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現在她已經沒有了那種想法。

跟在葉宇身邊,她的格局已經提升的非常高了。

她不想做個工具,她要做她自己。

她要帶著自己的實力,重返關家,而且一回去,就要掌管關家的一切,成為至高無上的存在。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呢?你可是我姐啊,你不回家的話,家人都會想你的。」

關飛打起了感情牌。

可在關悅茹這裡根本沒有用處,她淡漠的說道:「呵呵,想我,怕是又想把我送到別人的手裡,成為他們獲取利益的工具吧?」

「不會了,不會了,這次絕對不會了。」

關飛神色一滯,急忙擺手說道。

雖然關悅茹猜的很准,可他不敢透露任何的消息啊,只能反駁道:「上次的事情都是我不好,給家族出了那種不靠譜的主意,這一次只要你回家,仍舊是我的可親可愛的好姐姐,葉宇就是我的好姐夫,家族的任何人都不好再讓你做別的事情了。」

「我信你才怪呢。」

關悅茹狠戾的說道:「師父,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不用考慮我的感受,對於關家,我已經死心了。」

「哎,可惜了,這麼好的機會,竟然被關飛白白浪費了,如果葉宇真的是他的姐夫,以葉宇的本事,一定能夠把關家的珠寶生意維持在龍頭的位置上,任何人都搶不走。」

「誰說不是呢,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啊。如果他當初沒有做對不起關悅茹的事情,恐怕今天他才是最後的勝利者。」

「對對,所以說,我們平時要積善行德,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能夠得到回報。哪怕沒有回報到我們身上,也會回報給我們的子孫後代。」

在眾人的議論聲當中,關飛的腸子都悔青了。

「關飛,趕快給我賺錢,這筆賬就一筆勾銷,別在耽誤時間,沒有任何意義,而且我還等著一會去競拍標王呢。」葉宇沖著關飛伸出手,淡漠的說道。

對自己的姐姐都如此狠辣之人,葉宇必須要給他一個深刻的教訓。

當然,他畢竟是關悅茹的親弟弟,葉宇也不會太讓他丟人。

「姐夫,我能拿消息來換嗎?」

關飛想了一下問道,連稱呼都換了。

改口叫了姐夫,拉近他跟葉宇之間的關係。

這讓葉宇在心理一陣無語,原來這個傢伙還不是那麼沒頭腦啊,知道在這種時候借勢。

他這一個姐夫,著實讓葉宇不好再特意去針對他了。

至於關悅茹,心中也是一陣竊喜。

這個弟弟,雖然紈絝一點,可還是蠻懂自己心思的。

「什麼消息?先說出來,讓我看看有沒有價值?」

葉宇淡淡的問道。

關飛環視了一眼左右,苦澀的說道:「姐夫,咱們能借一步說話嗎?這裡人太多。」

「恩。」

葉宇點點頭,關飛急忙找過來保安,給他安排一個密閉的房間,然後把葉宇和自己的姐姐給請了進去。

「小飛,你要是敢耍什麼花樣,我一定會讓師父狠狠的教訓你。」

進門的時候,關悅茹還冷冷的叮囑道。

「姐,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再坑害你了。」關飛笑嘻嘻的說道,看著真的跟一家人一般。

「說吧,究竟是什麼消息,竟然能值三個億。」

進門之後,葉宇坐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淡漠的問道。

關悅茹就坐在他的旁邊,冷冷的看著關飛。

「姐夫,在我說出這個消息之前,我想先問你個問題,你跟我姐發展到哪一步了?」關飛嚴肅的問道。

這話一出,頓時就讓關悅茹臉紅了,狠狠的剮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趕快說你的消息,管那麼多幹什麼?」

關飛立刻會意過來,敢情他們兩個已經真正的在一起了啊,那自己這個消息就值錢多了。

「姐夫,你是不知道,我姐的名聲在燕都可是能排進前十的存在。」

「什麼意思?她有什麼名聲?」

「美啊!」 一夜強寵:禁慾總裁強制愛 關飛說:「以我姐的長相,在燕都能夠排進十大美女的行列之中,所以肯定會招來很多男人的垂青。」

「這個就是你所要說的消息?」

葉宇有些不滿的說。

關悅茹的長相連他都認可,能排到前十有什麼奇怪的嗎?怎麼可能值三個億呢?

