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許飛他們根本不知道,而他們記憶下來的亞索符文雖然有一些和鎖扣上的圖形很相似,但是許飛他們很清楚符文這種東西那絕對是精密到極點的存在。哪怕是一個微小的錯誤都可能導致符文變異。所以許飛他們即便覺得兩者很相似也不會往亞索符文上面去嘗試。所以許飛他們只能等待著幾個自然法師調配的解除法術的溶液,這種溶液一旦滴上鎖扣實際上也讓黑矮人們的工作也節省了。

這種魔法溶液其實不只是腐蝕酸液而已,如果僅僅只是腐蝕酸液的話根本不可能把上面附加著法術的鎖扣給腐蝕掉。只有利用具備一定魔法力量的特殊溶液才能一點點的把附著著法術的鎖扣腐蝕掉,而且在那之前精靈法師們需要利用自己的手指上附加魔力來探測鎖扣上法術的類型來配置相應的溶液。實際上幸好時間這把殺豬刀足夠犀利,不然以這幾個精靈法師的水平根本不可能配置出足夠消融這些鎖扣的溶液,只要鎖扣上的法術魔力消耗速度再減緩一點哪怕是一百年前的情況,精靈法師們配置的溶液都無法破壞鎖扣。

伴隨著啪嗒啪嗒的聲音,堅固的鎖扣最後全部變成了銀色的溶液被精靈法師們用吸管關不吸走了。徹底打開的鎖扣以後這本碩大無比的書籍上附加的法術也徹底的消失了,露出了書籍真實的面貌。看起來極其古老的蒙皮在法術的保護下即便是歷經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歲月依舊柔順光華。但是陳凱他們關注的絕對不是書籍的蒙皮而是裡面的內容。

雖然他們很希望從書本蒙皮上得到一些裡面內容有關聯的東西,但是如同大部分古代書籍一樣很多書籍根本沒有書名的。只有掀開書皮以後,你才能夠看到裡面的東西,從而判斷出裡面寫的究竟是什麼。

看著厚實無比的書皮陳凱他們幾個近戰人員握著盾牌用手用力的一點點的掀開。當他們掀開書皮的時候空氣中的魔力流動明顯開始加速了並且大量的魔力緩緩的注入了這本書的書頁中。看到這種情況陳凱他們幾乎下意識想要合上書本,但是龐大的魔力洶湧而入讓陳凱他們的行為變得有點徒勞,書頁竟然自行翻開了並且緩緩的散發出淡淡的光芒。

望著書本上散發出來的光芒陳凱他們全部都向著帳篷空間的邊緣移動著,甚至有種想要從帳篷中逃出去的衝動。但是陳凱他們很快就發現自己貌似不需要這樣做。因為掀開的書本只是在吸收魔力而不是釋放,同時那迷濛的光芒最後形成的是一個投影影響而不是什麼恐怖的法術。所以陳凱他們很快就平靜了下來,慢慢的看著那些閃耀的光團變成一團逐漸散去的迷霧展露出一座巨大無比的城市。

「這是不是地面上那座遺迹?」在看到那座巨大的城市一瞬間。所有人腦海中閃過了這樣的念頭。而這個猜測在瞬間幾乎就得到了認同,因為陳凱他們在地面上摸爬了相當長的時間

對於那座城市外圍的建築可是相當熟悉。

「還真的是!」望著那極其熟悉外城建築,所有人腦海中的疑問迅速的解開,同時他們也知道了那座城市的名字。因為在書本打開的時候,有一個聲音在他們的腦海里響起。

「這是眾星之下最為美麗繁華的城市,是諸神最為青睞的明珠!它有一個偉大的名字——伊甸,所有人心中最永遠的家園。」巨大的城市中擁有眾多巨大而又奇偉的建築,其中分佈在城市周圍那幾座參入雲層的法師塔甚至比現在上古法師們所在的黑之塔更加高。但是比較奇怪的就是這些法師塔的結構很古怪,它們的樣子很像是現實中差點倒塌的比薩斜塔行制而不是現在的法師塔形象。當然更加突出的還是整個城市中央巨大無比的神殿,因為那裡陳凱他們根本就沒有踏足。所以陳凱他們並不知道殘存在地面上那些碩大無比的支柱竟然是一座神殿。

「伊甸是被諸神所鍾愛的地方,眾神甚至會經常的出現在這裡,出現在最偉大的眾神殿中和居民們生活在一起。」當聽到這些東西的時候,陳凱他們腦海中直接感到一陣奇異,因為他們可沒有聽說過有神明能夠真身降臨在主物質位面上,更不用說什麼和居民生活在一起這種事情了。在陳凱他們這些已經熟知了遊戲中神明和普通人之間距離的玩家看來,諸神和普通人生活在一起簡直就是天方夜譚的事情。

但是許飛他們幾個施法者和幾個精靈法師同時想到了一個詞,那就是諸神時代。當然那個所謂的諸神時代並不是現在這些諸神所處的時代,而是更加久遠的時間之前。也就是數個紀年之前,甚至比上古法師們所處的時代還有久遠之前。對於那個時期記錄留下來的不多,但是毫無疑問那個時代是眾神最為繁盛的事情,諸神可以以真神在世間行走同時最為恐怖還是萬神殿這個存在。實際上對於諸神時代最重要的記錄就是萬神殿。因為相對於現在眾神時代當年的萬神殿才是諸神最為強大的事情。

實際上陳凱他們對於萬神殿的傳說了解也不多,但是唯一知道的事情只有擁有數以千計的主神才敢稱之為萬神殿。當然神明越多也就代表著信仰爭奪的越激烈,最終的結果就是所謂的萬神殿解體然後眾神在相互爭鬥中一個個隕落。無論他們是否需要信仰,是否在爭奪信仰當他們中的某一部分神明牽扯到戰鬥中以後。最後的諸神大戰就不可避免的發生了隨後就是諸神時代的終末諸神黃昏的開啟。最後戰鬥甚至連最古神明都牽扯了進去,按照陳凱他們了解到的傳說最後是系統主腦也就是薇薇安和薇薇歐兩位插手把大部分打瘋了的諸神給滅了才沒有使得後來的主物質位面被打碎。

諸神時代的結束也導致了紀年的更迭,隨後就是上古法師們的時期了。依靠著諸神時代遺留下來的知識一些原本和諸神關係較好的強者很快就強大了起來建立了上古法師議會這個組織。當然那時候還有其他的組織,但是在上古法師們強大力量的籠罩下,這些組織如同地下世界的老鼠一樣苟延殘喘著。不過上古法師們沒有吸取諸神們的教訓,瘋狂的追求力量和知識的他們甚至肆意的抓捕神明,最後使得殘存的神明聯合起來直接把上古法師們給掀翻了。

當然這一次戰鬥再度造成了紀年的更迭,同時上古法師的退場也讓兩個主腦開始修改主物質位面的規則,使得現在的諸神和諸神一級的存在無法以真身進入主物質位面,強行進入就會遭到規則力量的攻擊甚至遭到兩個主腦的攻擊。至於上古法師們退場以後的時間紀年更迭的更加頻繁,當然陳凱他們這些玩家則認為是系統主腦為了迎接玩家的到來不斷的豐富系統規則的結果。

