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蒼涼、冰冷……

正式九靈之力第三招三靈三才現!

「砰!」

「噗!」

林朗朗的右拳直接破開爆猿下顎,而後一路摧枯拉朽,從下往上洞穿其頭顱,留下一個血水奔涌的窟窿。

「啊——」

殷紅濃稠的血水飛灑崖畔上空,染紅飄散的雲海,而爆猿則發出一聲凄厲痛苦的慘叫,直接被林朗朗甩臂丟出幾十丈外,掙扎了片刻終究沒能再次站起來,就此死去。

黑狗睜大了瞳孔,差點以為自己眼花了,不過當看到爆猿慘死在血泊之中的身軀時,他才確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一招秒殺?

難道這才是大人的真正實力?

黑狗想起之前被林朗朗痛打的一幕幕,一股冷氣從尾椎股湧上全身,忍不住激靈靈打了個寒顫,若是當時大人施展全力,自己恐怕早已和爆猿一樣一命嗚呼了吧?

「黑狗,這爆猿本體是猿,你呢?」林朗朗來到爆猿的屍體邊,撬開它的頭顱,取出了妖核,同時隨意的問道。

「回稟大人,小的乃是一頭銀狼所化。」

「哦,那你現在的實力是四級妖獸,可為什麼能化形而且還能說話呢?」林朗朗一直想問,趁著現在有時,正好滿足自己的好奇心。

「大人,其實按照正常來講,我們妖獸要到七級的時候才可化形並口吐人言,但這處空間十分詭異,凡是在這裡面的妖獸,都能說話,而且不管是幾級的妖獸,都可幻化人形,應該是跟玉仙老祖有關吧。」黑狗也不確定的回答道。

「嗯,那再說說,為什麼人類一進入此地就會遭到七大妖王的追殺?」這一點林朗朗多少能猜測到一點,但還是需要證實。

「還不是怕人類搶奪了七座山峰之間的器靈,一旦器靈認主,那麼他們就得隨著新主人的脾氣做事,心情好了,他們能出去轉轉,心情不好,殺了也說不定。所以七大妖王時刻都會守在器靈身邊修鍊,只要其中一個妖王能夠收服器靈,那麼就不用屈居人下,而且還能得到寶塔,這樣出去后,豈不是逍遙自在?」黑狗如實的答道。


「果然如此。」 來時綣綣,別後厭厭 ,嘴上卻是冷冷的說道:「黑狗,你不會把我到來的消息說出去吧?」


「大人放心,小的哪會幹那種事,況且小的也看出來了,大人您的修為雖說不高,但在同等級之內想必應該沒有對手,若是您真的能擊殺七大妖王,並成功奪取器靈,到時候小的也能沾沾光不是?」這確實是黑狗心中的真實想法,畢竟他自己想要奪取器靈還不知道是哪輩子的事,如今碰上這麼一位牛人,當然得巴結啊。

「呵呵,心思到是玲瓏。」

一路相談,林朗朗很快便在黑狗的帶領下,沿著山路曲曲折折繞了近一炷香時間,終於來到了他的洞府前。

PS:雲海對本文做出了一些比較大的修改,造成的不便還請各位見諒,但為了能夠帶來更好的讀感,雲海就這麼做了,呵呵,有點任性了哈。但云海確實一直在努力,請諸位看官把手中的鮮花送給雲海,多謝了! 這處洞府位於半山腰一處極為隱秘的石坪處,一側是峭壁,一側則被一株株幾人合抱的盤虯大樹遮擋得嚴嚴實實的,若非黑狗帶路,還真是難以發現。

「大人請進。」黑狗立在洞府前,躬身相迎。

〔黑籃+家教〕潮汐 ,其內乾燥陰涼,簡單地布置著一些寒石桌椅,顯得簡陋異常。

甫一進入洞府,林朗朗便察覺一股濃郁的靈力波動,掃下一掃,很快便尋找到其來源所在。

在洞府牆角位置上,放著一塊蒲團,林朗朗伸手掀開蒲團,便見一截散發著濛濛靈光的玉石安靜躺在岩石縫隙中,它大約三寸長,兒臂粗細,其上涌散的靈氣濃郁純厚,只略一呼吸便即令人心曠神怡。

「果然是極品靈脈!怪不得那爆猿來搶你的洞府呢,靈力比之外界濃郁的不止十倍,無疑是一處絕佳的修鍊之地啊。」林朗朗還是第一次見到極品的靈脈,不禁嘖嘖稱奇。

黑狗站在一側,心中惴惴不安,奪寶殺人的事情他不是沒見過,而且方才已經經歷一次,若不是有林朗朗出手,估計自己就完蛋了,但他現在最擔心的就是林朗朗心生貪婪,揮手把自己殺掉。

