現在唯一慶幸的就是,今天早得晚,所以後院那些女人來請安的人被打發了。不然,真的讓那些女人看見了。只怕不知道如何笑自己呢。而且,她是打算今天不出門了。

免得被院子里的下人看見傳出去了,成了別人的笑料。

結果,正在她愁被下人看見的煩惱時,才從蘭月的嘴裡知道,自己院子里的剩下人的,都被王府的霸王給打得一個個受傷不輕。

「哎,她們的傷沒事吧?大夫請了沒?」都是被自己連累的,周子雅心裡有點不舒服。

「回娘娘,傷得最重的是幾個嬤嬤,她們年紀大了,身體自然挨不了那麼多打,算是最嚴重的,這一躺恐怕沒有一兩個月是好不起來。其它的丫鬟還有小廝倒也沒有啥大礙。大夫開了花,只要治一段時間就好了。」蘭月想到那幾個嬤嬤的情況,還特意的往輕了說。她沒有說的是,其中一個嬤嬤,以後肯定會成為瘸子,因為打的時候,傷到了腿。

「這次她們是受了本王妃的連累了。你讓她們好好休息,務必要讓她們都好起來。」

「娘娘放心,這事奴婢記住了。」

「讓大夫開一些好葯,不必在乎價錢。」本來給這些下人看病,一般都是開些不好的葯。

「娘娘真是心善。對我們這些下人真好。」蘭月在旁邊給周子雅按著肩,臉上卻是帶著一種非常自豪的表情。

「你呀,嘴巴也是越來越甜了。對了,讓廚房的伙食做好一點。豐盛一些,加一個葷菜一個有營養的湯。」

「呀,娘娘,對她們也太好了。奴婢看呀,到時候,她們不但把傷養好了,還一個個養得像豬一樣白白胖胖的,她們呀,這一次因禍得福了。」蘭月裝作一副她們佔了大便宜的模樣。

周子雅瞪了她一眼,府里也不差這點東西,她這院子里的人還算是合她心意,也是比較忠心的,她也樂於對她們好一些。畢竟,她的思想里,還是有一些現代的思想的。

朝堂上,皇帝金口一開,三日後啟程秋獵,並且當著所有大臣的面,點了幾位隨駕的。

當然,這要當皇帝的隨駕,那自然代表著皇帝可信任之人。也是在皇帝眼裡受到重用的,算是紅人之類的,這類人裡面,自然包括文臣和武臣,這次秋獵,這樣的人不多,正是因為不多,更是顯得被點到的人,在皇帝眼中那重要的位置。

沒看見其它大臣看那幾個點到名字的人的眼神,那叫羨慕嫉妒恨呀。恨不得眼神變成無數眼刀子,把對方的小命都扎沒了,好讓自己有機會候補上去。

皇帝高興呀,要出去放風了,今天的心情特別好,而且,今年也是老天作美,風調雨順的,也沒有啥特別大的事情,皇帝覺得他這皇帝當得好,名聲也好。

所以今天皇帝早早就退朝了,並且,今天有個死老臣因為一點小事情跟皇帝對著干,皇帝心情好,不但沒有黑著臉訓斥他,反而還非常好語氣的勸了他,沒有發脾氣。絕對是一年難得遇見如此的待遇。惹得這位死老臣感覺不已。覺得他們皇帝真是一位名君呀,從此以後,皇帝收穫了這位死老臣的忠心一枚。以後的日子裡,這位死老臣,那是為皇帝肝腦塗地,忠心一片呀。

「王爺,小女不懂事,本王已經嚴懲她了,還請王爺不要跟小女一般見識。」

司徒煙的父王這時候下朝的時候攔住司徒諳,看著眼前英俊帥氣的人,他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肥肚子,有些嫌棄的撇開了眼。

