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塵這句威脅大於提醒的話,將男子嚇了一跳,驚恐的看著古塵,男子再也不當他是救命稻草,連忙奔回了家中。

而等到男子返回院子之後,古塵也躍進了白素的院子。

怔怔的看著院中的一切,古塵沉默了,男子說的是真的,院中一片狼藉,甚至是房間的牆上也被砸出了兩個大洞,顯然是行屍的拳頭砸的。

白素出事了!

古塵使勁的捋了一下自己的頭髮,他深呼一口氣,隨後一步步的走進了房間。

獵戶掌心嬌︰農門小娘親 ,床鋪也是剛剛的鋪好,很顯然,白素還沒開始休息,她是聽到了動靜,來到了院子中才發生了打鬥。

而且,房內除了白素的味道,古塵沒嗅到任何其他人的味道,這更能證實。

因為事情發生的太過倉促,白素連隻言片語都沒留下,古塵再次來到院中。

院中雖然一團亂,但是卻並沒有第三人的腳印,甚至是,古塵只找到了白素和行屍的腳印,彷彿是他們兩人在打鬥。

沒有行屍離開的腳印,沒有白素離開的腳印,白素的腳印和行屍的腳印,只到院中就不見了蹤跡。

行屍的腳印消失倒是能說的過去,只要白素將其收起來就能做到,可是白素的腳印呢?白素只是氣海境,她還能憑空飛了不成?

但是!

行屍和白素的腳印只到院中,除了飛之外,還有什麼解釋?

古塵將雙拳緊緊的攥了起來,他可以肯定,來人至少是一名高階轉元境的強者,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為什麼沒第三個人的腳印,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為什麼白素的腳印只到院中,因為,來人雙腳根本沒有觸地。

「該死的玄陰教,我們之間不死不休!」

除了玄陰教之外,古塵想不到還有什麼勢力,坐上木鶴,他立馬飛向了紫月山的大營。

… 「古塵,怎麼了?」

大殿中,墨問看著匆匆趕來的古塵,不禁的皺了一下額頭,因為此時的古塵殺氣四射,像是一顆炸彈。

古塵雙眼輕閉,他深吸了一口氣,道;「老墨,我妹妹被人抓走了。」

妹妹?

古塵什麼時候有妹妹了?

墨問先是一愣,隨後連忙來到了古塵身邊;「到底怎麼回事?」

「我妹妹在幾天前被人抓走了……。」古塵將關於白素的事情大概的說了一下,當然,省去了她是鬼修的部分。

聽完古塵的講述,墨問緊緊的皺起了額頭;「這下可麻煩了,當初木婉清小姐,也是這麼被玄陰教擄走的,為此,木正天統領派出了所有的龍虎衛尋找,最終也只找到了木婉清小姐的屍體。」

古塵狠狠的攥了一下拳頭;「白素是我唯一的一位親人了,我絕對不能容許她出現任何的意外。」


說罷這番話,古塵轉身離開大殿。

「古塵,古塵你要去幹什麼去?」看著古塵出了大殿,直接乘坐木鶴飛上藍天,墨問連忙追了出來,「古塵,你小心這是玄陰教的人對你下的陷阱!」

「我會注意安全的,我要暫時離開一段的時間,軍營的事情交給你了。」

飄忽的聲音從天上傳來,墨問狠狠的跺了一下腳,他有心將古塵追回來,但是看現在的樣子,就算是追回來也沒用。

像是想到了什麼,墨問匆忙的返回大殿,然後提筆寫了一封信。

「木大人,古塵有一妹妹,名為白素,幾日前被不明身份的人帶走,他懷疑是玄陰教的人乾的,現在誰也勸不住,已經獨自出發,屬下不知該如何是好。」

墨問將這封信寫好之後,直接綁到一隻靈雀身上放飛。

也不怪他如此的謹慎,實在是古塵這一去,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而他又不能跟著一起離開,畢竟軍營要有人看守,只能將這消息趕緊上報到清風府。

……

漆黑的山林中,古塵如同獵豹一般穿梭其中,天劍門他上次來的時候已經摸清了地形,所以輕鬆的避過一個個守山的弟子。

待到一陣攀岩之後,古塵來到了劉長老的洞府前,想了想那晚發生的事情,若是讓其飛到天上,就再也抓不住他,索性,古塵早就有了應對的策略,將早就準備好的黑色兜帽衣服套在身上,遮蓋住那一頭的銀髮,隨後藏身在了一刻大樹后,如果這洞府前沒有陣法阻礙,他早就硬闖進去了,現在只能偽裝了。

古塵捏著鼻子,壓低聲音道;「大人,大人……。」

偷偷摸摸的聲音雖然很小,但是古塵知道,劉長老肯定能聽到。

果不其然,在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之後,古塵看到洞府前出現了一個人影,湊著淡淡的月光,赫然是劉長老。

古塵猜的沒錯,劉長老根本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識破了他的身份,他還依然覺得很安全。

