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四人,抽到相同紙條的,便是這一輪比試的對手了。開始抓鬮吧!」

五人見狀,也沒有遲疑,萬長火一副盛氣凌人的模樣,第一個走了出來,將手伸入盒子之內,開始抽取了起來。

很快,他便抽出了一張紙條,打開看了一眼,然後對著眾人,只見上面寫著一個「木」字。萬長火抽到了木字,很顯然,他這一輪比試將不會輪空,誰跟他一樣抽到了木字,誰便是他新一輪的對手。

萬長火抓鬮過後,陳人波、張燕、王笑華三人也開始抓鬮,紛紛抓出了一張紙條,帝星辰也不在意,便將最後一張紙條抓了出來,打開一看,上面寫著一個「金」字。很顯然,誰若是抓到了寫著「金」字的紙條,誰便是帝星辰下一個對手,萬長火抓到了「木」字,下一輪比試兩人將不會碰到,只會是王笑華、陳人波、張燕之中的某一人。

這時候,眾人都將紙條打開了,抓到「金」字的是王笑華,也便是說,帝星辰的下一個對手,將會是王笑華。

抓到了「木」字的是張燕,張燕抓到的字和萬長火的一樣,她下一個對手將要面對萬長火。抓到「水」字的是陳人波,因為一共五人,所以至少會有一人輪空,按照剛才張長老所定的規則,這一輪比試,陳人波將會輪空。

「你們各自上擂台,這一輪比試,即將開始!」結果出來之後,張長老當即威嚴的說道。除了陳人波輪空這一輪不用比試之外,其他四人,萬長火、張燕、帝星辰、王笑華,分別上了兩座擂台,準備新一輪的比試。

兩座擂台,一座萬長火對戰張燕,一座帝星辰對戰王笑華。王笑華看著擂台之上的帝星辰,嘴角露出一絲輕蔑的笑容,道:「不錯!不錯!非常不錯!以巔峰的修為,卻是殺出重圍,來到這一步,你的表現,非常的不錯。只可惜,你的路,到了我這裡,也該走完了。這一場比賽,我王笑華必勝無疑,給你一個忠告,趁早滾下擂台。」

王笑華穿著一身藍色的錦衣,滿臉傲氣,淡漠的注視著帝星辰。看著眼前這名二十五六歲的青年男子,帝星辰嘴角微微上翹了起來,露出一絲冰冷的笑容,道:「你便是王笑華?

嘟嘟嘟!就在這時候,號角聲吹響了起來,新一輪的比試,正式開始了。聽到號角聲響起,王笑華的眼中頓時射出一道凌厲的光芒只見他右手一揮,便抽出來了掛在腰間的長劍。 第六百八十五章對戰王笑華

只見王笑華手中的這一柄長劍,劍長三尺,寬約半寸,劍身極薄,薄得就好似一片樹葉一般。

這柄長劍一拔出劍鞘,頓時一股劍氣,充斥了整座擂台之上,好似整座擂台,都在這一柄神劍的籠罩之下,任何人、任何力量,都無法抵擋這一柄神劍的力量。

王笑華拔出腰間的長劍,突然用劍尖指向葉楓,嘴角微微上翹了起來,浮現出來一絲戲謔的笑容,道:「這柄長劍,名為長生劍,劍長三尺,寬約半寸,乃是一件地級低級靈器,削鐵如泥,碎金斷玉,輕而易舉。現在,我便讓你來見識一下它的威力吧!」王笑華言罷,雙腳輕輕一蹬地,整個人便躍起起來,一劍刺向帝星辰。「長生劍訣第一式,萬眾伏誅!」

王笑華大吼一聲,一劍刺了出來,他這一劍刺出,全身上下頓時爆發出來一股強大無比的氣息,空氣之中也發出一陣陣刺耳的聲響,這一劍,好似要伏誅天地萬物,滅殺一切一般,氣勢洶洶,強大無比。

「嗯?」帝星辰見狀,雙眼頓時眯成了一條縫隙,也不遲疑,當即便施展出來了逆央八步的身法,整個人好似化身成為鬼魅一般,不退反進,迎著王笑華這一劍,一拳轟了出去,以肉拳,硬撼王笑華手中的長生劍!

