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說,雖然無上巨仙比木天的實力高出了太多。但是現在木天卻是可以輕而易舉的讓無上巨仙的靈魂受到重創。不過他是絕對不會這麼做的,首先,他沒有把握可以殺死對方,就算殺死了,他也活不成。然後,他沒有理由那麼做,畢竟以後還需要無上巨仙等人為他做事呢。

這個修鍊靈魂的功法名為「三魂六魄派」,是邪靈直接烙印在木天腦海裡面的。雖然後者吩咐讓木天也可以修鍊,但還沒有時間去參悟,因此他也不知道這「三魂六魄派」,到底是不是無上巨仙口中所說的可以修鍊靈魂的功法。希望邪靈沒有騙他,不然他這小命可就算玩完了。

烙印完畢之後,木天收回了手,而無上巨仙卻還仍舊站在那裡,緊閉雙眼。

「小子,你對大哥做了什麼?」極影銀茅牛大怒,抽出血斧就要砍木天。

「老五,住手。」雪龍黑眼狼一個眼神一句話便輕而易舉的制止了極影銀茅牛,後者憤憤,卻不敢反駁。「大哥沒事,而是進入了頓悟狀態,任何人不許打擾,等大哥醒來便有了答案。」

其實雪龍黑眼狼心中明白,那功法就算不是修鍊靈魂的功法,也一定對他們有著重大的用處,不然以無上巨仙的實力,又怎麼會立即進入頓悟狀態。

無上巨仙這一頓悟竟然就是十天,木天等的都想罵人了,在這伽噬林山脈一下子耽誤這麼久,也不知道外面的情勢現在如何了。他必須得儘快再次喚醒邪靈,問清楚有什麼對付鬼王的方法,和大圓滿之境的秘密。


他已經有種感覺,正在距離大圓滿之境這個秘密越來越近。

在這十天里,木天也沒有閑著。首先順利突破到了白銀一星,然後是經脈的上的收穫。經脈不斷的刻苦,這十天里,再加上之前的,六十七個「穴」木天已經衝破了十七個。

這還是他經脈堅韌非常人,和日夜刻苦的原因,常人是萬萬做不到的。不知道完全貫通需要多長時間啊!

這天無上巨仙突然睜開了眼睛,兩道精光直射天際。守在一旁的四獸大吃一驚,達到無上巨仙這種地步,千百年難進一步,而無上巨仙也停在那裡幾百年了。然而今天卻明顯又進了一步,雖然只是一小步,卻可以說明還是可以前進的。

四獸吃驚之餘又是一喜,無花問道:「大哥,可有收穫?」

無上巨仙點了點頭,「收穫巨大,小友呢?」

「在隔壁的房間里修鍊。」無花剛剛說完話,無上巨仙便已經憑空消失。

木天正在思考「天經地絡法」之上的解釋,正想的出身,無上巨仙沒有任何徵兆的,突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木天當時嚇的小心肝都差點跳出來,說道:「前輩,這樣可是會嚇死人的。不過前輩總算醒了,可讓小子急死了。」

無上巨仙彎腰對著木天大大的行了一禮,「多謝小友的恩賜,日後我伽噬林山脈必當聽從小友的調遣。」這個時候另外四獸也恰巧走了進來,正好聽到看到,不過沒人阻止。

「看來那正是前輩所需要的東西了。」

「正是%2C不過這還要多虧了小友。」無上巨仙臉上掩飾不住的興奮。

「想必前輩也知道,我急著前往泉眼山,若前輩無事的話,我想儘快離開伽噬林山脈。那剩餘的三分之二功法,日後有機會的話,我必定會全部交給前輩的。」

無上巨仙自然知道木天話中的意思,咳嗽了一聲,說道:「那好,我這便送你去泉眼山,可以省去你不少的功夫。不過你的實力太弱了,就算身懷多種手段,遇到強者的話怕是不能自保,我讓四妹跟著保護你。如何?」

「無花前輩實力超絕,有她的保護,我自然可以省去很多麻煩。但無花前輩未免太招人眼了,還是我孤身一人不引人注目的好。」

「那這樣呢?」無花詢問間兩米高的身體竟然再次縮小,然後變成了巴掌大小的普通鳥類,然後縱身一躍,跳到了木天的肩膀上。後者身體一個激靈,一個五階巔峰的蓮花暗夜鳥在自己肩膀上蹦躂,想不緊張都難。

