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當她推門看到同樣臉紅紅,眼睛卻亮晶晶的玉緞之後,突然覺得,自己可能真的不是臉紅。

作為過來人,這種情形說明什麼?

清婉唇角的帶著溫和的笑,「怎麼,看到是我失望了?」

「清婉姐姐,您說什麼呢。」玉緞被清婉如此打趣,臉更加緋紅。

「我方才在外面看到折添,也是跟你這樣哦。」清婉覺得自己必須要問清楚,若有必要,得幫幫她們才是,畢竟折添雖然平時很聰明,但是在感情上,決計是個什麼都不懂的。

而玉緞自小被王妃保護的好,更是不懂男女之情為何物。

恐怕所有對於男女之間的感情,全都是看到王爺與王妃。

可惜,王爺與王妃之間的關係,不是他們可以參考的,作為已經成親的過來人,清婉決定將玉緞的事情,當做自己親妹妹的事情來重視。

若有必要,得去麻煩王妃。

王妃前些日子還提起玉緞的親事呢,現在終於有了合適的人選,而且看現在這種情況,兩情相悅的可能性很大呢。

那麼,自己得出馬了。

玉緞聽到清婉的話,先是捂臉,而後睜開依舊水靈靈的眼睛,低聲道,「真的嗎?」

「還不承認?」清婉將粥放到一旁的桌子上,垂眸看到玉緞腿上的那個漂亮的紗布結,「你可打不出這樣的結,是折添幫你的?」

「他是不是看了你?」

露出來的小腿旁邊還有破碎的布料。

「沒有沒有,他什麼都沒有看到。」將自己的小腿往床榻上一抬,玉緞慌亂的開口道。

擔心清婉誤會什麼,他們真的是純潔的大夫與病人的關係。

但是想到折添說要娶自己的話,玉緞覺得自己說出來這個話,她自己都不是很相信。

那有大夫說要娶病人的,而且只是因為看到了病人的傷口。

當時折添幫她上藥的時候,玉緞是知道的…… 折添的眼神很乾凈,除了傷口之外,並沒有往不該看的地方看。

或許看到的只有傷口附近的那點點肌膚的。

至於其他地方,都被紗布包裹了之後,他便下意識的將她的裙擺放下來。

就算是想要看,都沒有機會。

玉緞這麼看來,其實折添還挺不錯的,但是,就是反應太遲鈍了,哪有直接說要娶人家,而且最後離開的時候,還要提醒她已經答應了。

不知道自己會害羞嗎,而且她什麼時候答應了。

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當然,在折添心裡,這不過都是她羞答答的默認了而已。

玉緞害羞了一會兒,然後還是將捂住臉的手放下來,眼睛亮亮的看著清婉,「清婉姐姐,其實……折添挺好的。」

確實很好,比起之前想過的,到了年紀會嫁給同樣在小姐府上做活的管事或者管事的兒子,她當時寧可是要不嫁人,一輩子伺候小姐的。

但是現在,有折添這麼優秀的男子願意娶她,即便他只是個侍衛,她也是願意的。

因為,看到折添,她就控制不住的心動。

她也想跟小姐一樣,跟喜歡的人在一起生活,而不是隨隨便便的與旁的男人湊合著過日子。

清婉握住玉緞的手,笑的溫婉,「折添是真的很好,如果你嫁給折添的話,那麼一切都跟以前一樣。」

「是嗎?」

玉緞有些懵懂,但是卻更多的是心動,心動與折添在一起的日子。

頓了頓,清婉突然笑的狡黠,「不過在答應他之前,女子還是要驕矜一點比較好,讓他急一急,咱們玉緞這麼可愛的姑娘,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拐走的。」