「雷龍拳!」帝星辰這一拳,正是雷龍三式,一拳打出,拳頭之上,好似閃起了一股黑色的雷電,這一股黑色的雷電,好似來自九天雷霆之中一般,毀滅萬物。

不過,其實這一股形似雷電的氣體,乃是九轉雷神訣凝結出來的,但威力卻也十分的強大。一拳一劍,頓時相互對撞了一下,發出一道劇烈的聲響,帝星辰雖然是以肉拳硬撼長生劍,但一隻肉拳,卻是絲毫無損,就連一點兒痕迹都沒有。

不過,王笑華這一劍,也是異常的厲害,帝星辰這一拳,只不過是和王笑華鬥了個旗鼓相當,不分勝負,誰也沒有佔到絲毫的便宜。

兩人對撞了這一下之後,當即纏鬥在了起來,在擂台之上,你來我往,龍行虎步,打鬥得十分的激烈。

不得不說,這王笑華的實力,的確是非常的厲害,之前帝星辰的那些對手雖然厲害極了,但跟王笑華一比,卻完全都被比了下來,跟王笑華相比,就好似拿山坡跟泰山相提並論一般,無法比較。

不過,帝星辰雖然目前只有玄靈巔峰的修為,但他的實力,卻是無限接近於玄皇巔峰了。這王笑華雖然厲害,但想要打敗帝星辰,卻是難如登天。


不過帝星辰接下來整個人好似化身成為了一頭神龍一般,來去如風。時而又施展出來了詭異無比的,好似化身成為一尊雷神,打出一道道詭異的雷電,叫人眼花繚亂,防不勝防。

「該死!你的實力,居然如此了得,都快要超越玄皇中期的巔峰強者了。」王笑華見狀,臉色頓時一沉,變得鐵青,此刻,他這才明白,他太過於小覷帝星辰了。

只見他連連揮舞著手中的長生劍,施展出來《長生劍訣》之中一招招精妙的招數,這才能夠暫時立於不敗之地。

但帝星辰如同狂風暴雨一般,密不透風的攻擊,卻是讓他感覺到了強大的壓力。

「厲害!厲害!這帝星辰可真是厲害,居然都能夠和九年級數一數二的絕世天才王笑華打成平手了……」「這王笑華,可是九年級第二天才學生,無論是天賦和實力,都是第二,僅在那萬長火之下。

沒有想到,這樣的天才人物,絕頂強者,居然也無法擊敗帝星辰。這帝星辰自從進入我們凌天學院之中,創下了無數的戰績、傳聞,修為一路飆升,都已經成為了一個奇迹,一個傳說了……」眾學生看到這一幕,紛紛感慨不已,低聲議論了起來。

「好厲害的傢伙,想不到這帝星辰的實力,還遠在我們預料之上。看來,這王笑華也不是他的對手了,這第二名的位置,這帝星辰恐怕是坐定了……」

貴賓席所在的樓閣內,張長老忍不住感慨了起來。「張長老,你對我的學生帝星辰倒是評價不低,卻是不知道,你為何執意認為,我的學生帝星辰,不是那萬長火的對手?」

水雲看著張長老,有些不滿,在她心中,帝星辰已經能夠上升得更高、更遠。

「嘿嘿,水雲長老,你倒是的確教導出來了一個非常了不起的天才人物。他能夠奪得第二名,便已經是他的極限了,你是不知道,那萬長火,乃是騰龍王朝十大世家的萬家嫡系,身份非同尋常,他能夠進入了凌天學院,是我們凌天學院的榮耀。此人在一年前,便已經達到了後期的巔峰了,你難道沒有看出來,他的修為,完全足夠衝擊玄皇巔峰了嗎?」張長老看著擂台之上的萬長火,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水雲聞言,當即仔細的看了擂台之上的萬長火一眼,發現萬長火身上有著一股奇特的感覺,頓時不由驚:「你的意思是,這萬長火壓制了他體內的力量,打算積蓄更多的力量之後,再一舉衝突玄皇後期巔峰,達到那玄皇巔峰?」

