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越是這樣,屠遠心裡越是不安。屠遠可不覺得,這一頭怪物是來救他們的。

只是這怪物的血肉極為堅硬,屠遠雖然也嘗試過破開怪物的血肉,但是自己的攻擊落在這怪物的血肉之上,卻是難以傷到他分毫。看到這樣的情況,屠遠也是將體內的靈力盡數的集中在手指之上。一道炎槍,狠狠的刺入這一團血肉之中。

「小子,你最好給我安分點,否則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不過就在屠遠的炎槍刺穿這一團血肉的時候,屠遠的頭頂便是有著一道聲音傳來。屠遠抬頭望去的時候,一個巨浪直接掀了過來,狠狠的拍在屠遠的身上。屠遠猝不及防之下,便是直接被這個巨浪打中。一陣陣刺痛的感覺,便是自屠遠的身上傳來。而屠遠身旁的李嘯,卻是毫髮無損。

「師傅,你沒事吧。」看到屠遠這個樣子,李嘯也急忙關心的問道。

「沒事。」屠遠體內的靈力之間運轉,緩緩的化解體內刺痛的感覺。在見識過這個龐然大物的實力之後,屠遠也是深刻的明白,自己絕對不是這個龐然大物的對手。若是自己不自量力,想要挑戰這個龐然大物的權威的話,自己絕對是死的非常難看。

尤其是這個龐然大物對於靈力的精準控制,即使是在他的體內,屠遠也相信自己連絲毫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隨著屠遠體內靈力緩緩運轉,屠遠的皮膚之上,便是直接出現一道道細小的水針。這一道道水針,多如牛毛,顯然是之前,這個龐然大物為了懲罰自己而打入自己的體內。只不過雖然在屠遠的體內打入了如此數量的水針,但是屠遠卻發現自己並沒有手上。想到這裡,屠遠對於這一個龐然大物則是更加的忌憚。

而在屠遠將這些水針盡數逼出體外之後,屠遠便是察覺到一陣陣的尖叫聲從上面傳來。顯然這一次,這一個龐然大物又是吞下了不知道什麼生物。

隨著海水大量的湧入,一個個鮫人便是直接落在了屠遠的附近。

「大伯,三叔,七舅。。。」當看到這一個個鮫人落下的時候,李嘯也是驚訝的合不攏嘴。顯然是沒有想到,自己的族人也是被這個龐然大物所吞噬了。

「李嘯,我終於是找到你了。」而在李嘯出聲之後,這些鮫人顯然是注意到了李嘯的存在。就連眼神,都是變得有些仇視起來了。

「你就是被李嘯所救的那個人類吧。」這個時候,這些鮫人之中一個較為年長的鮫人便是直接站了出來,看向屠遠的樣子,頗有審視的味道。

「大長老,我是絕對不允許你傷害我師父的。」看到這個鮫人出現,李嘯也是急忙擋在了屠遠的面前,有些倔強的說道。

「李嘯,我念在你是鮫人一族,若是你及時醒悟,老夫便是可以不過問此事。但你若是冥頑不靈的話,那就別怪老夫我不客氣了。」這個時候,鮫人族的大長老也是眼神陰寒的說道。

「大長老,師傅對我有救命之恩,我是絕對不會允許你們傷害我師父的。」李嘯看了屠遠一眼,便是極為堅定的說道。

「好,好,好。我倒是要看看,你怎麼保住這個人類。」聽到李嘯這麼說,鮫人族的大長老也是露出一個陰森的笑容。看他那樣子,顯然是打算對屠遠出手了。

「我說老頭,你也不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居然還想對我出手?」這個時候,屠遠也是直接推開李嘯,對著面前的大長老說道。

