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現在呢?

剛剛軒轅劍舞動的剎那,眾人根本無法看清楚軒轅劍運行的軌跡,這簡直就是把技巧施展到了極致的一種表現。

一個力量如此恐怖,戰鬥經驗如此豐富,戰鬥技巧如此驚人的存在,還是人嘛?

要知道,在場眾人對於林逸的信息可都非常的清楚,一個不過二十齣頭的年輕人。

只是現在,林逸還能夠被稱之為人嗎?

天地間靜悄悄的,天星峰上所有人都感覺自己好像跌入了冰河之中一般,雙腿似乎都要凍壞了,只能靜靜的站在原地。

之前他們還雄心萬丈,以為自己跟林逸有一戰之力。

可此時他們才明白,自己錯的是何等的離譜啊!

二者之間的差距,簡直就是瑩蟲跟皓月之間的差距,那差距根本就無法彌補。

「林逸,你的實力……你現在到底是什麼境界?」

那面色蒼白的黑衣人,在眾人的攙扶之下,面無血色,驚恐十萬分的盯著林逸問道,他可是化神期啊!這個境界在他看來,就應該是整個地球上無敵的存在了,可結果呢,竟然擋不住林逸的一招。

這簡直讓他無法接受。

「呵呵,我的實力倒是無法跟你解釋,不過你只需要知道,我是你不能招惹的存在就行了。」

林逸淡淡的冷笑道。

不能招惹的存在?

眾人一聽,皆是神情一怔,而後心裡浮現了濃濃的後悔懊惱之色。

可不是,強悍如林逸那根本就是他們招惹不起的存在,只可惜,他們明白的實在有點太晚了。

「葉南天,剩下的就只能看你自己的了,我不是他的對手,此時經脈盡斷,依然是廢人一個了。」

黑衣人低頭,氣喘吁吁的說道。

葉南天?

眾人一聽,目光全部都放在了葉南天的身上,有些不明白,為什麼到這個時候,黑衣人竟然會提及葉南天,難道這葉南天的實力還在他之上不成?

難道這葉南天,還能夠扭轉乾坤,斬殺了林逸不成?

「哈哈,不能招惹的存在?林逸啊林逸,你可真是狂妄的沒邊兒了,今天你跪下認錯,我可以給你一條活路,否則,後果你絕對無法想象的。」

葉南天見狀,突然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那神情,彷彿一拳殺黑金剛,一劍退黑衣人的林逸,在他眼中只是一個螻蟻一般。

「吆喝?膽子挺肥啊!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也敢在我的面前如此放肆!」

林逸笑了,不過倒是沒有急著上前,他可以肯定,這次的事件背後絕對是有人在操控,不過便是葉南天,也沒有資格當個操控的人,因為他還太嫩了,浮現在水面的太早了。

「如你所願,今天我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是真正恐怖的實力!」

葉南天獰笑,而後,一股恐怖到極點的氣息驟然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

「轟!!!

蒼穹顫抖,眾生惶恐顫慄。

「這,這氣息,他,他竟然也是化神期的強者?」

有人瞪著眼睛,一臉驚恐的盯著葉南天尖叫道。

「什麼?又一個化神期的強者?」

所有人都驚呆了,便是林逸背後,那些從崑崙虛內出來的超級強者都傻眼了。

什麼時候,化神期的強者都爛大街了?隨隨便便出來一個都是化神期了?

要知道,就算是在靈氣無比充沛的崑崙虛內,想要進入化神期,也是千難萬難的事情啊!

可現在,就這麼一會兒功夫,在他們面前竟然就出現了兩名化神期的強者,眾人如何能不震驚呢? 「就這樣嗎?貌似還是不夠看啊!」

林逸淡淡的冷笑道,死在他手中的化神期強者已經不知凡幾了,這葉南天顯然也是跟其他人一樣,都是動用秘法進入化神期的,不但根基不穩,便是體內蘊含的靈氣,也無法跟正常的化神期強者相比。

而他林逸在崑崙虛內斬殺的可都是一步一個腳印修行上去的,結果呢?那些人依舊不是林逸的對手,眼前這種連高仿都算不上的東西,他又怎麼會放在眼裡呢?

