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今日這事趙雲霞都靠不上了,高粱不知不覺就發生了心態變化,有點把趙雲霞當sāo/貨的干法,不怎麼顧忌她的感受了。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大話兒在趙雲霞口裡進進出出,一聳一退,破開軟柔柔的肉壁擠進去,又暢快又暖心,讓高粱一時有些不知所以,只是快速的拱屁股抽/插,不時的因為趙雲霞那兒裹弄的享受滋味兒而嘿嘿發笑。

可是趙雲霞在下面,眼珠子都要凸出來了,剛開始還搖頭晃腦的擺脫。可後來力氣越來越小,趙雲霞心裡一陣恐慌。這麼搞下去,遲早被/插得沒氣兒,乾脆不動彈一陣,積蓄力氣。

「啵……」趙雲霞腦袋用力往上抬,然後往後拚命仰,終於把高粱的傢伙給連根吐出來,而趙雲霞猛的大吸兩口氣。

「咳咳……高粱你吃錯藥了,不要命了!」

被這一罵高粱算是還魂了,瞧趙雲霞披頭散髮的樣子,眼淚鼻涕口水糊弄到一塊了,嘴巴紅紅的,那是被/插紅的。

高粱一時間不知所措,剛才就跟鬼上身似得,逮著趙雲霞就猛搞,自己迷糊了。「趙姐!趙姐,我……我……要不我等下再讓你好好受一回,保證不再狠幹了。」

「高粱你瘋了,還干,回去干/你媽!」趙雲霞嗆得流眼淚,剛才可是吃了大虧,要死了的感覺,哪還敢再跟高粱搞事兒。

直到這時候,趙雲霞才感受到高粱這大傢伙的壞處,搞起來真能出人命。

高粱本來還對趙雲霞有點歉疚,原本趙雲霞幫過自己挺多的,一件事沒成就狠弄人家,非常的不地道。再說這事也不關趙雲霞,趙雲霞還幫了忙呢!不過是滿文軍太黑心了。


這份歉疚本來很厚重,拿女人撒氣,算什麼本事,那不成畜生了。可趙雲霞卻說讓高粱去干/他媽,高粱就火大了。

高粱從小沒娘,是嬸子肖月梅帶大的,所以特別在乎。上學那會有同學這麼罵的,高粱把人牙都給敲掉了。今番趙雲霞居然也罵了,高粱原先就憋著一肚子火,這下真可是氣不打一處來,爆發了!原本對趙雲霞那點歉疚也扔得乾乾淨淨。

