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在電視機上看到劉志強已經是鉑金級別的選手時候,只有一個人默默地在賓館裡面喝悶酒。

「你總要面對的吧,再說明天你難道想要比賽的時候輸掉一分。」周恩開口問道。

蘇林默默的點點頭,走到一旁的空地上開始打氣了詠春拳。

周恩看到蘇林終於是安靜了,不由得大大的鬆了一口氣,躺在床上,思考著到底去哪裡跟別人對戰。

「只有鉑金級別的選手才能夠最大的激發我的潛力。」

周恩暗暗思索道。

一晚上的時間,就這麼的匆匆而過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射在這片大地上的時候,象徵著新一輪的搏擊賽的開始。

「你知道嗎?這場比賽對於東區學校非常的重要。」

「是啊,我知道,這次東區學校要是能贏,就能夠擠進前三強,就可以代表四川省參加國家級比賽了。」

說這話的人此時還有些震驚。

「這次東區學校真是一匹黑馬,居然能夠殺到三強爭奪賽中,這攀枝花真是了不得啊。」眾人紛紛感慨。

要知道,攀枝花在四川省都是比較落後的城市,在加上地區偏遠,搏擊業在那裡自然是哼落後。

可萬萬沒有想到,就是這麼落後的一個地方,居然能夠取得前三爭奪賽的資格。

隨著時間的推移,觀眾席上的人漸漸變多。

東區休息室內,吳敏看著眾人,說道:「這次比賽是我們非常關鍵的一戰,不過有一個好消息的是這次我們有著選擇對手的權利。」

聽到這話,眾人不由得微微鬆了一口氣,他們都知道,對於這個權利無疑是雪中送炭。

「隊長,那個,,,」就在這時候,一道弱弱的聲音響起。

吳敏轉頭看向蘇林,問道:「蘇林,你有什麼事?」

蘇林說道:「我能不能對戰劉志強。」

此話一出,眾人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雖說眾人早就知道蘇林和劉志強之間的恩怨,但是沒有想到蘇林真的要在這一場比賽中提出來。

「蘇林,這是比賽,你知道這一場輸的後果是什麼嗎?」吳敏不由得沉聲說道。

蘇林點點頭,然後說道:「我參加比賽的意義就是要打敗劉志強,所以請大家給我一個機會。」

說著,蘇林深深的鞠了一躬。

眾人不禁有些沉默。

「好吧。你想要對戰劉志強你就去吧。」過了好一會,吳敏徐徐說到。

眾人皆是用驚詫的目光看向吳敏,不知道吳敏是在抽什麼風,要是真的讓蘇林去對付劉志強的話。

自己這邊還有贏得機會嗎?

