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他依然看不見他抱住的人影,他問道:「淼淼,你是不是會隱身法?」

這無疑是一個大膽的假設,只是,任性前世今生,卻從未聽說過肉身能夠隱身的。

因為身法太快,迅速從人前消失,這是速度造成的幻影,但淼淼此刻明明就在眼前,自己卻看不見她。

「少爺,原來你真的看不見我呀!」

淼淼依偎在任性的懷中,嬌聲說道:「人家沒有隱身呢,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少爺看不見我的身子!這可怎麼辦呀?」

「沒關係的淼淼!」任性聽淼淼的聲音似乎有點焦急,安慰說道:「也許,這是你喝了怪獸之血,又經過了第一次修鍊造成的結果。」

「果斷時間看看,也許我就能看見你了!」

「噢!」淼淼應了一聲,忽地笑道:「其實這樣也挺好玩的呢!人家就可以一直呆在少爺身邊,也不會有人說閑話!不然我怕少爺為難呢!」

任性輕輕撫著淼淼嬌柔的身子,心道這女子,倒是挺會為自己著想!

他輕聲說道:「沒有人能說什麼閑話,你只管跟著我就好,以前忘記放你出來,是因為太忙,而且白天你因為怕光又不能出來。」

淼淼說道:「恩,我知道了!」

任性拉起淼淼的手,輕聲說道:「走吧,我帶你去找龍血窟!」

喵喵嬌聲說道:「可是,人家想回青花瓷瓶了,出來這麼長時間,怪不習慣的……」

「好吧!」任性笑著從詬月的儲物空間拿出了青花瓷瓶。

轉眼間,任性旁邊出現一陣白霧,隨即,青花瓷瓶瓶口的白霧更濃了。

看到白霧又變得若有若無,任性知道,淼淼進去了。

他收起青花瓷瓶,向著怪獸的方位走去。

走到剛才的地方,卻發現剪瞳、無樂、朱孝田三人都在原地等他。

他笑道:「還以為你們會先走,提前幫我探探路,沒想到你們都在這裡偷懶!」

剪瞳冷笑道:「想什麼呢,你給我走前面,要探路,也得你在前面探路才對!」

任性笑笑,便與無樂、朱孝田兩人走在了前面,隨即一行四人,沿著心中記得的龍血圖路線,向龍血窟的方向而去。

只是,他們越往前走,洞口變得越來越狹窄,最後,竟然從可以十幾人通行的洞口,變成了只能容兩人通行的空間。

「看來,我們是已經進入到龍尾的腹地了!」

朱孝田望著越來越狹窄的通道,輕聲說道。

任性點頭,卻忽地凝神道:「你們有沒有發現,我們所在的地方,似乎離龍血圖上的那個點有一段距離,但是,卻並不是前面的方向?」

剪瞳神識中迅速將龍血圖與當前的地形進行比對,果然發現,他們再往前走,並非是那個點指向的位置。

朱孝田和無樂也發現了同樣的問題。

任性對著朱孝田,凝神問道:「你標出的那個點,對嗎?」

「龍尾的點,是對的!」朱孝田凝神說道:「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但是,如果按照朱孝田標出的那個點尋找,根本就沒有路通過去!」無樂指著左手邊的石牆,輕聲說道:「本來,應該是往差不多這個位置,有一條路通過去的,但是此刻,我們能走的路,並非通向哪個點!」

朱孝田目光閃爍,說道:「莫非,這裡面又別有洞天,就像我們在那個地方,洞門忽然打開,裡面有兩個合體小龍人一樣!」

任性凝神許久,忽地說道:「也許,那個點,只是個大概的位置,所謂的龍血窟,也不一定就在那個準確的點位上!」

「哈哈哈……」忽然,他們的耳旁響起了一陣笑聲。

他們回頭,卻發現,魔少北滅人和魔族長老巫夜,已經帶著魔族的大部隊走了過來。

任性望著北滅人嘴角那抹詭異的笑,心道,莫非這魔少,已經識破了那個點被朱孝田耍了?

只是,魔少北滅人的眼睛,卻絲毫也沒有望向朱孝田,而是看著剪瞳。

「剪瞳姑娘,你得跟我說實話,你在那個龍血圖出現的地方,是否已經完全地將那個綠色袋子中得到的信息完全說出來?」

「你是不是漏掉了點什麼?」 許久,任性從渾身舒暢中醒來,卻發現剪瞳正在旁邊看著她。

她的面容本來就很美,無比白皙的臉上,眼睛迷離,彷彿從任性身上,看到了一些她從未看到的東西。

任性笑道:「怎麼,我有那麼好看嗎?」

剪瞳悠悠地說道:「我以前還不明白,為什麼我父皇他們對你如此看重,此刻,我才知道,原來你身上的武修進步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現在,你是什麼境界了?移星境初期?還是移星境中期?」

剪瞳通過剛才的修行,已經藉助怪獸之血,突破了幻星境巔峰,如果她走出乾坤海,很多人如果知道她的進步,一定已經十分驚訝了。

但是讓人沒想到的是,她此刻已經無法看透任性的武修等級。

這說明,任性的武修等級,比她高了至少一階,那便至少是移星境初期了。

從原來的幻星境中期,道移星境初期,短短不到兩個月的時間,任性便已經突破了兩個大等級,實現了從移星境中期到巔峰,又到移星境初期的跨越!