噗通一聲。

越想越是害怕的黑狗不敢猶疑,當即跪倒在地大聲道:「小的願認大人為主,懇請大人收我在身旁,嘯天一生只求服侍大人左右,若有違背,必當遭受天道重罰,永世不得輪迴!」

林朗朗自然知道這傢伙害怕自己殺人奪寶,知道拒絕他的話,勢必會令他終日惶惶不安,說不定會發生什麼意外呢。

「呵呵,哥知道你心中所想,不過能不能出得了這處地方還是兩說,萬一哥死了,你的靈魂印記也會遭受重創,你可要想好了。」林朗朗對於黑狗還是十分喜愛的,畢竟是銀狼一族,據說這種族達到高級,可以肋生雙翅,遨遊天際,到時候自己騎著銀狼在空中遨遊,豈不是快哉?

「大人,小的已經想好了,絕不反悔!」

「好,交出你的靈魂之力,倘若哥不死,定會帶著你去闖下一番天地!」

「多謝主人,多謝主人!」話落,黑狗便痛快的交出了靈魂之力,這靈魂之力一旦交出,除非林朗朗主動撤去黑狗的靈魂之力,要不然就是一輩子受到林朗朗的控制。

接過靈魂之力放入到自己的靈巢內,林朗朗輕聲道:「出門看著,哥先吞了這極品靈脈。」說著,不管黑狗那副震驚的表情,當即盤膝坐下開始調整狀態。

黑狗見此,也不敢出言,恭恭敬敬的走了出去,守在門口,生怕打擾到主人。

此時,林朗朗看著那塊三寸長,兒臂粗細的玉石,嘿笑一聲,便強行取了出來,而後便扔進了口中。

玉石入口,林朗朗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的不適,應該說是什麼感覺都沒有,就像是把空氣吞入了口中一般。

但林朗朗知道,要不了幾個呼吸,玉石的功效就會發揮出來,所以不等玉石發揮,立刻收斂心神,準備迎接暴風般的靈力灌溉。

生吞靈脈玉石,而且還是極品靈脈玉石,這是一般人都不敢做出來的事,沒別的原因,就是因為靈脈玉石內存在的靈力實在是太過浩蕩,一個控制不好就會爆體而亡,而且極品靈脈玉石還有著吸收靈力的效果,並且十分的快速,也就是說,在林朗朗吸收靈脈玉石的過程中,外界還會有靈力被靈脈玉石吸入到他的體內,這種情況對於一個職業者來說,都是好事,但過量那就是找死了。

不過林朗朗不怕,因為他在白黎的記憶中已經看到過一條信息,就是當年白黎也生吞過靈脈玉石,而且還是最為頂級的超極品靈脈,那股磅礴的靈力比起極品靈脈來說有過之而無不及,更是極為的可怕,但白黎卻是硬生生的靠著三層的君臨天下霸體訣撐了下來,那時候白黎才堪堪四十八級,而通過超極品靈脈的灌注,居然直接提升到了六十八級,足足兩個大等級,想想吧,那是什麼修鍊速度。

但話說回來,超極品靈脈本就比極品靈脈蘊含的靈力多,而且吸收之力也要強上不少,所以林朗朗不奢求提升兩個大等級,只要能把自己推到四十八級就算滿意,到時候自身的法訣攻擊力便會暴漲一倍。

況且自身的君臨天下霸體訣已經到了第四層,比之當年的白黎還要強悍,林朗朗更是有著充足的信心。

「轟!」

正當林朗朗準備就緒后,那極品靈脈便爆發開來,一股股磅礴的靈力朝著他的四肢百骸衝去,再此過程中,那一股一股的靈力突然分化成無數股靈力,而後似乎是找到了目標一般,直接停留在林朗朗四肢百骸的重要位置,而後便產生了一股旋力,繼而一個個的小型靈力漩渦生成,抨擊著林朗朗全身的經脈。

痛!

無可比擬的痛!