司徒諳被攔住了,聽見這一堆莫名的話,臉上的表情都沒有變。雖然心裡一頭霧水,臉上卻是表現的是完全不同的一面。

「王叔應該知道,身為皇家的一員,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得負責,不然,到時候丟的可不是自己的臉,而是整個皇家的臉面。」司徒諳冷著臉說道,非常不客氣。

雖然按輩份,他還要喊對方王叔,算是小一輩的。可惜呀………。。

「王爺說的是,本王保證,以後絕對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一定回去好好的教導小女。」

他心裡對這個惹事的女兒罵了個遍,只會給自己惹麻煩。現在都沒有一點用了。還害得自己丟了臉,看看周圍望過來的眼神,他心裡更加氣了。

「王叔心裡有數就好。」

司徒諳也沒有給啥面子,直接說了一句,就轉身走人。但是這也算是一種態度,表明不追究的意思。

只是現在的他還並不知道,司徒煙做了啥事情呢。不然,恐怕也不會是這個態度了。 三日後,皇帝出京的日子。

今天京城的老百姓都發現了,京城的道路那是無比的乾淨,地上是乾淨得啥髒東西也看不見。

此時一個平民挑著擔子,裡面裝著青菜,正往菜市場走,跟著這平民男子旁邊的又是另外一位,兩個男子都是挑著青菜,臉上帶著喜慶的表情。

其中一個開口咧著嘴干呵呵的道「今天的街道可真是乾淨呀。」

另一個回答道「可不是,老早就通知過了。哪裡敢亂來呀。」

先開口的漢子呵呵的笑「可不是,今天連錢袋也是半點不擔心了。平常賣個菜還要注意小偷。」

另外一個人也是跟著點頭。兩個人心情不錯,大清早的,雖然挑著重重的東西,有些累,但是想到,這些青菜可以換回多少銅錢,兩個漢子心裡是一片火熱的。

今天是京城所有的小偷,或者手腳不幹凈的人集體休息的日子,京城的制治那是前無所有的好呀。

原因自然是,衙門的人早早就通知了。

像是這樣的小偷,平常犯個事情,比如被逮到了,大不了就是被打板子,或者關幾個月的牢房,出來之後,那是可以繼續當「好漢的。」這些小偷,早就死豬不怕開水燙了。出來后,繼續把偷東西當這職業,正是因為這懲罰過輕,所以沒啥威脅作用。

只是這一次卻是完全不同的,衙門的人通知了。如果今天發生小偷小摸的事情,被逮到了。那懲罰絕對不會是打幾板子,或者關幾個月的事情。而是送去幹活。好好的反省。這所謂的幹活,那就是去挖礦,那一去,絕對是九死一生,或者過生不如死的日子。 有錢大魔王 去挖礦的人,想要不缺胳膊少條腿的回來,一千個人裡面,也找不出五個。

這些小偷,平常也只是偷點錢袋養活自己,過逍遙的日子。要是讓他們為了今天這事,運氣不好被抓了,去受那樣的苦,那樣的罪。不要說小偷不聰明,相反,小偷的腦子靈光得很。所以這樣不知道虧到哪裡的買賣他們是絕對不會做的。

反正就停這一天,這一天不偷東西,也不會死人。但是今天偷了,那是有可能生不如死。他們自然知道如何選擇了。所以今天的治安,那是非常非常的好。

王府里,周子雅看著蘭月把好多的衣服拿出來收拾好,她嘆氣,哪裡穿得了這麼多呀。

「蘭月,夠了。每天一套都有多的,別再增加了。這已經很多了。你不但帶了衣服,還有這種這樣的鞋子,還有披肩,還有首飾,還有其它雜七雜八的。你自己看看,這都堆成東西了。」她自己都覺得太多了,甚至連自己睡的枕頭都帶上了,就是怕自己到時候睡不好。還帶了好幾套的床單,害怕到時候不幹凈之類的,方方面面的,都給自己安排得再全不過了。