「嘿嘿,水雲長老,你的眼力倒是不錯!」張長老點了點頭,道:「不錯,這一點,其實我也是不久前才發現的。每一次衝擊新的境界,積壓的力量越強,突破之後的實力便越強大。當然,力量越強,衝擊新的境界之時風險越大。尋常玄修者,一旦力量足夠了,要麼是按耐不住的突破了,要麼便是擔心風險太大,不願積蓄更多的力量,但這萬長火,心思十分的縝密,他早就準備好了一切,待到他達到玄皇巔峰之時,恐怕實力會遠遠超過一般玄皇巔峰的強者,甚至有些玄宗級彆強者都不是其對手。」

「如此說來,這帝星辰倒是的確不是他的對手了,只希望到時候帝星辰不要意氣用事才好!」水雲聞言,惋惜的嘆息了一聲,她相信,若是給帝星辰更多的時間,帝星辰一定不會輸給萬長火,但是沒有時間了。

一旁的楚青風靜靜的觀看著下方的擂台,將兩名長老的話收入耳中,口中發出一道輕微的喃喃聲:「星辰啊星辰,本院長也是十分好奇,你究竟還隱藏了多少的實力,面對隨時都可以進入玄皇巔峰的萬長火,你究竟能否勝出?」此刻,擂台之上,帝星辰和王笑華的戰鬥,已經進入了白熱化。

王笑華的氣息,開始緩緩變弱,口中發出了一道道喘息之聲,顯然是有些力竭,玄氣不足的表現。而帝星辰,卻是依然風輕雲淡,精神充沛,一拳打出,一如既往的生龍活虎,好似身體之中,有著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力量一般,看得王笑華震驚不已,膽顫心驚。「你、你、你這怪物,為什麼和我打鬥了這麼久,玄氣一點枯竭的表現都沒有?你才玄靈巔峰呀!」

王笑華一邊揮舞著手中的長生劍,繼續的攻擊帝星辰,一邊非常震驚的問道。「因為,我比你更強!」

帝星辰卻是冷笑一聲,一拳轟出,不屑於回答王笑華的問題。他總不能夠告訴王笑華,是他修鍊了化龍訣,玄氣變異的緣故。

王笑華馬上便顯現出來了敗勢,這樣下去,恐怕不用多久,帝星辰便能夠戰勝王笑華了。而另外一座擂台之上,張燕和萬長火的戰鬥,也已經進入了白熱化。

張燕的武器,乃是一根皮鞭,只見她不斷的揮舞著玉手之中的皮鞭,朝著萬長火發出一道道猛烈的攻擊,如同鳳舞九天一般。但是,萬長火至始至終,都沒有受到絲毫的傷害。

只見他在擂台之上,閑庭信步,來去自如,好似將張燕當猴耍一般,張燕完全不是他的對手。

「滾下去!」這時候,突然只聽見萬長火冷笑一聲,左手一揮,便將張燕的武器皮鞭給抓在了手中,然後一拳轟出,打在了張燕的身上,將張燕整個人擊落下了擂台。

勝負已分,萬長火勝!「啪!」

這時候,帝星辰所在的擂台之上,一道響亮的巴掌聲響了起來,原來是帝星辰一巴掌扇在了王笑華的臉上,將王笑華的臉龐都給扇腫了,腫得好似一個豬頭一般。

「你、你、你……」王笑華受到如此的奇恥大辱,頓時氣得渾身發抖,說不出話來。「這一巴掌,是替我兄弟李海明教訓你的!你明明有實力將他打敗,卻還羞辱他!」帝星辰冷笑一聲,又是一巴掌揮出,將王笑華另外半張臉龐也是扇腫了,整個人就好似一個豬頭一般,模樣極其的狼狽。