木天看到一旁的風火鋼翼蛇,心想如果他也變成這麼小一定好玩,想著就不禁嘿嘿笑了出來。

「這樣倒的確不那樣惹人注目了,不過你真的要跟著保護我嗎?我這人瑪麻煩事很多的。」

「不想。」無花回答說,木天一口血差點噴出來。前者又說,「不過你對大哥,或者說對伽噬林山脈很重要,所以你必須活著。我相信只要不遇到最強王者那類的強者,我有把握保你的安全。」

「最強王者類的強者,那是什麼?」

「小子你連這都不知道,還敢在天符大陸上面混。」極影銀茅牛嘲笑道。

「我比你們不知道要小了多少歲,沒有你們知道的多有什麼大驚小怪的,老牛。」

「你叫誰老牛呢!」

「叫你,怎麼還想動手啊。前輩剛才可是才說過整個伽噬林山脈都要聽我調遣的,難道你是個例外?」

「老五,坐下。」無上巨仙淡淡的說,「最強王者這個稱謂已經很少在天符大陸之上出現了,小友不知道也是正常的。是這樣的,最強王者這個稱呼,大約是在三百年前,人們對幾位滅天師的尊稱。分別有,鬼王,劍王,騎士王,獸王,龍王。這五人也是天符大陸之上一隻腳踏入大圓滿之境的滅天師。」

「原來如此,騎士王,鬼王還有劍王我倒是聽說過,但是獸王和龍王倒是第一次聽說。」也難怪,騎士王在十幾年前便已經逝去,由亞瑟接替位置,成為新一代的騎士王,但是實力卻完全不能和最強王者相比。如今劍王又仙逝,無位王者不知道還剩下幾位。

「獸王就是在下,至於那龍王,就是天佑帝國的帝王,龍家的家主。也正是因此,鬼王所代表的天符閣才沒有對天佑帝國和伽噬林山脈動手,因為他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

「沒想到前輩居然和鬼王劍王這等強者齊名,真是失禮了。」

「咳,若不是騎士王和劍王先後仙逝,那鬼王也是不敢如此光明正大的下手。當初我們五人,實力難分高下,雖說鬼王使用了禁忌之法,卻畢竟踏入了大圓滿之境,怕是很難有人是他的對手了。」

「禁忌之法,難道說前輩知道些什麼?」木天興奮的問。他急著喚醒邪靈就是想知道那鬼王到底使用了什麼方法突破到了大圓滿之境,只要知道了方法,他們這邊也出現大圓滿之境的強者,那樣就勢均力敵了。

「嗯,倒是知道一些,若是小友感興趣的話,倒是可以相告。說來的話,我們五位王者在當時是很要好的朋友,也就是因為那個禁忌之法才鬧的幾百年沒有見面。不過告誡小友一句,千萬不要使用,不然定會降下天罰。這也是我寧願繼續苦苦修鍊,也不願使用那個方法的原因之一。」

木天沒想到無上巨仙和鬼王還有這等淵源,而且後者還知道他想知道的東西,倒是個意外的收穫。

「等你觸摸到大圓滿之境的門檻之後,你就發現天符大陸之上就像是缺少什麼一樣,這才導致滅天師無法突破到大圓滿之境。然而到底缺少了什麼,這就不是我們所能知道的了。一次探險之中,我們在一處秘穴之中發現了一個驚人的秘密。那是一位前輩臨死前留下的,上面這樣寫道:觸摸大圓滿之門百年,如今總算找到了可以跨越的辦法,卻實在讓人難以下手。因此,我寧願壽命枯竭也不願使用那種方法。此法,乃是我費盡千思所想,不想就此消失於世上。現刻於牆上,若有緣人見到,希望非天符大陸遇到災難萬萬不可使用,否則定當天罰處置。」

「那個方法是什麼?」木天急切的問。

「捨棄肉身,每天吸收百名白銀滅天師之血,十名黃金滅天師之魂,九九八十一日之後,定會發生改變,不受天地約束,踏入大圓滿之境。此法傷天害理,非萬不得已,不要使用。切記。」

「此法倒的確太過惡毒,每天吸收百名白銀滅天師之血,九九八十一天下來那就是八千一百名白銀滅天師,而且還有八百一十名黃金滅天師。我總算知道天符閣為什麼要大幅度招收品級高的符文師了,每天都是那樣的數量,只有不斷的用高級符文快速培養才能供應,說白了,那些滅天師就等於是鬼王養的食物。」