蘭月卻是沒停手,嘴裡還開始抱怨起來「娘娘,這些東西不多了。都是你用得著的。這衣服呀,寧願多也不能少了。畢竟,你可是王妃,要是穿的少了,到時候可是要被人笑話的。這出門在外,想要什麼東西,買也買不到的。不方便,還是自己帶上比較好。這次是去秋獵,是在外面,最容易弄髒了,說不定,不注意一天會臟幾套衣服呢。還有這些東西,也是娘娘你要用到的。反正到時候只需要裝到馬車裡就好了。一點也不麻煩的。」

其實她還想收拾得更多一些,可惜,娘娘老是在旁邊阻止她。不過,她看了一眼,這些東西,也差不多了。

周子雅嘆氣,好吧,她被說服了「行吧,不過還是勁量少些吧。」

眼看著時間也不早了,收拾得差不多了。一會就該出發了。

其實司徒諳有提過讓自己的幾個哥哥也跟著一起去,畢竟,這次可是跟著大臣,還有皇帝一起前去。這可是露臉的時候,也可以認識一些人脈之類的,絕對有好處。

再加上,萬一走了一個****運呢,得了皇帝的一個青眼,被皇帝記在了心裡,以後前途,那可是大大的有呀。

不過,還是被周子雅拒絕了。她是非常冷靜的,好處,她想到了,壞處,她自然也沒有忘。

幾個哥哥,最高的也不會是舉人的身份,連進士都還不是。這次去,自然是以巴著王爺的身份去的,到時候,只怕會看輕幾個哥哥。別人表面不說,心裡也是會有意外的。更何況,他們才進學沒有多久,這時候正是學習的時候,沒必要為了出風頭,把學業給耽誤了。

說句不好聽的,以後他們學習好了,自己有本事了,依著自己的身份擺在這裡,還怕沒有出風頭的機會。而且有了本身和現在沒本事出風頭,那是完全不同的。

今天能出去放風了,周子雅是非常高興的,可是她高興了,後院的那群女人卻是不高興了。因為,這次出去,司徒諳只帶周子雅這個王妃一位佳人,其它臭的香的,全部一個不帶。這還不讓後院的女人嫉妒得眼睛都紅呀。

秦香今天一早就起來了,有些發獃的坐在院子里,平常還打扮得精緻的她,今天穿著白衣,不但不能展現她白衣飄飄的白蓮花的模樣,反而給人一種更加憔悴的感覺。她眼睛盯著院子外面。

「姨娘,你用點早膳吧,這不吃早膳,可是會傷了胃的。」秦香的丫鬟看見自家主子的模樣,心疼得厲害,嘴裡也勸了起來。

她也知道,自家主子之所以這樣,全是因為今天王爺要帶王妃去秋獵,卻是不帶自家主子。而且王爺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進過後院了。自家主子,不知道有多久沒有承王爺的寵了。

正是因為沒有王爺的寵愛,導致這府里的下人,一個個的看菜下碟,各種侍候不上心,還有一些份例雖然沒有被剋扣,但是質量卻是下降了許多。

而且她也不得不承認,王妃還是很大度的,有王妃在府里,府里的下人,欺負也會有個度,這一次,王爺和王妃一起出府了,這府里的下人,還不知道到時候會如何怠慢她們的院子呢。想到這裡,丫鬟,心裡就愁得要命,看秦蓮的眼神也變得有些怪怪的。 秦香幽幽的收回一雙似含秋水般的眸子,聲音低低帶著委屈一般道「你說這個時候王爺出府了嗎?」

她想去送送王爺,可是她這身份又不合適,之前王妃傳了話,不讓後院的人去送的。

想到王妃,秦香的眸子又轉了轉,雖然仍然好看,卻是似乎少了一種溫度。

丫鬟收回有些胡想的心神「回姨娘,這個時候應該是差不多了。」

看見自家姨娘仍然沒精神的模樣,心裡也是替自家主子委屈嘴裡開始抱怨起來「這府里還說王妃這樣好,那樣好,其實依奴婢來看呀。王妃一點也不好。就像是這次去秋獵,王妃就自己一個人跟著王爺去。還不準帶其它女人,這心眼比針還要小。」

