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偏偏,林逸現在竟然無動於衷。

「主人,殺了他啊!」

一直很沉著冷靜的陳天行也看不過去了,咬著槽牙怒吼道。

一旦讓龍天行進入天威之境,到時候,林逸還如何有活路?

龍天行的追隨者,一個個都緊緊的咬著牙關,無比緊張的盯著龍天行,希望龍天行能夠魚躍龍門,一飛衝天。

「林少,不要在等了,殺了啊!」

「不錯,趕緊動手殺了他啊!」

一道道驚呼聲,焦急的催促聲,不斷的響起。

可林逸卻一點動靜都沒有。

反觀龍天行,在狂暴的靈氣灌輸之下,氣息卻在節節攀升,越發的強大起來。

五分鐘后。

龍天行咧嘴笑了起來,只是那笑容卻充滿了殘忍的殺機,盯著林逸有些意外的笑道:「我沒有想到你竟然會這麼老實沒有動手偷襲我,是因為害怕了嗎?林逸,你的實力不俗,我剛好還卻一條好狗,跪下吧!我可以饒你不死!」

「哈哈,不錯跪下吧林逸,龍少那可是天上神明一般的人物,收下你當狗,那絕對是你的無上榮光。」

「嘖嘖,多讓人羨慕的待遇啊!我這種人想要成為龍少的一條狗,我還不夠資格呢。」

「可不是,跪下吧!趕緊討好你的主人,對了,最好再學兩聲狗叫聽聽啊?」

一名名龍天行的擁護者,紛紛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那是真的開心啊!

靈威之境本就已經是宛如神明一般可怕的存在了,可現在,龍天行竟然在戰鬥中極盡升華,成為了天威之境的蓋世強者。

他們這些擁護者也算是跟著享福了,以後,不要說是在中江市,便是在整個華中省,乃至整個華夏,只要他們搬出龍天行這尊大佛,誰人敢不給三分面子?

彭振武一行人此時卻面如死灰,林逸畢竟才是宗師之境的強者,能夠戰靈威之境,已經讓他們喜出望外,可以稱之為絕世天才了。

可現在是天威之境啊!這還如何打?

難道林逸還能夠連續越過兩個大境界而戰不成?

這樣的人,不要說是見過了,他們一輩子連聽都沒有聽說過啊!

「你知道我為什麼一直靜靜的等著你進入半步天威之境嗎?」在眾人的嘲諷,焦急中,林逸突然開口,盯著龍天行淡淡的笑道。

「為什麼?想要一個強大的主人?」龍天行揶揄道,他能夠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現在的力量是何等的恐怖,最少比之前提升了五倍有餘,他相信自己,現在殺林逸絕對會如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

「因為,我喜歡殺強者,太弱的話,殺起來沒有什麼意思!」林逸咧嘴笑道。

龍天行一聽,頓時眼睛一瞪,他一直放任林逸成長,為的不就是貓捉老鼠,想要玩樂。

可現在,林逸竟然也抱著這種想法。

「哼!只可惜,這都只是你的妄想而已,天威浩蕩,哪怕我只是半步天威之境,也不是你能夠招惹的,跪下!」

龍天行一聲怒吼。

站在百米開外的那些圍觀者一聽,頓時身體一抖,那種感覺,就像是下雨天,突然有一道驚雷在你的耳邊炸響一般恐怖。

那種恐懼,是來自靈魂深處的,是根本無法抵擋的。

不少圍觀者,當場雙腿一抖,就直接跪在了地上。

林逸瞳孔微微一縮,嘴角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靜靜的盯著龍天行,對他施展天威,這龍天行也真算是找錯人了。

他林逸本就是兩世為人,這心境強大的離譜,如何是區區一個半步天威之境武者能夠撼動的呢?