「的確如小友說的如此。當初我們五人見到之後,立即決定將那禁忌之法毀掉。若讓他人見到,怕是會給整個天符大陸帶來不幸。但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鬼王竟然憑藉天符閣的力量,暗中培養高手,最終還是那使用了那禁忌之法。等到我們發現的時候,為時已晚。其實,直到今日,鬼王每天都要依靠滅天師的血還有靈魂才能支撐。他手上的亡魂終究一天會要了他的命!」 「那個方法除了天符閣,一般滅天師怕是還真承擔不起,每天百名白銀滅天師,十名黃金滅天師,這種數目,等於說每天都要滅掉一個中等勢力了。難怪天符閣隱藏如此之深,若是傳開之後,怕是天符閣早就遭到各大勢力的圍攻了。」木天說,「這件事情,你們其他人怕是也難逃干係吧!」


無上巨仙嘆了口氣,說:「事已至此,說什麼都沒用了。我幫你對付天符閣也不是為了彌補以往的錯誤,而是你手中的功法。其實我很好奇,這種功法乃是至寶,我在天符大陸之上尋了百年都沒有找到,你為什麼會有?」

「抱歉,這是我個人的秘密,不能相告。」木天狡黠的一笑,說,「前輩剛才是說過伽噬林山脈現在聽從我的調遣是吧?」

「我說過的話自然當真。」

「那好。伽噬林的百萬魔獸被前輩圈養了這麼多年,想來也該出去活動活動了。」

「小友的意思是?」

「此時幽冥帝國與費里帝國正在與龍亞帝國和神木帝國相鬥,絕對想不到在他們身後的伽噬林已經變成了他們的敵人。我要你們悄悄的在背後給他們致命一擊,我想這對你們來說並不難吧?」

「人類當真是陰險,這種背後捅人一刀的事情也就你們人類做的出來。」無上巨仙說,「小友的意思我懂了,你安心去泉眼山辦你的事情,剩下的交給我了。」

「有前輩這句話小子就放心了,不知前輩怎麼送我去泉眼山?」

「這樣!」只見那無上巨仙一揮手,木天眼前的視線一片模糊,等再次可以看到前方的時候,他已經不在木屋裡面了。

「這裡是哪?」木天問肩膀上的蓮華暗夜鳥無花。

「泉眼山。」後者回答。

「什麼,這就到了?也太快了吧。前輩是怎麼做到的,據我所知,泉眼山距離伽噬林山脈可是有著一斷不近的距離啊!」

「沒什麼好吃驚的,對於大哥來說,就算是萬里之外也不過只眨眼的事情。在這天符大陸之上,怕是也只有大哥能做到了。」

「前輩當真是令人敬佩。」一下子來到泉眼山這倒是省去了木天不少的功夫,「我們便去找夜風要人,希望他手裡也有我需要的東西。」儘管知道了鬼王踏入大圓滿之境的秘密,但是邪靈他還是要儘快蘇醒的。就目前的形式來看,他個人的實力實在太弱了,如果有邪靈的幫助,他才能更好的存活下去。

他相信, 劍道師祖2

「大哥,難道我們真的要幫那小子做事?」極影銀茅牛一臉不滿的問。

「怎麼,老五你有意見?」無上巨仙臉色一冷問。

「不敢,大哥做的事情必然都是對的。只是我不明白,真的有必要為了那小子得罪天符閣這個龐然大物嗎?」

「我不是為了他,而是為了他手中的功法。現在他只是給了我三分之一,對我的收穫都非常巨大。若真的得到了那功法,或許我便真的可以踏入大圓滿之境了。無邊的符力,無盡的壽命,那個時候無論是天符閣還是他,都不能再約束我們。」

「大哥說的是。」

「這樣吧,老五,你帶領你的人去幽冥帝國,老三,你帶領你的人去費里帝國。這就算是我們給那小子的一份見面禮吧,哈哈。」

木天本以為到了泉眼山就等於找到了夜風要人,然而並不是如此。木天帶著無花在泉眼山轉了一天竟然都沒有絲毫夜風要人的下落。他這才知道算是被破劍真人給騙了。臨走之前,破劍真人如此對他說, 鳳策長安 。但是現在根本就沒有人讓他打聽啊!

