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已經容不得紀言多想,就趕忙將剛才所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

「我們剛才陪著領主深入遺迹,但剛進去沒有多久,就出現一團黑霧,那黑霧將領主給吞噬了。」

黑霧?

白顏將懷抱中的小靈兒放了下來,轉頭看向白寧:「娘,我們進去看看。」..

白寧點頭,跟著白顏走入了遺迹之中。

遺迹的門早就被打開了,。

雖說這一處地方為遺迹,卻如同另外一個世界,前方還有一個橋樑,直通向後方的道路。

「你們不用進來了,」白顏看到大長老等人要跟著入內,眉頭輕皺,冷聲道,「我和我娘去就夠了。」

她這倒不是為了大長老他們的安慰考慮,而是靈兒需要人的保護。

何況,這些人跟著也於事無補,不如讓他們留下幫她照顧靈兒。 「娘親!」

靈兒眼中噙著淚水,通紅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白顏:「你要丟下靈兒嗎?靈兒也想和你一起去找爺爺。?隨?夢?.lā」

小奶包子的聲音軟糯糯的,讓白顏的心頭一陣發軟。..

她蹲下身子,輕輕的揉了揉小包子的小腦袋:「靈兒聽話,娘親只是去接他回來,不會有事的,你乖乖的在這裡等著娘親,可好?」

「娘親騙人,明明就很危險,」小靈兒的淚水吧嗒吧嗒的掉了下來,「靈兒是沒有大哥哥的本事,可靈兒只要能和娘親在一起,就什麼都不怕,也不怕危險。」

白顏的心頭泛酸,她回頭看了眼白寧,再看向小靈兒粉撲撲的容顏,狠了狠心,說道:「靈兒,娘親若是和你外祖母前去,也一半的把握能將他接回來,帶上你,我們需要分心保護你,你明白嗎?所以,你留在他們的身邊,他們會照顧好你。」

不管大長老之前做了什麼,但這些人對靈兒倒是真心的,再加上,他們是父親的手下……

所以,她暫且信他們一次。

小靈兒的大眼睛愣愣的看著白顏,她原先拉著女子衣袖的小手也逐漸放了下來。

然而,她的小臉上卻揚著一抹燦爛的笑容,大眼中的淚水硬生生的被她忍了回去。

「好,靈兒在這裡等著娘親,只要娘親不回來,靈兒就不會離開。」

哪怕這種等待是一輩子,她也並不覺得辛苦……

白顏輕輕的拍了拍靈兒的小腦袋,緩緩的站起了身。

她知道,靈兒較為聰慧機靈,所以她才會說出這番話來,畢竟那個地方太危險了,她怎捨得……讓小靈兒陪她冒險?

不過……

這孩子,真的懂事到讓人心疼。

「你們幫我保護靈兒,」她淡然的眸光掃向在場的其他人,聲音擲地有聲,「如果我離開的時間太長,在這段時間內,我也希望……你們能護她安然無恙,直至她的父親來找她為止……」

這一刻,所有人的心都被她震撼了。

剛才領主遇險,他們幾次想要前去救他,可那黑霧中傳來的力量,讓他們心裡發悚。

也就這一瞬的愣神,領主從他們眼前消失了……

可眼前的女子,卻無緣無故的願意為領主冒險,而且她剛才的話,明顯有託孤的嫌疑。

如此明知前路危險,還奮不顧身,有多少人可以做到?

「我和你一起進去。」

姬天眉頭輕皺,說道。

「不必。」

白顏沒有和姬天多說什麼,或許是懶得多說,她丟下了這兩個字后,就走向了白寧。

「娘,我們走。」

在領主府,實力最強大的便是姬天,無論之前有多少糾紛,好歹她也救了姬清歌,看在這個份上,他都會好好保護靈兒。

否則,她亦是不會安心的將靈兒留在外面……

白顏頭也不回的走了進去,也就在她入內的一剎那,砰的一聲,遺迹的門被狠狠的砸上了。

門外,留下一群陷入沉默當中的人。

「大長老,這丫頭……到底是誰?」

紀言轉頭望向姬天,他的眼底含有觸動:「這一去,她很可能和領主一樣生死未卜,也可能會沒命,但她卻依然堅定的前往,我不明白為何她要如此做?」 姬天低下了頭,良久,他才抬眸,視線落在了緊閉著的遺迹大門之上。*隨*夢*小*說.lā

「她把遺迹的門關上了……」

為了阻止他們去送命?她就關了門?