如果周子雅聽見這話,肯定噴她一臉的口水,因為不帶女人,可不是她的意思,而是司徒諳的,當初她還特意問了,結果某位王爺不願意,關她啥事。

秦香扯了扯嘴角沒說話,只是那瘦瘦的小臉卻是有些僵硬起來,手裡拿著的手帕也被她扯得亂了型。

她何嘗心裡不嫉妒王妃,可是王爺被迷住了,她又有何辦法。王爺現在都不來她這裡。

更讓她生氣的是,她就算往王妃那裡湊都是湊過去,人家也不稀罕她了。她十次去拜訪,最多見兩次,而且每次都是只讓她呆一會,就找了借口把她趕走。

至於本該每天的請安,這位王妃也是給換了七日才請一次,哪像是其它當家主母的,恨不得小妾天天早早的來請安,既能收拾了小妾,又不讓小妾舒服了。結果,自家這位王妃卻是硬不相同,也不知道天天心裡想的是些什麼東西。

如果周子雅聽見她的疑惑,肯定會回答,因為看見你們就會影響她的心情,影響她的食慾,換個說詞,你們這群小妾就是討厭鬼,不但不喜歡看見,相反還非常討厭。

秦香這邊還算是比較安靜的幽怨,至於其它院子里的姨娘們,那可是不同的,像是宋寒醫那就是直接在院子里罵人,余月那是又罵又砸,屋子裡的擺設砸了個小半,恨不得弄個小人來詛咒周子雅。為啥只砸了小半呢,原因就是,現在砸的這些東西,可是全部要付銀子的。

周子雅管家之後,王府雖然富得流油,但是她是小市民心態,對於一些不該出的東西,那是不能亂花銀子。在看見這些後院的女人經常砸東西,這些東西還不便宜。她就直接下了命令,要砸可以,但是砸了是要付銀子的。這命令一出,效果絕對是杠杠的好。像是余月平常肯定是砸大半,或者砸完。這次只砸了小半已經算是有很大的改進了。

另一邊周子雅已經出府了,只是看見外面的那麼多輛馬車,有些奇怪了,這麼多馬車,都裝了些啥呀。

「管家,這麼多馬車都裝了東西嗎?」周子雅問,畢竟這是第一次去,她沒有經驗,要帶啥之類的,早早的就吩咐了管家處理,她則帶了一些自己需要的東西罷了。

管家站在旁邊,聽見了問話,趕緊湊近了幾步回答道「回王妃,這些馬車都是裝了東西的,基本已經滿了。」

「都裝了些東西?」周子雅問,她覺得自己帶的東西夠多了,可是跟這馬車數量一比,就差遠了。

管家不敢半點隱瞞,老實的回答起來,比如王爺需要用的東西,那是無一不精緻,比如王爺慣用的喝茶的杯子,喝酒的杯子,還有需要喝不同的茶需要配不同的杯子之類的。比如王爺要穿的衣服,要配哪些玉佩,要有哪些鞋子,要有哪些王冠。還比如,王爺喜歡把玩的一些玉擺件,還比如王爺需要看的哪些書,還有哪些紙,還有筆墨之類的,又是要帶哪幾套。比如王爺的寶劍,王爺喜歡用的弓,喜歡用的…………。

他還沒有說完,周子雅已經聽得頭暈了,她好想喊一聲,夭壽喲!!!!!!

