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過來,舒怡靜又何嘗不是他棲息的港灣?

每次抱著舒怡靜的時候他的內心都會出奇的寧靜,這一次也不例外,他的心也慢慢的變得寧靜起來,內心深處湧起了一股久違的溫馨暖流。

只不過現在方逸天已經無法再接受舒怡靜那執著的愛意了,他覺得他不能再欺騙她,也不忍再次傷害她。然而,舒怡靜抱著他似乎是不願再鬆手了,生怕一鬆開手,眼前的方逸天就會消失不見。

她很怕,很怕方逸天的再次消失,她不願自己再用另一個六年的時光去等待方逸天的再次出現,那會讓她徹底的心力交瘁,所以她緊緊地抱著方逸天,重溫那久違的溫暖與踏實。

良久,待到舒怡靜的哭聲慢慢平息下來之後方逸天才輕輕問道:「你喝了酒?這麼晚了你怎麼會出現在這種地方?難道你不知道一個女人單獨走夜路很危險嗎?」

舒怡靜仰起頭,囁嚅著,輕咬著下唇,卻是說不出一句話。

原來,自從上次在天海大學的門口處與方逸天不期而遇之後她的心潮起伏難定,起初激動欣喜之極,最後卻是黯然失望,甚至最後與方逸天分別之後她都忘了跟問方逸天的聯繫方式。

接下來的幾天,方逸天都沒有再出現過,而她卻是陷入到了無盡的思念當中,她渴望再次見到方逸天,可天海市這麼大,茫茫人海中她如何能夠尋找得到方逸天?

今晚,身邊的一些瑣事讓她的心情也很低落,加上對方逸天的牽挂,心情低潮的她便獨自一個人來到了一家酒吧喝酒,心想著喝醉了睡到第二天心情會好過一些。然而,她並不知道就在她在酒吧里喝酒的時候已經被那四個男人盯上了。

喝完酒之後她便走出了酒吧,鬼使神差的走著走著便走到了這條昏暗無人的小道,接下來便發生了後面的事情。

如果不是方逸天的及時出現,後果將會是不堪設想的。

還好,最關鍵的時候,她最想見到的人出現了,還有什麼比這更讓人感到幸福與激動的呢?

看著舒怡靜那張梨花帶雨的臉,方逸天心中也不忍再責怪她什麼,自然而然的伸手拭去了她臉上的淚痕,輕聲說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舒怡靜默默地看著方逸天,看這這張比起六年前更加剛硬的臉,性格柔和嫻靜的她以前對於方逸天的話都是百依百順,現在也一樣,因此聽了方逸天的話之後她點了點頭,爾後忍不住的莞爾一笑起來。

那一刻,四周的黑暗也彷彿因為她的笑而發亮起來。

方逸天看著也禁不住微微一笑,六年了,她還真的是什麼都沒改變,就連這微笑也是那麼的燦爛光華,只不過,這笑容似乎是變得更加美麗婉約了。

最後,方逸天與舒怡靜朝著巷子口處的車子走去,一路上舒怡靜都緊緊地拉著方逸天的手,就算是方逸天想甩也甩不掉,更何況此刻他也不忍甩開舒怡靜的手。

拉著方逸天滿是老繭的手,舒怡靜的心中也變得明亮了起來,六年來的種種委屈苦悶似乎也隨之消散而去。

六年來,她也曾哭過、抱怨過、傷心過,可是,她從沒有真正的要去恨過方逸天,直至這一刻,她覺得自己六年來的等待並沒有白費,她不求別的,只希望這個男人能夠在她的身邊,這已足夠。

她真希望腳下的路永無盡頭,真希望這一刻能夠定格住,可是,現實總歸是現實,路的盡頭,她跟方逸天之間的命運何去何從?

她不知道,也不願去多想,她要把握住的是這一刻的溫暖。

夜更深,吹來的夜風也漸涼,她的心卻是溫暖的。 此話一出,莫說是葉焱他們這邊,即便是他們那邊的老者臉色也是驟然一邊。

一位中年男子更是開口冷斥一聲。

「閉嘴!」這種事情,哪怕是他們兩村兩脈爭奪數百年,但這點毋庸置疑。

一脈相承!