但林朗朗對這種程度上的疼痛,已經不再懼怕,當即運起臨天下霸體訣,霎時,林朗朗全身的皮膚、骨骼、肌肉,還有未曾強化的血液都散發出強烈的光芒,隨後利用靈魂之力調動那些光芒形成一個個小型的錐子,繼而朝著經脈中那些正在肆虐的靈力漩渦衝去。

「噗噗噗……」

兩者方一接觸,那些小型的靈力漩渦便潰散開來,林朗朗見狀心中暗道果然有用,隨後便把那些錐子形成一個個的大口袋,把那些碎掉的靈力包裹進去,繼而讓他們順著經脈遊走,朝著丹田而去。

這一股股的小型靈力雖然不多,但量引起質變,更何況還是極品靈脈中蘊含的靈力,所以剛剛到達丹田之內,林朗朗便讓他們緩慢的朝著水系將印上面的第九顆星印衝去。

霎時,也就是眨眼間的功夫,第九顆星印便出現了雛形,而後也就是幾分鐘,第九顆星印便正是形成。

林朗朗見此,心底長嘯一聲,頓時把那些包裹住的靈力全部放開,而後猛然的就朝著水系將印包裹而去。

時間一分一秒的劃過,大概半刻鐘之後,水系將印上面的九顆藍色星印便被煉化,而後形成了一道藍色的火焰,靜靜的漂浮在水系將印中央處。

這時,已經很久沒有出現的九枚將印再次出現,不過這次只剩下了六枚還沒激活,林朗朗沒有猶豫,當即再次利用君臨天下霸體訣產生的光芒去毀滅那些隱藏在經脈中的靈力,半刻鐘之後,又是一大股靈力被林朗朗包裹到了丹田之內,而後不在猶豫,即刻讓那股磅礴的靈力朝著散發著金色光芒的金系將印衝去。

林朗朗選擇金系將印亦是有著目的的,因為金主攻,嗜殺,是極為犀利的攻擊手段,只要自己能搞到金系的強力攻擊法訣,那麼自身的攻擊力將暴漲!就算沒有,自身也能憑藉金屬性靈力發揮出強效的攻擊!所以為了以後著想,特別是在七大妖王的壓力下,他只能儘快的提升自身的戰力,這樣才可有著出去的機會。

磅礴的靈力方一接觸金系將印,便散發出強烈的金色光芒,而後,其它五枚將印再次消失,只有金系將印一直放射著金色光芒,雖說還很虛化,但林朗朗相信,在這龐大的靈力灌輸下,很快便會正式凝聚。

時間再次劃過一刻鐘,金系將印正式成型,而此時林朗朗丹田內還有著許多剩餘的靈力,二話不說,繼續灌溉。

一顆星印凝聚!

二顆星印凝聚!

三顆星印凝聚!

此時,那股磅礴的靈力才被消耗殆盡,不過林朗朗不怕,因為在他的體內還有著三股最大的靈力漩渦在經脈中肆虐,不過在林朗朗君臨天下霸體訣的控制下,一直沒能得到有效的突破。

「嘿嘿,極品靈脈果然不凡,不過還是要非常感謝白黎那個混蛋,要不是他,哥也不敢這麼胡來!」心底嘿笑一聲,林朗朗不再遲疑,猛然加大君臨天下霸體訣的力度,隨後便見三個大型的錐子朝著那三個靈力漩渦衝去。

這一次靈力漩渦只是暮然顫抖了一下,並沒有立刻崩潰,林朗朗見此,哼了一聲,比之方才還要強猛的光芒再度形成錐子……

「噗噗噗!」

三聲輕響,靈力漩渦頓時崩潰消散,林朗朗見狀,不屑的撇了撇嘴,隨後利用光芒形成袋子把磅礴的靈力包裹起來,再度朝著丹田之內遊走而去。

這個時候,那本來三寸大小的靈脈玉石亦是變成了不足一寸,而且周身都是裂紋,看那樣子,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爆碎開來,但這傢伙也很能堅持,畢竟它有著吸收靈力的能力,所以在不斷依靠外界靈力的灌輸下,緩慢的恢復著自身的裂紋。

但林朗朗卻是鄙視的看了它一眼,這貨明顯就是困獸猶鬥、垂死掙扎而已,可轉念一想,只要這枚極品靈脈在體內,就會源源不斷的吸收靈力,到是可以緩慢的為自身儲存靈力,只要自身控制得當,完全可以把它當做一個儲存靈力的容器,當自己需要的時候,就拿來用上一用。

哇哈哈,當林朗朗想到這,心底不禁一陣興奮。

不過只是一瞬間,林朗朗就冷靜了下來,這形成另外一個靈力容器到是好事,可必須要隨時監控這個定時炸彈,萬一自身在戰鬥的時候突然爆發,那股痛楚雖然自身不懼怕,但也會影響心神,高手對招可是分分鐘的事,要是因為它而弄的自身受傷或者掛掉,就得不償失了……

