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見一道乾枯而又腐朽的手掌,瀰漫著無窮的屍氣,朝著雲劫子的身軀席捲而至。

易陽身影一閃,直接到了雲劫子的身邊,徒手撕裂虛空,身影直接是隱沒而去,一路是直朝中域而去。

三日之後,中域,易陽直接是放下了雲劫子,而雲劫子這三天已經是恢復的差不多了,直接是朝著易陽便是深深一禮,道:「無名兄,大恩大德,無以為報,我雲劫子銘記於內,日後有事,我雲劫子萬死不辭,我要趕回了道門將此事告訴宗門長老,我太青道的弟子不能這麼白死,不殺光行屍一族,我決不罷休。」

「雲劫子,你拿什麼報仇,就憑你如今這王者之境嗎?你可知道大厄帝國的實力嗎?就象那黃金行屍一族,數量超過百億,下面還有青銅,白銀,以及水晶,古聖級的的行屍超過十萬,大帝數千,你說你拿什麼跟他們斗,這僅僅只是大厄帝國第十三法老王下屬的勢力,上面還有十二名法老王,一個比一個強,甚至還有一名初代法老王,戰力超越你們道祖,只憑你一個,拿什麼跟他們斗。」

易陽負手而立,目光之中帶著一絲無奈,顯得是充滿了深深的無力感。

「你說什麼,古聖過十萬,大帝數千,這僅僅一名法老王的勢力,這怎麼可能,無名兄,他們擁有這樣的力量,這方世界何人是他們的對手,他們豈不是無敵了嗎?」

「我道門拿什麼跟他們斗,可是我不甘,不甘啊!無名兄,數百名師兄弟的命啊!他們一個個全部倒在了我的面前,如果我有力量他們就不會,如今他們全死了,只剩我一個活下來,我還有什麼臉面,去見師長,我如何向家族交代。」

雲劫子的面孔之中帶著深深的自責與怨恨,整個人跪在地面之上,發出了不甘的哀嚎。

「起來吧!逝者已去,活著的人還要活下去,連帶著他們那一份好好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報仇,如果死了,誰給他們報仇,誰給他們前來複仇。」

易陽心中是深有感觸,想想四大人皇,為人族捍不畏死,身化龍氣,鎮壓光明始祖,想想數百萬儒門子弟,一個個慷慨就義,為人族雖死無懼。

「對,活著,活著才有希望,必須要活下去,才有報仇的希望,我要報仇,可是我缺少力量,無名兄,你能夠從古聖的手下帶我離去,求你給我力量,我雲劫子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雲劫子的目光之中透露出了幾分的憤怒與不甘,為了力量現在可以付出任何代價,哪怕就是身隕,也是在所不惜。

「你想報仇嗎?好,我帶你去見一個人,能不能把握住機會,就看你的造化了,報仇固然重要,但是不能沉迷於力量,否則,你必將迷失自我。」

易陽重重的嘆息一聲,這一切的因果,都是他親手促成,只為了刷功德,有太多的人無辜連累其中,但是他別無選擇,而且救下雲劫子,易陽一方面是受到了氣勢感染,想到了十年前自己最無助的時候,最重要的是血脈中的那一絲莫名的熟悉感,顯然他與易家有淵源。

「無名兄,你不用勸我了,只要能夠報仇,我就算是化身為魔,我也在所不惜。」

雲劫子的態度很堅決,完全就是沒有任何一絲的猶豫。

「罷了,走吧!我帶你去道祖,如果你能成為道祖的親傳弟子,那麼你報仇絕對有希望。」

話落,易陽帶著他直接是撕裂空間而去,那速度可是迅猛到了極點,宛若是狂風暴雨一般。

「什麼,道….道祖…無名兄..你到底是什麼人….道祖…天啊!我們道門的道祖…這怎麼可能。」

雲劫子差點沒震驚死過去,道祖,那可是道祖啊!道門無敵的代表,除了三位大帝,誰也沒有資格面見道祖。就算道門的那幾位聖子與聖女,也是沒有資格面見道祖。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你以後會知道的,雲兄,你到底來自那裡,與三大氏族之一的易族有關係嗎?」