「我才日你娘呢,日你妹,日你們全家女人。小爺現在就來日你!」

邊說高粱的腦門越是充血,正好趙雲霞光溜溜的啥也沒穿,逮著就能日。趙雲霞一個女人,光著身子還沒法跑,被高粱不費勁就給逮住騎上去了。

此時高粱心裏面惡氣難當,大話兒擱下去吱溜吱溜就找到了趙雲霞的曠門,剛才已經潤過了,找准了都不用費多大的勁兒。

「嗷嗚……啊……」

趙雲霞像是被撕成兩本,下面遭了大殃,不僅沒有一點兒舒服暢快,簡直是揪著她的心頭肉,比破/處還要厲害。

高粱只管壓在上面往複的衝動,過了幾十下,趙雲霞實在是受不了了,往日那要成仙飛天的叫嚷竟變成哀嗚哭咽,身子抖落得厲害。

高粱也是沖昏了頭,跟騎馬似得,瘋了一樣,沒留心地兒不夠闊,到了床邊緣高粱還在忘情的抬屁股,結果一聳之下,和趙雲霞一起滾地葫蘆一樣摔到床底下。

這一摔趙雲霞結結實實,身上還壓了個高粱,可一點也顧不上疼了。有了這個絕好的機會,趕緊兩手撐在地板上,連滾帶爬的把高粱那傢伙給從身上泄出來。

泄出來了,高粱也沒再追,可趙雲霞的身子還是在打顫,尤其瞧著高粱的傢伙還跟根鐵棍頭似得,就是一陣心悸。

「咳咳……神經病!」趙雲霞忍不住一陣悲嗆,今日個這一遭,能讓她記住一輩子了。「高粱你有病啊,發癲瘋了,不顧死活的搞法,你是想搞死人呀。」

高粱吊在褲襠里還怒氣衝天,趙雲霞凄慘樣真解氣,不過也讓高粱回神了。這可咋辦呀,這回肯定把趙雲霞給得罪死了,找個啥說辭去,高粱不由得靈機一動。

「啊!剛才怎麼了?趙姐,你這是……」慌忙上去給趙雲霞拍背擦臉,讓她順順氣,可臉上裝得好像剛回神一樣。「咋搞成這樣子了,趙姐,我怕是……怕是……」

高粱過來,趙雲霞本能是要躲的,剛才都被嚇怕了。不過又被高粱逮住,也沒剛才那兇惡樣,趙雲霞才舒了口氣。「小粱!你剛才是咋了,跟中邪了似得,這兒都被你搞腫了。」

「我……我我……趙姐,我怕你……今日我也不瞞你了,我還真有病!」

「有病?」

「狂犬病!趙姐,我剛才是不是跟發瘋了似得。那是我小時候被狗咬過,得了這病,一受激就要複發。剛才你是罵我干/你媽,我一激,就發病了。」高粱深深的嘆了口氣。「趙姐,剛才我不是故意的,只要不受激,絕對沒事,你要不罵我,肯定一點也不受罪,全是舒服過癮滋味。」

「還舒服過癮呢!剛才差點沒命了。」趙雲霞真是驚魂未定,淚沫子都還沒幹。「算了,不來了,再也不來了,這大傢伙受不起呀!」

高粱一聽要急,趙雲霞這意思,以後都不跟自己搞事了,那可不成。「趙姐!受得起,下回我們慢悠悠的來,依然是十分過癮,都按你的意思搞。要不,現在再來一次,我不動,跟昨天似得,都隨你的意!」

「還搞?」趙雲霞心口直跳。「我不要命了!下回,下回再說。小粱,我……我得走了,明天還得上班。」趙雲霞崴著腳,顫顫巍巍的去穿衣服,看來這一下真是搞猛了,把趙雲霞搞得真得撇腿走路。

高粱瞧著情形,知道趙雲霞是被/干怕了,還不知道以後惦記不惦記,心裏面挺懊惱的。但是眼下,只能送趙雲霞走,至少到目前,還沒讓趙雲霞把自己給恨上來。

本來是要送下去的,可趙雲霞說不方便,怕被人瞧見,只讓高粱送到門口就行。這理由高粱撇撇嘴,心裡可不屑,剛剛上來的時候咋不怕被瞧見!看來趙雲霞真的是被今天的狠干弄得不太惦念了,才多了這份擔心。

回頭到床上躺下,高粱一點睡意也沒有,今晚發生了挺多事的。不過高粱最在意的,還是滿文軍坑他,跟自己玩yin招,想把自己的賺頭全給吞掉,順帶著這事兒鬧得把趙雲霞也給干跑了,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娘的!等著小爺cāo翻你全家女人。」高粱咬牙切齒的念叨,越想就越是糟心,現在趙雲霞都不幫自己了,自己就一小農民,有啥本事跟滿文軍和韓志勇掰手腕呢!

明天老子就把野菜乾一把火給燒了,然後讓二渾子找人趁著滿文軍那老貨落單了一麻袋蒙住狠揍一頓。對,就這麼辦!反正自己就損失千把塊錢,就不讓那老貨落了好處。

這法子是解氣,可除了解氣,啥也沒落下!最重要的是回村了大夥就把這事給認準了,那得沒面子。還有張玉香,拿這事為由頭,她就不肯跟自己睡了。

媽媽的!小爺就不信了,離了女人,小爺就辦不了事。高粱一個不注意就犯上了倔脾氣,總之這事不甘心就這麼算逑,不過暫時也沒啥好辦法。只能等天亮,先給滿文軍拖一拖,就說菜乾現在拉不過來,讓他撲個空,耍弄他一回。


不過揍滿文軍一頓的心思一直沒撲滅,對!明早就去買個大麻袋子,盯著滿文軍找機會下手,也不找二渾子了,就自己上去揍該痛快些。

這主意打定,高粱也不墨跡多了想,睡足了,明天就去揍滿文軍。

過了一夜,高粱的怒火也沒減半點兒,不過心思卻沉下來了,把事兒琢磨細了。要是直剌剌的去找滿文軍,人家是老闆,人多,說不準自己得吃虧。還是先探探底,然後再見機行事。

出了清流大酒店,高粱按著昨天趙雲霞帶的路,找到了滿文軍。滿文軍照樣挺熱情,不過高粱知道這份熱情裡面透著大虛偽,跟老狐狸似得,讓高粱有種忍不住大耳瓜子把滿文軍拍牆上的想法,不過還是忍住了。這樣一時衝動會被派出所帶去,趙雲霞也不會來保自己了,滿文軍要在裡面弄死自己很容易。

