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因為雙方都有亡靈魔法師,所以除了慕紅之外,沒人會猜到古風頭上來。

「鏗、鏗、鏗……」

隨著上百具骷髏兵揮舞著骨刀衝殺了過去,刀兵交接聲再次響起,各種魔法紛紛亮相,現場亂成一團糟。

吳東的實力確實不錯,一條水龍被他操縱得行雲流水,一人站在那裡,幾乎無人能夠近身,慕家很多人都被他打得失去了戰鬥能力,就連慕招都盡量避開這個戰鬥狂人。

「哈哈,慕家的小雜碎們,敢跟我動手,你們這是自尋死路!」

吳東笑得猖獗無比,一條水龍縱橫馳騁,可謂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就像這場混戰是以他為中心的一樣。

見吳東這般強勢,人群中的慕紅頓時急了,對旁邊的古風說道:「古風兄弟,你看……?」

「放心,交給我!」

古風冷笑了一聲,立刻念了下一個咒語。

這次沒有召喚出什麼死靈生物,反而是正在吳家那裡拼殺的一具骷髏兵,突然奇異的自原地消失不見。

只是此刻眾人都在混戰,根本就沒人注意到這些。

「哈哈,今天有老子在此,慕家的小雜碎們,我倒要看看誰能……啊!」

話還沒說完,吳東頓時驚呼了一聲。

因為他的背後突然憑空出現了一具骷髏兵。

「噗……」

骷髏兵出現得太突兀了,吳東才剛剛發現,骷髏兵手中銹跡斑駁的長劍便刺穿了他的心臟。

「你們慕家好、好狠……」

艱難的說了一句,吳東的身軀終於砰然倒地。

他才魔法師第四階,根本就沒能做到像吳戰那樣攻守兼備,古風運用了空間魔法當輔助,平時都能越階戰鬥,更何況一個比自己修為還低的人?

「東哥,啊……慕家人居然殺了東哥,兄弟們,不用再顧忌什麼了,殺呀!」

那人是吳東的親弟弟,眼見吳東被殺,當場就紅了眼,怒喝了一聲后,瞬間不顧一切的沖了過來。

「噗嗤……」

吳東的弟弟還沒衝到近前,便被另一具骷髏兵斬下了頭顱,一時間鮮血噴涌,頭顱更是高高衝上天空。

「啊?這、這……」

「吳東兩兄弟都死了,大家快逃!」

原本吳家人早就落入了下風,現在吳東兩兄弟又緊接著慘死,其他人頓時嚇破了膽,這個聲音剛剛發出,眾人立刻一鬨而散。


「砰、砰、砰……」

便在吳家人四散奔逃時,一陣輕響再次傳出,眨眼間,十幾具骷髏地龍瞬間出現在眾人中間。

「啊……十幾具地龍?居然是魔法師第四階,太可怕了!」

「原來慕家人中藏有高手,快回去稟報長老。」

直到此刻,吳家人更加不敢繼續硬拼下去了,沒死的人都亡命般向遠方狂奔。

不過古風既然已經出手,自然沒有放過這種痛打落水狗的機會,那些人還沒奔出多遠,十幾具龐大的地龍便如摧枯拉朽般追了上去。

稀里嘩啦……

周圍的大街小巷一時間雞飛狗跳,各種雜亂的聲音此起彼伏。

正當古風驅使地龍追殺吳家人的時候,慕家人也沒有閑著,紛紛跟著追殺了上去。

畢竟現在已經打成了這樣,幾乎已經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在兩家高層沒趕來調停之前,自然是殺一個賺一個,就算殺不死,哪怕是追殺一番也是很解氣、很過癮的。

但除了一個人,慕招。

之前他還沒注意,直到十幾具地龍出現后,他終於意識到了什麼,迅速在人群中掃視了一番。

果然,剛剛尋找了片刻,便在人群中見到了一身黑色法袍的古風。

「原來是這小子從中搗的鬼?」

慕招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原本就想衝過去找古風算賬,但一想到現在的狀況,他又強忍了下來,用只有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喃喃自語道:「等會兒長老們趕來再收拾你。」

不久后,這裡的戰鬥終於驚動了慕家與吳家高層。

只是當兩家幾名長老趕來時,戰鬥已經差不多接近了尾聲。

一番清查下來,吳家竟然死了將近四十人,而慕家因為有古風這個外人助陣,才死了七八個人,而且還是實力比較低的那些。

「慕天德,這事你怎麼說?」

吳家一名長老臉都綠得快要滴出墨汁來,遠遠的望著慕家長老問道。

慕天德鬚髮皆白,也是慕家的長老,這次就是由他來處理兩家爭端的,聽到吳家長老的話,他頓時痛心疾首道:「放心吧,這事我一定嚴查。」

說到這裡,他卻反身對慕家一名青年低頭說了一句,「幹得好!」

吳家雖然很是甘,但兩家長老在此,為了大局考慮,他們也只能口頭爭執了一番,最後悻悻作罷。

便在這時,一個非常不和諧的聲音突然冒了出來,「五長老,我知道這事是誰引起的。」

「慕招?」

看到慕招向慕天德走去,古風暗呼不妙。

原本就想溜之大吉,還沒走出幾步,卻被一旁的慕紅卻一把拉住了,「放心吧,五長老非但不會怪你,反而會感激你。」

「真的?」

慕紅點了點頭,也不說話,也立刻向慕天德走了過去。

「五長老,剛才我們原本已經準備跟吳家言和,沒想到我們慕家裡混入了一個姦細,就是因為這個姦細,才讓我們兩家大打出手。」

慕招故意將聲音提得猛高,不但是說給慕天德聽的,也是故意說給吳家長老聽的。

「哦?還有這種事?」

慕天德還沒說話,吳家一名長老頓時圍了過來。

「千真萬確,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姦細,以我跟吳東的交情,又怎麼會出現這種悲慘的結果?」