「在這之前,玉緞,你還是要跟王妃提一下。」

「畢竟折添年紀也不小了,我聽王妃之前與王爺商議,還要給折添相個好姑娘呢。」

「若是你跟王妃說明,王妃肯定會幫你的。」

玉緞什麼事情都不會瞞著元長歡,尤其是終身大事,只是今日太突然了,而且被清婉就這麼撞上,沒有第一時間讓小姐知道,玉緞心裡有些自責。

小姐應該不會怪她的。

不過只要她立刻去告訴小姐,小姐一定不會怪罪的,小姐向來就這麼大度。

玉緞捏捏拳頭,起身就要出門。

清婉連忙拉住她,「你腿還沒有好呢,著急什麼,不差這一天兩天了。」

想到自己這麼去見小姐,小姐肯定也會擔心,玉緞只能點點頭,「那我明天再去。」

明天應該就好的差不多了,其實除了那個小傷口之外,其他的都是淤青,只要不碰它,根本感覺不出來。

只是現在因為折添幫她綁的嚴嚴實實,玉緞走路很麻煩而已。

清婉讓玉緞躺下休息后,這才離開了房間。

這個房間看似是清婉與玉緞的房間,實際上,自從清婉嫁給聽卓之後,這裡基本上只有玉緞一個人住,偶爾清婉守夜,會在這裡小憩一會兒。

因此,清婉離開后,整個房間便陷入了寧靜。

玉緞一個人,將自己蓋在棉被中,痴痴地笑出聲。 外面天色越發的好了。

清婉決定先去廚房看看,王妃派人準備的點心準備的怎麼樣了,小主子很快就要回來了。

這廂,折添去了謝辭的書房。

謝辭不知何時,已經在書房中,難得見折添心不在焉,清雋的眉心淡淡,「折添。」

「啊,王爺?」折添一個激靈,整個人都不好了,他剛才做了什麼,竟然在王爺面前走神,真是不要命了!

見折添如此緊張,謝辭難得有心思,「何事讓你如此?」

平時都不會走神的人,尤其是在他面前,今日竟然頻頻走神。

最近也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謝辭如今與元長歡待久了,倒是沒有往日那般不見情面,甚至還會過問一下,下屬的事情。

類似於折添此時,謝辭一眼便看出,他是為情所困。

他之前是不希望下屬有情感的,但是現在看來,有情感也不錯,只要他掌握著他們的軟肋,那麼他們便會永不背叛的為他所用。

謝辭御下,向來有道。

只是折添卻受寵若驚,王爺這是在過問他的私事嗎,沒有讓他滾或者懲罰他?

折添感動的撲騰一聲跪下,「王爺,您不怪屬下嗎?」

「又無事讓你去辦,你想一想私事,本王自然不會怪罪。」謝辭手中的摺子並沒有放下,只是不咸不淡的繼續道,「所以,你要不要跟本王說一說?」

「只要王爺不嫌棄屬下,屬下什麼都跟王爺說!」

折添恨不得將自己的煩惱全都倒給自家王爺,但是……尊卑有別,他還是忍住了。

只是簡單的說明自己與玉緞的事情,說自己看了玉緞的腿,問可不可以娶她。

謝辭偶爾也聽到自家娘子曾經說過,想要給玉緞那個丫鬟找個好人家。

垂眸看了眼跪在地上的折添,手指輕撫下巴,眼神低斂,折添自小跟隨在他身邊,文韜武略,樣樣精通,甚至還擅長醫術,除了父母雙亡,沒有親人之外,應該是很好的去處。

再者,若玉緞嫁給折添,那麼日後都可以安心的侍奉自家娘子,倒也不錯。

況且,之前清婉與聽卓的婚事,讓他失去了一個心腹下屬,而現在讓折添娶回來自家娘子的丫鬟,娘子為了這個丫鬟,恐怕也不會經常鬧離家出走。

這個買賣不錯。

謝辭頜首,「既然你看上了那個丫鬟,那本王做主,將她許配給你,擇日就成親。」

雖然折添很感動自家王爺,但是……

沉吟半響,還是瑟瑟發抖道,「要不屬下還是請王妃做主吧。」

「你的意思是,本王做不了你們的主?」謝辭鳳眸一眯,身上寒意無風自動。

聽到王爺的話,折添倒吸一口涼氣,「不不不,屬下絕對沒有這麼想,只是屬下想到了當初王爺之言,說屬下已經是王妃的下屬,一切大事全都聽從王妃命令。」

「屬下擔心,萬一王妃不允許,豈不是讓王爺與王妃之間產生嫌隙。」

雖然折添現在說的好聽,其實說白了…… 他現在為了玉緞,也是要討好王妃的。

畢竟若是王妃真的因為王爺這突然強勢的命令而反對,他本來是可以娶到玉緞的……

若是王爺與王妃之間又開始……那他跟玉緞豈不是成了炮灰,隔了許多年才能抱得美人歸,那真的太慘了。

所以,絕對不能讓王爺與王妃再起風雨。

謝辭又不傻,自然看出了折添對自家娘子的忌憚,不過,幸好折添忌憚的是他娘子,不然現在的折添,早就被謝辭捏死了。

從來沒有人敢違背他的命令,敢違背,背叛的人,現在墳頭草估計比人都要高了。

「饒你一命,既如此,下次莫要本王幫你。」

謝辭輕哧一聲,「滾吧。」

他差點忘了,如今折添已經是自家娘子的下屬,還是他親口所言。

這不是,玉緞,清婉,折添,聽卓,全都成了娘子的?