而經過屠遠這麼一提醒,所有的鮫人族也都是直接醒悟了過來,朝著周圍的環境看了過去。

「你說你們幾個,都快要死了,居然還有心情在這裡說什麼叛徒不叛徒的啊。」屠遠則是笑了笑,對著眼前的鮫人族說道。

「小子,你這話什麼意思。」聽到屠遠這麼說,鮫人族的大長老臉色便是直接沉了下來。

屠遠則是一撇嘴,有些不屑的說道。「虧你還是鮫人族的大長老,難道你看不出來,這個怪物的目的,就是你們鮫人族嗎?」

而隨著屠遠這句話一出口,在場鮫人族的臉色都是不由變了變。若是這個龐然大物的目的是鮫人族的話,恐怕這一次,鮫人族是真的在劫難逃啊。

「小子,我憑什麼相信你。」這個時候,唯一保持鎮定的就是鮫人族的大長老了。雖然如今自己的族人落入這龐然大物的手中,但是屠遠的話,卻始終是有著一些危言聳聽的樣子。對於屠遠的話,大長老也是不敢相信。

「你要是不相信的話,你就等著看吧,看看接下來進來的,是不是你鮫人族的人。」屠遠則是一臉滿不在乎的說道。對於鮫人族,屠遠可以說是沒有絲毫的好感。

而在屠遠話音落下的時候,眾人便是直接聽到上方傳來尖叫之聲。而鮫人族的族人,也是在這尖叫之聲之後,紛紛落了下來。

當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在場的鮫人族,則是完完全全的慌了起來。就連大長老,都是有些坐不住了。顯然對於屠遠所說,大長老也是有幾分相信了。

「師傅,現在要怎麼辦啊,你可不能見死不救啊。」這個時候李嘯也是急忙拉住屠遠的手,雙眼淚汪汪的說道。雖然鮫人族對自己並不好,但是自己卻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鮫人族滅亡啊。

「我能有什麼辦法,靜觀其變嘍。」看著李嘯眼淚吧嗒吧嗒的掉下來,屠遠也只能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如今的情況,自己就算自保都是有些困難,又怎麼能夠分心救下鮫人族呢。 而隨著時間緩緩的流逝,也是有著越來越多的鮫人進入這個怪物的體內。到了最後,鮫人族幾乎是整族都是被這怪物吸入腹中。

面對這樣的情況,所有的鮫人族都是沉默了。如果現在,他們還看不出來這個怪物的目的是他們鮫人族的話,那他們就真的是白活了。只是這個怪物,到底是什麼東西,又為什麼要對付鮫人族,在場的鮫人族,卻是沒有一個知道。

而此刻屠遠的臉色也是無比的凝重。屠遠自然是能夠察覺到,這個龐然大物靈獸的身份。而且這個龐然大物,說不定也是海中霸主一般的存在。只是這樣的存在,為什麼要對付鮫人族?這一點,屠遠實在是難以明白。

「看來這一次,是真的要死了。」屠遠從空間戒指之中,掏出一縷頭髮。看著手中的這一根根髮絲,屠遠也是一陣苦笑。看來對於自己爹娘的承諾,今生自己恐怕是難以完成了。只是希望有來生的話,我還能做你們的兒子。

就在這個時候,屠遠也是察覺到一陣地動山搖。連自己的身體,也是跟著自覺的晃動了起來。屠遠當即將手中的一縷頭髮收回到空間戒指之中。下一刻,屠遠便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完全不受控制的落了下來。和自己一起,還有同樣被吞進來的鮫人族。

等到睜開眼睛的時候,屠遠便是看到一個極為奢華的地下宮殿。雖然是處在深海之中,但整個宮殿卻是被夜明珠照的透亮。宮殿之中的裝飾,美輪美奐,別具一格。可以這麼說,屠遠這輩子,都是沒有看到過如此精美的裝飾。

而且更為重要的,則是這宮殿之中,居然沒有絲毫海水的存在。而且屠遠還發現,自己在這宮殿之中,居然是能夠自由的呼吸。看著宮殿之外的魚群,屠遠也是有些懵了。眼前的這一切,顯然是有些超乎了他的認知。

