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羅征的力量小了十倍……

「呼……」

鳳女向後輕輕一退,眼睫毛微微一抖,那金球中的力量也傾瀉下來,朝著羅征當頭轟下來。

這其中的力量絕不是羅征能抵抗的。

可就在金球中的力量沒能接觸到羅征,羅征頭頂又有一個褐色圓球破碎。

「隱者神通,風雲遁!」

「怎麼這麼多……」鳳女看到這一幕也有些無語。

這一刻她幾乎有一種錯覺,自己是不是抓到了東皇的親兒子了?

「呼,嘩」

一陣微風卷過,天地之下風雲變幻。

羅征體表騰起陣陣白霧,他整個人宛若騰雲駕霧,朝著一個方向飛射而去。

這並非大挪移,但速度快的讓人匪夷所思。

包括在白霧中的羅征,根本感受不到自己的速度有多快……

「該死……」

看著羅征遠離的鳳女,咬了咬牙。

這傢伙的花樣簡直層出不窮,這才剛入彼岸境而已,日後真有大機緣崛起,那還得了?

何況封石還在這傢伙手中,她斷然不可能放過羅征!

「散……」

她望著風雲遁的方向,散掉了幻滅投影,原地消失了。

……

……

巨大的神巢如同一輪太陽,無時無刻都散發著萬丈金光。

無數金烏匯聚成一條條河流,圍繞著神巢不知疲倦的飛舞著。

在神巢正中央,有一座高台,高台上則是一個巨大的王座,自王座中金色的雙翼散發著聖潔的光芒,修長而美好的羽翼從兩端垂落下來。

婚姻反擊戰 羽翼的主人驀然睜開了雙眼,綉眉同時皺了起來,那正是剛剛散掉幻滅投影的鳳女。

「娜娜……我要進行第三次幻滅投影,」鳳女凝聲說道。

王座之下,坐著另外一名神巢女妖,正是她呼喚的「娜娜」。

娜娜詫異的看了鳳女一眼,「鳳女大人,短時間第三次動用幻滅投影,您的實力會再度削弱一半……」

幻滅投影是虛空幻滅真意神通中比較禁忌的一招,無視距離,無式空間禁錮,但使用這一招損耗太大了。

娜娜想不通,如果是面對強大的敵人,第三次幻滅投影毫無用處,根本無法對抗那等強者。

如果是對付弱者,第二次幻滅投影就已經綽綽有餘了。

「照我說的去做,」鳳女面無表情說道。

她自然不會告訴自己,一個初入彼岸的人族小子從自己手中跑了。

好在「風雲遁」開啟的那一刻,她在那人族小子身上留下了印記,第三次幻滅投影他應該逃不掉。 在鳳女的感知之中,羅征正以極快的速度逃逸。

這個速度與鳳女全力飛遁的速度差不多,隱者神通能達到這等效果非常驚人。

視妻如命 一炷香的時間后,鳳女才感知羅征停了下來。

這時她伸出纖細的手指,輕輕放在了王座的扶手上。

扶手上出現了一個特殊的芒星紋路,隨後整個神巢都開始震動起來,棲息在神巢周圍的金烏騰空而起,伴隨著劇烈的震動,鳳女頭頂的空間再度被撕裂,雪亮的光芒籠罩在她周身。

隨後一個虛影自鳳女肉身中分離,徑自鑽入了空間裂縫。

觀山州……

向西的地勢越來越平緩。

那一團雲霧彷彿從天上掉下來一般,沿著地面不斷高速滾動。

沿途之上的一些生靈看到這雲霧,紛紛躲閃。

最終雲霧停在了一片蒼翠的草原之上,霧氣開始隨風飄散,只留下羅征一人屹立當場。

「這兩個隱者神通,倒是好手段……」羅征長舒了一口氣。