「停,停,停,管家,本王妃知道了。」

再也不想聽這個人念了,太刺激她的耳朵了,直接惹不起,我躲得起,讓蘭月扶著趕緊上了馬車。

管家正說得興起呢,比如這些東西,可都是他辦的,非常用心的呢。王爺的喜好,都考慮在裡面了,平常想的時候,生怕漏掉了,他還記起來,想到一樣,又加在裡面。準備這些東西,可是用心了,他還以為自己如此用心,王妃聽了該是誇獎他呀。

結果,他還沒有說完,才說了一點,畢竟,他說話還是有前後順序的,先說的都是王爺經常會用到的之類的,至於後面,王爺可能會用到的還一樣沒說呢。

馬車出發了,至於司徒諳這位王爺卻是不在這裡的,因為他是要陪在皇帝身邊的,此時正跟著皇帝呢。皇宮的東大門打開,最先出來的是一排排的士兵,每個人都是用著小跑的,腳下跑出整齊的聲音。然後就是儀仗隊,全部是皇宮的太監或者宮裡,緊接著就是皇帝的座駕了。再後面則是一個個身居高位的大官穿著官服騎著高頭大馬,一個個精神頭十足,十分威武。再然後就是後面幾輛坐著皇帝帶出來的後宮妃子的馬車,緊接著又是一大群侍候人,最後才是保駕的士兵。總之,如果一來,這人數加起來,那不是一般的多,長長的一大串,簡直看得到頭,看不到尾。

今天來馬路旁邊看熱鬧的百姓可是不少,圍了個水泄不通的,畢竟,雖然看不到皇帝,但是能看到皇帝的座駕這樣的機會也是不多的。來開開眼界也是好的。

「今年皇上秋獵的氣勢更大了。好多呀。」百姓一號。

「是呀,新皇登基這幾年,可是一位名君,而且老天也開眼,沒啥災難之類的。 總裁假正經 皇上真是一位好皇上。」百姓二號。

「也不知道皇上的妃子是不是真的有那麼漂亮,可惜,看不到,都在馬車裡了。」好色的百姓三號。

「你不要腦袋了,居然敢議論皇帝的妃子。想死,可別連累我們。」非常不滿的百姓四號。

至於其它那些女子,則是一個個把眼睛都盯了像是司徒諳這樣的人身上了,畢竟,這樣的人,長得好看,一張臉就可以迷住這些女子。而且還有身份地位,簡直就是所有女人的菜呀。所以直接就上演了不少的什麼丟手帕呀,荷包之類的。

司徒諳的臉已經越來越黑,特別是有幾個荷包在他沒有躲掉,碰到了他的身體之後,那眼神恨不得把這些百姓全部都殺光,冷冰冰的,兇狠得很,嚇得一些女人驚呼出聲。

當然受此特殊照顧的也不止司徒諳一位,還有其它人,畢竟,青菜蘿蔔各有所愛,司徒諳這種冰山男有人喜歡,像是其它溫柔類型也是非常受歡迎的。

而且還有不少年紀大的,女兒可以嫁人的男子也是受到了一些少數人的喜歡,也收到了幾個荷包。

皇帝的隊伍穿過了長長的京都大街,來到了城門處,城門的地方,那裡早就安排好了。皇帝的隊伍沒有停留的出了京城,皇帝的隊伍出了之後,緊接著就是這些家屬的隊伍了。周子雅的車隊就屬於緊跟著皇帝隊伍的前幾位。

不過,她的馬車上已經迎來了一位嘴裡嘰嘰喳喳的漂亮姑娘。

今天的楚嬌嬌穿了一身粉紅色的衣服,手上戴著像是鈴鐺的手鐲,發出清脆的聲音,她一進馬車,身上就飄來一陣淡淡的香氣,那香氣,正是從她的荷包里飄出來的。

最讓人注意到的是她的臉,以前她的臉的肌膚是沒有這麼好的,因為太喜歡吃辣,喜歡長痘痘,雖然年輕,可是皮膚還是差了許多。

因為有了周子雅所送的花茶,使她的皮膚現在變好了,白了一些,最主要是肌膚變好了。一看就是青春的代表。

「娘娘,娘娘,嬌嬌可想你了。 王者榮耀:陸神有禮了 都怪我娘,她不准我來王府,說我是個討厭鬼,我娘簡直太過份了。」楚嬌嬌嘟著小嘴抱怨。

周子雅看見她這模樣就覺得好笑,拿著手帕捂著嘴,發出輕輕的笑聲,眉眼彎彎,她本就長得極美,這一笑,絕對是傾國傾城,而且,又是捂著嘴,這半遮掩更加誘人。直接看得楚嬌嬌,身為一個女子,都看得發了呆,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喂,回魂了。」