這種速度,不說在觀星國的歷史上絕無僅有,至少也會讓太多人震驚和刮目相看了。

「其實,我已經窺破使用月華之力的門檻了,等到對戰的時候,我才會知道,我自己究竟到了什麼境界。」

任性說道,他確實不敢肯定,自己是否已經突破移星境初期,甚至是移星境中期,因為他的體內,有些東西,超越了他的理解和想象。超多好看.

他理解不了,他的體內為什麼會澎湃著那麼多的月華之力。

月華,是超越星魂的存在,無論是力量還是等級。

但是任性此刻,卻已經能夠窺破月華之力的門檻,這本不該是任性此刻的等級所能做到的,更何況,那些月華之力如此洶湧,以至於他懷疑,是否是因為自己是所謂的詬月傳人的關係。

「這個姑娘,她是誰?為什麼會一直跟在你的身邊?」

剪瞳見任性也回答不上來他的等級,便盯著還在入定的淼淼,轉移了話題。

任性將淼淼的經歷簡單與剪瞳說了,聽得剪瞳一陣驚嘆,融合了妖族天池底部的玄水,又融合了桃柳的精華,難怪這女子生得如此嫵媚,卻又如此讓人側目。

只是,剪瞳聽到任性說淼淼也曾經幫任性解過欲毒之後,她的神情有點不自然起來,悠悠地道:「真不知道,你因為中了那黑木欲毒,禍害了多少女子!」

「你們男人,是不是每個人都會希望,自己身上中了這麼一種毒?」

任性輕聲說道:「這個問題,你該問除了我之外的男人!」

「但是對於我來說,說實話,我是不希望自己中這種詭異的欲毒的,因為我不知道它什麼時候會發作,以前是三個月,現在似乎時間更長了一些,但是上次與北滅人一戰後,它又突然來了!」