「怎麼會有人類在這裡。」這個時候,宮殿的主位之上,也是有著一道聲音傳來,將屠遠直接拉回了現實之中。

「啟稟陛下,鯨王在抓捕鮫人族的同時,有一個鮫人族抓著這個人類的手不放。鯨王為了避免麻煩,便是將這個人類也是一同抓了進來。這個時候,屠遠身邊也是有著一個人說道。只不過此人雖然口吐人言,但是屠遠也是能夠察覺到,此人並非是人類,而是由靈獸幻化而成。

想到這裡,屠遠也是略微震驚的看著身邊的這個人。要知道,靈獸要是幻化成.人的話,至少是需要元嬰境的修為。那豈不是就是說,自己身邊的這一隻『靈獸』,有著元嬰境以上的修為。

而且這一隻靈獸,居然叫主位之上的這個『人』陛下。那豈不是說,主位之上的這個『人』,應當是比他還要厲害的存在。那麼主位之上的這個人,到底是什麼修為?

「原來如此。」主位之上的這個人也是點了點頭,便是有些好奇的對著屠遠問道。「人類,你又是怎麼會來到這深海的。」

「我是身受重傷,被人打落在這海中。幸得鮫人族所救,方才不至於隕落至此。」屠遠看了主位之人,小心翼翼的回答道。主位之人給他的感覺,實在是太過高深莫測,屠遠這裡,也是不敢有絲毫的隱瞞。

「哦~」聽到屠遠這麼說,主位之人也是若有所思的說道。「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到時候讓鯨王將你送離這深海。」

「謝陛下。」聽到主位之人這麼說道,屠遠也是不由喜上眉梢。如今身在海底,屠遠正不知道怎麼離開。但是如果有鯨王的幫助的話,那麼自己也必將省事許多。

「好了,將這些叫人帶下去,取出他們的鮫珠,送去丹大師房間煉丹。」這個時候主位之人又是看了看在座的鮫人一族,直接開口說道。

而在聽到主位之人這麼說的時候,鮫人一族則是徹底慌了。若是鮫珠被取,那麼鮫人一族在深海之中,必將是寸步難行。這樣的做法,和殺了他們,簡直是沒有任何差別啊。

「師傅,你快救救我們。」這個時候,李嘯也是抬頭看向屠遠,無力的說道。

屠遠看了李嘯一眼,便是直接站了出來。「住手。」

當聽到屠遠這麼說的時候,主位之人也不由抬起頭,朝著屠遠陰翳的看了過去。「人類,這是我們水晶宮的事情,我勸你還是不要插手的好。」

雖然主位之人並沒有說要對付屠遠,但是從他的眼神之中卻是可以看出。若是屠遠再敢插手的話,他顯然是不介意將屠遠一併解決了的。

「不知陛下所要煉製的,究竟是何丹藥。在下對煉丹之道浸淫已久,可還從未聽說過煉製丹藥需要用到鮫珠的。」屠遠笑了笑,反而是上前一步說道。

「你是煉丹師?」聽到屠遠這麼說,主位之人便是直接來了興趣。

屠遠的手上,直接一道火苗竄了出來。隨著這一道火苗竄出的同時,整個水晶宮的溫度,都是不由上升了一些。

「就算你是煉丹師又如何,看你的樣子,至多不超過二十歲。你這樣的年紀,能夠達到玄階煉丹師就已經不錯了,我勸你還是不要在這裡添亂了。」雖然看到屠遠的丹火之後,主位之人的臉色緩和了不少,但是對於屠遠在煉丹之上的造詣,顯然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那麼不知陛下可否明白,若是胡亂篡改丹方之上的藥物,其後果,可是不堪設想的。」雖然知道主位之人對自己不敢太過相信,但是為了能救李嘯他們,屠遠這個時候,也是顧不得多少了。

「小子,你以為你是誰,居然敢對我煉製的丹藥有所質疑?」就在這個時候,一位老者也是直接從後方走了出來,對著屠遠罵道。顯然這一位老者,就是這水晶宮之人所說的丹大師了。