讓他最氣惱的是無花根本不幫忙,不然的話,以那位五階巔峰的實力,想必找到也不是什麼問題。

「姑奶奶,我們都在這裡轉了一天,你就行行好,幫我查看一下。你也知道,我的天眼範圍有限,如果是你的話,想必很快就可以找到的。」

「不行,我之前已經說過了。我跟著你只是為了保護你的生命安全,除非你的生命受到威脅,否則我不會出手的。這也是大哥的意思,滅天師只有經脈磨練之後才能成為真正的強者。大哥說你是個不錯的苗子,好好培養的話,必然是下一代的最強王者。」

「那還真是要謝謝你們的好意了。」木天心道,不想幫就是不想幫,想藉此報復自己,還找那麼多借口。

就在木天束手無策之時,突然聽到一個女孩的救命聲,還不等木天仔細分辨,便看到一個身穿紫衣的女孩火急火燎的朝他這邊跑了過來。後面還緊追著一群人面猴身的猴子。

「碎屍異猴,三階魔獸,這可是英雄救美的好機會啊。」無花在木天的耳邊說道。

「靠,就算是三階魔獸,一下子那麼多也不是我所能對付的吧!」木天對著前面的女孩大吼,「喂,你不要往我這邊跑,去那邊。」

誰知道那女孩本來還沒有注意到木天,被他那麼一吼,反而不僅注意到他了,還加快速度往他這邊跑來。口中還說著:「你是不是男人,看到本姑娘遇難還不出手相救。」

「我為什麼要救你啊,那麼的魔獸也不是我能對抗的好不好。」木天見沒辦法了,也只好扭頭撒腿就跑。他可不願意平白無故的為一個不認識的人拚命。

那些猴子在樹上來玩跳動,速度極快,不一會兒便已經追了上來。而後面的那個女孩已經被一群碎屍異猴給困住圍攻了,狼狽不堪。

「真是倒霉。」那女孩在幾隻碎屍異猴的圍攻之下,很快便已經不支,木天無奈之後,只好轉身出手相救。他抽出血刃劍,一記「散華」便收了一隻碎屍異猴的性命。

「啊,竟然是你。」女孩看到木天之後,驚詫出聲。

「怎麼,小姐你還認識我?」木天沒好氣的問。現在不僅沒有找到夜風要人,還被一群猴子圍攻,真是倒霉透頂了。

「怎麼不認識你,你還欠我一條命呢,我自然不會忘了你。」女孩見木天不認識自己,臉上微微有些生氣,說,「你可還記得符文大賽?」

「自然記得,和你什麼關係?」木天腦中一些事情一閃而過,恍然大悟的道,「原來是你啊,幾年不見倒是變漂亮了,還真是認不出來了。」他和這個女孩倒還真是有過一面之緣,不過那是在幾年前的符文大賽之上,再加上女大十八變,還真是認不出了。

那個時候一個被人稱之為符文師殺手的男子通過一些問題想對他不利,確實是有她的提醒才免去了一些麻煩,說起來倒是的確欠了對方一個人情。

女孩臉上微微泛紅,嗔道:「你想起來了便好,廢話少說,我們合力料理了這些猴子。對了,你在什麼級別?」說著女孩隱隱有些不安,若是木天的實力還沒有他高的話,怕是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白銀一星。」

「什麼?」女孩大叫一聲,說,「我記得那個時候你和我差不了多少吧,現在我才玄鐵四星,你怎麼進步這麼快。沒有騙人?」

「生死關頭騙你做什麼。」木天白了一眼女孩,他真不想多管閑事,但事已至此,也沒辦法了。

「那還真是太好,有你的幫忙,應該可以應付了。」女孩說,「這些猴子狡詐無比,我們不要戀戰,有機會之後就立即逃走。」


「你別插手了,在一邊看著小心別受傷就行了,這些猴子我來和他們玩玩。」剛才木天並不是怕這些猴子,而是不想找無所謂的麻煩,既然這個女孩和自己又是舊識,就不得不出手了。

他自成為滅天師之後,就一直在無數大大小小的危險中度過,即使他還沒有突破白銀滅天師也不懼這些三階級別的猴子,更何況他現在已經是白銀一星了,憑藉身上的手段,倒也不懼。

女孩臉上露出不屑,道:「就算你是白銀滅天師,想要一個人對付這麼多碎屍異猴也不可能,還是我們聯手吧。這樣逃走的幾率會大些。」

「誰說要逃走了,該逃走的是他們。」 穿越時空之心理系花 ,一掌將女孩推出數十米,「老老實實呆著,否則傷了你我可不管。」

他看向朝他越圍越多的碎屍異猴,嘴角泛出笑意,「想殺我,你們還不夠資格。斬天七劍,無影!」

下一時刻,無數劍氣縱橫,慘叫之聲震耳欲聾。女孩看的獃獃的,就算是白銀滅天師也不可能這麼強大的吧!