周子雅好笑的拿著帕子招了招,結果都沒反應,她無奈得很,趕緊輕輕的拍了拍,才讓楚嬌嬌回過神來。

「娘娘,你好美呀。娘娘,你怎麼可以這麼美。娘娘,我現在心都跳得好快喲。」

楚嬌嬌好羨慕呀,怎麼可以這麼美呢。她捂著自己的胸口,感覺自己臉上都燙了起來,更加不好意思了。

「嬌嬌也很漂亮呀。嬌嬌以後呀,肯定會更加漂亮。」雖然跟自己沒法比,這話她沒說。這可不是大話,也不是自誇,而是在說事實。因為自己這張臉,說真的,她還沒有找到一個對手呢。

聽見誇自己漂亮,楚嬌嬌立刻像是小老鼠一樣的笑了起來「娘娘,你看看我的臉,現在一個痘痘也沒長了。娘娘,你給我的花茶簡直太好,太神了。比以前我看的那些大夫簡直強一百倍。他們給我開的葯,又難聞,又難喝,也沒啥效果。可是娘娘的花茶又好喝,效果卻是非常好。我再也沒有長過一顆的痘痘,就連皮膚也好了很多。娘娘,我最喜歡你了。」

困擾了她好久好久的惡魔般的問題現在解決了,她真的天天睡好覺。甚至,她還發現,因為愛吃辣,胃也有些傷到,結果喝了娘娘的花茶之後,連胃都好了。簡直太神了。

「有用就好,上次帶回去的喝完了嗎?要是喝完了,這次回京城了我再讓人送一些過去給你。這次出來,沒有帶多少。」周子雅也不小氣,非常大方。

楚嬌嬌恨不得跳起來,樂得跟揀了啥好東西一樣,不停的點頭「娘娘,你最好了。那我就不客氣了,回京城我自己來王府拿。娘娘,你不知道,我娘說我不知道禮數老是要東西。可是我拿回去的花茶,她可是喝了不少,也喜歡得很呢。」

周子雅又笑出聲,對於丞相夫人有一個如此扯後腿的女兒,恐怕也是非常頭疼。

扯後腿的楚嬌嬌不但扯自己娘的,她的嫂子,她的小嘴也沒有放過「還有我的嫂子們也是一樣的,她們也是喜歡得很,還想搶我的呢。我才不讓她們呢。結果,她們自己小氣,不高興了。還給我臉色看,幸好有哥哥們幫我,她們才老實了。」

「你哥哥肯定非常疼你。」不然也不會在自己媳婦和妹子有衝突的時候,幫自己的妹子。

楚嬌嬌立刻驕傲的昂起了頭「那是當然了,我幾個哥哥可疼我了。」

楚嬌嬌有幾個疼她的哥哥,還有疼她的父母,可是在京城非常有名的。更是許多千金小姐羨慕的對像,畢竟像是京城大官,總是會弄出許多的子女,人一多,爭鬥就會多。像是楚嬌嬌真的被捧在手心裡長大的人,其實是少之又少。

周子雅心想,然後這個小姑娘以後也會如此簡單的幸福下去。不用像自己一樣,表面上看起來,是被人人羨慕的飛上枝頭變鳳凰的對像。只有自己知道,這裡面,到底是幸還是不幸,只有自己清楚。

把心裡的酸意打飛,開始問起了關於秋獵的事情。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