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說學校的飯菜真的很差,不是嗎?少油少鹽,有些菜還沒有炒熟。

這樣的菜顧涼也不知道當年是怎麼下口的。

自己還餓著肚子,也就沒管什麼了。

藍天小學向來都有午休時間,不論是過沒過五一,都有一個半小時的午休時間。

顧涼慵懶的爬在桌子上,現在天氣還不是特別熱,但也不是特別冷。

雖然已經到3月28,卻已經可以穿短袖了。

顧涼睡不著啊,前世在學校的時候,確實因為中午沒沒什麼事,晚上又熬夜玩遊戲看,所以在大學以前顧涼都有趁中午午休時候補覺的習慣。

但是到了大學以後,平時課程也不是特別多,再加上經常逃課去玩,晚上也睡得很早,就沒有午休的習慣了。

班裡很多人都趴在桌子上睡著了,但顧涼卻睡不著。

小臉一撇,顧涼沒事就看著一旁睡得正香的何萌,何萌側著臉,小嘴微張,白嫩的小臉上有一團酡紅。

「以前我怎麼沒發現呢?這小丫頭還挺可愛的。」顧涼小聲喃喃道。

難道正印證了一個道理,越欺負一個女孩子就越是喜歡她?

算了,不想了,顧涼扭頭趴在桌子上,看著地面。

「系統,你出來。」

「……」

「找我有什麼事?」

「你真的是最強奶爸系統?不是什麼萌主系統?什麼蘿莉系統?」

「真……真的是最強奶爸系統。」

「任務呢?」

「一個系統不應該有任務嗎?難道還要我教你嗎?」

「……」

「一階段任務一:做為一個合格的奶爸,你必須寵女兒愛女兒,請讓女兒接受你的存在,任務期限:三個月。」

「一階段任務二:作為一名合格的奶爸,沒有錢怎麼行?正所謂窮養兒子富養女兒,請宿主成為水藍星首富,任務期限:三年。」

「一階段任務三:作為一名合格的奶爸,不把女兒培養成極品蘿莉是不行的,請把自己女兒培養成被全世界蘿莉控推崇的極品蘿莉,任務期限:五年。」

「一階段任務四:做為一名合格的奶爸,你就不想讓全世界都知道你有一個極品蘿莉女兒嗎?你可以通過直播,通過文娛,或是進入一切娛樂圈,讓全世界的人知道你有女兒,成為國民岳父吧,任務期限:五年。」

一瞬間顧涼就接收到了四個任務,看見這些任務以後,顧涼涼都快氣得吐血了。

「系統,你知道我現在想做什麼嗎?」

「做什麼?」

「敲你媽!」

「抱歉,雖然本系統確實在帶你重生的時候失誤了,但這也不是你咒罵系統的理由。」

「其次系統沒有媽。」

「任務沒有完成怎麼辦?」

「抹殺……」

「敲你媽!敲你媽!敲你媽!」顧涼涼真想把這缺德系統拖出去斬了。

「我有女兒嗎?你倒是給個女兒我啊!」顧涼涼一直在心裡默念,還好忍住了自己這暴脾氣,沒大罵出聲,不然吵醒了旁邊還在午睡的同學就不好了。

「我就和你說說吧,這些任務的前提是你給我個女兒。」

「懂?」

「沒有女兒一切免談,我死了你也別想好過。」

「嚶嚶嚶。」系統此時只想用嚶嚶嚶發泄自己的情緒。

「……」不再和這個無良的系統交談了,顧涼得想一想該怎麼完成這些任務了。

按照系統的說法,任務沒有完成就得完蛋,最短的時限只有三個月了,也就是說她顧涼重生不到三個月就完蛋了?

顧涼想退貨了,坑逼系統,只知道坑她。

還只知道嚶嚶嚶,要不要臉了。

領養個女兒?但她現在也不算是奶爸啊,難道是做奶媽?