其實,若不是白素的事情緊急,古塵倒是真不介意讓他再當一陣誘餌,或許以後有意外的收穫,但是,現在白素的事情讓他不能再等了。

「大人。」

見劉長老一陣茫然四顧,古塵又低聲喊了一句。

「誰?」劉長老生怕有人聽見,聲音壓的比古塵還低。

「是我。」古塵探出黑色兜帽包裹的腦袋,低聲道,「大人,有新的計劃,上面讓小的來通知您。」

看了一下四周,劉長老擺弄了一下手裡的東西,隨後他洞府前彷彿有一道熒光一閃而逝;「快點進來,別讓人發現。」

古塵佝僂著身體,像是做賊一般,匆匆的跑進了劉長老的洞府中。

左右一陣觀望,待到確定沒有被人發現,劉長老這才將陣法重新開啟,返回了洞府。

對於洞府中背對自己的古塵,劉長老絲毫沒有發現異常,他先是灌了一口茶,才急匆匆道;「到底是什麼計劃?不是說好了的靈雀聯繫的嗎?萬一被發現,就全都暴露了。」

「是嗎?」冷漠的聲音中透著一股不屑。

劉長老一愣,他猛的看向了古塵,沉聲道;「你到底是誰?」

「呵呵……。」雙手將頭上的兜帽摘下,古塵甩出了一頭銀髮。

「古,古統領?」劉長老驚愕的瞪著眼睛,甚至是說話都顫抖了起來。

不敢置信的看著古塵,劉長老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道;「古統領,您,您深夜到我們天劍門來做什麼?」

靜靜的看著劉長老,古塵道;「劉長老,你的身份可真是多變啊,前段時間你不是玄陰教的嗎?」

「什麼玄陰教,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劉長老矢口否認。

「那我提醒提醒你?」古塵一笑,將手指點在了身側的牆壁上。

嗤……

隨著古塵緩緩下滑的手勢,一溜耀眼的火星照亮洞府,更照亮了那鋒利如刀的手指。

看著劉長老驚呆的眼神,古塵道;「現在還有什麼好說的嗎?」

猛的回過神,劉長老失態道;「不,不可能,前幾天不是剛對你驗身,你明明不是半妖的!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輕輕的碾著自己的手指,古塵道;「你說的沒錯,我確實被驗身了,也確實不是半妖,但是!」一個但是,古塵聲音猛的冷了下來,「這不代表,我不可以變身妖魔。」

說罷這番話,古塵的嘴角浮現一抹邪笑,隨後雙眼像是燃燒了一般,散發出妖艷的紅光,冷聲道;「當晚你們六人,尚且對我束手無策,今天晚上,你覺得你自己能跑出我的手心嗎?」

劉長老渾身顫抖,古塵說的沒錯,當晚他們六個人追殺了一夜,都無可奈何他,現在,他一個人,只有被反殺的份,雖然他現在只是高階……。

「咕咚!」

劉長老再次咽了一口唾沫,他若是沒有記錯,當晚古塵只是中階元丹境,而現在……高階元丹境,他更是沒有一點勝算。


靜靜看著劉長老渾身顫抖,然後一頭冷汗,古塵也不言語,他知道,劉長老一定會崩潰的,因為他現在能輕易的殺死劉長老。

果不其然,不到半盞茶的時間,劉長老突然頹廢的倒在了地上。

古塵拿出三根封鎖元氣的烏釘,道;「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想怎麼選擇?」

「你,你會放過我嗎?」

「只能看你配合不配合。」


「我配合,我一定配合。」說著話,劉長老背過了身。

噗噗噗!

古塵毫不手軟,三根烏釘,直接釘到了劉長老的後背,道;「走吧。」

劉長老背後釘了三根烏釘,再也無法調動體內的元氣,此時他只能任由古塵擺布,聽起來凄慘,但也是為了活命,如果他不釘這三根烏釘,古塵說不定會廢掉他的四肢,更加的痛苦,甚至是一怒之下直接殺了他。

洞府前,古塵沒有冒然的走出去,道;「這陣法是如何布控的?」

「下面埋著一個陣盤……。」劉長老已經到了這種地步,為了那一線的生機,什麼都說了出來,包括如何控制這陣法。

古塵將洞府前的陣法關閉,隨後一把抓向了腳下,最終從地面下面拔出了一個巴掌大小的玉盤。

沒有過多的研究,將這玉盤收起之後,古塵這才提著劉長老鑽進了山林中,進到山林之後,古塵直接變換妖魔形態,如同一道黑色的閃電消失在了山脈深處……。

劉長老已經記不清,這是兩人翻過的第多少個山頭,終於,在月上正空的時候,古塵在一處懸崖前停了下來,待到恢復人類樣子之後,古塵這才開口道;「說罷,你們在鳳陽城的分舵在什麼地方?」