如此囂張少年,老村長葉榮他們不好發作,畢竟是孩子。

但葉焱可以!

「少年,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我知道做錯事,說錯話,都要承受代價的,你的猖狂,你的出言不遜,村長爺爺他們可以忍,但我不想忍!」葉焱緩緩開口,帶著冷意。

「我要你現在躬身道歉!」

對面,老者和四位中年男子看著葉焱,眉頭微皺。

他們不認識葉焱這個小孩子,但小小年紀築基期,還被老村長他們帶在身邊,可見身份不一般。

但他們不好多說。

孩子而已!

更沒有多他們這些大人長輩無禮。

原本其中一位中年男子還想督促身邊少年道歉一聲,畢竟這話本就不對。

然而下一刻這位少年再度開口了,依舊是高傲不屑之意。

「道歉?我憑什麼道歉,就憑你嗎?」

「若非你身後有他們護著,我能殺了你!」

這句話一出,兩方的大人們眉頭皆是一皺。

葉焱臉色如常,但卻帶著一股陰冷之意。

「你太狠毒了一些,也太自以為是了一些,想戰,直接來吧!」

葉焱冷冷一眼掃過,道了一句,隨即再沒有耽擱,葉焱縱身一躍,直接從半空中緩緩落下。

數十米的高空,毫無任何違和感!

輕鬆自如!

要戰!

一旁,老村長等人剛想阻攔,但也沒有來得及。

而且,他們相信葉焱。

連三階的妖獸都能殺,還怕一個小子?

見葉焱敢主動邀戰,少年露出一絲冷意。

他是很自信!

在村子里,哪怕是其他築基期中期的村民也不是他的對手,他是天才天驕。

毫不遲疑,根本不等發話,他也直接躍身跳了下去。

見狀,對面的老者中年人都眉頭微皺,但卻最終什麼都沒說,沒阻攔。

兩個村子間的比拼不少。

剎那間,兩撥人也都各自落了下去,對面的老者更是開口1交代了一聲。

「比試切磋可以,但不許傷及性命!」

正如老村長所言,他也記得一脈相承之事。

爭歸爭,還沒有到了那種分生死的境地,更何況葉焱他們都是孩子而已。

他並不認為葉焱是自家這個少年的對手。

一直以來,他們都比對面這一脈要強大一些。

少年冷笑一聲,毫不在意。

「爺爺都說了,我肯定不殺這小子!」

葉焱神色如常,目光則是看向了對面的一群人。

「看在你們還認一脈相承的份上,我不殺他,但會讓他留下一個最難以忘懷的記憶!」葉焱淡淡開口說道。

眼中,臉上,露出的是超強自信!

打不過一個築基期中期的混蛋少年,一頭撞死算了!

一邊,葉小仙早就為自己的焱哥哥手舞足蹈的加油了。

「焱哥哥,狠狠的打這個壞蛋!」

老村長葉榮三人則是淡淡點頭,絲毫沒有擔心的意思。

他們相信葉焱,不管是實力,還是處理這件事的方式。

一直以來,葉焱雖然年紀小,但做事卻非常的沉穩!

對面的少年依舊冷笑,眼看著葉焱的淡然,讓他很不爽。

「去死!」一聲怒斥,少年動手,一柄靈劍,直奔葉焱而去。

直奔胸口要害!

說是不要命,但一動手,就充滿了狠辣之意。

然而就在這一刻,葉焱依舊不為所動,泰然自若。

對面,老者和四位中年男子見狀,眉頭一陣緊皺,葉焱太淡然了,而去之前給他們的話語,他們的眼神,都充滿了濃濃的自信。

眼看著自家少年後輩動手了,他們突然間有著一種極其不好的預感!

果然,下一刻,五人的目光剎那間直了。

一柄長刀,直接出現在葉焱手中,眼看著殺到近前的靈劍,葉焱猛然間就是一刀直接對準斬出!

