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以烈玉的腦袋,實在想不出他們能以何種方式離開這裡。

距離那八卦球越近,羅征的腳步也就越慢,動作也越發小心翼翼。

萬一這裡布置了什麼強力機關,羅征能反抗的餘地並不大!

十丈……

五丈……

三丈……

一丈……

最終羅征走進了那一片灰濛濛的霧氣中。

進入這霧氣前,羅征已屏住呼吸,雖說他並不懼怕劇毒,但終究還是怕發生意外,只能做好萬全準備。

「沒事,」羅征眼中的神色越來越激動,或許他的猜測是正確的,這東西應該與引力反轉有關係!

隨後羅征一把抓住中央的八卦球!

這個八卦圓球彷彿一件燒制的瓷器,表面十分光滑,拿在手中沉甸甸的。

羅征單手將其握持,仔細端詳這八卦球,這球體之上一黑一白各有兩個孔洞,且中央還順著八卦的紋路留有縫隙。

觀察了好一會兒,羅征也沒有看出一個所以然來。

他試圖利用自己的鮮血認主,又利用自己的感知浸入這八卦球,但都沒有什麼反應。

幾種手段都試過了,羅征忽然抓著這八卦球的上方狠狠一擰。

「咔噠!」

他居然直接將這八卦球擰開了一圈,黑色的部分與白色的部分就相互顛倒了。

就在這一瞬間,羅征驟然在耳邊響起一陣轟鳴聲,隨後就看到頭頂之上那一湖力量本源直接朝著下方傾倒而來!

烈玉在此刻也走入了這灰濛濛的霧氣中,他正想要警告羅征,不要隨便動那個玩意,可能一不小心觸動一些機會他們就真的完了。

不過他還沒有開口,羅征已經擰開了……

「嘩啦啦……」

就算是一盆水傾倒下來,也會引起莫大的動靜,何況是一湖力量本源?

改變了引力之後,這些力量本源直接從頭頂上的人工湖降落到下方的人工湖,頓時將羅征和烈玉兩人直接淹沒了!

烈玉在此刻是真的呆住了,這可是力量本源,而且是整整一湖!就這樣輕鬆得到了?

那力量本源從上空跌落下來,在下方的人工湖中不斷地激蕩著,好一會兒,羅征和烈玉才從湖底浮了上來。

「我……我要將這些力量本源全部吸收了!哈哈哈!」烈玉高興的快要發瘋了,莫說將這一湖力量本源吸收,只是吸收掉極少部分,他烈玉未來恐怕都能勝任崩山族的首領!

以前烈玉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能有這一天,但現在他幾乎能肯定了。

唯一讓烈玉鬱悶的是,他吸收了一部分力量本源后,就沒法吸收了……

烈玉的肉身固然遠比其他種族的武者強橫,但終究存在一個上限,力量本源瘋狂吸收之下,他的肉身很快就趨於飽和的狀態。

羅征靜靜地漂浮在這湖面之上,他的肉身在晉陞之後,對力量的渴求要比烈玉大上許多倍,所能承載的極限也遠非烈玉所能比擬,此刻他便專心致志的吞噬這海量的力量本源! 羅征的肉身固然遠比同階武者強悍的多,但肉身的容量也是有限的。

這些力量本源不斷的被羅征吸收,充斥在他的骨骼和肌肉,以及內臟,脊椎之中……

這種力量的增長帶給羅征一種十分奇妙的體驗,他渾身上下都處於緊繃的狀態,彷彿有一股使不完的力量一般,一種強烈的充沛感隨即傳來。

源源不斷的吸收之下,這種充沛感隨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卻是一種飽脹的感覺!

出現這種感覺,便說明這力量本源的吸收差不多已經到了極限了。

當初羅征借用龍鱗之力的時候,同樣也產生了這種問題,他的肉身強度不足以承載這力量。

若是強行吸收這力量本源,羅征的肉身很容易崩解!