不過無論許飛他們腦海中如何翻騰有關諸神時代的記憶都無法打斷眼前的畫面變化,巨大的城市不斷的隨著投影的播放傳遞到眾人的視野中。陳凱他們甚至直接打開了視頻攝錄功能,把這座叫做伊甸的城市曾經的面貌給記錄下來。同時他們內心有一種猜測。迷失之地這個區域另一個稱呼眾神的伊甸園不會就是這麼來的吧。

巨大無比的城市在法術力量下不斷的變換著場景,那環繞在耳邊的聲音似乎在述說這座城市曾經的輝煌,那是帶著一種沉痛和悲傷的語氣。聽著這個語氣陳凱他們知道,這座美麗的城市大概最後的結果基本上是和精靈城市泰拉米斯一個結果那就是毀於戰火。同時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這座城市被毀滅在眾神時代那最後一場可怕的諸神黃昏的戰鬥中。

「但是最後這個城市被毀滅了!這座美麗的城市也承受不起戰火,那些墮落的神明發起了可怕的戰爭,那是蔓延整個世界的戰爭毀滅了這座城市。」隨著畫面的流轉陳凱他們看到了飛翔在天空中的眾神降下的火焰,同時地面上那些強大的存在釋放的攻擊也讓所有人感到震撼。在這樣的戰鬥中長度超過五十米的巨龍也是炮灰一樣的存在,在眾神的攻擊之下慘叫著從天空中跌落。那幾座巨大的如同比薩斜塔一樣的法師塔上遠古的法師們不斷的向著天空中釋放者一個個閃耀著光芒的遠古符文,這些強大的法師也就是後來的上古法師們的最初存在。這些強大的施法者攻擊甚至導致了數個神明的隕落當然這樣的行為也遭來了神明的怒火。伴隨著恐怖的雷霆和火焰,巨大的法師塔直接變成了崩潰的廢墟。

當城市中央的眾神殿也變成廢墟以後,這座美麗的城市最後完全毀於戰火,但是還不是現在陳凱他們看到的那樣。因為雖然城市大部分都被毀滅了,但是依舊有不少人活了下來,同時一部分建築也保留了下來。

「我們的家園毀了,我們的神明戰死了!一部分人傷心無比的離開了這裡,而另一部分人選擇留了下來。我們在這座充滿記憶的城市中繼續生活著,在城市的地下建立了一座新的城市。我們希望能夠等到我們的神明復活或者回來,因為我們知道肯定有人沒有死。」看著畫面上的城市逐漸轉入昏暗的地下,陳凱他們總算明白了這座龐大無比的地下城是怎麼來的。

「當我們修建起地下城的時候,有一些人慕名而來我們就接納了他們。同樣也有人厭倦了等待選擇離開,我們給予他們祝福。城市越來越大同

時城市中的居民也越來越多,可是我們一直等的神明卻依舊沒回來。」聲音到了這裡已經有點絕望了,但是陳凱他們還是沒有明白這座巨大的地下城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哪怕是擁有近乎不朽的生命很多人最後還是死了,因為所謂的不朽只是一個笑話。隨著一個又一個夥伴死去,這座城市似乎也逐漸死去了。來的人越來越少離開的人越來越多。一些人忍受不住那漫長的等待瘋了,瘋狂的攻擊周圍的一切導致了許多人逃離了這裡。最終這裡將會成為我們這些人的墓穴,因為我們都知道他們不會回來了。」當陳凱他們聽到這一句話的時候,都明白最後那個他們應該是指那些戰敗的神明,而基本上這些神明按照眾神時代的傳說應該是被主腦給洗掉了。

「看到這些你們應該明白了吧?」當這個聲音響起的時候,陳凱他們就感到不對了,因為原本的投影竟然變成了一個白鬍子老頭。穿著一身白色的長袍拄著一根碩大的法杖看起來很和藹可親,可是陳凱他們怎麼都覺得對方不懷好意。

「你們這些該死的盜墓賊,竟然打擾我們的安寧,我要詛咒你們!詛咒你們…啊~~~~」幾乎在打擾我們的安寧這一句話的時候,陳凱毫不猶豫的釋放了聖焰朝著白鬍子老頭的身體按了過去,充滿神聖力量的火焰在瞬間燒灼在對方身上把這個白鬍子老頭變成了一個燃燒的火炬。

「我詛咒你!你這個該死的盜墓賊…你將會迎來永生永世都無法擺脫的煉獄!」隨著最後一聲尖嚎,白鬍子老頭身體被淡金色的聖焰徹底的燒毀了,同時連同那本厚重無比的書籍一起變成了一堆白色的灰燼。但是陳凱卻沒有一絲一毫開心的感覺,因為他感覺自己似乎真的被詛咒了。

「我勒個去!」鬱悶無比的陳凱簡直快要抓狂了,怎麼翻本書最後都會變成這種情況,最重要的是怎麼倒霉的人是他。當然如果讓陳凱再度選擇的話,他還是會毫不猶豫的釋放聖焰,因為現在受到詛咒的只是他一個人,如果他不幹掉白鬍子老頭那麼毫無疑問所有人都可能遭到詛咒。(未完待續。。) 這是陳凱他們進入這座地下城的第三天,對於陳凱他們來說擺在他們面前的有一個好消息以及一個壞消息。好消息就是他們總算是知道了這座城市是怎麼誕生的和地面上那座城市廢墟的名字,壞消息的就是可憐的陳凱現在看誰都很想衝上去砍一刀。

是的!這是他悲催的被詛咒以後產生的惡果,雖然時間這把殺豬刀非常犀利的讓陳凱承受的詛咒力量降低了很多,也就是那個被陳凱化成灰灰的白鬍子老頭靈魂力量在無盡的歲月中消失了大半。不然被詛咒命中的那一刻,陳凱肯定就直接操起背後的輝光之刃把身邊的所有人都砍一個遍。

陳凱現在遭受的詛咒最大的特點就是讓他幾乎隨時都處於情緒極度激動的狀態,並且看誰都彷彿是敵人一樣。幸好他是一個玩家,如果換成一個普通的原住民中了這一下保管操起傢伙就像身邊的人砍過去。因為對於原住民冒險者來說深處在危險的環境下,驟然發現身邊的人全部變成了猙獰的惡魔那麼保管會認為自己陷入到了敵人的包圍中。

實際上當陳凱在發現自己的視野轉變的時候,的確下意識的認為周圍都是敵人。幸好他本身是神殿系職業者,雙眼施加上星辰之眸這個神術,而神術視野中那些扭曲成惡魔的形象並沒有出現邪惡無比的光芒。所以陳凱才緩緩的收回自己握住武器的手,不過隨後的時間裡陳凱真的感覺自己像是生活在煉獄之中,因為周圍的環境差點讓他以為自己跑到深淵地獄中了。毫無疑問在陳凱的視野中所有人都套上了一個惡魔一樣的外形,無論男的女的都變成了各種稀奇古怪的惡魔。