蘇林看了一眼對面走上來的劉志強,對著眾人說道:「那我先去了。」

眾人勉強擠出一絲笑容來,顯然都不怎麼看好蘇林,不,是完全不看好蘇林。

蘇林說完后,轉身走出了休息室。

「隊長,為什麼答應蘇林?」趙海燕連忙問道。

周恩等眾人也是將疑惑的目光投過來。

看到眾人疑惑的目光,吳敏沉聲說道:「田忌賽馬大家都知道吧。」

眾人聞言紛紛點頭,冷顏夕聽到田忌賽馬四個字的時候就已經猜到了。

「我用的就是田忌賽馬的戰略,讓蘇林去換掉對面最強的劉志強,這樣我們的壓力就會小很多。」

眾人聽后恍然大悟,旋即看向的比賽擂台。

擂台上,蘇林目光仇恨的盯著對面的劉志強。

「我可是等你了好久了。」

劉志強不在意的笑了笑,隨意的揮揮手,看向裁判說道:「可以開始了嗎?」

見到劉志強居然直接是無視了自己,蘇林壓抑多年的情感忍不住全都爆發出來。

聽到裁判的開始之後,蘇林整個人就如同一柄利劍一般狠狠的刺向劉志強。

劉志強隨意的一揮手。


「啪。」

蘇林臉上就出現了一個紅彤彤的手印。

東區休息室內,眾人皆是用憤怒的木杆看向擂台上的劉志強,所謂的打人不打臉,這種行為實在是太過分了。

「我還以為會是周恩對付我呢?原來是你這麼一個弱雞,實在是太讓我失望了。」劉志強搖搖頭,隨即又是一手揮出。

蘇林連忙施展出詠春拳想要進行格擋,可是雙方速度,力量都不是在一個層面上的。

「啪。」

又是一聲清脆的耳光聲,蘇林左臉頰也出現了一個紅彤彤的手掌印。

「啪。」

又是一掌。

「啪。」

「啪。」


隨著一聲聲巴掌聲響起,蘇林的臉頰很快就高高腫起。雙眼向上一番,硬生生的被打暈了過去。

「啪啪啪啪。」劉志強依舊是沒有停手,瘋狂的扇這蘇林的耳光。


東區休息室里,一個個人看到這一幕眼睛都紅了,在這半年多的時間相處下來,眾人都不由自主的產生了感情。

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好兄弟被抽耳光,怎麼能夠不怒。

「劉志強實在是太沒有人性了。」趙海燕憤憤不平的說道。

其餘人皆是微微點頭。

「咳,」

就在這時候,裁判輕輕的咳嗽一聲,同時吹響了手中的口哨,劉志強停下了抽向蘇林耳光的手。

失去劉志強的抓握,蘇林直接的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臉上的浮腫就連他媽媽來了都認不出這個兒子來。

「一秒,兩秒,,,,,八秒,九秒,十秒,劉志強勝。」

隨著裁判的聲音落下,立馬就有兩個醫務人員將躺在地上的蘇林放在擔架上,然後抬起走了。

劉志強看到自己勝利后,並沒有走向自己學校的休息誰,而是徑直走向了對面東區學校的休息室。

眾人看到劉志強朝著自己這邊走來,不由得一個個都站起來,皆是用包含敵意的眼神看著劉志強。

劉志強走到周恩面前,淡淡的說道:「周恩,這次比賽我就讓給你了,不過團隊賽前三決出來后,就是個人賽。」

「希望到時候你不要讓我失望。還有的是不要忘記你我之間的承諾。」

說完,劉志強也不等周恩回話,直接是走出去了。

眾人聽到這話,不由得露出一臉茫然的表情,周恩最清楚,就是輸的人不能再用詠春拳的那個承諾。

接下來的比賽,就如同劉志強所說,果然對面的四川學校的人開始放水。

故意輸了上場給周恩他們。

這樣,東區學校就順利的擠進前三的隊伍。這讓不少人都跌掉了眼睛。

想當初他們還信誓旦旦的說周恩不可能贏得,可這轉眼間就被打臉了,而且是打的啪啪啪的響。

「怎麼可能?是不是有什麼內幕?」

「就是,你看看,四川學校團隊賽排在第二,而東區學校僅僅排在第三。」

「天啊,東區學校是走了什麼狗屎運。」

一個個都在那裡驚嘆著。

而身為東區學校一員的周恩就被冷顏夕叫到了他的房間中去。

周恩忍不住開始YY起來,畢竟一個美女將自己叫道她的閨房中去,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帶著緊張的心情,周恩推開了冷顏夕的房門。

「快點周恩,我們就等你了。」吳敏對著周恩說道。

周恩抬眼一看,吳敏,郝海燕,李輝,張麗,冷顏夕,就連蘇林也是臉上纏著厚厚的繃帶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周恩臉色瞬間就垮了下來。可么多人,哪裡還有秘密可言。