趙雲霞沒跟過來,滿文軍還特意問了一句,高粱隨口扯了個謊,說趙雲霞局子里有急事,抽不開身。

滿文軍也沒多問,趙雲霞不來,正好,一個鄉里的小土鱉,還不是隨便糊弄!個鄉巴佬攤上這麼好的事兒,那是他個賤骨頭命能消受得了的?到頭來還不是便宜了自己!滿文軍不露聲色的在心裡樂呵。

高粱也明白滿文軍沒嘀咕啥好事,一肚子壞水,心裏面冷笑連連,等下就有你個老賊貨好受的了。

兩個人都是心懷鬼胎,少了趙雲霞這個國土局秘書,讓滿文軍更省心,個半大小子鄉下人,能有啥見識,等食品監督局的人來還不嚇傻了,當下就催促高粱把野菜乾拉來清流縣。

高粱昨晚就打好了主意,說不好弄,昨晚打電話問了村裡,沒車,拉不了!要不再等晚兩天?

滿文軍瞪大眼珠,沒想到這一出,和食品監督局的魏隊都商量好了,昨晚在龍灣豪庭還給找了兩個服務員伺候,那不是白搭咯!

滿文軍說車的事好辦,他安排,讓高粱帶路,一道去鄉里拉貨。

高粱又尋思了個主意,說chun天雨水多,村落滑坡了,走不了,沒法子,正在搶修呢!這天愁人呀!一下雨菜乾還得回潮,那是糟踐錢呀!說得還挺認真,滿文軍都不帶懷疑的,說實在不行那就等兩天。

見把滿文軍暫時忽悠住了,高粱說還有急事,得先走!出了門就找賣麻袋的地方,賣個大麻袋留著揍滿文軍用。

「***,揍死你!」高粱一路罵罵咧咧,到處瞎逛,又怕耽擱久了,滿文軍不知道跑哪兒去了,也沒走遠。

進了家賣農用藥品的地方,袋子倒是有,不過透明的,能透光瞧見人。高粱又沒打算把滿文軍揍死,那就肯定會被滿文軍發現,不行!

「日不死的貨!咋事事不順呢?最近是不是擱久了沒去拜拜那小銅錢了?媽媽的,城裡連個麻袋也找不著,都拿回家藏錢去了!」

高粱一拍腦門!咋那麼笨呢?找麻袋有屁用,天黑了拿布條往臉上一裹,黑布隆冬的,揍完就走人不就成了,還用費那心思!滿文軍那矮冬瓜肯定是揍不過他,那就是了,先瞎溜達,等天黑了去堵巷子。

又得挨到晚上去,這下就沒啥目標了。突然遠處噼里啪啦的敲鑼打鼓,熱鬧得很,把大街上走的人眼光都得吸引過去了。

高粱自然不例外,有熱鬧白不瞧。這大年都過完了,敲鑼打鼓不知道是不是嫁大姑娘,那得去瞧瞧新娘子。

本來人挺散的,被這一番鬧騰全擠一塊了,高粱夾在人縫裡朝裡面去,他身子壯實,不大費勁,一邊擠還有姑娘媳婦的胸口和屁股無意的挨挨擦擦。要是在這下神仙手摸女人,那得舒服死去。