念及到此,林朗朗沉思了一會,最後終於決定還是直接解決這個不安定的因素,不過現在不用急,還是先提升實力重要。

不在糾結的林朗朗這時才攜帶著靈力進入了丹田之中,繼而繼續提升修為。 內瑟斯孑然獨立,巨斧往地面一捶,試圖控制住皇陵地面的震動。

他已經能感受到澤拉斯的氣息,也能感受到他親愛的弟弟雷克頓的氣息。他們似乎蠢蠢欲動,要從七百年的桎梏裏逃脫出來。

他有些後悔,不該將蓋倫送入沙盒,以至於沙盒開啓,整座皇陵的結構發生劇變,澤拉斯和雷克頓的封印隱隱有破解的趨勢。

他也有些後悔沒有從希維爾手中借到十字刃。他明知那柄十字刃便是救出沙漠皇帝阿茲爾的關鍵,可希維爾的身份容不得他做出任何不敬之舉。爲了保護她,他不得不親自將她送出皇陵,甚至連累了其他人。

內瑟斯一向淡漠的表情變得糾結起來。他無力問蒼天,爲何每次都要讓他做出如此艱難的抉擇?

七百年前,爲了封印澤拉斯,他將弟弟雷克頓與邪惡的巫靈澤拉斯一同埋在封印裏。可惜,他最終沒能將阿茲爾救出來,反倒使阿茲爾受困沙盒。

七百年間,他做出無數努力解救阿茲爾,可總是徒勞無功。他奢望將弟弟從封印中拯救出來,可是他不能。

七百年後,好不容易依靠年輕勇敢的 蓋倫開啓了沙盒,可最關鍵的一個步驟無法實施,反倒使澤拉斯和雷克頓的封印開裂。

他的所有努力,就要失敗了嗎?

不!他絕不能讓邪惡的遠古巫靈重現人間,爲非作歹。

內瑟斯揮動着巨斧,眼前一扇出現數條裂縫的巨石棺門外,多了一道暗紫的屏障。他不知道他的力量能否抵擋住澤拉斯的力量,但他必須傾盡全力維持這道封印。

做完這些,內瑟斯繼續閉目凝神。突然,他的眼珠乍開,藍寶石般空洞炫目的明亮裏多了一絲惶然——因爲他聞到了希維爾的氣息,那個或許擁有尊貴身份的女人,帶領一支十幾人的隊伍,重新回到了地下皇陵!

……

炎炎烈日下,希維爾的斥候來報,一座殘破的防禦塔突兀地從沙丘中冒出來。

希維爾果斷領着隊伍,進入防禦塔,搜尋片刻便發現,防禦塔內有一個向下的階梯,階梯兩旁沒有牆壁或扶手,只有一直迴旋延伸,似乎通往地底的無盡臺階。往下望去,衆人都有些頭暈目眩。希維爾遞給卡西奧佩婭一個興奮的眼神,相顧無言,繼續帶路。

可是他們向下走了許久,仍然沒有到達地底。希維爾敏銳地感到不安,在地面上做了一個記號。他們繼續向下走,過了不多久,衆人重新回到了希維爾做記號的地方。

衆人駭然,卡西奧佩婭迷人的臉上也露出震驚和迷茫。

唯有希維爾神色淡定,嘴角溢出一抹淺笑,望了眼手臂上染血的布條,輕聲說道:“又一個‘莫比烏斯環’嗎?小麻煩,姐姐來了!”

卡西奧佩婭焦急地問道:“戰爭女神,我們應該怎麼辦?”

希維爾指着迴旋階梯中央空蕩蕩的地帶,媚笑道:“這裏不過是一個無限循環的階梯,我們想逃脫,自然要從這兒跳下去!”

卡西奧佩婭瞪圓了一雙嬌美的眼睛,難以置信地說:“你哄人嗎?從這裏跳下去,豈不會摔死?”

希維爾沒有和她囉嗦,一個俯衝,朝空蕩蕩的中央地帶下躍。傭兵們嚇得六神無主,生怕希維爾有閃失,他們不禁奇怪:戰爭女神一向惜命,從來不做魯莽的事情,難道這真的是解決辦法?