易陽的面孔露出了無比隨和之意,顯然只是隨口一問,但是心裡卻是無比的鄭重。

「三大氏族,易族,有些關係,我們雲家就是一直臣服易族的麾下,受到易族的庇護,而我這一脈不過是雲族旁支中的旁支罷了,根本就是不入正統地位,不過當年我的姑姑曾經嫁給了一名易族的弟子,不過後來再也沒有消息。」

雲劫子可是絲毫沒有隱瞞自己的身份,想到自己完全就是一無所有,根本就是普通的一名的雲族弟子,根本就是沒有什麼值得易陽好算計。

「你的姑姑叫什麼名字。」易陽的心中大為觸動,當年隱約聽老爺子提過,自己的母親也是出身世家大族,不過是旁系而已,那時自己年幼,並沒有放在心上。

「雲紫煙,無名兄,難道你認識我姑姑嗎?」雲劫子面孔之中露出了幾分的激動之意。

果然,果然,自己沒有救錯人,這雲劫子算起來還是自己的表兄弟,而且還是嫡親的那一種,看來當年雲紫煙遠嫁到世俗國度,這背後必有易族高層的同意,太爺爺,父母,大哥,二姐,如今都在易家之中,我們這一脈身上究竟隱藏著什麼奧秘,易家,你們最好對我的親人好一些,否則,我一定讓你們付出血的代價。

「沒什麼,我曾經有一個至交好友,就是易族中人,好了,雲兄,我們走吧!」

易陽的面孔之中露出了幾分的笑意,果然自己沒有救錯人,還真的是表親。

… ?【全文字閱讀.】第750章就是道祖來了,也救不了你

一個月之後,道門,當易陽與雲劫子從虛空閃現而出,可是道門的附近足有上百名弟子,每一個人都是身穿縫著青色蓮花的道袍,為首一人身高七尺,生的是俊秀非凡的少年,其年紀不過十五六歲,但是一身修為早已經達到恐怖的王者巔峰,

「聖子,雲劫子回來了,」一名二十歲左右的青年直接是走到了少年的面前,發出了低沉的聲音,可是面目看向雲劫子,明顯是帶著幾分的嘲諷之意,

少年的目光陡然是看向來了雲劫子,露出了幾分的不屑之意,道:「雲劫子,你還有臉回來,幾百族人身隕,偏偏只有你活著回來了,你為什麼不去死,」

雲劫子雙拳緊握,但是瞬間又鬆開,向前一步,道:「聖子,我活下來,就是為了給師兄弟們,以及族人們報仇雪恨,」

「什麼,報仇雪恨,就憑你雲劫子,一個旁支中的旁支,你給他們報仇,你拿什麼報仇,數百族人全死了,僅僅只有你活下來了,哼,我得到秘報,你勾結行屍一族,害死了數百師兄弟,所有的責任都要你扛,現在放在你面前的,只有兩條路,一是橫刀自刎,以死謝罪,二是我親手誅殺你這叛徒,」

少年的面孔帶著深深的不善之意,嘴角更是帶著一抹兇殘的笑容,

「雲劫子,你勾結行屍一族,殺死數百族人,還不以死謝罪,」

「叛徒,還是以死謝罪,想讓聖子大人動手,你想髒了聖子大人的手嗎,」

「叛徒,此時不自刎,更待何時,你可要想清楚後果,莫非你還想連累你一族的人嗎,」

顯然,眼前的人全部都是雲族弟子,而且都是追隨眼前的聖子,

「勾結行屍一族,叛徒,你們這是污衊,雲建成,你欺人太甚,在雲族你就處處打壓我,到了玉青宗,你還是處處打壓我,我雲劫子究竟什麼地方得罪了你,你如此處處針對我,」

雲劫子的面孔之中透露出了深深不甘與怨恨,整個人發出了滔天的咆哮,如同是一隻憤怒的野獸,

「終於爆發了嗎,哈哈哈,雲劫子,本聖子以為你能忍到什麼時候,我就是處處針對你,就是處處打壓你,又能怎麼樣,論身份我乃雲族的第四順位繼承人,玉青宗第三聖子,論天資,我強你無數倍,你拿什麼跟我斗,今天我就是要你死,」