當看到丹大師出來的時候,這水晶宮之人的態度,便是明顯變得恭敬不少。就連那坐在主位之人,都是站起身來,對著丹大師鞠了一個躬。想來這丹大師在這水晶宮之中的地位,必然是極高。 「你就是丹大師?」比起眾人的尊敬,屠遠反倒是有些倨傲的看向這位老者。在煉丹之上,屠遠有著自己的驕傲。除非是天階煉丹師,方才會引起屠遠的重視。而從丹大師身上的藥草的香味,屠遠便是能夠察覺到,自己眼前的這個丹大師,充其量只是一個地階六品或者七品的煉丹師。而這樣的煉丹師,顯然是引起屠遠重視的資格都是沒有。

「怎麼,小子,難不成你對於老夫的煉丹手段,有所懷疑不成?」丹大師出來之後,便是一臉不屑的看像屠遠。煉丹和修鍊不一樣,或許在修鍊至上,一些天賦極佳的修鍊者修鍊速度極快。可是煉丹不一樣,就算是再有天賦的煉丹師,也是要一步一步的來。

而屠遠的年紀,看起來顯然是不超過二十歲。而這樣的年紀,在煉丹之上的造詣,能夠達到玄階就已經是不錯了。而這樣品階的煉丹師,顯然是沒有資格評判他的。

「就你這樣的水平,就敢自稱煉丹師。」面對丹大師的質問,屠遠反倒咄咄逼人的說道。

「放肆。」聽到屠遠這麼說,主位之人便是直接站了起來,怒視著屠遠。看他那樣子,就是打算要對屠遠出手。

「等等,陛下。」而在這個時候,丹大師反倒是出手將主位之人擋了下來。看到主位之人收手,屠遠也是不由驚出一身冷汗。之前那樣的做法,實在是太過冒險。如今實在是不得已,否則的話,屠遠也是不會如此。

「我倒要看看,你一個小小的煉丹師,到底有什麼資格評判我。若是你今天不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那就別怪老夫拿你祭我的丹爐。」丹大師說完,便是眼神一寒。屬於金丹強者的氣息,便是直接爆發了出來。

而面對丹大師如此氣勢,屠遠則是絲毫不為之動搖。而且屠遠的身上,更是散發出一股不容置疑的氣息。「九轉命元丹乃是集合了九種極為陽剛之藥草,融合其藥性所煉製而成的丹藥。雖然只有地階的水準,但是卻能夠修補命元,扶正固本。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陛下宮中,應當是有著一位命元缺失之人吧。」

聽完屠遠解釋,首位之人的臉色便是直接變了。「龍傲之前有眼不識泰山,怠慢了大師,還望大師勿怪。來人,賜座。」

「陛下。」看到龍傲臉色的變化,丹大師也是有些不爽起來了。在他看來,屠遠的猜測乃是極為中規中矩。畢竟除了命元缺失之人,又有誰會用到九轉命元丹?

「丹大師莫要多言。」而這個時候,龍傲則是直接一句話將丹大師堵住。雖然對丹大師依舊是恭敬,但是看向屠遠的眼神,卻又是火熱了不少。

「想必陛下也是想要知道,我究竟是如何猜測出丹大師所煉製的,乃是九轉命元丹吧。」屠遠坐下以後,也是淡淡的說道。

而聽到這句話,丹大師的臉色,便是直接變得難看起來了。難不成之前這小子,並不知道龍傲所需要的,就是九轉命元丹?