「解氣!好生解氣啊!王笑華這小子,上次我和他對戰居然敢狠狠的折磨我,害我無緣前十就算了,還敢羞辱我,這回星辰兄弟真是為我出了一口惡氣啊,太痛快了!」

李海明看到這一幕,頓時忍不住大笑了起來,笑得十分的爽快。

「該死!該死啊!帝星辰,我王笑華可是天之驕子,九年級天才學子,怎麼會敗在你這毛頭小子的手中。我王笑華,跟你拼了!」王笑華受到如此大辱,頓時怒不可遏,整個人好似發狂了一般,拚命的揮動手中的長生劍,攻向帝星辰。 第六百八十六章冠軍之爭

「下去吧!」帝星辰見狀,眼中露出一絲輕蔑之色,不屑的冷笑了一聲,一腳踢出,便將王笑華給踢飛出去,踢下了擂台之外。這一場比試,正是帝星辰獲勝了。

「什麼?王長生敗了!九年級第二天才強者,天之驕子王長生,居然敗給了帝星辰?這、這、這……」「好厲害!好武技!這帝星辰,真是絕世天才,天賦通神,前路不可限量啊……」

不少學生看到這一幕,頓時震驚得膛目結舌,目瞪口呆,眼睛珠子似乎都快要掉出來了一般。


還有一些學生,心中則是暗暗盤算,這一場比試之後,該如何和帝星辰拉攏關係。

「這帝星辰,果真不凡!」陳人波看到這一幕,心中暗暗對帝星辰評價道。

張德飛、李海明、雲飛燕三人看到這一幕,也是十分的歡喜。就連一向冷冰冰的雲飛鳳,眼神之中也是露出一絲異樣的神采。

帝星辰獲勝之後,正欲走下擂台,這時候,卻是無意之間朝著萬長火的方向瞥去。但就在這時候,萬長火的目光也瞥想了帝星辰,電光石火之間,兩人的目光對視在了一起,兩道凌厲的目光,好似兩柄利劍一般,摩擦出來了陣陣硝煙味道。

「陳人波、萬長火、帝星辰,上中央大擂台!」就在這時候,張長老的聲音響了起來,因為現在只剩下三人了,也便是這一次切磋比試的前三名,所以又要開始抓鬮,確定新一輪比試的人選了。

總裁的貼身兵皇 ,也不遲疑,當即便躍向了中央大擂台。帝星辰上了中央大擂台之後,陳人波、萬長火兩人,也躍了上來。張長老目光掃視了三人一眼,點了點頭,道:「你們三人,便是這一次學院切磋比試的前三名了,現在,繼續抓鬮,選取新一輪比試的人選。

這個盒子之內,現在只剩下了一張上面寫著『金』字的紙條和一張上面寫著『木』字的紙條,抓到上面寫著『木』字的紙條的人便輪空,抓到了上面寫著『金』字的紙條的人便決鬥比試。

上一輪陳人波輪空,所以這一輪陳人波不必抓鬮了,可以確定你這一輪必須出戰。

萬長火和帝星辰抓鬮,誰抓到了上面寫著『金』字的紙條,誰便和陳人波一戰,誰抓到了上面寫著『木』字的紙條,這一輪誰便輪空。」

萬長火、帝星辰二人見狀,當即將手伸入盒子之內,各自抓出來了一張紙條,打開一看,只見萬長火抓到的是寫著一張「木」字的紙條,這一輪,萬長火將會輪空。

而帝星辰,則是抓到了寫著「金」字的紙條,這一輪,帝星辰的對手是陳人波,帝星辰將會和陳人波一戰,一決高低。

「你們就在這中央大擂台之上比試吧!」張長老隨手將抓鬮的盒子抓在手中,便跳下了中央大擂台,將這座擂台讓給了帝星辰和陳人波。

嘟嘟嘟!這時候,號角聲響了起來,是比試正式開始了。

「想不到,我們二人,居然會碰到一起,一決勝負!」陳人波看著帝星辰,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我也想不到,這一場比試,你不必留手!」帝星辰看著陳人波,臉上也是露出了一絲微笑。