「分舵?」劉長老一臉為難,「這個,我,我真的不知道啊。」

古塵點了點頭,沒見他有什麼動作,一道寒光從他袖中飛出,隨後劉長老猛的發出了一聲慘叫。

「啊!」

劉長老緊緊的抱著自己的右手,而地上,赫然是四根血粼粼的手指。

古塵平靜道;「我有心給你一條生路,但是你若是不配合,就算是最後真的活下來,或許也就是一個人棍了。」

人棍兩字令劉長老身體一顫,他連忙停止慘叫,道;「我說,我全都說,我知道分舵在什麼地方,分舵在鳳尾山,在鳳尾山內部。」

劉長老一說內部,古塵猛的眯起了眼睛;「你們玄陰教,究竟是誰在負責建造地下通道?」

「地下通道?什麼地下通道?」劉長老一臉茫然。

古塵臉色一寒,小刀再次懸浮了起來。

「噗通!」劉長老一下跪到了地上,「古統領,我真的不知道您說的地下通道是什麼啊。」

「你真的不知道地下通道?」古塵再次問了一遍。

「不知道,千真萬確啊,我若是撒一句謊話,古統領現在就殺了我。」

看著劉長老恐懼的眼睛,古塵道;「你們玄陰教的分舵,是怎麼建立在鳳尾山內部的?」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當年我來的時候,就已經在鳳尾山內部了,真的,我沒有撒謊。」

額頭一皺,古塵像是想到了什麼,他猛的將劉長老提了起來,沉聲道;「你們玄陰教為何要在鳳陽城建立分舵?」

… 劉長老的一個『當年』,讓古塵猛的想到了一件事情。


玄陰教為什麼要在鳳陽城建立分舵?

當年兩字,很顯然的就能證明,玄陰教在鳳陽城建立分舵,肯定有一定的歷史了,但是卻很不合常理。

玄陰教是專門和龍虎軍作對,既然早就在鳳陽城有了分舵,為何遲遲沒有出現?甚至是在以前的時候,從未有過聽聞過他們的存在,那他們在鳳陽城的意義又是什麼?

被古塵這一問,劉長老也懵了,目的?誰知道什麼目的?但是他卻不敢這麼回答,因為他活著的價值就是信息,若是什麼信息都無法提供,古塵肯定不會讓他活。

額頭瞬間滲出一層冷汗,劉長老道;「讓我想想,讓我想想,我好像記得聽誰說過。」

看著劉長老滿臉懼怕的樣子,古塵也不逼迫他,將他扔到一旁后,自己坐在一塊凸起的石頭上等了起來。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就在古塵有些不耐煩的時候,劉長老開突然道;「我想起來了。」

「為什麼?」古塵一下來到了劉長老面前。

看著古塵嚴肅的雙眼,劉長老咽了一口唾沫,道;「是抓人,我記得聽誰說過,鳳陽城之所以設立分舵,目的不是為了和龍虎軍做對,而是為了一個玄陰教的叛徒。」

古塵深吸一口氣,聲音陰冷道;「騙我?什麼樣的叛徒,至於專門建立一個分舵來抓?」

「是真的!」劉長老一臉哭喪道,「那個叛徒拿走了很重要的東西,所以玄陰教才會如此的重視,但是……。」

「但是什麼?」

「我也不清楚,我只模糊的聽說,那叛徒的事情好像處理了,但是卻沒處理乾淨,這幾年玄陰教一直在瞎忙,最近才決定,不能lang費這個分舵的力量,所以才開始對付你們龍虎軍。」

古塵默默的點了點頭,一切吻合,沒有繼續追問的必要;「你們玄陰教最近是否有什麼新的行動?」

噗通!

劉長老一下跪到了古塵面前;「古大人,您明察,這個我是真的不知道,自從上次您半妖的事情出現紕漏,結果死亡了玄陰教眾多人,分舵現在都已經不信任我了,就算是有什麼行動也不會告訴我的,若是有一點謊言,就讓我天打雷劈。」

看著劉長老一臉委屈的樣子,古塵一腳踹了上去;「你還覺得自己委屈了?混賬……。」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終於,懸月西斜,已經快要消失,這許久的審問后,古塵將劉長老知道的一切都逼了出來。

最為重要的,無非就是鳳尾山的實力如何。

劉長老也不清楚,鳳尾山的分舵,分上下兩側,上層是他們這些人允許出現的地方,而下層,唯有一個負責人能進入,分舵舵主就在下層,但是所有的人都沒見過他,他的一切命令,都是讓這個負責人代傳。

上層的實力已經非常可怕,元丹境根本沒全力進入分舵,有初階轉元境十五人,中階轉元境十人,高階轉元境六人,就是劉長老他們六個。

但是當晚死了三個,被木正天抓到一個,而劉長老也被抓,所以高階轉元境還有一人。

至於下層, 我當蠱師那些年 ,只知道他神出鬼沒,但是卻從來沒一人見過。

古塵拍了一下劉長老的肩膀,劉長老噗通一聲跪了下去;「古,古大人,我,我知道的全都告訴你了,你,你說過要放我一條生路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