「丹大師出來以後,身上便是帶著一股龍涎草,重樓,八寶景天的味道。想必丹大師所煉製的丹藥,必定是和這三種藥材有關吧。而之前不管是陛下,還是丹大師,看向我的時候都是有著一股不屑之意。想必陛下所需要的丹藥,應當是地階以上吧。」

當屠遠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龍傲臉上也是閃過一絲不好意思。之前也確實是如屠遠所說一般,雖然知道了屠遠煉丹師的身份,但是龍傲心裡,卻並沒有怎麼看得起屠遠。畢竟自己所需要的,乃是地階丹藥。而屠遠這樣的水準,龍傲顯然是不認為屠遠能夠幫到他。

至於丹大師,此時早已是被屠遠所震驚道。正如屠遠所說,之前自己處理的,確實是這三種靈藥。而屠遠居然是一樣不多,一樣不少的說了出來。要知道,雖然自己是處理過這三種靈藥,但是自己身上這種靈藥的氣味卻已經是極淡,難以察覺。可是現在,屠遠卻不但是察覺到自己身上的氣息,更是將自己身上的靈藥氣息分辨出來。別的不敢說,但是丹大師卻是明白。屠遠在對靈藥辨識之上的造詣,卻是遠遠的超過了自己。

「而從丹大師出來以後,我也是能夠察覺到丹大師對於煉丹造詣之深。不過在聽到我的質疑之後,丹大師雖然出聲質問。但是眼神之中,卻是有著一絲不自信的色彩。雖然這一絲不自信一閃而過,但是卻足以讓我斷定,丹大師在煉丹之上的造詣,必定是沒有達到天階。畢竟天階的煉丹師,在煉丹之上都是有著絕對的權威,這樣不自信的神采,是不會出現的。」

說完這句話之後,屠遠也是朝著丹大師看了過去。而當察覺到屠遠的暮光之後,丹大師的眼神,也是有些閃躲起來。屠遠雖然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但是心裡卻早已笑開了花。自己這胡謅亂扯的話,沒想到丹大師居然就這麼相信了。自己能看出丹大師是地階煉丹師,乃是因為青丹子獨到的眼光。至於丹大師什麼眼神之中的不自信,全是屠遠瞎扯出來的。

「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大致可以斷定,丹大師所煉製的,乃是地階丹藥。而在地階之中,能夠用到這三味靈藥的,也只有兩種丹藥。其中一種,便是我之前所說的九轉命元丹。還有一種,則是龍陽丹。而龍陽丹這種丹藥,乃是專門用來治療寡人之疾的。想必陛下這裡,應當是用不到的吧。」

「寡人自然是用不到。」聽到屠遠這麼說,龍傲急忙臉紅著說道。就算自己用得到這樣的丹藥,也絕對是不會承認的畢竟這樣,實在是太過丟臉了。

「既然陛下用不到,那麼我也便是可以確定陛下所需要的,就是九轉命元丹了。」屠遠看了看滿是尷尬的龍傲,笑著說道。

「大師果然厲害。」聽完屠遠的分析,龍傲也是忍不住拍了拍手。不得不說,屠遠的分析,可謂是精彩絕倫。

而丹大師雖然不願意承認,但是也只能跟著鼓掌。因為屠遠所說,絲毫不差。 「小子,你的分析固然是沒錯,但是你又為反駁我這煉丹之法。」看到龍傲對屠遠的重視,丹大師也是有些不服氣的說道。不管怎麼說,屠遠都只是至多只是一個玄階的煉丹師。固然能夠知道自己煉製的乃是九轉命元丹,但是在煉丹之上,自己難道還需要一個毛頭小子來教?

「不知大師何出此言。」這個時候,龍傲也是饒有興趣的問道。

「陛下不必如此客氣,喚我屠遠便可。」屠遠也是笑著對龍傲說道。對於龍傲,屠遠還是有著相當的好感的。雖然龍傲相對鮫人族動手,但是在屠遠看來,這應當是眼前的丹大師的主意。對於龍傲的不滿,屠遠自然是消了大半。