「不夠看?那你接著看好了!」

葉南天聞言,竟然沒有動怒,反而一臉陰森挑釁的盯著林逸。

下一秒。

在葉南天頭頂上方的雲彩驟然翻滾起來,一股恐怖的威壓,宛如一座數百萬斤的大山落在了眾人頭頂上方一般,讓在場每個人都緊張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顯聖!」

葉南天怒吼。

「呼……」

可怕的狂風瞬間席捲天地,在葉南天背後的虛空上也驟然出現了一片血光,彷彿火燒雲一般,那整個天空都映成了紅色的。

「這,這到底是什麼血脈?竟然會恐怖如斯?」

「瑪德,我,我怎麼感覺自己體內的血液好像在沸騰?難道我跟他還有什麼關係不成?」

「該死的……啊!!!」

一道道驚慌失措的聲音驟然在天星峰上響起。

站在天星峰上的強者,此時竟然都無法控制自己的鮮血,一滴滴猩紅的血珠子衝破皮膚,驟然朝著葉南天背後的那恐怖的紅雲沖了過去。

「噗噗!!!!」

隨著血珠子落入紅光之中,不斷有悶響聲響起。

「難道他不是人?」

林逸突然眼睛一瞪,有些驚訝的尖叫了起來,如此濃郁的血腥之氣,絕非人類能夠做到的。

「嗷嗚!!!!」

似乎為了印證林逸的猜測,一聲可怕的獸吼驟然從血雲之中傳出,隨後血雲翻滾不休,一直獨角,其狀如麒麟,全身血紅的怪物驟然沖了出來。

它的眸子紅的簡直可怕,充滿了嗜血,冷漠的感覺。

「怎,怎麼會這樣?顯聖不都是利用體內的血脈喚醒祖宗嗎?」

「他,他不是人啊!這葉南天的祖上不是人,否則,顯聖絕對不可能是這樣的。」

眾人驚呼。

便是林逸都是一臉的意外,渾然沒有想到這傢伙的祖上竟然是野獸。

要知道,但凡是能夠跟人類結合的野獸,那可都是血脈強大,有了靈智的存在啊!

「林逸,現在又如何呢?」

葉南天感受著體內那奔騰不休的可怕力量,盯著林逸一臉囂張的質問道。

「呵呵,還是不行!」

林逸淡淡一笑,葉南天表現出來的戰鬥力,在世俗界,的確是驚駭世俗了,甚至幾乎可以稱得上是無敵世間的可怕存在了,只可惜,這等實力,在一百六十萬斤的偉力面前,還是顯得非常的蒼白無力。

葉南天一聽,頓時不屑的冷哼一聲,在他看來,林逸這完全就是在吹噓,當那個人第一次教導他顯聖之後,他才明白天南一葉的底蘊是何等的可怕,也就是在那個時候,他萌生了想要成為這天下共主的想法,因為他葉南天有無與倫比的血脈,有恐怖到了極點的實力,他可以做到這一切。

可現在呢? 冷酷總裁獨寵迷糊小嬌妻 區區天命之境的林逸竟然敢說他還是不夠看?

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葉南天一步跨出,身上的氣息有如絕代神王一般可怕恐怖,對視林逸:「記住我的名字,葉南天,你能夠死在我的手中,這將會是你一生之中最偉大,最榮耀的時刻,因為過了今天,這天下便是葉家的天下!」

「嗯,我記住了,現在是不是可以別比比了,直接動手了呢?」

林逸微微點頭,有些不耐煩的笑問道,那輕鬆不屑的神情,顯然就是沒有把葉南天放在眼裡的節奏啊1

「螻蟻,你給我去死!」

葉南天眸子一瞪,血光驟然密布眼球之上,使得他看起來倒是有幾分類似於那顯聖出來猛獸的模樣,神情無比的威嚴,傲然。

八零甜妻乖一點 伴隨那怨毒之極的聲音。

葉南天動了,這一動,風起雲湧,血光滔天,可怕的氣息,彷彿要把這一方天地吞噬一般,手腕一抖,長劍宛如龍蛇出動,一道道血紅之光也在翻滾,凌厲億萬分,驚悚到了極致。

重生六零年代 劍出,殺機滔天,毫不留情,就是要取人性命而去。

千分之一個呼吸之後,血紅色的長劍已經帶著滔天的血腥氣息到了林逸的面前,快的幾乎沒有給人反應的機會。

這一劍,彷彿吸納了天地間所有的光,在每個人的視線中,只有那一劍,無比恐怖,無比驚悚,無比絕倫的一劍。

只可惜,這在其他人眼中看起來,驚駭世俗的一劍,在林逸的眼裡,卻不過如此而已。

他身懷荒天劍法這等逆天的神級功法,又有上一世的戰鬥經驗,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在葉南天揮動血光長劍的瞬間,他便已經判斷出來了對方攻擊的軌跡,角度,甚至是力量。