「蓬!」

剎那間,一柄還算是不錯的靈劍,直接被一刀斬落,差點直接被斬斷。

而與此同時,全力御劍的少年瞬間臉色煞白,猛然間張口。

「噗嗤!」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

靈劍是他的心聲祭煉寶物,心意相通,對於修真者而言,靈劍靈器就好比他們身體的一部分。

這一刻,他們的身體彷彿遭到了重創!

看著葉焱的方向,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那可是他的靈器長劍,哪怕在村子里,也算是上品了,是他踏入築基期時特別獎勵的。

然而就這麼一刀被斬了?

「什麼!」不遠處,五位金丹期高手臉色驟然大變,難以置信。

「怎麼可能?」

相比之下,老村長葉榮他們就淡然多了,只是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意而已。

葉焱的手段,他們自然清楚一些。

三階妖獸都能斬,還在意這點?

葉小仙早就跳腳鼓掌了,興奮不已。

「焱哥哥好厲害,幫仙兒也好好教訓他,太壞了!」葉小仙大叫,對這個少年沒有一點好印象。

在她的印象中,就是一個大壞蛋,一開口就要殺村裡的孩子們。

這一刻,葉焱手持長刀,緩步上前,渾身帶著絲絲殺意。

少年雖然被重創,但並沒有失去戰鬥力,到此刻依舊不相信。

「不可能,你是怎麼做到的?」

一邊瘋狂自語著,一邊再度打出特殊法決,重新調動被葉焱斬落的靈劍,再度對著葉焱激射而去。

然而,一樣的結果!

「蓬!」反手再度一刀,靈劍再度被擊落。

「噗嗤!」

對面少年,臉色煞白,再度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

對付這種貨色,不要太簡單了一些,毫無挑戰性。

說白了,就是那種被寵壞了的少爺公子哥而已,修為是比他高,但論戰鬥力,葉焱甩他十條街不止!

輕而易舉,哪怕是接連數道法訣打出,控火術,天雷術等打了出來,但都傷不到葉焱分毫。

片刻后,葉焱隻身出現在少年身前。

根本不需要用刀,最簡單粗暴的直接方式!

「啪!」響亮的巴掌聲,直接印在這個少年臉上。

一瞬間,將這少年打蒙了!

「這一巴掌,是替老村長他們這些長輩打的!」葉焱開口,隨即反手又是一掌。

「這一掌,是替我們村的那些被你惡毒嚇到的孩子們打的!」

而後,又是接連兩巴掌,每一次都極為響亮。

葉焱親自動手了,自然不客氣。

「這兩巴掌,是替你的大人們打的,打你不懂事,不知好歹,數典忘祖!」

一連番的扇巴掌,周圍大人們沒有阻攔。

原本自傲囂張的少年,此刻直接被打成豬頭,慘叫怒吼連天之後,竟然直接被大哭了。

「哇……啊……我要殺了你……」

然而一瞬間,聽到這句話之後,葉焱再度動手!

「啪啪啪!!!」 問清了舒怡靜居住的地方之後方逸天便開車飛馳而去,朝著舒怡靜居住的小區呼嘯飛馳而去。

舒怡靜臉上的淚痕已經干透,清麗脫俗的臉上乾淨雋秀,彎彎纖細的柳眉間禁不住的透露出一絲欣喜激動的神色,這六年來沒有哪一天的心情像是此刻這般的充實飽滿而又明亮高興。

她的所求其實很簡單,只要方逸天能夠在她身邊,她就滿足了快樂了,她不需要太多的物質享受,更不需要方逸天的一句承諾或者是一個名分,她需要的僅僅是她感到累的時候疲倦的時候能夠有一個可供依靠的溫暖懷抱。

愛不是霸佔,而是放手。

愛得深了,所索取的反而會越來越少,因為只有愛得深才會深刻的體會到,平淡才是真。

「大叔跟大嬸,他們還好吧?」方逸天淡淡問了句。

舒怡靜側臉看著方逸天線條明朗的側臉,輕柔一笑,說道:「我爸媽啊,他們還好。對了,我大嫂剛生個孩子,我爸媽基本每天都抱著孫子玩呢。」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