「大師客氣了。」聽到屠遠這麼說,龍傲也是笑著說道。屠遠之前的表現,在龍傲看來,顯然已經值得他尊重了。如今屠遠對其釋放善意,龍傲自然是相當的滿意。

「我之所以反駁丹大師的方法,自然是有我的原因。」屠遠朝著丹大師看了一眼之後,便是笑著說道。「想必丹大師也明白,九轉命元丹乃是採用九種陽性極強的靈藥煉製而成。雖然其藥效強橫,但是同樣的,若是不能將九轉命元丹煉製到十品的品質的話。九轉命元丹之中的毒性,也是極為強悍。若是服用丹藥之人,身體太過虛弱,無法承受的話,反倒會適得其反,危及其性命。」

「不錯,也正是因為這樣的考慮,老夫方才想到利用鮫珠,來緩解其藥性。」聽屠遠說完,丹大師也是點了點頭。

「丹大師的想法固然是不錯,鮫珠有著平心靜氣的功效。鮫珠之中的能量,的確是有著緩解九轉命元丹狂暴藥性的作用。」

「只是丹大師可知道,九轉命元丹之中安息草,到底有何作用?」屠遠笑了笑,對著丹大師問道。

「安息草作為藥引,自然是中和九種靈藥的藥性。」當屠遠說完的同時,丹大師便是直接脫口而出。作為地階煉丹師,單單是對於安息草的藥性自然是了解的。當屠遠這麼問的時候,丹大師眼神之中也是閃過一絲鄙夷之色。難不成我堂堂地階煉丹師,連靈藥的藥性還需要你教?

「丹大師所說,固然是沒錯。只是丹大師又可否明白,為何煉製著九轉命元丹,只需要加半株安息草便可。」屠遠則是繼續追問道。

「那是自然,煉製九轉命元丹的這幾種靈藥,藥力雖然狂暴。但是在煉製的時候,卻是極為脆弱。半株安息草,剛好能夠將其中的藥力融合。若是加多了,固然是能夠平息這藥力的狂暴,但是同樣的,也是讓這些靈藥的藥力,大大削弱。」丹大師理所應當的回答道。回答完之後,丹大師的臉上都是有著一絲驕傲之色。

「那麼現在丹大師應該明白,我為何不贊成丹大師將鮫珠加入這丹方之中了吧。」屠遠笑了笑,對著丹大師說道。

在聽到屠遠這麼說的時候,丹大師的臉色,便是徹底的變了。正如屠遠所說,若是他將鮫珠加入這丹方之中,的確是能夠平息狂暴的藥力。但是同樣的,這九轉命元丹的藥效,也會大幅降低。到時候就算是小殿下將這九轉命元丹服下去,也是沒有絲毫的作用。之前丹大師因為只是想著如何讓丹藥之上的藥力不再狂暴,一直忽略了這麼一點。此時被屠遠提起,丹大師則滿是愧色。

尤其是看到眾多鮫人族可憐的眼神的時候,丹大師便是頭也不甩的走了回去。

而龍傲雖然對煉丹之道並無涉獵,但是對屠遠所說也是能夠聽懂些許。此時看到丹大師惱羞離去,龍傲更是將所有的希望,都是寄托在了屠遠的身上。

「還請屠大師救救我兒。」龍傲這一次,居然是直接在屠遠面前跪了下來。身為這一片海域的君主,龍傲的身份,可以說是無比的尊貴。可是如今,龍傲卻全然無視這些,在屠遠的面前,直接跪了下來。這同樣也代表著,龍傲對屠遠的重視,已經被提升到了一個極高的地步。

「陛下,你快點起來,不要這樣子。」龍傲的這麼一跪,直接把屠遠弄傻了。為什麼最近這些人,老是喜歡給自己下跪。當初的水折柳如此,李嘯如此,沒想到現在的龍傲,居然也是如此。

「還請大師一定要救救我的孩兒。」在屠遠的攙扶之下,龍傲也是緩緩起身。此時此刻,他不是四海八荒的君主,他只是一個希望自己兒子健健康康成長的父親。

「其實我也不知道,是否能夠救小殿下,但是看到陛下對小陛下的感情如此之深,那麼屠遠也必當是竭盡全力。只是希望陛下,能夠將這些鮫人放回去。畢竟他們,是無辜的。」扶起龍傲之後,屠遠便是直接朝著李嘯看了一眼,隨後便是對龍傲說道。