「這些當然不是關鍵了,關鍵是有人去我們家提親了,而且還得到了家主的認可,打算等我姐回家的時候,就安排她的婚事呢。」 「竟然還有這種事情?」

葉宇眉頭一挑,有些不忿的說道:「你們關家難道只會賣女人嗎?就不能憑藉自己的本事,堂堂正正的提升自己的地位嗎?」

「姐夫,你是不了解燕都。」

關飛頗為無奈的說道:「那裡的水太深,各個家族基本都有所牽扯,想要在他們當中殺出一條血路,簡直就是千難萬難。」

「我們關家也是因為我開闢了珠寶這個行業,才能夠保持在原地不動,否則的話,恐怕早就被擠出百名之內了。」

「如果當初我姐要是答應跟孟超的聯姻,恐怕我們關家現在也能躋身到第三個行列。」

「恩?」

聽到這話,葉宇的臉色一沉。

都什麼時候了,竟然還想著過去的齷蹉勾當呢。

「嘿嘿,姐夫,我也就那麼隨口一說,主要是想讓你知道,在燕都,除了聯姻,很難提升家族的地位,誰家能生出來一個漂亮的大美女,那絕對會成為燕都貴族圈子裡面的燈塔,眾人都會去圍繞她轉。」

「現在是哪家再想你們關家求親?」

葉宇冷冷的問:「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孟家可是在燕都排名在第三個檔次,差點就能進入第二個檔次的存在,難道現在去求親的人比孟家的地位還要高?」

「廢話,那可是燕都七大家族的公子哥啊。」

關飛急忙說道。

「七大家族?究竟是哪一家?」

葉宇淡淡的說道,根本沒有把七大家族放在眼中。

連奇門世界的七大世家他都能夠滅掉一個,又怎麼會怕他們所掌控的七大家族呢,實在不行,他直接出手,打的他們服氣唄。

「錢家。」

關飛說:「錢坤,錢家年輕一代的佼佼者,我叔叔輩的人,已經三十五歲了,還沒有結婚。」

「按照他的意思,是整個燕都,還沒有能夠讓他看中的姑娘。其實我們大家都知道,他看中了祝家的祝文雨,可惜祝家同樣也是七大家族的人,他不能用強,只能潛移默化的去感化。」

「誰知道現在祝文雨竟然跟七大世家端木家的端木坤混跡在一起,讓他徹底失去了機會,只能退而求其次,把目光盯在了我姐的身上。」

「錢家已經把聘禮都送到我們關家,就等著我姐回去呢。」

「你知道這個事情,為什麼不阻攔?」

葉宇沉聲問道。

「額,姐夫,你也太高看我了吧。阻攔?我拿什麼去阻攔?那可是七大家族的公子哥,我爸,我爺爺都巴不得去跟七大家族攀上關係呢,現在既然有了這個好的機會,我即便是以死相挾,也絕對不會影響到他們的決定。」

「既然你沒有那個資格阻攔家族的意思,剛剛為什麼還要一本正經的說小茹回家之後,家族的人不會再逼迫她做任何她不願意做的事情?難道是在耍我?」

「姐夫,你就饒了我吧,之前那種情況,我也是心急,想要脫身嘛。」

關飛可憐兮兮的說道:「現在不一樣了,你是我的姐夫,咱們就是一家人,一家人,當然不會說兩家話了,你說是吧?姐夫?」

「噗嗤!」

葉宇一個沒有忍住,直接笑噴了。

這個關飛,還真尼瑪是個極品啊。

改口和套近乎真快的不行,連他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呢,就尼瑪成了一家人。

「姐夫,再告訴你一個秘密,關家和錢家已經派人去找我姐了,不過他們打聽到我姐在雲海省,並不知道我姐已經來到雲省了,所以你們趕快趁這段時間想想辦法,千萬不能讓我姐被帶回去啊。」