「中了這種毒,如果解毒不及時,方法不對,會死的,你懂得!」

剪瞳點點頭,感覺心裡酸酸的,卻又感覺很是無奈。

她心中決定將這些事放下,忽地笑道:「走吧,我們去看看其他人怎麼樣了!」

任性點點頭,望著依然在修鍊中的淼淼,輕輕與剪瞳向著怪獸的方向而去。

走到怪獸身旁,任性他們發現,朱孝田和無樂,此刻已經醒來。

他們的臉上,無不洋溢著快樂而滿足的神情,任性知道,他們一定都已經突破了。

只是,他們都在圍著一個地方看,彷彿那裡有什麼非常有趣的東西。

任性和剪瞳走了過去,發現他們圍著的,是那個任性讓它裝怪獸之血的青花瓷瓶。

那個青花瓷瓶此刻已安靜地躺在了地上,瓶口朝上,而那個怪獸,只剩下了一個身軀,乾癟得很,傷口再也沒有流血,彷彿它身上的血,全部被收入了青花瓷瓶中。

只是,任性卻從未發現,原來這青花瓷瓶,竟然也會變化。

他發現,青花瓷瓶上的青花雕痕,此刻似乎增添了幾筆,宛若青葉上開了幾朵梅花,嫣紅而靚麗。

更讓他驚訝的是,青花瓷瓶宛若有了靈性一樣,瓶口自己散發這一股白色的霧氣,彷彿淼淼剛從瓶中出來的那種霧氣一樣。

幾人見任性和剪瞳過來,都側身,讓他們也圍了進來。

「任性,你這青花瓷瓶,到底是什麼寶貝,竟然如此神奇!」

朱孝田帶著無比羨慕的神情望著任性,問道:「可以送給我嗎,我可以用身上除了身體之外的任何東西與你交換!」

「如果找到龍血,將你的那份給我,你也願意交換嗎?」任性神情隨意,望著青花瓷瓶問道。

「這個……呃,除了這個!」朱孝田笑道。

任性摸著下巴,笑著道:「這就對了,有些東西,對你來說,是有著特殊意義的,比如龍血!」

他慢慢地俯下身子,輕輕撫摸著青花瓷瓶上的幾點嫣紅,彷彿一個有著處子情節的男人,在摸著一塊帶著處女血的白布。

他笑著說道:「這個青花瓷瓶,對我有著特殊的意義!」

「因為那個小女孩嗎?」王沫輕聲問道。

剪瞳也盯著任性,她似乎也關心這個問題。

「不,不是因為她!」任性輕聲說道:「是因為另外一個她!」

他的眼神中,彷彿出現了一個無比清麗的眼神,那裡面,一個無比柔潤的女子,光著潔白的身子,在那裡低聲吟唱,也不知道他在吟唱什麼。

剪瞳憋嘴說道:「任性,你覺得在我面前,這樣說另外一個女子,你覺得這樣真的好嗎?」

任性卻輕聲說道:「有一種鳥,不管你想如何束縛它,想要用世俗的或者自己創造的條條框框關住它,最後卻會發現,那是徒勞的!」

朱孝田點頭,笑道:「那種鳥,叫什麼名字?」

「任性鳥!」任性說完,自己先大笑起來。

眾人都笑,只是剪瞳卻沒有覺得這有什麼好笑的,她板著臉說道:「我看,我們還是繼續前進吧,也許,看地圖,我們應該離龍血窟的距離,很近了!」 朱孝田和無樂聽了剪瞳的話,都對剪瞳的話表示認同。

任性將青花瓷瓶收了起來,輕聲說道:「這裡面,有很多的怪獸之血,大家已經知道它有多麼厲害了,等你們找到合適的儲存怪獸之血的機會,我和你們分!」

幾人心中都充滿了溫暖,這任性,不僅讓他們所有人都喝了怪獸的血,自己用青花瓷瓶裝的血,也不私吞。

要知道,在那種情況下,如果沒有東西裝,浪費,便浪費了。

輕聲說道:「我看看淼淼好了沒有,要不,你們先走?」

說完,他向著淼淼的方向走去,這一段距離,其實並不遠,只是因為中間有一段小彎路,所以顯得似乎有點漫長。

只是,任性到剛才在的地方的時候,卻發現淼淼不見了。

他心中一緊,趕緊往前奔去,想要找到淼淼。

這丫頭,自己關了她那麼久,卻絲毫沒有怨言,以前還無怨無悔地為自己解了好幾次毒,怎能讓她出事?

「少爺……」還沒走幾步,任性耳邊忽然聽到了淼淼的聲音。

任性轉身,卻依然沒有看到她。

「少爺,你不認得我了嗎?」淼淼的聲音繼續傳來,讓任性感覺十分驚訝。

這聲音,彷彿就在離自己不到五寸的地方,但是自己就是沒有看到她。

「少爺我在這裡啊!」

聲音更近了,任性發現,這聲音,似乎離自己不到一寸,幾乎觸手可及天火大道.

任性感覺神情一緊,這是怎麼回事?

如果他不是確定淼淼剛才還在這裡,也未聽到呼救的聲音,不會出事,他真以為自己碰到了女鬼。

忽然,任性感覺自己的懷中多了一個柔呼呼的身子,胸膛處,一個聲音呼著熱氣,說道:「少爺,你怎麼看不見我呀!我是淼淼呀!」

任性伸出手,發現自己竟然真的抱著一個人。

只是,他依然看不見他抱住的人影,他問道:「淼淼,你是不是會隱身法?」

這無疑是一個大膽的假設,只是,任性前世今生,卻從未聽說過肉身能夠隱身的。

因為身法太快,迅速從人前消失,這是速度造成的幻影,但淼淼此刻明明就在眼前,自己卻看不見她。

「少爺,原來你真的看不見我呀!」

淼淼依偎在任性的懷中,嬌聲說道:「人家沒有隱身呢,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少爺看不見我的身子!這可怎麼辦呀?」

「沒關係的淼淼!」任性聽淼淼的聲音似乎有點焦急,安慰說道:「也許,這是你喝了怪獸之血,又經過了第一次修鍊造成的結果。」

「果斷時間看看,也許我就能看見你了!」

「噢!」淼淼應了一聲,忽地笑道:「其實這樣也挺好玩的呢!人家就可以一直呆在少爺身邊,也不會有人說閑話!不然我怕少爺為難呢!」

任性輕輕撫著淼淼嬌柔的身子,心道這女子,倒是挺會為自己著想!

他輕聲說道:「沒有人能說什麼閑話,你只管跟著我就好,以前忘記放你出來,是因為太忙,而且白天你因為怕光又不能出來。」

淼淼說道:「恩,我知道了!」

任性拉起淼淼的手,輕聲說道:「走吧,我帶你去找龍血窟!」

喵喵嬌聲說道:「可是,人家想回青花瓷瓶了,出來這麼長時間,怪不習慣的……」

「好吧!」任性笑著從詬月的儲物空間拿出了青花瓷瓶。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