慕招倒是說得得意無比,但慕家人望向他的目光卻充滿了鄙視。

就算是姦細,也是站在自己家族這一邊的,居然會當著所有人的面說出來,這簡直就是吃裡扒外。

「真是這樣嗎?」

慕天德皺了皺眉,迅速在向慕家子弟中掃視了一眼。

畢竟是一名長老,目光何等毒辣,隨意一眼,也在人群中發現了古風這個外人。

「是這位小友么?」

古風皺了皺眉,原本不想承認,慕招已經搶先激動的說道:「就是他!」

「這個敗類!」

古風急得暗罵了一聲,自己跟吳家原本就有過節,現在還不是暴露身份的時候,要是被吳家人認出來,就真的危險了。

慕招絲毫不看古風陰沉的臉色,立刻將剛才發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

當然,所有罪責幾乎都推到了古風一人身上。

「原本是你這個小賊?」

慕天德還沒有表示,吳家幾名長老頓時憤怒的瞪了過來。

古風渾身一顫,暗道這次壞了。

便在這時,已經走到慕天德近前的慕紅突然說道:「五長老,我有話要話。」

「你要說什麼?」

「五長老,他雖然不姓慕,但卻是我慕家商隊的人,前幾天我們商隊遇到劫匪,正是這位小兄弟救了我們,後來加入了我們商隊。」

說到這裡,慕紅還背對著吳家幾名長老對慕天德使了個眼色。

慕天德心領神會,立刻點了點頭,「這麼說來,這位小兄弟也算是我們慕家的人了。」

慕招頓時不樂意了,「五長老……」

話還沒說完,慕天德頓時低喝了一聲,「住口,大人說話,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插嘴了?」

慕招滿臉不甘,但慕天德都這麼說了,他也只能悻悻的退了開去。

「慕天德,就算他是你們慕家商隊里的人,既然是他挑起我們兩家的爭端,也應該由他一個人負責。」

一邊說著,吳家幾名長老已經緩緩向古風走了過來。 慕紅也急了,突然幾步站了出來,鏗鏘有力的說道:「等等,剛才罵吳家的人是我,扔石頭砸吳東的也是我,跟這位小兄弟沒有一毛錢的關係。」

「喂,慕紅,希望你別睜著眼睛說瞎話!」

慕招頓時咬牙切齒的提醒了一聲。

有五長老在這時,慕紅絲毫不懼,「我只是把事實真相說出來而已。」

「你……」

「好了,慕招,你給我退下。」

慕天德瞪了慕招一眼,這才一把擋在吳家幾名長老面前,「好了,都是幾位小輩的事情,我們這些奔山的人就別太參合了,不然難道還要兩大家族血拚不成?」

「哈哈,很好,你們慕家是鐵了心護短是不是?」

吳家長老一臉憤怒,如果只是死一些不成氣候的小人物也就算了,吳東可是吳家分支中比較有前景的年輕人,沒想到就這樣死了,他們哪裡能忍得下這口氣?

慕天德聳了聳肩,「唉,事情不發生也發生了,如果老朽出來還做不了主,那你們只能親自去向我慕家家主討說法了。」

「慕天德!」


「老朽在!」

「你……」

吳家幾名長老渾身顫抖,但慕天德卻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好死不死的橫擋在古風面前,他們想趁機出手都不可能。

無奈之下,吳家幾人只得摞下幾句狠話,便帶著倖存下來的人離開了。

吳家人剛剛離開,一臉不甘的慕招又湊了上來,指著古風憤憤不平的說道:「五長老,那小子真的是……」

話還沒說完,慕天德便伸手狠狠敲了敲慕招的頭,「我讓你閉嘴,你耳朵聾了嗎?」

「我、我……」

慕招一臉委屈,直到現在他才反應過來,五長老有意包庇古風這個外人。

「好了,所有人都回去吧,有什麼事回去再說。」

在慕天德的號令下,慕家除了留下一批人收拾殘局,所有人都跟著回到了慕家商隊的大院里。

「五長老,一切因我而起,一切處罰我都沒有怨言。」

剛剛來到大院內,慕紅便跪倒在慕天德面前請罪。

出乎所有人預料,慕天德居然笑著反問了一句,「你這次能將吳家殺得血本無歸,記一大功還來不及,何罪之有?」

所有人一愣,緊接著卻歡呼了起來。

「慕家必勝,慕家必勝……」

只有慕招沒有跟著眾人起鬨,偶爾望向古風的目光,都充滿了殺意。

「慕紅啊,雖然你這次立了大功,不過對長老說謊也是一條不輕的罪過,你還不準備坦白從寬嗎?」

此話一出,古風與慕紅都是一驚。

「長老,我、我不是太明白……」

慕紅的話還沒說完,慕天德便揮了揮手,「好了,你別以為我老眼昏花看不出來,殺了吳東的人,應該是這位小友吧?」


一邊說著,慕天德一邊向古風望了過來。

與慕天德對視了一眼,古風也沒有隱瞞,立刻站了出來,「五長老,剛才的爭端確實是我挑起的。」

既然慕天德早就看了出來,剛才還為自己挺身而出,應該不會為難自己才對。

果然,在古風身上打量了片刻,慕天德頓時笑了,「呵呵,果然少年有為,這次算我慕家欠你一份人情,你有什麼需要儘管說,我能答應的都答應你。」

「小子不敢!」

「哎,有什麼敢不敢的,吳家這幾年來越來越蠻橫,今天總算能殺殺他們的銳氣,而且從剛才的戰鬥痕迹來看,吳家之所以敗得這麼慘,大部分應該是你的功勞吧?」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