雲建成的目光之中透露出了無比的不屑之意,整個人宛若是猙獰的野獸一般,露出了鋒利的獠牙,

「你」雲劫子是無言以對,憋屈,無比的憋屈,這就是強者為尊的時代,誰讓他勢弱呢,可是他不能動手,也不敢動手,一但動手,宗門的制裁,家族的刑律,將會連累全族的人,

「你什麼你,雲劫子,究竟是你自刎,還是我幫你,你可不要忘記了,若是我動手,你的族人可是要全部受到你的連累哦,」

囂張,狂妄,霸道,乃是雲建成目前最真實的寫照,那股冷酷與殺伐,完全就不是一個十五六歲少年所能擁有的心性,

「好,好,好,我自刎,我自刎,雲建成,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雲劫子的被逼的是無可奈何,他不是不想反抗,而是他一脈的族人,他不能不顧,也不能不管他們的死活,

「做鬼,你能做的了再說吧,」雲建成的目光之中帶著無匹的嘲諷之意,顯然看著雲劫子,就如同是在看世間最大的笑話一般,

雲劫子反手一掌,便是朝著天靈擊去,可是易陽反手握住了他的手腕,看著面前的雲建成,露出了幾分的不屑之意,道:「第四順位繼承人,第三聖子很叼嗎,雲兄,今天我教你一招,對於這樣的人,一味的忍讓,只會讓他們變本加厲,對於這樣的雜碎,你得狠狠抽他,」

話落,易陽的身影宛若雷霆一般,在雲劫子那驚恐的面容之中,一步到了雲劫子的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領,「啪」的一聲,甩手便是一巴掌狠狠的抽了過去,

「咔嚓」清脆無比的骨裂聲傳出,雲劫子的半臉是徹底的碎裂,深深的塌陷下去,嘴角鮮血直流,滿口的牙齒是狂噴而出,

「你你你敢打我雜種我要你死」雲建成一直是順風順水,從來是沒有對別人這樣對待過,看著易陽的面孔露出了無邊的怨毒與森冷,可是赫然發現,自己的一身力量動彈不得,

「雜種,你對我做了什麼,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雲族第四順位繼承人,我大哥,與二哥,乃是這裡的第一聖子與第二聖子,識相的趕緊把我放下,跪下向我賠罪,否則,我滅你滿門,」

「知道嗎,我這一生最恨別人罵我雜種,最恨別人動不動就要滅我滿門,很好,你這一次兩樣全犯了,」

易陽的嘴角露出了冷笑,宛若是惡魔一般的笑容,直讓人渾身是毛骨悚然,

「你想怎麼樣你敢在動我我大哥一定不會放過你你別惹禍上身,自毀前程,」

雲劫子的面孔之中露出了無邊的駭然之意,他看著易陽的眼神,那是真正的害怕了,那是什麼樣的眼神,冰冷,殺意,宛若是從地獄出現的惡鬼一般,

「是嗎,今天我還就是惹了,怎麼的,就憑我比你強,放心,我不會讓你那麼輕易的死,先來一點開胃菜,」

話落,易陽五指成爪,宛若是迅雷閃電一般,「咔嚓」一陣陣清脆的骨頭移位的聲音傳出,雲劫子周身筋骨全部錯亂,完全就是不成人形,整個人是劇烈的糾錯起來,而是發出了無邊的哀嚎,