「頭兒!你還好吧!」費雲看著陳凱猩紅的雙眼問了一句,當然費雲並不知道在陳凱的眼中他的形象那是相當的糟糕,天知道為什麼惡魔中還有這樣其特的存在。實際上陳凱很難形容費雲的面容,說是鼻涕蟲還是應該說是長得像蒼蠅。


「不好!」陳凱嘆了口氣把腦袋偏過去然後不得不再度偏回來,因為在另一個方向有一個更加看不得的存在。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牛頭人小美女阿麗莎。而讓陳凱感到恐懼的是阿麗莎現在在他眼中的形象絕對堪稱殺必死的存在。因為阿麗莎在陳凱的視野中直接變成了欲魔,那勾人的身材不但沒有變得難看反而變得更加火爆,最重要的在陳凱視野中阿麗莎的長袍變成了稀薄無比的輕紗,透過輕紗可以直接看到阿麗莎身上穿的黑色內衣那是充滿誘惑力的裝束。雖然陳凱曾經見過阿麗莎幾乎沒有穿衣服的樣子,但是比起那時的阿麗莎現在的阿麗莎更加充滿誘惑力,陳凱幾乎在看都的一瞬間就差點直接噴鼻血。

所以哪怕面對費雲現在這副面容也要比轉頭看阿麗莎更加的好,實際上有一個比阿麗莎更加要命的人在陳凱的身後,那就是蘇婉。在陳凱的視野中蘇婉的形象就是一個魅魔,而且還是一個充滿了致命吸引力的魅魔。因為陳凱本身就和蘇婉關係不同,所以當他受到詛咒以後視野中的蘇婉形象也更加特殊。在陳凱視野中擁有魅魔形象的蘇婉簡直就是近乎一絲不掛的狀態。當然這樣的絕對是不可能的。因為系統專業**裸的賣肉的話那就絕對會被投訴的。所以蘇婉身上是有衣服的,可是那一身只遮住三點的盔甲還不如沒有。當然這一切只是陳凱受到詛咒導致的視線幻覺,實際上蘇婉在陳凱的視野中扭曲而成的形象都是詛咒的力量在作怪。

實際上在陳凱被詛咒以後幾個精靈法師已經努力的試圖幫助他驅散身上的詛咒,但是效果那絕對是沒有效果。詛咒力量依舊纏繞在陳凱身上,而且更加要命的是如果是利用耳朵聽到的東西來判斷的話陳凱保管會被氣死或者直接揮刀砍人。

比如說一句你還好吧,結果經過詛咒力量傳遞到陳凱耳朵里就變成了你去死吧,最重要的是這個語氣還非常配合對方被詛咒力量扭曲的面容。幸好因為時間這把殺豬刀使得詛咒在爆發的時候是極其緩慢的逐漸扭曲,如果一開始直接把視野中的人扭曲成惡魔再配合對方的扭曲的語言,哪怕再怎麼冷靜的人也會直接把刀子捅向身邊的曾經的夥伴。

所以當陳凱把詛咒力量的新一層表現告訴其他人的時候。精靈法師們的臉色更加充滿了歉意。畢竟最開始提議把這本書籍打開的並不是陳凱他們,而是這些精靈法師們。實際上陳凱他們是希望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以後再處理這些戰利品,而幾個精靈法師卻希望能夠從收集到的東西里找到自己一族不朽者死亡的原因,毫無疑問他們的確找到了因為那個精靈不朽者肯定是因為等待所謂的神明結果老死在了這座地下城中。當然這僅僅是陳凱他們依靠那個書籍中看到的畫面的出來的結論。而目前為止這個結論的可信度高達八成,只是代價在陳凱看來有點高或者說有點坑。

實際上現在陳凱的戰鬥力已經下降了很大一截了,如果不是他是一個玩家受到詛咒影響並不是很嚴重,最重要的是這個詛咒目前為止只是扭曲了他的視覺和聽覺。還沒有狂亂這種特性。不然的話陳凱現在基本上就只能被綁起來了,因為一旦陷入狂亂陳凱搞不好就會直接觸發狂暴,到時候所有人都只能轉身逃命了。哪怕是羅曼斯他們這樣的聖域強者面對狂暴狀態下的陳凱也只能逃命。因為陳凱那個狀態可是有一個已死換傷的技能,那就是斷空一擊。哪怕是全盛狀態下羅曼斯如果硬吃這樣以陳凱全部生命值爆發的攻擊一樣會受傷,甚至一個不下心可能被陳凱以命換命給砍死。

所以如果陳凱身上的詛咒真的到達了狂亂的程度,那麼其他人只能選擇讓陳凱貢獻出一次經驗值然後送他去復活了。只是陳凱他們並不知道這樣的詛咒哪怕是復活以後也不會消失,而是可能會一直糾纏著目標直到詛咒被強行解除為止。不過目前為止陳凱他們可找不到解除詛咒的術士,如果陳凱他們回到上古法師們所在的地方也許可以依靠上古法師的力量解除詛咒,但是現在陳凱只能忍受著詛咒的折磨了。

唯一的好消息大概就是詛咒的力量雖然影響了陳凱的視覺,但是卻沒有讓他加持神術的雙眼失去搜索猩紅之獸的能力,所以陳凱雖然戰鬥力降低了不少但是還是站在隊伍的前方不斷的用雙眼掃視周圍。但是

這個動作對於他來說絕對是一個折磨。因為向周圍看的時候難免要把自己人也納入視線中,於是美得丑的他都看到了而且還是一覽無遺的那種。當然他絕對不會把自己視野中的情況告訴別人,哪怕是自己的妹妹陳怡也不行,因為陳怡在他的視野中那是一隻揮舞著鋼叉的小惡魔還是很醜的那種。一旦告訴了她,陳凱可以想象自己的腰間的軟肉肯定會被狠狠的擰上好幾下。

緩緩的依靠著之前一天掌握的辦法陳凱他們在昏暗的地下城中慢慢的前進著,頭頂上方那些發光植物正在逐漸的復甦過來隨著時間的推移一點點的向外散發著更加明亮的光芒。所以陳凱他們的視野也從之前的不足百米擴展到了近百米開外,但是並不是一件好事。因為陳凱他們視野擴展的同時也意味著那些怪物的視野也得到了加強,當然在這個地下城中哪怕是身處同一個街道,只要雙方距離超過一百米看一切都是一片昏暗。

在這樣的情況下一行人竟然非常安穩的前進了近十公里,距離亡靈**師基諾的位置越來越近了。但是看著那還有一格的圖標。陳凱他們一陣嘆氣毫無疑問他們距離亡靈**師至少還有十公里的距離,如果是地面上這個距離絕對不遠。如果開車的話那麼就是最多幾分鐘或者十幾分鐘的事情,哪怕是跑步也不會超過一個小時,但是現在的環境即便最快也需要近一天的時間而且還必須要向現在這樣順風順水才行。

「奇怪!為什麼水晶的格子在少了一些?難道那位亡靈**師正在向著我們所在的位置移動過來?」當陳凱查看手中的魔法水晶時忽然發現水晶上的指示圖標竟然短了一些,也就是說這個時候亡靈**師和他們的距離拉近了至少一千米以上的距離。