嘖,他們若是幫娘子離家出走……謝辭眼眸微眯,等折添滾走之後,立馬招來墨塵,讓他去盯著自家娘子。

生怕娘子趁機跑路。

而墨塵得了命令之後,向來表情生硬的人,也忍不住唇角一抽。

他覺得自家王爺真的想太多了,現在王妃心思都在幾個小主子身上,根本不會離開吧,而且就算要離開,也會帶著幾個小主子一起走。

這麼大的目標,還沒出門,就會被發現吧。

王爺真是……心亂了。

不過這樣也好,不需要天天對著王爺那張冰冷淡漠的臉,去看看小主子們可愛的小臉,轉換一下心情也不錯。

墨塵面上毫無表情,心裡難得愉悅。

蜜婚超甜:墨少家萌寶排好隊 折添被謝辭趕出來之後,並沒有著急找元長歡,畢竟,他還記得玉緞今日將他趕走之後,那句話,她似乎是還不想嫁給他啊。

但是既然自己已經看到了她的小腿,那就就要對她負責的。

他是一個有擔當的男人。

等去問問玉緞再說。

今日她還不是很理智,去問了也沒有用,明日,就明日,折添決定明日一定要去問清楚。

若是玉緞同意了,那他就去求王妃。

元長歡自然不知玉緞與折添這個小插曲,正將畫好的花樣,讓丫鬟帶去廚房,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元長歡桃花眸泛著笑意,很好,快要回來了。

等到元長歡親自將熱騰騰的糕點端上來的時候,外面便傳來聽卓的聲音,「王妃,大公子帶著雍和王府的小王爺來了。」

「快讓他們進來,就說本妃已經備好了糕點。」元長歡隨即繼續道,「對了,先帶他們去凈手。」

而後看向清婉,「清婉,讓奶娘把小小姐帶過來。」

「小公子們呢?」清婉還是問了一句。

畢竟若是只帶小小姐的話,小公子們可能會哭。

他們三個小傢伙,向來都是誰都離不開誰的。

元長歡思索半響,而後點點頭,「那就順便把他們也帶過來吧。」

順便?

清婉忍不住低笑了聲,行禮道,「是,奴婢這就去。」

眼看著清婉離開,元長歡似乎也覺得自己的話有點問題,不過現在不是考慮這些小事情的時候了,因為外面已經傳來了腳步聲。 兩個輕輕的腳步聲響起,除了兩個小傢伙之外,還有誰。

謝元渺一進門,便皺皺鼻子,「娘親,今天做了桃花糕是嗎?」

「當然,娘親答應你的桃花糕,自然不會食言。」元長歡笑意盎然的看著衝過來的兒子,不對,應該是走過來,年紀越大,謝元渺禮節越發周到,再也沒有之前的莽撞。

這樣的成長,對於元長歡而言,倒不知道自己是該高興的還是該失望。

總覺得,兒子越懂事,他們母子之間的關係越來越疏遠,哎,算了,一定是他的錯覺。

想到謝辭與婆婆之間的感情,元長歡忍不住摸了摸下巴,細細的思索道,等兒子娶妻了,她這個作為母親的,絕對不能阻攔。

不過,兒子能娶誰呢?

看著尚顯成熟的兒子,元長歡更覺得心塞了,長得太快了,她還沒有準備好呢,兒子就要長大了。

想到了今早幫兒子整理之時,兒子還嫌棄自己礙手礙腳,元長歡便忍不住神色恍惚。

「娘親,您在想什麼呢,贏鈺給您請安呢。」謝元渺習慣了自家娘親時不時地走神,但是現在贏鈺還在呢,來者是客,娘親真的是被爹爹寵壞了。

元長歡回過神來,與贏鈺對視,笑眯眯的開口道,「鈺兒不必多禮,快坐下,趁熱吃。」

贏鈺本以為元長歡不喜歡自己,畢竟他還是很喜歡糯糯的,若是糯糯的娘親不喜歡自己的,豈不是他以後很難來見糯糯了。

見元長歡對他笑的和藹,頓時鬆口氣,「多謝姑母。」

說著,便坐了下來。

看著面前精緻的糕點,心中惦記著糯糯,不知糯糯會不會過來,只是他今日還沒有準備好禮物,之前準備的,給了小露珠。

他想要給糯糯更好的,最起碼要比小露珠的那個小虎好很多才行,但是,那個本來就是他的寶貝,再也沒有更好的。

不過母妃說了,會給他找到更好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