「啊,好痛啊,大哥,二哥,救命啊,這個雜種要殺了我,大哥,,救命啊,救命,」

雲劫子面色蒼白如紙,額頭青經爆起,宛若是一條條猙獰的蚯蚓,冷汗不停的滴落,渾身更是不停的抽搐,雲族四少主,玉清宗的聖子,何曾受過這樣的痛楚,完全就是非人的折磨,

「救命,今天就是道祖來了,也救不了你的命,你放心,我不會讓你那麼輕易的死,我會慢慢的折磨死你,這麼點小小的痛苦你都受不了嗎,不著急,沒事情,就算是你死了,我也能折磨你的靈魂,我們慢慢玩,」

易陽慢慢的蹲下身軀,面孔之中露出了宛若是惡魔一般的笑容,

… ?【全文字閱讀.】第751章吊打第二聖子

「三弟,閣下是何人,我三弟又是何處得罪了你,用這般酷刑對待他,這裡是道門,竟敢出言對道祖不敬,只憑這一條,今日你也活不成,」

虛空之中,一道青年的身影橫空而立,跟眼前的雲建成有**分的相似,約莫三十歲左右,渾身上下綻放出了一股無比的傲氣,

「我活不成,我還就是對你們的道祖不敬了,咋的,你能奈我何,」話落,易陽一腳橫空而出,生生將雲建成的一條腿揣斷,鮮血宛若是不要錢般的噴撒而出,一條斷腿直接是落在了青年的面前,

「二哥,救命啊,二哥,這個雜種要殺了我,要殺了我,二哥,救命啊,」

雲建成何時受過這樣的痛苦,此時忍不住是發出了痛苦的哀嚎,周身可是不停的抽搐,

「雜種,我雲建明要你的命,」雲建明面孔怒意衝天,尤其是雙目,宛若是要噴火一般,雲建明可是有著天尊七重的修為,道門諸位聖子之中,足以排的上前五,

虛空踏步,步步生蓮,身影宛若是一道狂風暴雨,帶著極致的凶煞之意,一拳洞穿虛空,太青之氣閃爍,形成了一道七瓣綻放的青蓮,無盡仙樂虛空而生,滿天符文閃爍,充斥著道的韻味,

「雕蟲小技而已,給我破,空間斬,」

易陽面孔帶著無匹的不屑,徒手撕裂虛空,灰色的空間之力虛空席捲,可見四面八方的天穹形成了數十道裂縫,無邊的鋒銳氣息傳出,灰色的空間之力席捲,形成了一道巨大的空間斬擊,

僅僅一擊而已,眼前的青蓮便是被空間斬徹底的湮滅,彷彿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完全無聲無息的破滅,

「空間之力,哼,就算是你掌握空間法則,今天也是難逃一死,大道青蓮,天地不滅,」

雲建明的目光之中透露出了幾分的不屑之意,口中爆喝,宛若是神音天降,一道無匹恐怖的氣息席捲而出,可見頭頂百會穴突然一道青蓮呈現而出,充斥著無邊的仙道氣息,

神光席捲,九道張開的花瓣,綻放出了無盡的青光,天穹之中無數的太青之氣被吸收,可見整個天地是全部是形成了青蓮虛影,一尊巨大的青蓮襯托住雲建明的身軀,神目之中洞穿無匹的神芒,

一指洞穿虛空,十三道青蓮釋放而出,鎮壓虛空,似乎能夠衝破萬古天域的阻擊,一絲絲的道韻瀰漫其中,帶著無盡的是神異氣息,

大道天成,神輝萬道,當真宛若是道祖講道,充斥著神聖不可侵犯的氣息,

「法相天地嗎,你真以為能夠阻擋我的空間法則之力嗎,法相,法相,不過是初入悟道的邊緣而已,你還差的遠,今日,我便以空間法則斬你,空間法則,絕對禁止,」

易陽身臨虛空,負手而立,整個人的面孔之中露出了絕對的自信,徒手一懾,無形的空間法則之力瀰漫而出,眼前的一切完全是處於絕對的禁止之中,就算是太青之氣的顯化,也是完全的被禁止,