「不是吧?真的在朝我們的位置移動?」毫無疑問陳凱的這個消息絕對是一個好消息,如果對方跑到了陳凱他們邊上,那麼他們就不用再痛苦無比的在地下城中亂竄了。

「的確是真的!只是他移動的距離並不多,而且貌似現在又停下了!」望著手掌中停下不動的魔法游標,陳凱他們嘆了口氣。雖然對方的距離已經拉近了。但是距離陳凱他們的指望還差很多。

陳凱盯著魔法水晶整整一個小時,最後亡靈法師都沒有移動那麼一下,游標停留在原地如同死了一樣所以陳凱嘆了口氣然後開始吃著冷硬的麵包準備休息了。實際上現在除了縮在自己帳篷里的房間中休息以外沒有別的事情可以做,跑到外面眼睛看到的基本上都是被詛咒扭曲成惡魔的同伴。聽到的也是充滿挑逗或者狂暴的語言,所以陳凱只能自己把自己獨自關在房間里。

陳凱並沒有發現在他把自己關在帳篷里休息的時候,偉大的亡靈法師基諾閣下再度開始了移動,並且還是朝著他們所在的方向緩緩的前進著。手中拿著改造的特殊法杖。基諾閣下如同鬼子進村一樣小心翼翼的縮在易格薩的背後。

他現在的心情非常的好,因為手中的法杖出乎意料的好用,那些猩紅之獸雖然可怕但是面對同屬性的攻擊竟然沒有辦法抵抗。在基諾法師全力支持下。一擊就幹掉了一頭之前非常難以對付的猩紅之獸,而收取了對方的能量核心以後基諾閣下馬上就開始雕琢起符文,所以現在基諾閣下手中有了兩顆可以替換的能量核心這樣底氣就更加充足了。

同時底氣十足的基諾閣下準備找更多的猩紅之獸的麻煩,不過他更加清楚自己需要的是什麼。只有徹底的恢復自己的力量,他才有底氣和實力掌握整個地下城,從而最終向那些該死的上古法師復仇。想到這裡基諾閣下就有點激動,靈魂差點因此而當機。

只是現實給了基諾閣下當頭一棒,越是靠近中心的住宅防護越強大。而且猩紅之獸的攻擊根本無法對這些住宅造成任何破壞。因為製造出它們的就是這座地下城的使用者,他們自然不會製造出一群可以肆意破壞自己房子的怪物。


所以那些經過亡靈法師改造過的能量核心施放的猩紅射線也無法破壞建築,而普通蠻力根本無法破開大門反而會引來周圍的巡邏者。雖然擁有猩紅射線這種可以對付猩紅之獸的東西,可是一旦遇到半龍人傀儡以及那些雙頭犬傀儡,亡靈法師除了讓易格薩扛著逃命以外沒有別的路可以走。

同時他們也發現了進入普通民居可以躲避巡邏兵這件事,同樣他們也發現了那些普通民居的特點,可問題是亡靈法師需要找的東西絕對不可能存在於普通民居中,而且哪怕是那些特殊的擁有守護力量的房子里也不見得有他所需要的東西。因此他只能一點點的碰運氣,如同開寶箱一樣去嘗試。只是有些寶箱的防護力太強大了,使得基諾閣下幾乎崩碎了一口牙都沒有打開。

「易格薩!去打開門。這幢房子里也許有我們需要的東西。」手中揮舞著閃耀著紅色光芒的法杖,基諾閣下對著身邊的墮落亡靈聖騎士易格薩喊著,後者頭盔下的雙眼閃爍了一下靈魂之火的光芒然後極其憤怒又無奈的走到了門前。想他一個堂堂的光輝神殿聖騎士現在竟然淪落到給人當炮灰的地步,這種落差讓易格薩更加的憤怒,記恨著當初殺死自己的那個混蛋。

看著眼前這個高大的門戶易格薩很清楚這樣的房屋擁有極其強悍的防禦力同時也有更加強大的魔法力量,雖然在時間這把殺豬刀之下房屋的魔法力量降低了很多,可是如果不小心應對同樣可以把他這個還不入流的死亡騎士給幹掉。是的,在得到了地下城中某個寶物以後,易格薩的身體正在快速的向著死亡騎士轉化著。這種轉化速度快的讓亡靈**師感到驚嘆。可惜那樣的寶物只有一件,而且已經被易格薩使用掉了,不然的話亡靈法師絕對會拿去研究以便自己以後可以用來製造一支死亡騎士大軍。

但是在找到那件寶物的瞬間,直到這件東西對自己有用以後易格薩就把它吞了下去。以至於亡靈**師根本不知道自己這個不靠譜的盟友瞞著他吞了什麼東西。濃郁的死亡力量不斷的沖刷著易格薩的軀體,那充滿冰冷的死亡力量結合著他軀體從殘存的光輝之力形成了那種晦澀的死亡光輝之力。隨著那種死亡力量的誕生,他的身體

向死亡騎士轉變的速度越發快速,同時吸收身體中那件寶物的速度也變得更快了。只要給他一個月。不!只需要一個星期的時間,他就可以徹底的轉變成一個真正掌握死亡力量的死亡騎士,而不是之前那種空有死亡騎士一般身軀卻只能揮舞著長劍的普通亡靈。

當然他的變化亡靈**師是看在眼裡的。但是卻沒有往易格薩身體中隱藏著秘密這個方向想,而是覺得可能是易格薩的身體本身就已經逐漸被死亡力量侵蝕在死前已經有墮落的情況了。當然對於易格薩現在的力量,基諾法師也嘗試過分析,卻發現這種蘊含著光輝力量的死亡之力竟然對他這個亡靈也有殺傷力,這種發現讓基諾法師鬱悶無比同時對易格薩提高了警惕。

揮舞著手中的武器燃燒著晦澀死亡力量的光輝之火緩緩的纏繞上易格薩手中的長劍,這柄附加著特殊符文的長劍是亡靈法師專門為自己的死亡騎士製作的,所以非常適合已經逐漸轉變成死亡騎士的易格薩使用。燃燒著晦澀光芒的長劍用力的刺入大門的上門鎖的位置,充滿破壞性的力量瞬間擊潰了大門上那些防護法術,失去了門鎖控制的大門瞬間被打開了露出了裡面黑暗無比的院子。

「走吧!進去,也許這裡能夠找到一些能用的東西!」看著院子里消散的法術力量,那些被召喚出來的骷髏傀儡已經徹底的失去了回收利用的可能。雖然基諾失去了從冥界召喚亡靈的能力,但是從屍體上召喚出普通的骷髏兵這個法術還是可以使用的,不然的話他這個亡靈法師真的是徹底的廢掉了。(未完待續……)

看埃提亞最新章節到 當陳凱雙眼再度睜開的時候他悲劇的發現似乎詛咒的效果又加強了,視線所及之處帳篷里的景色幾乎都快和深淵中的景象一樣了。雖然陳凱沒有見到過遊戲中的深淵是何種景象,但是現在他覺得眼前的環境基本上大概就是深淵的形象了。