難不成,她已經預料得到接下來將要面對的兇險?

若是她為了回報領主收留靈兒小姐的恩也就罷了,可為何……她還要顧慮他們的安慰?

「大長老,你還沒有和我說,你和帝夫人之間發生了什麼事?」五長老的目光轉向了姬天,沉著眼眸問道。

姬天苦澀的一笑:「五長老沒有回來之前,我打傷了帝夫人的母親。」

什麼?

五長老的臉色驀地變了變,聲音都帶著急促:「你打傷了她的母親?」

「不錯,」姬天閉上了雙眼,緩緩的,他才睜開了眸子,「因為谷雅前來找我,說是帝夫人想要成為領主的夫人,為此打算利用我,而她利用我的手段,便是為清歌療傷,若是她能治好清歌,我定然感激在心,會用盡一切方法幫助她。」

「但是……」

想到剛才所發生的事情,姬天微微垂下了眼,輕嘆一聲:「隨後谷雅又告訴我,帝夫人並沒有這個本事,她只是冒險嘗試罷了,而她這種冒險,會害死小清歌。」

整個遺迹外的山脈,都為一片寧靜。

所有人都不曾開口說話,靜靜的聽著。

至於結局……他們不需要猜,如若帝夫人治療失敗,姬天恐怕就不會再這裡,而是發瘋的將她碎屍萬段。

由此可見,這頂多二十來歲的女子,真的治好了連大長老都束手無策的病情?

那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泛著光芒。

他們望向那一扇緊閉的房門,除了震撼之外,還帶著崇拜之意。

「然後呢?」五長老語氣急躁,「你不問青紅皂白傷了人家的母親?」

姬天的兒子兒媳幾年前過世了,就剩下這唯一一個孫女,恨不得將她捧在手上疼愛,如果知道有人拿清歌冒險,他真的會瘋狂!

花心總裁再遇醜女無敵 姬天苦笑著點頭:「我擔心清歌的安全,就打算前去帝夫人的房間,卻被靈兒小姐給阻攔了,旋即帝夫人的母親也來了,我太心急了,就對她出了手……我本以為我犯了如此大的錯誤,帝夫人肯定對我恨之入骨,沒想到……她還會考慮我的安危,這女子當真是刀子嘴豆腐心。」

白顏為救領主,是為報答恩情。..

可對他呢?

她還如此的考慮著她的安危……

光這一點,如何不讓人敬佩?

當姬天這最後一句話落下之後,山脈又陷入短暫的沉寂,那些人看向白顏離開方向的目光,又發生了些許變化。

如此以德報怨的人,這個世上……少之又少。

而這個女子,當之無愧。

若是白顏能聽到這些人的話,必然會恥笑一聲。

她只不過是考慮了靈兒的安全罷了。

那叫做谷雅的女人明顯對父親圖謀不軌,放著靈兒留在門外她勢必不安心,唯有讓實力最強大的大長老保護她,這炎之領域方才無人能傷及到她。

更何況,其他領域的人也會摸索過來,讓其他任何人保護靈兒,她都未必會放心…… 遺迹之內。

白顏走到橋邊,她停下了步子,目光望著空無一人的木橋,眼底閃爍著忽明忽暗的光芒。

「娘,你先在這裡等我,我先去一探究竟。」

話落,白顏的身子已經向著橋的另一頭沖了過去。

她的速度太快,快到白寧都無法抓到她的衣角,她已經落在了橋的中央。

果然,當白顏一腳落在橋中間的時候,前方的路上有無數的黑霧擴散而來,一瞬間的功夫,就已經將白顏全身都籠罩在黑霧內。

黑霧當中,仿若有無數只手拉扯著她的身體,打算將她拉扯到一個無人能及的地方……

「顏兒!」

白寧大驚失色,迅疾的向著白顏沖了過去,她的手指從黑霧內穿過,卻無法捕捉到女子的衣角。

總裁的新婚下堂妻 黑霧散去,同樣消失的還有那一襲絕色的身影。

這一瞬,白寧的臉色變得煞白,目光中滿是慌亂與焦急,她的聲音落在遺迹之中,回聲陣陣,聲聲帶著撕心裂肺。

「顏兒!!!」

怎麼會這樣?