「大師此話可是當真?」聽到屠遠說要救他的兒子,龍傲頓時喜上眉梢。更是不顧身份,將屠遠一把抱在了懷裡。

「好了好了,陛下要是再抱下去的話,我就喘不過氣來了。」屠遠也是用力的將龍傲推開,這輩子,屠遠還是第一次被一個男人這麼抱著。不,應當說是公的靈獸。

聽屠遠這麼說,龍傲便是急忙鬆開了手。隨後臉色也是直接沉了下來,恢復成原來那四海八荒霸主的模樣。「咳咳,照理來說既然將你們抓來,必定是要取了你們鮫珠的,可是如今既然屠大師都已經開口了,那麼今時今日,本王就放你們一馬。」

龍傲說完,便是轉過頭,有些諂媚的看向屠遠。顯然是在詢問屠遠,自己這樣的吩咐,屠遠可是還滿意?

而在場的鮫人族,聽到龍傲這麼說,也紛紛是如臨大赦。更是有不少鮫人族,直接抱頭痛哭起來了。

「好了,你和他們先回去,等我在這裡的事情完成以後,我自會去那個地方等你。」看到李嘯有些不舍的眼神,屠遠也是笑著說道。雖然自己之前說起來頭頭是道,但是究竟要如何救下小殿下,屠遠心裡,也是沒有多少把握。

看到昨天只是更新了八章,如果除去補的,就只有更新兩章,這章就當補上昨天的更新吧。 「不知大師需要幫助的,我這就吩咐下去。」等到鮫人族都離開之後,龍傲也是有些激動的對著屠遠說道。

「陛下莫慌,若是想要救小殿下的話,還需要丹大師的幫助。」屠遠深吸了一口氣,對著龍傲說道。

「實不相瞞,屠遠雖然在煉丹之上頗有造詣,但是屠遠如今,卻只是一個黃階煉丹師。想要煉製地階丹藥,顯然是不可能的。所以這一次九轉命元丹的煉製,還是需要拜託丹大師出手。」看到龍傲有些懷疑的眼神,屠遠也是誠懇的說道。

「那不知大師到底是用什麼方法,救治我兒?」聽到屠遠這麼說,龍傲的臉色便是有些難看起來了。原來之前你頭頭是道,對丹大師的煉藥方法品頭論足,結果只是紙上談兵而已啊。

「既然屠遠說過就救治小殿下,那麼屠遠必當是竭盡全力。若是陛下不相信屠遠的話,那陛下大可另請高明。」看到龍傲懷疑的眼神,屠遠也是倨傲的說道。在煉丹之上,屠遠不容許別人對他有絲毫的懷疑。這,是他身為煉丹師的高傲。

「大師還請勿怪,只是龍傲不明白,大師既然身為黃階煉丹師,又怎麼能夠煉製出能救我兒的丹藥?」聽到屠遠這麼說,龍傲便是頓時慌了。之前屠遠和丹大師的對話,龍傲可是聽出來丹大師沒有辦法救助他的兒子。現在他所有的希望,可都是壓在了屠遠的身上。若是屠遠不肯救他兒子的話,那麼自己兒子,可就真的沒救了。

「我既然敢答應下來,那麼我自然是有著我的辦法。只是此法乃是我師父傳授於我的獨門秘法,還望陛下不要過問。」屠遠瞥了龍傲一眼,不冷不熱的說道。雖然龍傲看起來態度極為恭敬,但是屠遠也是明白。在自己表明了自己黃階煉丹師的身份之後,龍傲對其,也是有所懷疑。