等到劍氣收斂之時,木天仍舊站在那裡,似乎從未動過,而圍在他身體周圍的碎屍異猴卻是死傷慘重。再看著木天之時,都開始不禁的後退。

「還想再來一遍嗎?」木天笑著問。那些碎屍異猴個個驚慌失措,一個個趕緊跳上大樹,然後逃走了。

「你怎麼這麼厲害,為什麼我以前所見過的白銀滅天師都不如你厲害?」女孩問。

「不是我厲害,是葬劍山的斬天七劍厲害,不然的話,我也沒辦法。遇上你倒是正好,給你打聽一個人,夜風要人聽過嗎?」

女孩怔了一下,問:「你問夜風要人做什麼?」

「我前來找他是有一事相求,你可知道他住在泉眼山的哪個方向?」

「夜風要人在這一帶的名氣很大,我自然知道。不過夜風要人不見外人的,我勸你還是回去吧。」

「姑娘告訴位置便行,剩下的我會再想辦法。」

「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啊,夜風要人真的是不見外人。你若是不死心,就一直往西面走吧,大約五個時辰的路程,你會看到一片盛開鮮花的谷地,夜風要人便住在那裡。」女孩狡黠的一笑,「我走了,有緣還會再見的。」

「還不知道姑娘的名字?」

「我說了,有緣自會還會再見的。」女孩嘿嘿一笑,轉身走了。木天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過也沒什麼,他和女孩本來就只有一面之緣,在茫茫人海之中,日後怕是也不會相見了,就算知道名字以後也會慢慢忘記的。

有了方向之後就好辦了,木天按照女孩所說,往西面走了五個時辰左右還真看到了一片滿是鮮花的谷底。身為符文師他所見過的奇珍異寶不少,一眼便看出這花花草草絕不是普通的那麼簡單,全部都是製作符文所需要的一些奇珍異寶。

可以說隨便拿出來一些都可以讓一個人成為富豪,而在這裡就像野花野草一樣遍地都是,讓人看著有一種暴殄天物的感覺。

「敢問夜風要人前輩可在此地清修?」木天張開嗓子吼道,他這一聲乃是用了符力,只聽這一句話不斷的在山谷之中回蕩,卻遲遲沒有人回答。回聲越來越小直到消散,仍舊沒有人回答。

難道是出門了?木天邁步朝前面的房屋走去。剛走了一步,突然感覺不對,飛身而退,但還是晚了一些,腦袋暈暈的。這些花草他明明已經察看過了一遍,並沒有毒草毒花一類的,為什麼剛剛走進去就有一種中毒的感覺。

若是他沒有及時退出來的話,就算以白銀滅天師的實力,怕是也撐不到一分鐘。

木天從乾坤袋裡面拿出一個去除異狀的符文,這才好了一些。目前他身上並沒有高品級的解毒符文,因此也不敢再冒然闖入。

「小子魯莽打擾了前輩清修,但實在是有要事相求,還望前輩能見小子一面。」木天再次對著空氣說道,卻和之前一樣,仍舊是石沉大海,無人回答。

「哎我說,你沒有辦法嗎?」木天問肩膀的上的無花。

「之前那小姑娘不是給你說過了嗎,夜風要人不見外人。」無花說道,「夜風要人我也有所耳聞,是個實力很強的怪人,你還是不要貿然闖入的好,不然怕是會有麻煩。」

「我倒是想貿然闖入,進去之後恐怕我沒有走出十步就倒下了。這些花草明明沒有毒性,為什麼空氣中會有毒呢!我說你就不能幫我想想辦法嗎?」

「沒有辦法。」無花很爽快的說,木天氣的,如果不是實力不如無花,怕是已經要出手了。

「看起來這位少爺像是遇到了什麼麻煩?」一個俏皮的聲音響起,木天定睛一看。

「怎麼會是你?」

「我不是說了嗎,有緣自會再見的,看來我們倒的確是有緣。」突然出現的人正是不久前與木天相遇的那個女孩。

「請問姑娘可有辦法通告一下夜風要人,或者讓在下進去也行。實在是有要緊事,還望姑娘賜教。」

「你倒是找對人了,不過嘛,我為什麼要幫你?」

「喂,不帶這樣的吧,我剛才可是才救了你。」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