但這坑逼系統又不是最強奶媽系統。

她也想要一個極品蘿莉女兒啊,好滿足她前世的願望啊,難受,還有三個月好活了,顧涼越想越難受,越想越氣。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趴在桌子上亂想一通的顧涼進入了夢鄉。

……

又聞到了雞腿兒的味道,唔,好香,顧涼摸索著抓住了雞腿兒,舔了一口,接著就是張開小嘴一口咬下。

「嚶嚀。」耳旁突然傳來了何萌的聲音,顧涼嚇得睜開了眼睛。

然後發現自己抱著何萌的胳膊,如果仔細看還會發現何萌胳膊上留有一絲口水,當然還有一塊牙印,小巧的牙印印在何萌白嫩瘦小的胳膊上。

「你咬我幹嘛?」

倒也沒有多用力,何萌沒有覺得很疼,就是顧涼剛剛突然抱住她的胳膊,迫於顧涼平時欺負她,何萌又不敢反抗。

只能讓顧涼抱住自己胳膊,然後看著顧涼在自己胳膊上舔了一口,還張嘴咬了一口。

何萌現在小臉都有些燙,顧涼這樣讓她真的有些羞恥。

「我……」顧涼看著何萌那張紅撲撲的小臉,這事實在是有些難以啟齒,總不可能說她做夢把何萌的胳膊當成雞腿了吧。

「算了……」何萌從抽屜里拿出紙巾,抽出一張,在手上慢慢擦拭著,撇了一眼顧涼,沒好氣的白了一眼。

「不疼吧?」顧涼怕自己用力太大咬疼了何萌,以前小時候欺負何萌自己現在本來就怪不好意思的,還欺負何萌就不好了。

「不疼。」何萌搖搖頭,她覺得顧涼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樣了,但是哪裡不一樣她說不清楚。

「不疼就好,我給你揉揉。」顧涼一把抓住了何萌的胳膊,伸出小手放在咬痕上揉動著。

感受到何萌細膩滑嫩的皮膚,顧涼的思緒又飄遠了。

「嚶嚀。」 「額……」顧涼愣住了,她這是幹什麼,下意識去摸同桌的手臂?

顧涼看見何萌縮著小腦袋,耳根上浮現的紅霞無一不證明著何萌的害羞。

顧涼趕緊縮回了手,小心翼翼的問道:「何萌,你沒事兒吧?」

「沒事……」何萌這柔柔弱弱的樣子,加上像蚊子煽動翅膀一樣弱小的聲音。

糯糯的蘿莉音讓顧涼涼更加獃滯了?難道真的可以做個奶媽?養成何萌?

乍然一看,顧涼這個想法好像還不錯,但是任務上註明的是奶爸,養成女兒。

顧涼還是搞不懂,她可能真的只有三個月生命了。

「系統,就不能把抹殺這個任務懲罰給取消掉嗎?」

「不……不能,我也無法控制。」

「唉,你也真是沒人權,怪不得只會嚶嚶嚶。」

「嚶嚶嚶,系統不是人嘛,哪來人權吶。」

「……」

何萌挪動著小腦袋,小眼睛往顧涼這邊一撇,發現顧涼還在看著她,縮回頭,還是不敢看著顧涼。

她哪裡知道顧涼只是發愣心裡與系統對話去了。

何萌趴回桌子上,心亂如麻,小心臟撲通撲通調動著,她不知道顧涼什麼時候突然變了一個樣。

不僅沒有把自己弄成鬼臉,還好像不欺負她了。

這樣的顧涼好像也還不錯呢?想著想著,何萌又慢慢的入睡了。

顧涼好一陣子才回神,發現何萌已經睡著了,不打算打擾何萌睡覺。

像條鹹魚一樣,慵懶的趴在了課桌上。

反正也沒幾個月好活了,這湊不要臉的系統一直在推鍋!