「那一次,謝謝你了,若不是你出手幫助我,我也不會變的這麼強大!」陳人波的臉上,露出十分感激的神色。

「大家都是凌天學院的學生,相互幫助是應該的!」帝星辰看著陳人波,淡然笑道。陳人波微微一笑,看著帝星辰,笑道:「你的這幾場戰鬥,我都看過了,所以,也不用比了。我陳人波,根本不是你的對手,我認輸!希望,我們能夠在飛凌學院之中再次見面!」

陳人波說完,便一躍而起,跳下了擂台,居然是不戰而退。

「什麼?這一次切磋大會的第三名,陳人波,居然不戰自退,主動對著帝星辰認輸了……」

「好驚人!這帝星辰都不動手,便讓這陳人波心服口服了,真是厲害啊……」眾人看到這一幕,皆是大吃一驚,對帝星辰更加佩服了。

張長老見到這一幕,也不多言,當即宣佈道:「這一場比試,帝星辰勝出。現在,請本次切磋大會的前兩名學生,萬長火和帝星辰,上中央大擂台,一決高低,決出最後的勝負!」

嗖!張長老的話音剛剛落下,萬長火便一躍而起,穩穩噹噹的落在了擂台之上,身法十分的玄妙,整個過程十分的瀟洒,贏得擂台之下無數女學生的尖叫聲、讚歎聲。

「帝星辰,我等候多時了!」萬長火劍眉一揚,臉上露出一絲桀驁不馴的神色,目光看向帝星辰,就好似一尊巨人,在俯視著一粒微塵,一隻螞蟻一般。

嘟嘟嘟!這時候,比試開始的號角聲響了起來。

這一戰,將會是這一次切磋大會的最後一戰,也是決出冠軍的關鍵一戰!

嘟嘟嘟!比試的號角聲吹響,帝星辰和萬長火之間的戰鬥,正式開始了!只見萬長火一臉平靜之色,靜靜的注視著帝星辰,但他的雙眼,卻好似一柄利刃一般鋒利,似乎要刺入帝星辰的心臟之中,將帝星辰碎屍萬段。

帝星辰面對萬長火利刃一般的目光,卻是絲毫沒有退縮,抬起頭,迎著萬長火的目光,與之相對。

兩人的目光,就好似兩柄利刃一般,在眼神之中對撞著、交擊著。

雖然兩人都還未出手,但空氣之中那一股硝煙的味道,卻是格外的清楚。就在這時候,突然只見萬長火一躍而起,一爪抓向了帝星辰,就好似一頭獵鷹,利用雙爪,抓向自己的獵物一般,氣勢洶洶,不可抵擋。萬長火,首先出手了!

「帝星辰,你的表現,我一直看在眼中。雖然,你只不過是一名玄靈巔峰的玄修者,但我知道,整個凌天學院,除我之外,便只有你一人了,也只有你配和我一戰。不過,你的實力,距離我還是有很大的差別,今日這切磋大會第一名,非我莫屬。先讓你見識一下,我這門《神鷹九奪爪法》吧。

《神鷹九奪爪法》第一式,鷹揚萬里!」萬長火長嘯一聲,整個人就好似化身成為了一股孤鷹一般,雙手變幻成為一對鷹爪,對著帝星辰連連抓動,就連空氣都被抓得不斷的劈啪作響。

帝星辰見狀眼中頓時不由流露出來一絲凝重之色,萬長火的這一門《神鷹九奪爪法》,和當初李雲迪所施展出來的《天鷹爪》有些相似之處。不過,當初李雲迪所施展出來的《天鷹爪》,跟萬長火所施展出來的《神鷹九奪爪法》一比,完全就好似螻蟻和泰山相比一般,威力根本不能比較。

萬長火的這一門爪法,比《天鷹爪》更加的凌厲、兇狠,招招都是取人性命的殺招,沒有留給對手任何的退路。

「來得好!看我這一門掌法!飛龍在天!」萬長火的這一門爪法雖然厲害,卻是沒有將帝星辰嚇退,只見帝星辰冷喝一聲,不退反進,龍行虎步,「飛龍在天」被帝星辰施展了出來,天空中的雲層瞬間聚集在了一起,好似化身成為一頭青龍一般,龍滅一切。