看著眼前一大湖力量本源,羅征卻吸收了萬分之一都不到,此刻也是無比鬱悶,就像一個人空手進入寶山之中,結果寶物太多,雙手只能拿下極少部分而歸……

「這力量本源,可以衝擊道台八重,這等好機會卻是不要浪費了……」

一個幽幽的聲音從羅征的腦海深處傳遞而來。

這是青龍的聲音。

九條真龍被喚醒之後,他們在自己的腦海中一直保持著沉默,甚至根本不作回應,此刻青龍卻是開口說話了。

或許他們是真不想自己浪費這個機會……

煉體一道,羅征並未走的太遠,當初羅征只是鑄就了一座道台,而且是藉助追雲獅的玉骨鑄就。

既然青龍這麼說了,羅征也沒有絲毫猶豫。

或許這九條真龍另有圖謀,但羅征終究選擇相信他們。

當這力量引入羅征眉心中,沒想到這力量本源形成的洪流沖刷之下,那一座以追雲獅玉骨鍛造的道台瞬間就被衝垮了……

「怎麼回事?」羅征頓時一愣,他沒想到會產生這種情況。

正在彷徨之間,腦海深處傳遞出一道豪爽的笑容,那卻是赤龍的聲音,「既然大哥都開口了,我做七弟的自當出手!對於羅征來說,這的確是一個非比尋常的機緣,倘若錯過,未免錯過太多!」

赤龍的聲音響起之後,自羅征腦海中傳遞出一道精神力量,卻是一條複雜的紋路。

「羅征小子,按照這個來引導這些力量本源,這力量本源精純至極,毫無雜質,自然要比那追雲獅的玉骨要好上無數倍!以此鑄就的道台,遠不是追雲獅可以比擬的……」

羅征緊閉雙眼,即刻按照赤龍所說的去做。

很快,羅征雙手,雙腳,頭,胸,背心,以及丹田處各自出現了一道漩渦!

那漩渦出現之後,就開始瘋狂的吸收力量本源!

先前羅征吸收了怕是有上萬滴力量本源,但此時此刻,這八個漩渦所吸收的力量本源,幾乎都與羅征的肉身等量!

但羅征周圍的力量本源的數量還是太多了,偌大一個湖泊,其中蘊藏的力量本源何止千萬滴,億萬滴?

他吸納上十萬滴力量本源,對於此地來說,幾乎毫無影響……

就在羅征吸納之間,那八個漩渦之中一座座閃爍著七彩光澤的道台開始出現。

煉體者的八座道台往往形狀各異,不過多以乳白色的道台居多,因為大多數煉體者鑄就道台,都是以各種珍稀玉骨為基礎。

這力量本源在一般寰宇中根本不可能存在,就算是存在,也不可能有如此驚人的數量。

就算是進入崩山族中的外族煉體武者,他們也不可能尋覓到如此數量的力量本源,像含流蘇的哥哥當初所獲機緣也不算小了,可是跟羅征現在相比,則根本不在一個水平之上!

說白了羅征現在就是拚命的揮霍,以力量本源打造八座道台,打造最為堅實的基礎。

這種待遇……在神域之中也相當罕見。

恐怕也只有諸多聖人的嫡傳子弟,才有可能讓聖人將自己構築的寰宇中的力量本源抽取出來。

而且力量本源對於聖人來說,也是十分珍貴的存在,那等抽取聖人自身的力量,讓聖人做出這種決定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至於神煉禁地的主人,為何肯將自己的各種本源力量拿出來,願意與諸多生靈分享,一直以來也是一個謎團。

一座座閃爍著七彩光芒的道台鑄就完成,羅征在短短一炷香的時間裡,走出了許多煉體者一輩子的路程,而且他的道台乃是最為純凈的道台,已處於完美的階段,沒有絲毫的裂縫和瑕疵!

終於……

八座道台鑄成。

那些漩渦也漸漸地消散,停止吸收力量本源。

「道台八重已鑄就,現在可衝擊神台九星!」赤龍的聲音再度傳來。

羅征依舊緊閉著雙目。

順著赤龍所傳遞的那些紋路,羅征繼續吸收力量本源。

這些力量本源吸收之後,卻是開始朝著羅征的丹田之中運轉。

神台九星,便是煉體者的極致之路。

要在自己的體內世界構築出九顆星辰……

尋常武者構築的體內世界並沒有星辰的存在,因為他們並不是聖人,體內世界並不是完整的存在!

煉體者則是在丹田中鑄就九顆星辰,九星連環之下,力量自可生生不息。

傲嬌總裁追妻記 「現在讓羅征構築神台九星,是不是太早了?」腦海之中一條綠色的真龍問道。

全民偶像他總圍著我轉 自古以來,修鍊都是專精一道!

無論是下界還是上界,又或者神域中,法體雙修者皆極為罕見。

而且雙修者在武道一途註定走不遠。

但這只是針對尋常武者而言!

實際上神域之中的諸多真神,若是想要追求聖人之道,不僅僅是雙修,而是三修!

這三修就分為精,氣,神。

神為煉魂,精為修真,氣為煉體!

也只有精氣神三修武者達到極致之後,才有資格構築一個真正的體內世界,構築出一個放置於神域邊緣的寰宇,一個真實的世界。

羅征現在不過是一位神極境武者,嚴格來說,以神極境武者的體內世界,根本無法承載九星!