周恩只能是隨意的坐在床上。聞著床上散發出淡淡的幽香,周恩卻是提不起興緻來。

「這次世界只有搏擊賽的團隊賽就到這裡就結束了,校長的意思是你們現在回去,畢竟你們已經落後太多的課程了。」

「那不是還有個人賽會進行下去嗎?」蘇林在一旁不由得插話問道。

冷顏夕冷冰冰的說道:「校長的意思是你們個人賽也不可能拿到什麼好名次的,不能取得國家級冠軍一切都是妄想。」

「好不如回去好好的讀書,將來或許還能找一份不錯的工作。」

「真現實。」蘇林小聲嘀咕著:「你用完我們轉眼就將我們拋棄。」

冷顏夕冷冷的看過來,嚇得蘇林再也不敢吭聲了。

「那仍要留在這裡參加個人賽呢?」吳敏問道,畢竟他的實力也算是不俗,想要繼續走下去。

「可以的,不過學校不會再負擔任何的飲食住宿費用,需要你自己承擔,另外一旦三個月內沒有回去上課,你只有留一級了。」

冷顏夕依舊是冷冰冰的。

「嘶。」眾人聽到這話,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這一招實在是太狠了,完全不給人活路啊。

周恩忍不住問道:「那我跟校長的合同。」說這話的時候周恩心情還是有些激動地。

因為這就意味著校長可以私自做主給他一個畢業證,這怎麼能夠不讓周恩激動。

「你的事我等會再說。」冷顏夕隨口應付了一句,然後看向眾人問道:「還有沒有什麼問題,沒有的話明天我就買火車票了。」 黃凱話說完后,他還有些擔心夏侯倩兒會攻擊自己,於是,黃凱再次小心翼翼的後退兩步然後又道:「我分身在裡面,如果校長大人真遇到什麼致命性的攻擊什麼的,我一定會幫忙的。」說完,黃凱警惕的打量著夏侯倩兒。

見夏侯倩兒心情平復下來,黃凱心中鬆了口氣。

這時,周圍,看戲的諸位老師見黃凱這麼說,立刻笑了。

我一定會幫忙的!

呵呵噠,你幫什麼忙?

你一個斗君一級的孩子,你能幫什麼忙?

要知道,校長大人的實力可是斗霸三級呢!斗霸三級的實力都栽裡面去了,你那點小力氣,還能扭轉乾坤?

這個時候,很多人都看向黃凱,然後輕蔑一笑。不過,也有嘴賤的,就喜歡打擊人。他們看向黃凱,然後冷笑說道:「哈哈哈我笑死了,你幫忙?你拿什麼幫忙?你有什麼資格幫忙?你有那能耐嗎?」

「就是就是。」一人這樣鄙夷黃凱之後,另一個人立刻開口附和道:「不是我瞧不起你,你要是真有能耐,你現在就去將校長大人救出來,在這瞎bb什麼啊!」

「沒錯。」

「對啊!黃凱你倒是去救人啊!」

「……」

這個時候,很多人都攻擊起黃凱來了。

說句實話,其實,很多人都看黃凱非常不爽。因為,黃凱剛才的那句話,太自大了。而且,剛才黃凱和他們講的故事,真心太假了!

他們覺得,他們被黃凱騙了。所以,他們心裡不爽啊!心裡不爽怎麼辦?那一定是找到機會就找人家麻煩啊!於是現在,大家就在找麻煩。

一旁,重樓見大家都攻擊黃凱,有些不爽的皺了皺眉頭。這群逗比,竟然敢對救世主這樣,簡直就是找死啊!

此刻,重樓已經將這些人都記在心裡了。他不會輔佐救世主,他只能憑藉自己所想的來幫忙。在重樓看來,只要反對黃凱的,就應該死。

「呵呵呵……」黃凱見大家都攻擊自己,冷笑出聲。他掃視眾人,隨即反駁道:「怎麼?我沒能耐?你們有能耐?」

「小子,我可是老師,怎麼,你還敢犟嘴?」

「哼!比你小子有能耐。」

「……」

黃凱反駁的話剛出口,其中幾個剛才說的追兇的,就一臉自傲的仰起頭回答起來。

此刻,他們還是以老師的身份自居。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