關飛又急切的說。

「哦?已經找到雲海省了嗎?」

葉宇倒沒有什麼意外,畢竟關悅茹是他的職業經理人,在局裡都掛著號呢。

以關家和錢家的實力,想要調查出來,並非什麼難事。

只可惜關悅茹現在在旅遊,他們到雲海省也只能撲個空。

「恩,如果他們找不到的話,肯定會調查來往的機票什麼,找到我姐並不難。」關飛又補充道。

「小茹,你怎麼看?現在要回家一趟嗎?」

葉宇則沖著關悅茹問。

「都行,我聽你的。」

關悅茹柔聲說道。

關飛更加認定這兩人關係匪淺了,看來他賭對了,以姐姐跟葉宇之間的關係,剛剛他說的那個消息,價值三個億也不為過。

果真,他才剛剛這樣想,葉宇就笑著道:「關飛,看在你如此為我們著想的份上,這次的打賭就算了吧。」

「不過我還是給你一個建議吧,如果想要讓你們關家的珠寶生意持續不斷的發展下去,就把何守旺給追回來,讓他幫你,不然以你的能力,遲早會把關家從珠寶界除名。」

「不會吧?姐夫,你就這麼不看好我嗎?」

關飛無語的說道:「再怎麼說我們關家也是燕都的大家族,那些珠寶商雖然有點底蘊,可誰敢跟我們關家抗衡啊?只要我們稍微在其他方面使點小辮子的話,你覺得他們還有什麼前景嗎?」

「他們或許不行,可燕都其他大家族的人呢?難道他們就不眼紅你們關家在珠寶界撈的好處嗎?」

「這個……」

關飛猶豫了,不知道該如何接話了。

並不是他沒有想過這一點,實在是他才剛剛冒出那種念頭,就直接被他給掐滅了啊。

他們關家在燕都大家族的行列裡面屬於墊底的存在,若是其他家族也想在珠寶界分一杯羹的話,恐怕就真的沒有他們關家什麼事了。

關飛也是因為找不到對策,所以不去考慮,自欺欺人的覺得其他家族不會看上這麼一丁點的蠅頭小利。

但現在不一樣了,葉宇既然問了他,他就不能不慎重考慮。

「那該怎麼辦?還請姐夫指點迷津。」

關飛認真的問道。

「很簡單,好好經營你現在手中的資源,這些都是錢和權利都買不到的東西,利用好了,你就能夠在珠寶界有了立足之地。」

葉宇也同樣認真的教誨道:「就拿何守旺來說,只要他誠懇的跟著你,以後不管是在哪裡的公盤,他都能夠保證你立於不敗之地,還有你手中的店面,玉石商人,這些都需要你用心去經營。」

「如果你像今天這樣,隨意的就把何守旺給氣走,恐怕根本不用其他家族入行,關家的珠寶生意也遲早會被你敗光。」

「師父,你跟他說這些幹嘛?他就是一個紈絝子弟,爛泥扶不上牆的那種,即便你今天說的再多,他也不懂得該如何執行。」關悅茹有些不滿的說道。

不心中卻非常的甜蜜,畢竟葉宇考慮的還是比較周全。

並沒有因為自己被關家趕走,而記恨上關家,還如此耐心的對她弟弟進行教誨,讓他走上正途。

「姐,你真是我親姐。」

關飛剮了一眼關悅茹,略顯不滿的說道。

「行了,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一會公盤就要開始進行暗標了,我們可不能錯過這次良機啊。」

葉宇笑呵呵的說道。

「對了,姐夫,你小心一下付振宇,他要找人對付你。」

在葉宇打算離開的時候,關飛又開口說道。

「你怎麼知道?」

葉宇反問一句。

關飛支支吾吾的說不上話來,葉宇就調侃道:「怕不是你打算跟他聯合在一起對付我吧?如果不是你姐今天過來了,恐怕你調換的那些保安就會對我動手了吧?」

「啊?」

關飛一愣,驚訝的說道:「姐夫,你,你怎麼知道我把那些保安給換了人啊?」

這件事情他做的非常隱秘,除了公盤的負責方知曉,其他的人根本不可能得知,而葉宇就在會議室內待了一會,竟然就發現了他們的不同,這份眼力勁,也太厲害了吧,跟他賭石的能力,簡直有一拼啊。

「這還不簡單嗎?」

葉宇淡然一笑道:「上午我參加過這裡的開幕式,見到過那些保安,他們的身上的戾氣特別重,明顯都還僅限於保安這個層次。」

「而剛剛我看到那四周的保安,一個個氣息內斂,但青筋卻特別的明顯,一眼就能夠看出來,這些人都是練家子。」

「練家子,還能夠做到氣息內斂,那層次至少也是貼身保鏢。而當時你的四周並沒有帶著保鏢,所以我懷疑,你把保鏢隱藏在了四周,打算伺機而動。」

「高,姐夫,你這也太聰明了吧?簡直讓我佩服的五體投地啊。」

關飛震驚的說道,同時還豎起了自己的大拇指。

「姐夫,其實這也不能怪我,誰讓你手中有帝王綠,而且賭石還這麼厲害呢,如果僅僅是這樣也就算了,可你偏偏還把我跟付振宇都給欺負了,所以我們兩個打算聯手來對付你。」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