無奈的閉上了自己的雙眼,陳凱緩緩的利用自己的雙手如同瞎子一樣觸摸著周圍的環境,幸好這樣的觸覺還沒有徹底的被詛咒力量所影響。所以陳凱視野中自己身處的詭異岩石,實際上還是他在帳篷里的床鋪。

幸好陳凱對自己的房間非常的屬性,所以他很快就摸索著從帳篷里走了出來。當然為了避免在摸索的時候撞到別人,陳凱極其的無奈的在隊伍頻道里呼喚了一下蘇婉來幫助自己。

當蘇婉把蒙著眼睛的陳凱攙扶到吃飯的地方時,所有人都知道倒霉的陳凱詛咒的力量又加深了。為了不刺激被詛咒折磨的倒霉蛋陳凱,所有人都非常安靜的吃著東西,而陳凱也小心翼翼的吃著自己的食物當然是麵包和烤肉這些,肉湯則是讓蘇婉端給他以後再喝到嘴裡。當然陳凱並不知道蘇婉因為忙著準備食物,所以把肉湯端給他的是阿麗莎而不是蘇婉。

吃過東西以後陳凱再一次把魔法水晶掏了出來,當然因為蒙著眼睛陳凱根本看不到魔法水晶上的東西,所以他很快就把魔法水晶遞給了身邊的許飛。從現在開始這塊魔法水晶就要由對方保管了,當然因為陳凱看不到所以他差點把魔法水晶塞到許飛的嘴巴里,

「額?頭兒!你昨天晚上後來沒有看水晶嗎?」許飛看著水晶上的圖標感到一陣驚愕,因為現在那位亡靈**師所在的位置距離他們竟然相當的近。如果用直線距離來計算的話,那麼就是不到三公里左右的路程了。

「你看我現在的樣子能看到嗎?」實際上早上的時候陳凱拿出魔法水晶看了一下,結果他差點把這塊水晶丟出去,因為在陳凱的視野中這個水晶直接變成了一個扭曲的怪物。如果不是陳凱的意志足夠強大,他絕對會在一瞬間就把這枚水晶個丟出去。到時候這枚並不是特別堅固的魔法水晶就可能碎成渣渣了。

「說吧!好消息還是壞消息。」當然陳凱和許飛的交流是通過隊伍頻道,不然的話陳凱聽到的話語肯定充滿惡意的挑釁語言,那是足以挑逗一人的怒火的話語。

「好消息!那位亡靈**師距離我們大概只有不到三公里了,也許今天我們就可以幹掉他,然後拿著他的腦袋回家了。」許飛的聲音在隊伍頻道中讓所有人都聽得異常清楚,所以一下子包括陳凱在內的所有人都放下了食物。

「所有人迅速的消滅食物,我們去找到那個該死的亡靈法師然後把他腦袋擰下來!」雖然陳凱現在蒙著眼睛,但是毫無疑問他的話充滿了振奮人心的精神,當然只有陳凱自己說話的時候內容才不會被扭曲成挑釁性的話語,不然其他人聽到他的話語也肯定會忍不住怒火而爆發戰鬥的。

不過陳凱不知道自己身上的詛咒會不會繼續加深。幸好這個詛咒只是印象他的感官和聽覺,還沒有影響到他的語言系統。但是詛咒的力量出乎意料的強大,相對來說何麗雯那個縮小詛咒簡直就是渣了,畢竟一個持續時間已經超過了一天多,而縮小術說是詛咒可是持續時間只有不到半個小時。實際上何麗雯嘗試過利用縮小術這類詛咒性質的法術來以毒攻毒,可惜最後被攻毒攻掉的全是她釋放法術,而且貌似現在陳凱情況嚴重應該還有那些詛咒力量被那個白鬍子老頭的詛咒給吸收了。所以陳凱現在情況更加嚴重其實還有何麗雯一部分責任,當然是很輕微的那種,畢竟何麗雯的詛咒力量太弱了哪怕全部吸收也只是讓陳凱的情況糟糕一點點而已。

當精靈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也感到非常的開心。只是他的話語聽在陳凱的耳朵里那就是充滿了惡意的話語了,當然這種因為詛咒而扭曲的語言陳凱沒有去理會。如果他去理會的話,那麼絕對會被氣死的。

只是陳凱他們想法雖然好,但是現實卻是他們被一群路過的猩紅之獸擋在了房子里。只能繼續縮在房子裡面等待著外面的那些猩紅之獸離開。畢竟他們可沒有對付猩紅之獸的好辦法,除了用蠻力硬推以外沒有別的方法。

相對來說手握著利用猩紅之獸身體中的能量核心製作的法杖的亡靈法師就要牛掰多了,因為他可以一擊重傷這種怪物甚至可以幹掉對方。但是如果面對的猩紅之獸數量超過兩隻的時候,那麼大部分時候基諾閣下就會拍著易格薩的肩膀示意對方扛著自己逃命。

不過現在這位亡靈法師正在一幢建築物中搜刮著東西。並且他實力正在緩緩的恢復著,因為他找到了一些靈魂結晶。這種靈魂結晶是不朽級別的存在死亡時自我靈魂徹底燃燒后產生的殘留,也就是他們對這個世界最後的遺存和貢獻之一。除了他們不會腐朽的身體以外。這種靈魂結晶也是一種特殊的遺澤,因為裡面蘊含著不朽者靈魂自我燃燒以後最後剩下的精華。對於基諾這樣的因為由靈魂碎片重生髮展誕生出來的靈魂來說,這種精華是最好的修補物品了比當初的那些靈魂精粹還要好。

感受著靈魂中那些因為吸取修補靈魂的靈魂精粹而產生的污穢雜質被一點點凈化掉,同時原本不完整的靈魂開始再度完整起來,基諾閣下的心情極其的愉悅。可惜這樣的靈魂結晶他只找到了一塊,在被使用以後只能讓他靈魂恢復完整而不能再度強大一些,而且這種完整隻是相對於過去而言。至少他現在不會因為心情激動而靈魂激蕩的掛掉,但是想要恢復過去的實力他的靈魂要成長到傳奇位階才行,而那需要的靈魂結晶至少是十枚以上才行。但是找到了一枚靈魂結晶也就意味著這個地下城中肯定還有更多這種東西,最重要的是他在之前的那座房子里除了找到了這枚不朽靈魂結晶以外,還找到了不少好東西其中就有一具沒有製作完成的戰爭傀儡。


那是一台巨大無比的半龍人傀儡,在找到這台傀儡的時候還沒有使用不朽靈魂結晶的基諾閣下差點沒有因為靈魂激蕩直接抽

過去。幸好最後他還是平靜了下來。不過他身後的易格薩卻差點被嚇死了。如果基諾因為這個原因激動的靈魂爆碎,那麼連帶著易格薩也要完蛋,所以這個墮落的光輝神殿聖騎士轉變的死亡騎士內心已經希望要徹底的割裂和亡靈法師之前的契約,但是在那之前他必須擁有足夠的力量才行。