「嗖!」

血光直取林逸的咽喉,在電光火石之間,林逸神情平靜,微微後退了一小步便毫髮無傷的避開了那無比恐怖的一劍。

「砰!」

隨著林逸避開血光長劍,劍芒依舊繼續前行,直接落在了數百米開外的地上,宛如一枚手榴彈一般,直接在大地上炸出了一個數十米的大坑,泥土飛濺,聲波刺耳,眾人喉嚨發乾,這樣恐怖絕倫的一劍他們擋不住。

便是曹定功此時掌心裡都浮現了一絲汗漬,這一劍,如果不動用雲陽板他也擋不住。

「運氣不錯,這樣都讓你避開了,不過好運不會一直籠罩你的。」

葉南天見林逸竟然連他這麼恐怖的一劍都避開了,不禁有些不滿的嘲諷道,不過他到是沒有放在心上,畢竟剛剛的林逸,如果在慢上零點零一秒,說不定已經身首異處了,他根本不敢去想竟然有人能夠有如此恐怖的實力跟眼力,林逸能夠躲過去,在他眼中,自然是運氣好了。 「呵呵,我的運氣一直不錯,就是不知道你的運氣怎麼樣了。」

話落。

林逸眸光一寒,手中軒轅劍一抖,殺機暴漲,宛如滔天的海浪,彷彿要席捲一切一般瘋狂的洶湧起來。

而後。

林逸沒有任何的遲疑。

出劍!

劍出,天地動,這一劍乃是荒天劍法之中最強大的殺招。

剎那間。

整個天星峰前面的空間就像是一下子跌入了魔界之中一般,被無數道凌厲無匹,能夠輕易取人性命的可怕劍光所充斥,那劍光層層疊疊宛如湖面上的波光,徹底把這一片空間霸佔,你根本看不到一丁點安全的空間。

每一道劍光都充斥著一股至強的殺機,跟濃濃的死亡味道。

剛剛還運籌帷幄,一副決勝千里之外的葉南天瞬間就感覺自己的呼吸變得無比艱難起來,他趕感受到了死亡的味道,每一次的呼吸,都彷彿要吸入無數道凌厲無匹的劍光一般,彷彿連他的五臟六腑在這一刻,都已經開始潰爛,腐敗,慢慢喪失了活力,那種感覺讓他萬分驚恐。

「噗嗤!」

一道細微的聲音驟然響起,漫天凌厲無匹的劍光,那種壓抑到了極致的氣息,在這一刻,就像是一面鏡子被打破了一般,紛紛消失不見。

「呵呵,看來只是幻境……」

葉南天嘀咕道,只是話還不曾完全說完,整個人的面色就驟然一變,他的心臟出此時也傳來了一股劇痛,痛的他五官都扭曲起來,絲絲血跡,順著身上那密密麻麻的傷口流緩緩流淌出來。

他的眸子慢慢變得渙散起來。

生機在這一刻就像是泄閘洪水一般在急速流失。

在所有人那無比驚悚擔憂的目光之下……

葉南天就像是一片枯萎的落葉,緩緩朝著地面倒下。

「這不是幻覺……」

最後一個念頭在葉南天的腦海中浮現,整個人便徹底的失去了知覺,直接死在了眾人的面前。

秒殺?

這次竟然還是秒殺?

天星峰上所有人都驚呆了,黑金剛被秒殺他們已經無比驚恐了。

可現在,葉南天這個很顯然有上古血脈,已經顯聖了的化神期超級強者,竟然也被秒殺了……

「這怎麼可能?」

「他,他到底是什麼實力?」

「完了,完了,我們死定了啊!」

一道道驚呼聲不斷的響起。

一名名強者在這一刻就像是被抽走了全身的力量一般,無奈,絕望。

黑金剛,葉南天這樣的超級強者都擋不住林逸的一招,他們還有什麼活路呢?

「真的很弱啊!」

林逸在心裡嘀咕到。

葉南天在這些人的眼中,幾乎可以媲美神明了,可在他的手中呢?不過是一合之敵罷了。

「主人神威!」

曹定功瞪著眼睛,咧嘴激動的大笑道。

「主人神威!」

背後,數千名,宛如黑鐵打造的戰士,在這一刻,同時揮舞著手中的武器,仰天吶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