嘭!兩人的招數相對,當即碰撞了起來,不得不說萬長火的這一門爪法十分的厲害,這一碰撞,帝星辰發現,自己的手掌一處皮肉,都被萬長火這一抓給抓破開來,鮮血頓時噴涌了出來。

「帝星辰,他受傷了?」擂台之下,張德飛看到這一幕,頓時不由一驚,站起身來。


「這萬長火,好生厲害啊,若是我和他打鬥,恐怕挨不了兩三招就會敗退!」李海明看著帝星辰,眼中也是露出一絲擔憂的神色。

「如此下去,帝星辰他恐怕會輸掉這場比試啊,這該如何是好?」雲飛燕看到這一幕,俏臉之上,頓時不由露出一絲焦急的神色。

就連一向面無表情,永遠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的雲飛鳳,此刻一雙美目之中,也是流露出來一絲擔憂的神色。

轟!這時候,萬長火一步踏出,好似千斤墜一般,將整個擂台踏得一顫,來到了帝星辰的身前,臉上浮現出來一絲戲謔的笑容,道:「帝星辰,你的實力的確不弱,只可惜,你的對手是我,萬長火。我萬長火,乃是天之驕子,永遠都不會失敗! 顛沛卑虐的溫情 !」萬長火全身上下,釋放出來一股霸氣,盛氣凌人,那桀驁不馴的眼神,那孤傲的臉龐,好似不將任何人放在眼中一般。

「這可不一定!」帝星辰雖然在和萬長火的戰鬥之中,第一個回合交手,便吃了一個不小的虧,但他的氣勢,卻是沒有絲毫的減弱。只見帝星辰嘴角微微上翹了起來,露出一絲冰冷的笑容,一揮長袖,冷笑道:「萬長火,出招吧!」

帝星辰言罷,長袖一揮,又是一掌,打了出去。帝星辰這一掌打出,好似突然之間,有一頭青龍出現,發出一道怒吼之聲一般,巨龍的尾巴也是朝著萬長火擺去。

「神龍擺尾!」帝星辰這一掌,正是神龍擺尾。強大的氣浪,朝著萬長火席捲而去,氣勢洶洶。 第六百八十七章旗鼓相當

萬長火見狀,卻是不屑的嗤笑一聲,雙手化作一對鷹爪,再一次揮動了起來:「看我這一招,爭睛奪目!」瞬息之間,萬長火雙手一抓,好似要將帝星辰的眼睛珠子給挖出來了一般,十分的恐怖。

不過,就在這時候,忽然之間帝星辰一步踏了出來,腳下連連躍動,施展出來了一門十分玄妙的身法,來去如風,輕而易舉的便躲開了萬燈火的這一爪,反而反手一掌,打在了萬長火的胸口之上。帝星辰配合著踏雪無痕這般身法總算是讓得萬長火吃了些許虧了。

退!退!退!但萬長火反應卻是極快,整個人連連朝後倒退,因此帝星辰的這一掌,只不過是擦破了萬長火的皮肉罷了,並沒有對萬長火造成絲毫實質性的傷害。

兩人這樣你來我往,各吃了一個小虧,誰也沒有佔到半點便宜。

「好啊!帝星辰,給我狠狠的教訓他,打啊……」李海明看到這一幕,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大聲叫嚷著,給帝星辰打氣助威。

「該死!居然被你這種小人物,螻蟻一般的東西給打傷了,真是丟人至極啊!」萬長火低頭看了看胸口被帝星辰那一掌撕裂的衣服,以及滲出來的絲絲鮮血,臉色頓時變得鐵青,露出十分的恥辱的表情。


帝星辰拍了拍手掌,目光注視著萬長火,嘴角露出一絲戲謔的笑容,道:「萬長火,剛才那一掌,算你命大,逃得快,否則就算不死,也要你脫一層皮!」帝星辰戲謔一笑,整個人飛快躍了出去,施展出來逆央八步中的草上似飛的玄妙身法,眨眼之間,便來到了萬長火的身側,再一次發出一掌。