所以易格薩現在還必須要忍耐,而獲得了新的半龍人傀儡以後基諾閣下花費了整整四個小時的裝配這個半龍人傀儡,然後把自己製作好的靈魂核心裝入了這個半龍人傀儡中。當然因為條件簡陋,所以這個半龍傀儡的大部分結構都沒有被修改,只有一小部分地方進行了改造。比如說半龍人傀儡的肩膀上就那肩甲上就被基諾閣下安裝了兩個魔法炮,當然這兩門魔法炮來源同樣是他在上古法師們沒有發現的時候從報廢品裡面摳出來的。當然最重要的炮管還是利用白骨材料製作的,所以魔法炮的威力和上古法師們製作的正品根本沒有辦法相比。但是當基諾閣下把魔法炮的能量核心替換成猩紅之獸的能量核心時,這兩門威力縮減的魔法炮現在的威力再度提升了。除了釋放次數成為一個嚴重問題以外,半龍人傀儡肩膀上的魔法炮絕對是極品。

只是在做完這一切以後悲劇的亡靈法師發現想要啟動這個戰爭傀儡所需要能量也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坑,原本用來放置啟動戰爭傀儡的能量已經在時間這把殺豬刀的切割之下變成了廢物。畢竟能量核心不啟動的情況下,裡面的能量一直都處於緩慢逸散的狀態,只有藉由魔法陣和符文組成的能量補充系統才能緩緩為這個能量核心補充能量。

所以為了自己的新寶貝能夠移動起來,偉大的亡靈法師需要找幾個倒霉蛋來挖能量核心,所以他不得不把剛剛裝上去的魔法炮拆了下來讓易格薩拿著。至於他自己則拿著法杖走出了大門,他需要找到幾隻猩紅之獸來獲取能量核心。而這個時候陳凱他們則同樣正慢慢的走出房門向著亡靈法師所在位置快速的移動著。

當然因為陳凱現在不得不遮住雙眼,所以依靠他的神術發現猩紅之獸的方法已經不行了。現在陳凱他們只能依靠剩下的辦法來面對那些猩紅之獸,當然最重要的還是依靠自己的運氣。如果陳凱他們運氣很糟糕那麼結果就是一場悲劇,哪怕陳凱扯掉腦門上遮著眼睛的繃帶也是一樣的結果。幸好陳凱他們的運氣很不錯。或者說在神明的庇佑下連上天都在幫著他們希望他們把亡靈**師給幹掉。當然這是一行人腦海中的yy而已,但是他們運氣不錯卻是事實。

一路過來一行人根本沒有遇到任何一次攻擊,所有的猩紅之獸和半龍人傀儡都被他們成功的避開了,當然依靠著迅速發現民宅這一點才躲開了那些怪物。為此一行人的行動速度被嚴重拖慢。尤其是當隊伍中還有陳凱這個半瞎子的時候。

雖然陳凱試圖揭開自己眼睛上的繃帶,但是結果就是他自己差點被嚇一跳。因為在他視線所及的地方腳下的岩石變成了無盡的深淵,而周圍的人都似乎一無所知的往前走。如果不是理智告訴他這是詛咒造成的幻覺。搞不好陳凱已經大吼起來了。在越過了無盡深淵以後,視線中的景象就直接變成了一片燃燒的火海,最後陳凱實在是扛不住不得不把眼睛遮住了才避免了被逼瘋的結局。畢竟哪怕陳凱的心理素質在高,當視線中的存在不斷變成岩漿深淵乃至火海的時候都會感到小心肝亂顫,時間長了哪怕精神再堅強也會徹底的完蛋。雖然長時間處於這種環境會讓陳凱變得很堅強,可是更有可能讓他徹底變成瘋子,哪怕有系統心理治療也撐不住。


對於陳凱這種情況所有人都感到一陣無奈,所以他只能無奈的蒙上了繃帶當瞎子了。蘇婉利用一根繩索綁在陳凱的手上,當她拉扯一下繩索的時候就代表著陳凱需要蹲下,如果是連續兩下就是要趴下。繩索繃緊意味著就要快步小跑。雖然陳凱視線被自己給蒙住了,同時聽覺受到了嚴重干擾,但是目前為止他沒有出現一次錯誤。

實際上其他人覺得如果陳凱真的是一個瞎子,那麼絕對是瞎子中頂級存在。當然這種調侃在陳凱的冷哼下瞬間消失了,而且隨著他們越來越靠近亡靈法師所在的位置,一行人的腳步就變得越發的輕盈。他們生怕自己的行動會讓亡靈法師逃跑,而在這座地下城對方如果真的逃跑他們連追都不敢追。

緩緩的靠近著亡靈法師所在的區域,一行人如同小偷一樣緩慢的前進著,在頭頂上方那些發光植物的光芒達到最大值的時候,一行人就看到了遠處正在揮舞著法杖的亡靈法師。看著許飛他們經過截圖後傳遞到了隊伍頻道。雖然無法通過雙眼看到但是團隊頻道中截圖陳凱還是可以看到的。

「真tmd丑!這貨竟然長這幅德行!我勒個去,我們竟然為了他跑了那麼長的時間。」陳凱看著畫面上的基諾**師,光光的腦殼在幽暗的光芒下看起來有點發青,消瘦無比的身體怎麼看都和印象中的亡靈法師非常接近但是更加的醜陋。一身髒兮兮的法袍看起來彷彿被狗啃過一樣,上面布滿了各種破損,甚至直接暴露出亡靈法師被咬過的大腿。但是讓陳凱他們感到心悸的卻不是亡靈法師的容貌,而是他現在在做的事情。讓他們恐懼不已的猩紅之獸竟然正在被輕鬆無比的擊殺著,當然也不能說完全的輕鬆無比,可是站在亡靈法師身邊的那個看起來像是死亡騎士的傢伙手中端著一個魔法炮不斷的射擊著。

三隻足以讓陳凱他們團滅的猩紅之獸竟然就這樣被打成了重傷。然後一點點的被幹掉。這個畫面讓躲在轉角的眾人都忍不住縮了回去,因為他們發現如果就這樣衝出去的話搞不好他們就會和那幾隻猩紅之獸一樣被嗖嗖的幹掉。因為他們發現亡靈法師身邊那個死亡騎士拿著的魔法炮釋放的攻擊和猩紅之獸釋放的攻擊極其相似,那絕對是足以把他們幹掉的東西。


「老二!準備用法術捲軸,一次性幹掉那個傢伙不要給他任何機會。」陳凱想了想直接在隊伍頻道中和許飛說著。而他們並不知道自己的出現已經被亡靈法師偵知了。對於亡靈法師來說一個生命探查就足以讓他了解很多東西,而陳凱他們身上的力量太明顯了,如果不是幾頭猩紅之獸身上有著對他來說很重要的東西

西他絕對不會讓陳凱他們靠近。

「易格薩!解決那些尾隨的老鼠,我們該回去了!」基諾並不知道追來的是誰。但是在他的感知中陳凱他們實力很弱不然的話也不會被他現在這樣的實力所探查到。所以他把這個明顯輕鬆的事情交給了易格薩,只是下一刻他忽然想起這裡是危險無比的地下城,如果陳凱他們實力那麼弱怎麼可能到得了這裡。所以原本想要把任務交給易格薩的亡靈**師迅速了制止了對方行動。然後直接用法杖指了一下地面上被幹掉三具猩紅之獸。