龍天行看著林逸眉頭微微皺在了一起,不過僅僅只是片刻,便又咧嘴笑了起來,「罷了,既然你一心尋死,那我就讓你見識一下天威之境的可怕之處。」

「雷來!」

一聲輕喝。

「轟!」

虛空一顫。

宛如手臂粗細的雷霆,竟然直接從天而降朝著林逸打了過去。

「呵呵,小道而已!」林逸咧嘴一笑,而後,仰天一指,怒喝道:「雷來!」

「轟!」

又是一聲悶響。

這次,何止是虛空一顫,便是連眾人所在的山頭,此時都猛的一抖。

隨後,兩道彷彿能夠毀滅一切氣息的雷霆,狠狠的交擊在了一起,在虛空上炸出了一片刺目的雷光。

平分秋色?

龍天行的擁護者焦急了。

要知道,現在龍天行那已經是深不可測的天威之境強者了。

可現在,竟然跟林逸打了個平分秋色,這簡直讓他們無法接受。

這可是天威之境啊!

龍天行自己也愣住了,雖然他剛剛只是很隨意的一擊,可林逸何嘗不是如此呢?

「難道他隱藏了自己的境界,也是一名天威之境的蓋世強者不成?」龍天行心裡猜疑道。

「來而不往非禮也!現在,嘗嘗你林爺爺的拳頭吧!」

林逸仰天長嘯,而後,體內的力量再也沒有絲毫的保留,雙腿用力在地上一蹬。

「轟!」

整座天星山都猛的一顫。 彷彿林逸這一腳,能夠把整座天星山都踹的粉碎一般。

而後,他整個人就像是一枚出膛炮彈,帶著可怕刺耳的破空聲朝著龍天行殺了過去。

一拳便是一萬斤。

一拳便可以打爆一座小山。

「颶風殺!」

龍天行怒吼,天威浩蕩,頭頂上方那可怕的風暴,此時就像是一個怪物一般,朝著林逸沖了過去。

「呼呼!」

颶風咆哮,方圓百米之內的巨石,樹木,竟然紛紛被颶風吸入半空中,而後,隨著可怕的風暴不斷的旋轉。

「砰砰!」

一聲聲悶響,不絕於耳。

不少千斤重的巨石,在風暴內互相碰撞,炸成了齏粉。

在這一刻,每個人都是惶恐不安的。

天威的力量實在太恐怖了,這樣的颶風,任何級別的武者,進入其中怕是都根本不可能有活路。

下一秒。

颶風到了林逸面前。

龍天行的嘴角浮現了一抹淡淡的冷笑,他就不信,這樣可怕的風暴,林逸還能夠擋得住。

「給老子開!」

天才萌寶:給媽咪脫個單 林逸眸光驟然一亮,拳頭宛如白玉一般,釋放著一股淡淡的光芒,而後逆風而上,竟然狠狠的朝著颶風砸了過去。

「他,怕是瘋了吧!」

「可不是,竟然妄想用拳頭擋住天地之威?」

一名名武者,哆嗦道。

可此時,林逸的拳頭已經落在了颶風之上,而後,林逸體內澎拜的力量宛如無堅不摧的鋼鐵洪流,瘋狂湧入颶風之內。

剛剛,還彷彿能夠摧毀一切的颶風,在眾人的視線中,竟然直接化成了虛無。

「啪嗒,啪嗒!」

無數的碎石,被絞成碎片的樹木,宛如垃圾一樣從天而降,落在了天星山上方。

而林逸的攻勢卻絲毫沒有停頓,彷彿那讓人望而生畏的可怕颶風,在他眼裡,只是一個透明的氣泡一般,一碰就破。

「這,這怎麼可能,你,你到底是人是鬼?」龍天行瞪著眼睛,惶恐不安的尖叫道。

這颶風可是天地之威啊!可是他進入半步天威之境才召喚出來的攻擊手段啊!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便是腳下這座天星山,他也能夠把它絞成齏粉,就這麼恐怖的力量,可現在竟然被林逸一拳打爆了?