「剛才只不過是太大意罷了,你還妄想打傷我,真是痴人說夢。《神鷹九奪爪法》第三式,鎖頸封喉!」

萬長火見到帝星辰出手,輕蔑的嗤笑一聲,一雙手好似變化成為了一對鷹爪一般,不退反進,齊齊朝著帝星辰的上半身抓去,鎖頸封喉,勢要將帝星辰斬殺。

「好兇殘的一招!」帝星辰見狀,心中不由一驚,萬長火的這一招爪法,實在太過於兇殘了,若是中招,恐怕自己的脖子便會被生生掐斷,死無葬身之地。

帝星辰不敢大意,雙腳連連躍動,施展出來踏雪無痕的玄妙身法,一步步踏出,一步步躲避,進退自如,來無影去無蹤,十分的詭異,萬長火這一招雖然厲害無敵,但就連帝星辰的人他都無法抓到,又怎麼殺得了帝星辰呢?

「該死!你這是什麼身法,居然這般的詭異?」萬長火見狀,頓時大怒,又連連揮動雙手,施展出來一招又一招凌厲無比的爪法。離踝折肘!分筋錯骨!撕心裂肺!鐵翼斬首!萬長火一連施展出來了四招爪法,每一招都是厲害無比,取人性命於無影無形之中,叫人防不勝防,擋不可擋。

但是帝星辰卻是憑著這門玄妙無比的身法,將萬長火一切的武技,一一閃避,一點兒傷害都沒有受到。

萬長火見狀,簡直是暴跳如雷,怒不可遏。

「好了,現在,該我攻擊了!」就在萬長火發愁之時,帝星辰突然一躍而起,打出了一掌:「雷龍掌!」

帝星辰這一掌打出,空氣都好似被撕裂了,發出一道道震耳欲聾的響聲,十分的刺耳。一時之間,好似黑白顛倒,乾坤逆亂,陰陽不分,這一掌,威力極其的強橫,在加上雷霆之力的閃爍,威力可想而知。

「不妙!」萬長火見狀,臉色頓時一變,帝星辰這一掌來勢洶洶,速度太快,他根本難以躲閃。只見萬長火的臉上,陰晴不定,變幻了一會兒,眼中突然露出一絲堅定之色,雙手一會,擋在了胸前,準備硬接帝星辰的這一掌。

轟!而這時候,帝星辰這一掌,已經轟擊在了萬長火的胸前。擋住帝星辰這一掌的那一對手臂,發出一陣陣骨頭斷裂的聲音,萬長火整個人臉色也是變得有些蒼白,朝後倒退而去,一臉倒退了三步,這才站穩了身形。

帝星辰卻是絲毫不給萬長火喘息的機會,一招得逞,絲毫也不停留,一雙手掌,化作拳頭,又施展起來了雷龍三式中的雷龍拳。

「雷龍三式,雷龍拳!」帝星辰一拳轟出,卻是化成一道巨大的雷龍,呼嘯而至,叫人看不清楚那雷龍是虛幻與真實,看不明白真假。

「大鵬展翼霸雲霄!」萬長火見狀,臉色一變,整個人朝後倒退了一步,雙手一伸,全身上下釋放出來一股強大的氣息和威嚴,又是施展出來一招非常高明的武技。

嘭!

這一招武技一施展出來,帝星辰的拳法居然便被破解掉了,萬長火氣勢大漲,玄氣從丹田之內噴涌了出來,手中的力量再增,居然將帝星辰震得倒退了一步。

「該死!居然將我逼到這步田地,好!帝星辰,現在我便讓你見識一下,我這一門《神鷹九轉爪法》最強一式,翻天覆地絕人寰!」萬長火臉色一沉,雙手連連揮舞,一股強大的氣息,充斥了他的全身上下,有著一股勢要翻天覆地,慘絕人寰的霸氣。

萬長火的這一擊,好似要顛覆一切,翻天覆地一般,一股慘絕人寰的霸氣,頓時從他的身上散發開來,讓人忍不住膽顫心驚。

萬長火的這一擊,居然已經似乎快要超越玄皇後期巔峰的力量,達到玄皇巔峰的力量範圍內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