「死亡操縱!」隨著亡靈法師的低喝原本已經死亡的三頭猩紅之獸再度搖晃著站了起來,並且身體搖擺著向著陳凱他們所在的位置移動過去。所有人都縮進拐角的眾人並沒有發現亡靈法師的異常,因為他們正在討論戰術,羅曼斯正準備繞過前面的建築摸到亡靈法師的身後堵住對方的逃跑的道路。

但是下一刻剛剛想要走出去的眾人就遭到了三道成品字形的猩紅射線的攻擊,高能攻擊幾乎差點把想要衝出去給許飛釋放法術捲軸爭取時間的陳凱他們幾個肉盾給轟死。幸好死亡的猩紅之獸在亡靈法師的操控下命中率降低的厲害,而且強行使用猩紅射線讓原本就已經死亡的怪物變得更加難以操控。雖然對於亡靈法師基諾閣下來說這其實並不是問題,但那是在他靈魂徹底恢復的時候,現在嘛還是有點問題了。這個問題就使得陳凱他們從被幹掉變成了差點被幹掉,而幸好陳凱及時展開了背後的金屬羽翼,依靠黑曜青金強悍無比的魔法抵抗力才逃過了這一劫。不過這一下回去陳凱的盔甲又要大修了,搞不好光是修理費就要陳凱大哭一次。(未完待續……)

看埃提亞最新章節到 實際上在一把扯掉自己腦袋上的繃帶以後,陳凱已經有一種想哭的衝動了。雖然他的雙眼視線中扭曲的視覺里顯示不出自己盔甲的損壞程度,可是他自己能夠感覺的出來自己的金屬羽翼估計已經快要報廢了。

畢竟陳凱是被三道猩紅射線正面命中,哪怕是威力削減了大半的攻擊一樣非常可怕。在這樣的攻擊下陳凱身上的金屬羽翼能夠不被轟穿已經是相當奇迹的事情了,而他摘掉腦袋上繃帶的一瞬間就開始移動了起來,準備迅速的擊殺或者牽制住對方。同時兩個精靈聖域強者也不需要繞路了,因為他們根本沒有時間去做這件事,現在亡靈**師正在易格薩的扛著下發足逃命。

當然在那之前亡靈法師直接把原本的死亡操縱變成了亡者復甦,三隻被操控的猩紅之獸直接變成了擁有最低級智能的死亡生物。這三頭腳步踉蹌的猩紅之獸揮舞著逐漸僵硬的觸手開始發起了攻擊,當然最因為直接轉變成亡靈生物使得猩紅之獸最可怕的攻擊瞬間削弱了一倍不止。

但是哪怕是虛弱了猩紅之獸也是猩紅之獸,足可以拖住陳凱他們了。至少在陳凱他們沒有亡靈**師那種手段之前他們根本沒有辦法短時間內擺脫這三隻怪物,所以他們現在只能有一種選擇那就是分兵。

「羅曼斯閣下!亡靈法師就拜託你們了!這三隻猩紅之獸就交給我們吧。」陳凱沒有去看羅曼斯,因為現在他的視野中所有人都幾乎是惡魔的形象,他根本無法分辨那一個是猩紅之獸而那一個又是精靈。因為一些精靈在陳凱的視野中那就是四足著地的形象,當然如果這個形象說出來的話那些精靈絕對會憤怒的朝著陳凱吐口水,所以陳凱從來沒有把自己視野中的形象告訴任何人。

「好的!那麼這三個亡靈怪物就麻煩你了!」雖然這一句在陳凱耳朵里聽起來就是『滾蛋,你這個沒有腦子的烏龜王八蛋。』但是陳凱還是很清楚羅曼斯的意思,所以怒火直接瞄準了面前三隻逐漸亡靈化的猩紅之獸發泄了過去。需要說明的是在其他人眼中極其猙獰的猩紅之獸,在陳凱眼中竟然是三隻長著狐狸尾巴的人身狐狸精。猩紅之獸那漆黑的皮膚在陳凱眼中就是潔白光滑的肌膚。毫無疑問三隻光溜溜的搖晃著尾巴的狐狸精那絕對是一種折磨。實際上這對於某些宅男來說絕對是一副殺必死的場面,嘴角還滴著血的猩紅之獸在陳凱的視線中那就是面容泛著魅光留著涎水發春的樣子。

這種形象簡直就是在折磨人,而陳凱唯一能做就是揮起武器朝著對方似乎在發出呻吟的怪物身上砍過去。巨劍凝結著陳凱的鬥氣朝著被他自身力量克制的亡靈猩紅之獸攻擊了過去,而此刻羅曼斯則帶著大部分精靈開始追趕逃跑的亡靈法師。

三隻剛剛開始轉化成亡靈的猩紅之獸看著揮舞著武器撲過來的陳凱毫不猶豫的發起了攻擊,雖然它們現在的實力還沒有完全恢復也不可能完全恢復,但是已經變成亡靈的它們有著對生者與生俱來的憎惡。所以在陳凱發起攻擊的同時,剛剛被釋放了亡者復甦的三隻猩紅之獸也毫不猶豫的發起了反擊,脊背上那些觸手朝著陳凱的身體抽打了過來。同時一絲絲猩紅的光束開始不斷的朝著陳凱攢射過來,當然因為身體逐步的亡靈化,導致猩紅射線的威力降低的厲害。

這些原本至少會在陳凱身體上留下幾個洞的猩紅射線。現在只能讓陳凱感到一絲絲難受,在鬥氣的抵擋下甚至連上陳凱生命值減少都無法做到。當然不要認為這些猩紅之獸就永遠只有這樣的力量,這是因為它們身體中的能量核心沒有被完全改造成充滿死亡力量,當它的核心徹底變成了充滿死亡力量的核心時,這個猩紅之獸將會轉變成另一種生物,真正帶來死亡的死亡之獸。不過現在它們處於最為虛弱的時候,也是陳凱他們唯一能夠幹掉它們的時候。因為身體逐漸的亡靈化,軀體中力量正在被死亡力量所改造所以一些肢體開始變得不協調起來。

所以這些猩紅之獸的反應有點慢,不像之前那樣行動敏捷。但是陳凱他們想要幹掉這三隻怪物依舊非常的困難。因為它們身體現在一樣可以利用猩紅射線給陳凱他們造成可怕的傷害。當然這種猩紅射線絕對不是脊背上那些觸手釋放的,而是從猩紅之獸嘴裡噴射出來的粗大光芒。

但是三隻猩紅之獸目前還沒有辦法控制好自己的身體,所以當陳凱的巨劍落下的時候它們竟然沒有辦法擋住陳凱的攻擊。僅僅只是一下,中間的那頭猩紅之獸腦袋就被陳凱直接從中間斬開了。

看著分成兩半的美麗面容。陳凱的心情那絕對是異常複雜的,當然他內心吐槽的是這個該死的詛咒而不是自己辣手摧花的行為。但是讓陳凱沒想到的是自己的攻擊造成的傷害並不高,而且眼前的亡靈化的猩紅之獸生命力和沒有轉化成亡靈時一樣的可怕。那被陳凱一劍斬掉的近萬點生命值竟然在短時間內就恢復如初,當然這是以消耗它身體中能量核心中的能量為代價的。但是這也極其可怕了。