「既然這樣,那不知屠大師到底需要丹大師做什麼。」聽到屠遠這麼說之後,龍傲也是小心翼翼的問道。

「很簡單,只需要丹大師煉製出十枚九轉命元丹交到我的手中,那麼我自然有我自己的辦法。」屠遠一咬牙,便是直接對著龍傲說道。

「十枚?」聽到這個數字的時候,龍傲也是被嚇了一跳。要知道,地階丹藥之所以難以煉製,除了需要煉丹師對於煉丹的把控以外,還有就是材料的珍貴。之前龍傲為了收集九轉命元丹的材料,可以說是將自己的身家耗盡了大半,方才是收集到了幾份靈藥。而經過丹大師的不斷嘗試,也只是煉製出四枚成丹。而且這四枚成丹,也都是因為藥性太過暴戾,不能給他兒子服用。

「怎麼,辦不到?」屠遠轉過頭,淡淡的問道。在他看來,這十枚九轉命元丹,已經是極低的要求了。九轉命元丹的藥性極為陽剛,所以其葯毒也是極為猛烈。只有將九轉命元的葯毒完完全全的祛除,留下其有效成分,方才不會讓九轉命元丹的藥效太過猛烈。雖然自己擁有融丹之法這種逆天的煉丹之法。但是地階丹藥,屠遠卻是從來沒有嘗試過。甚至連玄階丹藥,屠遠都是沒有嘗試過。所以對於這一次的融丹,屠遠也是沒有多大信心,這才開出十枚的數量。這十枚的數量,在他看來已經是極低的要求了。

「不是,只要是大師要求的,本王自然是竭盡全力將其辦到。」龍傲也是急忙搖頭,對著屠遠說道。之前自己的懷疑,已經是讓屠遠有些不滿了。這個時候若是自己再不按照屠遠的吩咐去辦的話,屠遠要是真不出手救自己兒子,那自己可是後悔都來不及啊。

「對了,若是丹大師有煉製成功的九轉命元丹,就馬上拿過來給我吧。」就在龍傲要離開的時候,屠遠也是急忙叫住了龍傲,對其說道。在屠遠看來,丹大師雖然在煉丹之上有著很深的造詣,但是和青丹子比起來,顯然是不知道差了多少倍。自己如今擁有青丹子的煉丹記憶,自然是能夠對丹大師多加指點,以防丹大師在煉丹的時候暴殄天物。

「什麼,十枚?」聽到龍傲這麼說的時候,丹大師的嘴巴也是張得老大。看他那樣子,似乎就彷彿看到了鬼一般。「他拿十枚九轉命元丹做什麼啊。」

「這個我也不知道,只是屠大師既然這麼吩咐了,還希望丹大師能夠照辦,我兒的希望,可就都託付在兩位大師的身上了。」雖然知道自己的這個要求確實是有些過分,但是現在,龍傲卻是已經沒有了辦法。

「好吧,既然陛下這麼說了,那麼我老夫當是竭盡全力,一個月之內,老夫必當是將這十枚九轉命元丹交到陛下的手上。」看到龍傲如此低聲下氣的樣子,丹大師也只能無奈的說道。既然自己那人錢財,那自然是要替人消災。這十枚九轉命元丹煉製雖然困難,但是只要自己多花點時間,還是沒有問題的。

「那就謝過丹大師了。」看到丹大師答應下來,龍傲懸著的心終於是落了下來。

此次九轉命元丹的煉製,雖然是花費了其七成的財產,但是只要是能夠救下自己兒子的性命,那麼就算是將自己所有的財物都交出去,龍傲也是心甘情願。但若是這樣還是難以將自己兒子的性命救下的話,那麼龍傲也是不介意讓屠遠知道知道,惹怒海底霸主,究竟是什麼樣的下場。

至於屠遠,此時則是拿起龍傲給自己的靈藥,煉製起聚靈丹。雖然沒有嘗試過用融丹之法煉製地階丹藥,但是屠遠也是明白。這一次記自己所需要消耗的靈力,必定是極為龐大的。所以在丹大師將九轉命元丹拿來之前,屠遠也是儘可能的多煉製一些聚靈丹,一面自己在融合丹藥的時候,靈力不夠。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