雲峰生死未卜,顏兒也消失了?

可為何她還能好好的站在這裡?

白寧緊緊的咬著嘴唇,她就像是找不到無頭蒼蠅,茫然的在遺迹的橋中央轉動。

橋下是黑漆漆的流水,宛若冥界,陰森可怖……

……

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白顏有些盲目,漫無目的的向著前方而去。

遠遠地,一束光芒照了過來,白顏下意識的擋住了眼睛,可那束光芒就好似有吸引力似得,吸引著她往前方走去。

毒液諸天 她越走越遠,前方的光也越來越盛,隨後……仿若有一隻手抓住了她,將她硬生生的拽了出去。

「顏兒,你醒醒……」

也便在她脫離那白茫茫的世界之後,一道磁性的聲音再她耳旁響起。

這聲音很熟悉,熟悉到讓她的心都驀地一顫。

旋即……

她睜開了眼,入目的是一張俊美的容顏。

男人正滿臉擔憂的望著她,他的眼底是不加掩飾的急躁,唯有看到她睜開眼睛之後,急躁方才化為了欣喜。

「顏兒,你終於醒了……」

「我剛才……」白顏揉了揉頭疼的太陽穴,顯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天炎唇角含著笑容,聲音溫柔:「剛才你昏過去了,顏兒,你怎麼會在這裡?你又是怎麼找到我的?」

白顏一怔。

原來她剛才昏過去了……

那白茫茫的一片,應該是她的精神世界,那一束吸引她走出來的白光,估計就是因為聞雲峰的緣故。

否則,她不會如此快醒來……

「爹!」

白顏忽的抬手,緊緊的勾住了天炎的脖子,她的臉曾在他的胸膛之上,原先緊緊提著的心終究是落了下來。

她唇角淺揚,勾起一抹淺薄的弧度。

「你沒事,真好……」

這一路上,她都擔心聞雲峰是不是真的遇到了危險,是不是……會永遠離開他們?

如今能感受到他的存在,她才放下了心……

「顏兒,你為何會來到炎之領域?帝蒼和小晨兒呢?」天炎溫柔的摸了摸白顏的頭,聲音滿是柔和,他的眼中含著散不去的溫情。 「我是無意間來到這個地方的,在此之前,我也不知道天炎是你。」

白顏鬆開了男人,抬頭看向面前這一張俊美無雙的面容,沉吟了半響,問道:「當年你離開幻府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天炎一怔,微微低下了頭。

他修長的手指輕撫著女子的秀髮,聲音一如既往的溫和。

「我離開幻府,本想去找你娘親,但你娘親沒有找到,我偶然記起了前生的事情,我那時才明白,我便是天炎。」

白顏緊緊的攥著拳頭:「你為何不回去找我們?娘一直很想你……」

天炎身子一僵,目光中帶著恍惚。

他與寧兒分別已經許多年了,那時的顏兒還沒有出生……

如今,就連自家外孫都這麼大了,他還是不曾能見寧兒一眼。

或許是腦海中浮現出女子的面容,他的嘴角上揚:「顏兒,為父的仇人太多了,當初為了阻止領域之戰,我強行封印了所有領主的路,讓他們再也不能對其他領域之人發起爭鬥,所以,他們都對我恨之入骨,我在沒有解決這些危險之前,怎能將你們拖入其中?」

白顏抬手,輕輕的握住了天炎的手。

她的眉宇之間,乃是一片堅定。

「爹,我們是一家人,不管有多少困難,我們都要一起面對,而且我這一路走來,什麼樣的敵人沒有碰見過?你可見我何時慫過?」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