對於玩家來說他們不怕怪物攻擊強大,最怕怪物擁有極其強大的防禦力還有極其可怕的恢復力,而後者比前者更加要命。實際上很多特殊的怪物比如說粘液怪這樣的生物。物理防禦力簡直低的可怕,但是只要有水的地方除非你能夠一擊直接擊碎它的核心不然砍多少血都是白搭。

同樣眼前的三隻猩紅之獸也是如此,在能量核心中的能量沒有消耗完畢之前,無論陳凱他們砍多少生命值這三個怪物都能夠慢慢的恢復過來。這對於陳凱他們來說絕對不是什麼好事,當然對於陳凱來說更加不是什麼好事,因為他擔心自己戰鬥的時候無法控制誤傷別人所以直接拉走了一隻猩紅之獸。毫無疑問單挑一隻猩紅之獸絕對是陳凱做的最瘋狂的事情,哪怕對方正因為逐步的亡靈化而虛弱不堪也是一件瘋狂的事情。

但是陳凱沒有辦法,因為其他人現在在陳凱視野中也是惡魔一般的形象,他可不認為自己在戰鬥的時候也能夠完全和之前那樣照顧到自己人。一個不小心就可能連同自己人一起砍了。要是被陳凱砍掛掉那絕對是一個悲劇。所以他只能極其悲劇的自己扛著一

只猩紅之獸,當然還是有遠程攻擊進行協助的,不然的話陳凱絕對吃不消。

揮舞著巨劍的陳凱一次又一次的朝著猩紅之獸的腦袋砍過去,這倒不是他對這個猩紅之獸的腦袋有什麼不滿,而是因為他知道想要阻止對方釋放大威力的猩紅射線那麼只能讓這個怪物閉嘴才行。同樣其他人也用這個辦法阻擋著亡靈化的猩紅之獸釋放攻擊,畢竟相對來說現在的猩紅之獸脊背上的觸手攻擊力簡直就是一個渣,對陳凱他們唯一的威脅就是嘴巴中釋放的攻擊。

當陳凱他們勉強抵擋住三隻亡靈化的猩紅之獸時,羅曼斯則帶著自己的族人在地下城的街道上瘋狂的追趕著狂奔的亡靈**師和他的盟友易格薩死亡騎士閣下。亡靈法師現在才明白為什麼陳凱他們明明實力那麼弱還能跑到地下城來,因為他們完全就是炮灰真正的主力其實是這些精靈才對。

「該死的精靈!竟然一直追著不放,早知道在泰拉米斯就應該直接把他們全部毒死!」亡靈**師基諾憤怒的想著。但是那時候他腦袋裡只有把巨象惡魔變成自己亡靈傀儡的想法,幾乎把羅曼斯等精靈忘得一乾二淨了。同時在看到陳凱他們的時候,因為靈魂剛剛恢復過來對於陳凱等人的記憶還沒完全回憶起來,直到現在趴在易格薩的背上他才想起來原來這些精靈竟然是從泰拉米斯就跟著的那些傢伙。

「基諾!你這個該死一萬次的傢伙,我要為洛蘭爾伊利特死去的精靈復仇!」聽著背後羅曼斯聲音背著亡靈**師逃跑的易格薩忽然有種想要把背上的亡靈法師丟出去的衝動,因為他似乎想起不知道多少年他也是這樣朝著當年的亡靈法師憤怒的咆哮。

「該死的精靈!有種等我恢復了實力你再來找我報仇,看我不打死你這個不要臉的傢伙!」毫無疑問本身自己就不怎麼要臉的亡靈法師說別人不要臉的時候,那絕對是充滿了違和感的。但是亡靈法師自己卻全然不覺,望著前面即將到達的房子。他直接拍著易格薩衝進了房屋。

「易格薩給我擋住他們一會兒,等我把戰爭傀儡復甦過來就來幫你!」毫無節操的讓易格薩這個盟友充當盾牌抵擋眾多的精靈追兵,但是對於這個指令易格薩卻沒有辦法反抗。雖然他現在力量增長很快,但是距離破壞和亡靈法師之間的契約這種事情還有很大一段路要走。所以雖然雙方是盟友關係可實際上易格薩更像是基諾的僕從才對。

「雖然我和你們一樣很想幹掉他,但是沒有辦法如果他死了我也會完蛋,所以只能對不起了!」易格薩慢慢的抽出自己的死亡騎士長劍,實際上如果不是基諾趁著自己腦子還很混沌的時候誘使他簽訂了契約。現在他根本就不會管對方的死活。畢竟對於精靈們來說,他們要幹掉只是基諾而已,對於易格薩這個死亡騎士如果不當道的話絕對是懶得理的。精靈們可不是神殿的狂信徒。沒有消滅亡靈為己任這種義務和想法,他們的目的是幹掉基諾為死去的洛蘭爾伊利特的亡者復仇而已。

對於易格薩的話語羅曼斯沒有理會,因為他直接揮起了長劍朝著對方劈了過去。如果是普通的死亡騎士那麼在羅曼斯和另一個精靈強者羅拉爾澤的圍攻下絕對支持不了多久,但是易格薩是誰那是一個墮落的光輝神殿的聖騎士轉變來的死亡騎士。雖然他身體中的死亡力量還沒達到峰值,可是他的身體可是實打實的由聖域強者甚至可以說是聖域巔峰強者轉化而來的頂級死亡騎士的身體。

最重要的是他身上的盔甲也是基諾收集到的極品,按照陳凱他們這些玩家的說法那就是穿著一身紫色的聖造級裝備的boss級存在。雖然羅曼斯和羅拉爾澤的裝備也不錯,但是和易格薩比起來就差了一些了。所以身體中的死亡力量弱了一些,可是依靠著裝備的優勢他竟然可以擋住兩個聖域級別的精靈守護者的攻擊。當然對於原住民來說裝備上的優勢其實並不明顯,易格薩更多的是在依靠死亡騎士那強悍無比的身軀在對抗兩個精靈強者的攻擊。因為對於易格薩來說哪怕是包含對方鬥氣的攻擊直接命中軀體,他也不會受多少傷,可是對於羅曼斯他們來說只要被易格薩砍中一下就會很要命了。

因為那種充滿了光輝力量的晦澀死亡力量非常詭異。充滿了死亡和光明兩種氣息一旦被侵入就會侵蝕兩個精靈本身的力量,導致兩人戰鬥力下降。當然最要命的還是易格薩的武器極其的鋒利,而他們一旦被擊中那就不僅僅是被死亡力量入侵而已更會被傷到。受傷的部位因為死亡力量的原因會發黑留出黑色的血液,從而導致兩人的戰鬥力下降的更加厲害。

幸好僅僅只是對抗了一次,兩個精靈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不然只需要被擊中幾下他們就可能要飲恨在易格薩下的武器之下了。當然他們並不知道易格薩的死亡力量並不多,僅僅只是交手了那麼一次就已經把他身體中的死亡力量消耗了近十分之一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