九黎留給他的這些隱者神通,倒是各個非凡。

特別是那「枯竭之力」,讓自身力量暴增五倍!只可惜自己的實力還不夠強,若他擁有五星太一衛那等實力,恐怕連這鳳女的幻滅投影都能撕碎了。@^^$

一下子用去了兩道「隱者神通」,羅征固然心疼,但終究是逃脫升天。

可蘇寬的父親和叔叔卻被鳳女所殺,不知蘇寬知曉後會是什麼心情。

平復了一下心情,羅徵才想著檢查一下自己的後背,不知那封石吸入體內,對自己有什麼影響……

就在這一刻,九五二七聲音又傳來了,「羅征……小心上面。」

羅征抬頭望去,就看到一個虛影正在悄然凝結。!$*!

「又來了!」

羅征哭喪著臉,眉頭皺成了一團。

這鳳女簡直陰魂不散!

眨眼之間,巨大的雙翼再度浮現在上空。

這一次鳳女的氣勢遠不如上一次,這投影過來的實力恐怕還不如尋常的神巢女妖。

即便是如此,也遠不是羅征現在能對抗的……

「剛剛你若乖乖跟我走,事情會簡單很多,現在恐怕要讓你吃一番苦頭了……」鳳女冷漠的聲音擴散下來。

她無法直接將羅征拉回神巢,只能用一些非常手段將羅征控制在此地,再讓金烏前來帶走他。

羅征盯著鳳女,腦海中念頭飛轉,但面對這等強大存在,他的確沒有反抗的能力……

可就在他看著鳳女的過程中,忽然看到鳳女身後出現了一個淡淡的人影。

羅征的瞳孔猛然一睜,眼中滿是不可思議之色,嘴巴也微微張開。

鳳女看到羅征這般神情,也有些奇怪,冷聲問道:「你這般臉色,是什麼意思?還想玩什麼詭計?仰或……還有什麼特殊的隱者神通?」

在羅征的視線中,那個人影越來越清晰,赫然便是一名蓄著長須,面相俊朗的中年人。

也不知此人使了什麼神通,竟神不知鬼不覺,甚至能避開鳳女的感知?

當這老者靠近鳳女咫尺之遙時,鳳女終於察覺到背後這人。

她瞳孔猛然一縮,寬闊的雙翼猛然向中間蜷縮,那些金羽如萬千利刃向她壓縮而來。

可這中年人從容不迫的貼近鳳女,竟伸手在她那張極美的臉龐上輕輕撫了一記,才從她的身前退開了一段距離。

她眼中的殺意綻放,蜷縮的雙翼如靈巧的手臂揮刀,當頭朝中年人切下來。

這中年人的身形極為靈活,隨風而動,幾乎貼著羽翼避開……

幾番閃避之後,他竟再度貼在鳳女身邊,還伸手在鳳女胸口捏了一把,同時笑嘻嘻的說道:「嘿嘿,都說妖女比人族女人的肌膚細膩,看來傳言是真的!」

這鳳女只是幻滅投影,並非真身,哪裡有什麼細膩不細膩的說法?

她無法驅走此人,無奈之下只能催動神火。

「逢」的一聲,鳳女渾身上下已被神火所覆蓋。

中年人雖然能將鳳女玩弄在鼓掌之中,可對金烏神火還是很畏懼,這才不得不退了開去。

他緩緩降下,落在了羅征身邊。

「秋前輩,」羅征拱了拱手。

「你認得出我?」秋陰河笑著問道。

「聲音便聽得出來了,」羅征回答。

方才羅征也是滿腹困惑,到底是何等人物敢如此戲弄金烏族鳳女!

等到秋陰河一開口,羅征就聽出來了,那日在參天大劍中他曾聽過秋陰河的聲音。

「人族敗類,果然都是如此下三濫之輩,我要你死!」

鳳女在金烏族中也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何時受過這樣的輕薄折辱?