卡西奧佩婭驚呆了,她怎麼也想不到希維爾不是在開玩笑。

希維爾的身影漸漸消失,就在他們考慮是否跟隨希維爾,跳下階梯時,上空彷彿有多了個聲響。卡西奧佩婭和傭兵們擡頭一望,希維爾竟從上空墜落下來。

砰——

希維爾稍稍蜷身,穩穩地落地。

傭兵們大喜,一名斥候想去攙扶她,被她推開。

她緩緩擡起頭,眼中滿是魂不守舍。她不明白爲什麼莫比烏斯環的解決方案,解決不了此處的困境。

卡西奧佩婭略帶嘲意地望着她。突然,臉色有些發青。既然希維爾的嘗試失敗,那麼他們究竟怎樣走下階梯,如果想不到方法,豈不是會一直困在這裏!

希維爾臉色凝重,對卡西奧佩婭說:“不如,你試一試……”說完,上前一步,趁卡西奧佩婭尚未回神之時,將她推了下去。

背朝地底、徑直下墜的卡西奧佩婭死死盯着希維爾,終於毫不掩飾地射出了怨恨的目光。希維爾毫不在乎那道目光,只想趕緊想出應對方案,望着卡西奧佩婭下墜的身影消失,又從上空掉下來,出現在自己眼前,靈光驟然一現。

卡西奧佩婭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拔出一把匕首,怒指希維爾。傭兵們紛紛拔刀,擋在希維爾身前。

希維爾不屑地輕哼一聲:“我要感謝你的指引,我已經明白怎樣‘走’下去了。”

話音一落。卡西奧佩婭瞬地收起匕首,握緊匕首的手依然陣陣顫抖,臉上寫滿不甘。

希維爾問傭兵要來黑色布條,分發給每個人。她將布條遞給卡西奧佩婭時,語氣終於有了一絲歉意:“方纔確實是我不對,推他們和推你都是一樣的效果,我不過是順手而已,抱歉!”

希維爾以爲自己表示了歉意,卡西奧佩婭應當將此事揭過,不再怨恨她。怎料,在卡西奧佩婭心裏,這句話更是莫大的侮辱。她是諾克薩斯的貴族女子,從小驕縱長大,即便在父親失蹤後,也有姐姐卡特琳娜支撐家族庇護她,她們的貴族身份從未沒落。希維爾居然將她和那些醜陋的臭男人相提並論,簡直有辱身份。


事到如今,卡西奧佩婭不得不低頭,忍受這份屈辱,只待日後報復。她接過黑色布條,學着希維爾和傭兵們的模樣,矇住了自己的雙眼。

希維爾號令道:“只管跟着我走,不要試圖看下面的階梯。”

希維爾意識到,她所看到並不是實際存在的。如果站在另一個角度看,這座無限延伸的階梯是有斷層的,斷層盡頭便是他們的目的地。如果他們睜着眼,看到的角度永遠是無限向下並連接着的階梯。他們只有閉上眼,才能走到階梯的斷層。

如果蓋倫此時在場,一定會讚美希維爾的智慧和聰穎。這裏,正是《盜夢空間》中的彭羅斯階梯,與莫比烏斯環同樣有名的幾何學悖論。 在黑暗中行走,對盲人來說算不了什麼。但是對視覺健全的人們來說,絕對是一項嚴酷的挑戰。更何況,他們所走的是一條兩旁沒有扶手和牆壁的陡峭階梯。

傭兵們下樓梯時,腿腳都在發抖,有的甚至在半途身體軟了,蹲了下來,幾乎想要爬下樓梯。

此間最勇敢的,反而是在場的兩名女性。


希維爾眉也不皺地往下走,卡西奧佩婭緊緊相隨。終於,她們感覺到前方再也沒有向下的階梯,而是一方堅實的地面。

兩人不約而同地摘下了眼周黑色布條,在黑暗中點燃了火炬。希維爾朝卡西奧佩婭深深地望了一眼,彷彿在提醒她,她這個嚮導的佣金還沒有付。

在火炬微弱的光芒下,絢爛的寶藏若隱若現。卡西奧佩婭深吸一口氣,驚歎着眼前的壯觀華麗的景象。

經歷了沙盒中的生死考驗,希維爾早就對金銀財寶麻木。若是從前,她必會露出貪婪的目光,然後吩咐傭兵們將這裏的財寶搜刮乾淨。如今,找尋蓋倫、 惡魔總裁你好毒

傭兵們漸漸跟了上來,他們摘下眼罩,環視四周,目光裏滿是慾望。然而希維爾命令他們繼續向黑暗前行,他們不敢違抗旨意,斥候開始探路。

前路機關重重,希維爾的傭兵們被陷阱絆住,發出淒厲地慘叫。火光下,身強體壯的傭兵們接二連三地變成千瘡百孔的屍體。依然活着的傭兵被慘狀震驚,止步不前。但希維爾和卡西奧佩婭沒有退縮。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