力量本源湧入體內世界的瞬間,就會將羅征那孱弱的體內世界給撐爆,下場會十分慘烈!

這也是老四綠龍所擔憂的問題。

「不……羅征的體內世界固然弱小,但那已經不是一般意義上的體內世界,那就是一個真正的體內世界!」五爪金龍開口說話了。

羅征的一舉一動,它們都盡收眼底,羅征此前從體內世界中取出一條活蹦亂跳的小魚,他們尚且歷歷在目。

當時九條真龍驚訝之色可謂是洋溢於表。

那時候他們就已經明白,羅征的體內世界已經擁有與聖人相同的特質,他的體內世界構築於混沌之氣,這已經超出了真龍們所能理解的範疇。

嚴格來說,羅征現在就是一位「小聖人」,甚至有一點比聖人們還要厲害。

聖人們構築的體內世界以真元所化,以天道為限,其中的生靈想要超脫而出,必須領悟神道,方有資格跨越天道,遁入神域。

妙醫聖手葉皓軒 而羅征的體內世界,則更高一個級別,乃是混沌之氣所化,並沒有天道限制,所有的生靈都能直接離開他的體內世界!

從這一點上看,這不是普通意義上體內世界,也不是普通意義上的寰宇,這是一個神域,一個微型神域!

九條真龍選中了羅征,有自己的目的,他們希望回到自己的位置,希望引導羅征尋找真相,希望羅征幫他們去復仇。

所以太上煉器法才會施展在羅征身上,造就了他獨一無二的身軀。

只是羅征進入仙府,修鍊的混沌秘術后,事態就開始超出了真龍們的預料之外了,羅征的修鍊一途,開始朝著他們無法預料的方向發展。 羅征以法寶之身硬生生的練成了《混沌秘術》,體內世界在那個時候就產生了最為根本的變化。

如果說太上煉器法讓羅征走上了一條截然不同的煉體之路,那麼《混沌秘術》則讓羅征走上了另外一條截然不同的修真之路。

真龍們並不清楚,以混沌為基礎構築的體內世界,是否真的能夠演化成另外一個神域,羅征能夠在這條路上走多遠。

但他們終究知道,若是以這條路走下去,日後的羅征註定要超出他們的想象。

那些本源力量自羅征胸口之上一路向下,朝著丹田之中蔓延而去,遁入羅征的體內世界中。

此時此刻,羅征的體內世界的面積已越來越大,其中誕生的物種也逐漸豐富起來。

一隻猿猴在灌木之中靈巧的攀爬,它們以一種甜蜜的漿果為食。

這種猿猴已經進化出一絲靈智,懂得避開這片陸地上的一些猛獸和毒蟲,除此之外,最讓這猿猴感興趣的是陸地盡頭的那棵巨大到難以想象的大樹。

那棵樹上似乎有一些特殊的東西,散發著無窮吸引力。

只是以猿猴的實力,尚且無法攀爬那麼高大的世界樹……

今天這隻猿猴的收穫不錯,採摘了不少漿果之後,它決定返回自己的洞穴之中,那裡還有嗷嗷待哺的小猿猴,它們是以族群居住的。

就在此刻,這猿猴驟然聽到一道炸響,將它嚇的瑟瑟發抖。

這一刻,猿猴終於抬起了頭,開始了第一次仰望星空!

深邃的星空深深地吸引了這隻猿猴的注意,這是羅征體內世界中,第一次有生靈開始有意識的仰望星空。

這天空深處是什麼地方……

天空之外又是什麼地方?

猿猴已經懂得了思考,但以它的見地,顯然無法想象,甚至對「天空」這個概念都不存在,它只是處於本能的好奇和思考。

「轟隆……」

伴隨著那一道炸響,天空之上出現了一條色彩斑斕的細線。

那細線讓這隻猿猴十分驚恐,因為這條細線的眼色,和陸地上一種七彩蛇的顏色很像,那看起來就像是一條長長的七彩蛇。

這條蛇在空中不斷地盤旋,幾乎要將天空劈開……

不久之後,這條蛇就開始緩緩地蜷縮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圓球,看上去像是某種不知名的圓形果實。

力量本源對任何生靈都有致命的吸引力,即使是羅征體內世界中的生靈也不例外。

那圓圓的果實看上去十分好吃,這隻猿猴忍不住朝著天空上的圓球伸出了爪子,但是距離太過於遙遠,它不可能將那圓球抓在手中。

第一個圓球出現之後,第二個圓球很快就出現了,隨後是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