秋陰河撇了撇嘴說道:「你的外貌,你的語言……甚至神火傳承,都是我人族的,何苦要如此瞧不起本族正宗?」

「閉嘴!」

她話音一落,已徑自朝秋陰河沖了下來。

看得出來,鳳女的確是出離憤怒,渾身神火暴漲,如同一輪墜落的太陽。

真論實力,鳳女作為神巢之主要略強於秋陰河。

可鳳女並非本體親臨,而且她是第二次幻滅投影,實力減半后再減半,大約與五星太一衛相仿,焉能是秋陰河的對手?

只見秋陰河輕輕一個轉身,右手只動彈了一下。

即使是近在咫尺的羅征,也沒看到秋陰河是如何拔劍的,他只看到了秋陰河收劍的一個動作。

一道淡淡的劍影呈四十五度角向上掠過,鳳女的幻滅投影直接被斬碎。

裂開的幻滅投影,甚至還引起了觀山州天地囚籠的反制,化出一個個虛空裂縫,將鳳女破碎的投影,連同神火一同吸了進去。

「守護碧雲城的任務對你而言應十分輕鬆,只是戰局變幻莫測,這一次……是我的疏忽,」秋陰河看著天空中緩緩消失的虛空裂縫說道。

羅征滿腹疑惑,正欲開口詢問。

秋陰河忽然揮手阻攔道,「等等……」

他側耳聆聽一記,眼睛微微一眯,忽然伸出左腳輕輕在山澗岩石中猛然一踩。

「嘭!」

這一片山脈都隨之震動起來。

穿成偏執大佬的粘人精 「砰砰砰!」

隨著三聲爆鳴聲傳來,不遠處地面就一股力量衝出了三個大洞,從那大洞中竟有三頭喋血鼠屍躺在了洞口。

這三隻體型不小的老鼠,顯然是被秋陰河一腳跺出來的。 看到這三頭鼠妖,羅征的眉頭也是一皺,「耳鼠?」

秋陰河點點頭,「這些躲在陰暗角落的傢伙,無處不在……」

羅征初入母世界時,就曾見識過鼠盟的力量。

它們遍布在母世界的任何角落,幾乎能獲知母世界大部分秘密,而鼠盟因此也賺的盆滿缽滿。

幾乎所有的大族都厭惡這個種族。

像觀山州內,無論是人族還是金烏族,在佔據此州一部分領土后,第一個動作就是滅鼠!

整個觀山州的鼠妖都被滅殺的七七八八,但總有漏網之魚。

也許是羅征的風雲遁聲勢浩大,太過醒目,將這三頭鼠妖吸引過來,藏在暗處窺探。

羅征對此沒有防備,自然不曾察覺,但它們怎麼瞞得過秋陰河這等人物?

秋陰河看了一眼那三頭肥碩的鼠妖,嘖嘖兩聲,伸手之下,三頭鼠屍竟朝著他飄過來。

他也不說話,手指連彈之下,徑自將這鼠妖剝了皮。

隨後在地上輕輕撥弄,一個小小的引火陣已架了起來,接著他便將血淋淋的鼠屍架在火上燒烤起來。

燒烤的同時,他竟還掏出了一些瓶瓶罐罐。

雖不知道瓶罐中裝的是什麼,但不難猜測,應該是一些調味之用的材料。

「這人……」

羅征站在旁邊目瞪口呆。

在羅征的想象中,秋陰河應該是氣勢非凡,道貌岸然的長者。

可現在看到的一切,和羅征的想象完全是大相徑庭。

一出手就敢猥褻鳳女,抓到幾隻鼠妖都要大快朵頤,他好歹也是堂堂天節度……天宮正統怎容得下這樣的人物?

看羅征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秋陰河嘿嘿一笑,「我人生有三好,好吃,好色,好玩,該有的毛病我都有,切勿見怪!」

「若能舒暢本心,自是百無禁忌,」羅征頷首說道。

重生三國之財色雙收 「嘿……」秋陰河笑了笑,「禁忌自然也是該有的,只不過世道無常,我可是抓住每一息時間及時行樂……」

他一邊說著,一邊將瓶瓶罐罐中的東西灑向鼠屍。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