不過高粱沒這方面心思,三兩下就擠到前面,抬脖子一瞧,居然到縣zhèngfu門口了。

這陣勢還挺大的,大青石獅子腦袋上帶大紅綢緞花,敲鑼打鼓的是戲班子,還有兩大燈籠懸著,比過大年還熱鬧。

這是要鬧騰啥事?前面擠推的人有公安局的攔著,留一大片空地,一溜穿著西服的領導排開了,神氣活現的,好像要發表啥重大講話,可氣派了。

高粱等的重大講話沒等到,右手邊緩緩開過來一輛小轎車,這會兒,縣裡面那一幫子領導眼珠子騰的亮堂了,也不知道誰帶頭。「鼓掌!」

敲鑼打鼓的戲班子就跟吃了勁似得,甩開膀子敲打的震天響,領導後面咔咔咔幾個人拿著黑色的照相機拍個不停。高粱刷得眨巴下眼,這玩意可晃人了。

「歡迎方總來清流縣投資,歡迎歡迎!」

小轎車裡的下來個女人,先瞧見一雙腿,蓋著薄絲/襪,慢悠悠的踏出來。等直起身子,高粱刷的瞪亮了眼。


從車上下來的人正是方映,她來清流縣考察投資的,縣裡的領導班子響應宋廉宋市長的號召,對方映這個大企業的女總經理非常重視,敲鑼打鼓的歡迎,還讓縣報和縣電視台的記者現場採訪,整個場面非常的隆重,明天還能上報上電視新聞。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這場面方映一點也不怵,跟清流縣的縣長、縣委書記啥的寒暄,還有一班子局長這先不說。

高粱使勁的眨巴眨巴眼,這還不算,朝胳肢窩裡掐一把,疼得直咧嘴才放手。媽呀!不說做夢!

真他娘的氣派,沒想著這女人這麼有錢呀,不光有錢,可威風了,縣裡的父母官親自迎接,平頭百姓在下面咋呼,整個他娘的跟皇帝出巡似得,氣派!真他娘的氣派。

高粱的心窩子里跟灌了沸水似得,久久不能平靜,要有這氣派他娘的就好了,當官的算個屁,照樣給小爺點頭哈腰的,神氣個屁。高粱咕噥咽一口唾沫,到處透著興奮勁。

這女人太厲害了,真是有出息!有大出息!比起人家,自己那點出息屁也不是,連個高陽村的村支書都能欺負。就連滿文軍那老賊貨也趕不上一點兒,高粱心裡想。

至於在洗浴城裡差點跟方映弄上事兒了,現在想想還是有點激靈。不過能瞧出來,這女人的神態上來看,方映當時真是有期盼的,後來也有些惦念,只不過不知道什麼原因沒正當弄成事兒。


想到這兒高粱心裡湧起一番自傲,不管啥樣的好女人,在小爺面前,都傲不起來了,一準得想小爺的大棒滋味。

想高粱大棒的女人可不少,可方映確有種特別的氣質,讓高粱很著迷,第一回產生了城裡女人就該是這樣的想法。

趙雲霞也算城裡女人,不過太sāo了,而且沒了羞躁后,跟村裡的女人也一樣,就知道找日,在她身上可找不到這種氣質。

「性感!真他娘的性感!那屁股可真誘人。」高粱小聲鼓囊,沒成想邊上一個攔人的公安聽見了嗤得一聲笑。「還看!沒見過女人是不,這樣的女人也是你能看上的?做你的chun秋大夢去!」

高粱一聽可不高興了,擰著下巴,不屑的說道:「我看不看得到你不會知道,不過人家也瞧不上你去。」

「切……個愣子,想女人想瘋了!」那公安瞅瞅挺多人在,瞪高粱罵兩句走開了。

小爺不盡看過,還差點上了呢!你丫知道個屁。

方映進了縣zhèngfu大樓,敲鑼打鼓的也泄了勁,攔人的公安也不管事了,大夥見沒了熱鬧瞧,三三兩兩的散開。

高粱正要走,咔咔兩聲響,白閃閃的光耀得眼皮都睜不開。

「日你妹的,小爺有啥好拍的!」高粱正要罵人,前面俏生生站住個女記者,扛著大相機,凈凈的臉蛋,光亮飄逸的長頭髮披在肩頭上,清清爽爽的沖高粱露個笑臉,咔咔又給高粱拍了兩下。

高粱愣了一會兒神,第一眼覺著這姑娘特漂亮,第二眼覺著這姑娘眼熟,再瞧一眼終於得想起了。

上次王棟樑帶市長宋廉來龍灣水庫釣魚,那個縣報的記者黃美卿,拍了高粱的肩膀,還說要給高粱弄個專訪,最後高粱卻喝的二暈暈的,把這事給擱黃了。那一回的事,要沒有這個縣報記者的影響,王棟樑沒那麼爽快把守魚塘的事給自己落下,黃美卿算是間接給高粱幫忙了。