「破,」身在青蓮之上的雲建明輕輕的搖首,僅僅是輕喝一聲,眼前的禁止不動的虛空,徹底的破碎,「沒用的,你知道這是法相天地,就該這裡一切都是受我的主宰,這裡我便的是唯一的主宰,」

「你是唯一的主宰,哈哈哈,真是笑話,比拼法相嗎,也好,若是動用更深一層的法則之力殺你,那未免有些欺負你,法相天地,天地破碎,」

易陽周身瀰漫著無邊的空間之力,可見身後突然是撕開了一道巨大的裂縫,貫穿天地,似乎萬古星河隕滅,無盡天宇破碎一般,無窮無盡的空間之力貫穿其中,

恐怖的裂縫那是越發的巨大,宛若是長河,天地貫穿,粉碎萬古混沌,撕裂億萬大世界,

無盡的裂縫蔓延開來,兩種法相的極致對決,這是一種道與道的對決,空間之力,無形無相,無跡可尋,強大無邊,

雲建明的面孔之中出現一抹凝重之意,那股恐怖的氣息,瀰漫天穹而出,可見青蓮神光綻放,無盡的符文演化而出,猶如是大道演化出的痕迹一般,一股股恐怖的氣息交織其中,神光萬道,整個身後的青蓮宛若是實質化般,

「化身為道,造化青蓮,」

演化,恐怖的演化,萬古混沌席捲而出,宛若真的是道之極致的演變,大道,無盡的大道,碾壓天地,磨滅乾坤,

「敢在我的面前化身為道,你特么簡直就是找死,你若是道,我便滅道,法則混合,空間毀滅,」

易陽面對著青蓮的壓迫,一聲爆吼,可見那無盡的空間大裂縫之中,突然是爆發出了一道漆黑的雷霆,頓時,毀天滅地,破碎萬古,滅盡一切生靈的氣息傳出,

一股恐怖的至強毀滅奧義,配合著空間大裂縫,伴隨著一道漆黑的閃電奔騰而出,帶著一股無窮的毀滅氣息,

「轟」的一聲,整個青蓮法相徹底破碎起來,徹底是層層粉碎起來,黑色雷霆所過之處,一切全部被毀滅,化成了永恆的黑暗與虛無,徹底的碎裂,整個天地之中唯有那一道黑色的雷霆,

「噗」雲建明一口鮮血狂噴而出,整個人面白如紙,目光露出了無邊的駭然之意,法相天地,乃是靈魂的演化,也是道的演化,顯然心神受到了無邊的重創,

「這怎麼可能,你你到底是什麼人你不是人,絕對不是人,」

雲建明嘴角鮮血狂噴,精神萎靡不陣,心神受到了濃烈的重創,顯然這是受傷不輕,

「你才不是人,我是正兒八經的人族,論血脈,比你們都純粹,這就是你第二聖子的實力嗎,簡直就是不堪一擊,不堪一擊,弱,真是太弱了,比起玉虛子與凝星,你們差的太遠了,」

易陽負手而立,不禁是徹底搖頭起來,根本現在就是連動手的興趣也沒有,道門弟子的戰力真是太弱了,比起玄黃大世界宗門弟子,完全不在一個檔次,

「凝星,玉虛子,你你莫非是斬了劍師叔的無名,你你你」

雲建明的面孔之中露出了無邊的驚恐之意,那可是連劍師傅,一生為劍,雖然只有古聖三重,但是能夠匹敵古聖七重的強者,但是都被無名給活活斬了,而且最重要他還是最高客卿長老,地位等同於宗主,傳聞可是道祖親自任命的,除了各宗宗主,任何人都要聽他的命令,自己無形之中,可是得罪了一個連宗主也不敢招惹的大人物,

「啪」的一聲巨響,易陽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雲建明的臉上,一腳將他是揣出了十幾米,道:「無名也是你叫的,你特么算個什麼東西,敢直呼本長老的名諱,既然知道本長老的身份,還敢對我出手,雲兄,出言羞辱長老,以下犯上,更是意圖謀殺長老,論罪當如何處置,」