「唰!」

手中的長劍幾乎是本能的朝著林逸的拳頭斬了過去。

「死!」

林逸大笑,拳頭微微一動,宛如撼天聖錘狠狠的砸在了寶劍上,這把十分珍貴的寶器,直接被可怕的力量砸的光芒暗淡,而後重度彎曲,狠狠的貼在了龍天行的胸口上。

「不!!!」

龍天行發出一聲驚呼。

下一秒。

拳頭上帶著的數萬斤恐怖力量,就像是幾百匹狂奔的野馬,在他的體內狂奔。

「噗噗!」

一道道血箭,不斷從龍天行的口中噴出。

整個人直接無力的朝著後方倒飛。

虛空中,一連噴洒出了七口鮮血之後,龍天行重重的跌落在地上。

一代天才,當場身死。

全場死寂。

每個人的呼吸都刻意放慢了很多,生怕引起了林逸的注意。

穿越之道士王妃 那些龍天行的追隨者,一個個更是眼前一黑,搖搖晃晃,似乎都要倒下一般。

龍天行,他們心目中不可戰勝的神明,在進入天威之境后,竟然還被林逸一拳鎮殺了。

「三招殺你。」

這話再度在重女女人的腦海中回蕩。

之前,每個人都覺得林逸是瘋了。

可現在,他卻用自己的拳頭,證明了他的實力,說到做到。

「呵呵,諸位的面色似乎不太好看啊!」林逸扭頭盯著龍天行的追隨者,玩味的笑道,同時接過了陳天行遞上來的毛巾,輕輕的擦拭了一下自己的手掌跟唇角。

「砰砰!」

一名名強者,就像是被收割的麥子,成片成片的跪在了地上。

八九百人,一起跪下,那種場面是何等的龐大啊!

最少彭振武等人一輩子也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

「好了,我也不是不講理的人,之前罵過我的抄家,嘲笑過我的抄家。」林逸輕飄飄的笑道。

「那剩下的人呢?」陳天行伸著腦袋激動的笑道。

「剩下的人讓他們做點好事吧!把所有的資產全部捐給災區做慈善,對了,咱們自己捐,某些慈善機構,我信不過!」林逸伸出一根手指,指著陳天行肆意張狂的大笑道。

「是!主人放心。」陳天行激動的笑道。

自此之後,京城的人便是知道他陳天行另覓他人為主,那些老傢伙也絕對不敢在輕易對他下手。

天威之境的強者都死了。

除非他們不想活了。

至於找出一個能夠超越天威之境的人,那更是難上加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原本還心存僥倖的人一聽,頓時愣住了,全部捐出去做慈善,那不等於也是抄家嘛?

「林少,林少,我們錯了,我們真的錯了求求你原諒我們,給我們留一點吧!」

「就是,我上有老,下有小,他們需要我來養活啊!你,你這樣就等於是斷了他們的活路啊!」

一名名平時養尊處優,衣著光鮮的土豪,此時都慌了神兒,紛紛跪在林逸的腳下苦苦哀求道。

「就是,林少,留一點,給我們留一點,我們願意做你的狗,一定是最聽話的狗!」

聽著眾人的哀求,林逸笑了,只不過笑容很冷,很殘忍,而後扭頭看著陳天行說道:「調查他們家裡的情況,如果的確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就給他們安排就業的機會,當然,如果有人說謊了,家裡沒有老人小孩的,就去養老院,孤兒院給他們認領一個,必須給老子當祖宗供著,養不好打!」

林逸扔下一句,讓那些人絕望的話,便朝著彭振武走了過去。

這次,還能夠前來的人,幾乎都算是過命的交情了。

龍天行的霸道,整個中江市所有人都非常清楚,所以他才沒有讓自己的女人過來。

一來是不想她們擔心,再者,萬一有意外發生,今天來天星山的人怕是都要成為龍天行手中的奴隸。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