只不過過了大半年時間,高粱還真有點模糊了,一眼沒給認出來。

「還記不記得我?哈哈!魚把頭!這回你可跑不了了。」

黃美卿的熱情和爽利感染了高粱,好像老朋友見面似得。「小黃記者,我咋跑啊,你拿你手裡的傢伙,把我的魂都攝去了。」

黃美卿聽高粱說得有意思,心裏面樂呵。「什麼把魂攝走了,好像我是妖精一樣,這都是封建迷信。」

「封建迷信?咱沒上過學呢,只知道女妖精差不多就長成這樣。」

「哈哈!高粱,你可真逗,樂死我了。」黃美卿掩著嘴巴。「不跟你扯了,沒想到在這兒遇上,上回你答應過我的專訪還沒弄好呢!這次你可跑不了了。」

高粱撓撓頭,黃美卿一直惦記著這事兒,今日可不太成,晚上要去揍滿文軍的。

「小黃記者,你在這拍照呀!」

「什麼小黃記者,叫我名字!」黃美卿張著小嘴說話,高粱彷彿就能聞著一股子香氣噴出來,讓人很迷醉。

「忘了跟你說,現在我可是電視台的了,今天是上級領導通知這次採訪,晚上還要上電視呢!」

高粱一愣!上電視?剛才黃美卿還拍了自己呢,那他不是也得上電視!呵呵,那不成明星了。要讓村裡人瞧見,那不得牛氣死。「電視台,那敢情好,哈哈。小黃記者,那不是有我在裡面。」

「你呀!不可能!」

「為啥呀?剛才不是拍了我么!」

「新聞才播出分鐘呢,光讓縣長局長還有投資商露臉都不夠了,哪還有你露臉的份。」

「那你剛才還拍!有什麼用。」高粱有點沮喪,合該白高興一場。

「當然有用了,等下我給你弄個專訪,這些照片貼上去,然後往縣報投稿,到時候你就上報紙了。」

「那也不錯,行!」沒上電視,上報紙也成,反正都是高陽村的頭一遭。為了上報,對黃美卿說的專訪的事兒,高粱頓時熱心了。滿文軍那老賊貨,就讓他晚挨一頓揍。

「小黃記者,那成,啥專訪都行,一點沒問題,保證配合你完成工作。」

「你瞧你!還轉派頭了,咯咯。放鬆些,沒那麼嚴肅,就是一些談話,給我提供一些素材資料什麼的,跟咱們兩人聊天似得。」

原來專訪就是這麼回事呢,聊天!那還不容易,高粱滿口子答應下來。

招商採訪已經結束了,黃美卿也不著急回電視台,就跟高粱說找個地方吃飯邊吃邊聊。

黃美卿掏出小本子,一隻筆,就開始了。黃美卿問,高粱答話!一開始高粱還不自覺的挺嚴肅,可黃美卿問的全是些瑣碎事兒。對冬捕夏撈,曬魚乾、掛鹹魚,撒網放籠子這些特別感興趣。

這正說到高粱老本行上,那可有得說,魚把頭裡面那些門道,說得清清楚楚。不知不覺的,黃美卿小本上滿滿的寫上了好幾頁。 第1章失敗的射手

火箭隊:81:86開拓者隊。

「蘇,你真是一個失敗的傢伙。」

「是啊,你簡直就是我們火箭隊的恥辱嘛!你已經連續三場比賽得分沒有超過雙數了!」

「是啊,我不明白,為什麼你這種傢伙,教練還把你放在首發這個位置上!」

「我一直都覺得中國人不適合玩籃球這個運動的,雖然姚明很厲害,但是你顯然不如他!」

「是啊,蘇,你除了身高之外,其餘的真的就是一無是處了。」

面對著隊友們的嘲諷,蘇峰沒有說什麼,這些嘲諷他必須忍受,因為這些隊友們的埋怨,並沒有冤枉自己的。

……..


體育館的某個角落。

「蘇,你自己現在是個什麼表現和狀態,我想你和我都很清楚的,所以,我現在決定,暫時取消你的首發位置,如果你表現出色的話,我會考慮把首發的位置還給你的!」主教練艾薩凱克是個禿頂的胖子,雙手插在荷包裡面,面無表情的說完這句話之後就離開了。

看著主教練艾薩凱克的背影,蘇峰一時之間真的就是心如刀絞,良久,嘆息了一聲,就離開了體育館。

……..

人在鬱悶的時候,很容易就去找娛樂的地方放鬆一下的,蘇峰也是不例外的,他很快就來到了一個經常去的一個酒吧之中。

蘇峰走進了酒吧之中。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