… ?【最新章節閱讀.】第752章老牛鼻子,我不幹了

雲劫子可是處於絕對的震驚之中,這是什麼情況,這個無名兄,難道當真還有什麼了不得的身份,可是將第二聖子暴打一頓,長老,看這樣子莫非他的來頭真的很大,還說要帶自己去見道祖,莫非真的是跟道祖有關係,

「每一條都是死罪,」想到這裡,雲劫子的面孔之中露出了幾分的快意,他知道從今以後,在道門之中,沒有人再敢針對自己,就算是雲族族長,對自己肯怕也要禮讓三分,

雲建明面若死灰,渾身是不停的顫抖,真的是無名,那個殺了劍師叔,險些殺了凝星與玉虛子,還讓陰陽大帝吃癟的強者,最終被道祖帶走,但是這個消息對於他們這些核心弟子,自然不是秘密,而且成了最高客卿長老,今天就算是殺了自己,宗主也不會說什麼,相反還要給他賠罪,

一想到這裡,雲建明就是腸子都悔青了,自己為什麼那麼衝動,為什麼不事先問清楚對方的身份,敢在道門的地盤,對著道祖不敬,若沒有依仗,敢嗎,

可是從側面看出來,這個無名太卑鄙了,太無恥了,完全就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太尼瑪不要臉了,怎麼會有這樣不要臉的人,你可是最高客卿長老,何苦為難我們這些普通弟子,

「每一條都是死罪嗎,道祖,你這個老牛鼻子,這就是特么最高客卿長老的待遇,這就是你門下的徒子徒孫,我特么在西土,差點連命都給丟了,為你的事情東奔西跑,就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

「我這一回來到好,你門下的這些徒子徒孫,一個個羞辱我不說,還特么要殺我,行了,我也不跟你廢話了,這客卿長老我特么不幹了,你愛找誰,找誰去,雲兄,這道門你也別呆了,跟我去佛宗,或者星辰殿,奇珍坊也行,我還就不信了,憑我無名的本事,去那不能幹一翻大事業,」

話落,易陽直接是拿出了道祖的令牌,猶如是扔垃圾一般的直接扔了出去,整個人是一步跨出,徒手撕裂虛空,就欲轉身而去,

雲劫子可是眼睜睜見到了那枚代表著無上權勢與地位的道祖令,被易陽是當垃圾一般的扔了出去,而且是還當著面罵道祖老牛鼻子,我去,這是什麼情況,尼瑪,這也太叼了,

「長老,留步,留步啊,長老,你可不能走啊,你走了,道祖會活剝了我的,長老,無名長老,你可不能走啊,」

此時,一道身影橫貫而出,直接是擋在了易陽的面前,來人身高六尺左右,身披一件青蓮道袍,身懸一個大紅葫蘆,一頭火焰般的長發的老道人,渾身上下帶著無匹濃烈的酒氣,

「老道士,滾,別當我的路,回去告訴那個老牛鼻子,愛雜雜的,少爺我不幹了,」

易陽可是一甩衣袖,面孔之中帶著無比的怒意,順手是撕裂虛空,直接一腳跨入其中,

「無名長老,你不能走,真的不能走,你走了,道祖他老人家會生撕了我的,無名長老,你且稍待一會,我一定會給你一個完美的交代,你們兩個蠢蛋,還不滾過來,給長老賠罪,」

紅髮道人如同是一頭怒師,一步向前而出,直接是到了雲建明的身邊,一腳就是狠狠的揣了過去,同時一道青氣融入雲建成的身軀之中,可見周身的傷勢,那是瞬間的復原,又是一腳狠狠的揣了過去,

雲建明,雲建成,兩人此時可是后怕無比,顫抖著身軀,直接是跪倒在了易陽的身邊,「長老,我們有眼無珠,衝撞了長老,還請長老恕罪,恕罪啊,」

「長老,都是我的錯,是你不該辱罵長老,長老,請你原諒,我保證改過自新,重新做人,」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