不給她蘿莉女兒不說,還沒人權不能改變任務。

顧涼癱軟的趴著,也可能是知道自己可能只能活三個月了,心裡一瞬間浮現出了很多事情。

前世的自己對不起奶奶,這一世就算只剩下三個月壽命了也要讓奶奶過得好一點吧。

還有旁邊這個可愛的小丫頭,前世自己一直都欺負她,這一世也好好彌補一下何萌吧,對她好一點。

顧涼知道雖然三個月的時間不多,但是讓她彌補以前的過錯還是可以的,趁現在很多事情沒有發生,加油,顧涼!顧涼心裡暗暗給自己打氣道。

從現在開始改變,顧涼做出了一個決定。

今天是3.28號,不是重要的日子,但兩個月後就是5.28日,那個時候要進行小升初考試了。

爭取考上好的初中,讓奶奶放心。

在這三個月對何萌好好的,彌補何萌。

顧涼心裡默默記下了這些決定,就在此時,教室門外走進來一個人。

穿著西裝的中年人,手上拿著課本,應該是老師。

顧涼涼實在是不太記得自己小學時候的老師還有同學,也就一些印象深刻的人她記得。

「砰砰砰……」老師拍了拍桌子,教室里瞬間哄亂了起來,一個一個的同學爬了起來,準備上課了。

「上課了,上課了,都醒醒,推推旁邊還在睡覺的。」

何萌也坐了起來,揉了揉睡得酸脹的小眼睛,從抽屜里拿出了課本。

課本上寫著語文兩個大字,顧涼這才知道這節課是語文課,而這個中年人是她小學時候的語文老師,好像叫什麼華鋒?

華老師見學生都一副無精打採的樣子道:「你們以後晚上也早點睡吧,別玩太久了。」

「這樣才有精神上課。」

「今天上新課,第18課,魯濱遜漂流記。」

「也是一個比較有意思的故事……」

魯濱遜漂流記?看來就算地球變成水藍星了,好像歷史也沒什麼變化啊。

魯濱遜漂流記應該也還是這個世界的經典著作。

顧涼簡單的把語文課本翻了一遍,發現也沒什麼變化,都是一些熟悉的課文,還有一些熟悉的故事。

就在快翻完課本的時候,顧涼突然發現了什麼。

「魯迅呢?難道小學課文裡面沒有魯迅的了嗎?」

「咦,怎麼近代一些有名作家的詩文都不見了。」

顧涼抓了抓腮幫子,真是奇了怪了,魯迅不應該很有名嗎?從小學到高中的課本裡面都會有他的課文啊,怎麼這裡就消失不見了?

重生的蝴蝶效應嗎?

顧涼突然又有了幾個疑問,我是誰?我在哪裡?我在做什麼?

伸出手小心推了下何萌問道:「你知道魯迅嗎?」

一個六年級的學生,再怎麼也應該知道近代大作家魯迅吧。

「魯迅?不知道啊。」何萌搖了搖小腦袋,魯迅是什麼?顧涼怎麼突然奇怪的問了這個問題。

顧涼心裏面疑惑越看越大了,看著什麼講課講的唾沫橫飛的華老師,顧涼突然舉起來小手。

「同學?你又什麼問題嗎?」華老師見顧涼舉手,就停止了講課。

顧涼站了起來,華老師突然睜大了眼睛,道:「這位同學,你是不是走錯教室了?我怎麼從來都沒有見過你,如果是走錯教室,你現在就可以出去了。」

「老師,我是顧涼……」顧涼又想罵這個原身了,她到底是塗了多久化妝品,才讓這些老師同學見到他都認不出來。

「顧涼?好吧,那你說說你有什麼問題吧?」顧涼這個名字他倒也熟悉,一個差生,平時也沒怎麼管,只要不影響他講課就行了,怎麼今天就突然舉手起來問問題呢?不過華峰一視同仁,他也樂意學生起來問問題。

「老師,我想問一下你知不知道魯迅。」

「……」華老師有些沉默,片刻之後才說道:「顧涼,你這問題和上課無關啊,有什麼私事下課來辦公室找我吧。」

「今天我們講魯濱遜漂流記。」

「顧涼你坐下吧,你這樣有問題就問也挺好的。」

顧涼觀察也算仔細,華老師剛剛這表情也像沒聽說過魯迅的樣子。

如果說何萌不知道魯迅,那也說的過去,但是華老師作為語文老師不知道魯迅,這也實在是說不過去吧。

顧涼現在總有一種感覺,那就是水藍星和地球好像真的有點不一樣。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