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古代人都相信神靈,這個解釋能唬住薛仁貴。

杜荷又取出幾瓶二鍋頭出來,幫典韋、薛仁貴二人酒杯滿上。

濃烈的酒香散發出來,讓人不由自主的盯住杯中酒。

“仁貴老弟,這可是絕世好酒,全天下只有少爺有,今天你有口服了。”

典韋開口道。

菜上來後,三人開始海吃海喝起來。

氣氛也在酒水中融合,一下子,拉近了三人間的感情。

日呀!


又碰上一個飯桶。

電視、電影上說薛仁貴能吃,以爲是情節塑造。

不是呀!

薛仁貴真心能吃,與典韋差不多。

一桌子菜,被三人掃光。

不夠!

又上了好幾次。

當然,杜荷也能吃,算是三個飯桶。

薛仁貴第一次喝烈酒,酒量就算再大。

依然被灌醉。

結帳閃人。

典韋揹着薛仁貴,一起返回客來居住下。

午夜。

叮嚀!

宿主,請簽到。

意念一動。

恭喜宿主,簽到成功,獎勵兵書《吳起兵法》一部。

轟!

一瞬間,識海中充滿大量吳起兵法內容。

在系統的幫助下,杜荷快速領悟、學習,把識海中的戰例一一進行講解。

半個小時後,《吳起兵法》傳承結束。

在系統幫助下,《吳起兵法》與《孫子兵法》融會貫通,不分彼此,徹底融爲一體。

一下子,杜荷的統帥值增加了5個點,達到82點。

嘿嘿!

腹黑爹地寵妻成癮

系統連續二天獎勵兵法,看來到幽州守城門,不會順利,說不定有戰事發生。


睡覺!

次日醒來。

看到典韋、薛仁貴二人正在晨練,


二人進行對戰。

典韋勢大力沉、大開大合。


薛仁貴力量也很強,不過,比起典韋還是有較大差距。

畢竟,典韋是加強版,實力與真實的典韋強了二倍,就算真實的典韋。

薛仁貴也不一定是其對手。

對戰後,薛仁貴原本自信武力不比別人差的想法,一掃而空,知道人外有人。

啪啪啪!

杜荷鼓起掌。

“少爺,要不你與仁貴切磋一下。”

哦!

薛仁貴與杜荷,二人武力值相等,不過薛仁貴沒達到巔峯,杜荷霸王血氣只融合了三成。

“好!”

刷!

霸王槍出現杜荷手中,朝着薛仁貴胸脯上奔赴而去。

力量、速度沒話可說,挑不出半點毛病。

薛仁貴發現槍影殺來,馬上甩出一槍迎上去。

嘭!

二人各後退十多步才勉強站住。

半面芳華 、旗鼓相當、不分高下。

二人以快打快,連綿不斷的碰撞,讓二人戰意滔天。

杜荷也是首次把霸王訣運用到極致,一槍一招顯示出強大威力。


二人力量差不多,出槍速度也相差不大,這一戰就是一個多小時。

汗流浹背、全身衣服溼透了。

杜荷跳出戰圈。

呵呵!

“爽快呀!薛大哥的槍法精妙絕倫,威力很強大。”

“少爺見笑了。”

“對了,薛大哥,我看你也沒啥事,要不一起去幽州吧!想要建功立業,必須到邊境地區。

我是被李二貶職,下放到幽州守城門。”

剛說完,發現又跑火車了,馬上解釋道:“那個,李二就是陛下,本少說慣了,一下改不過來。”

薛仁貴很很震撼心靈!

貌似對皇帝也太不尊敬了吧!

真是膽大包天呀!

“好吧!反正我也沒事,目的就是出來建功立業,跟隨你們一起到幽州也不錯。”

薛仁貴點頭道。 唐凱的眼睛當時就要立起來了,他完全沒有想到,他竟然會在這種情況下, 碰到這樣一個令他無比熟悉的東西。

“這是…”

雖然心情陡然變得激動萬分,然而在表面上看來,唐凱的眉頭也只是跳了幾跳,並沒有什麼太大反應,看上去似乎只是被那空間波動驚了一下而已。

“這是一本空間系的功法,叫做碎虛指。”凌雪妍輕輕道。

唐凱心中倒吸一口冷氣,果不其然,凌雪妍掏出的這枚看似不起眼的玉簡,竟然真的裝載有他壓箱底的功法,碎虛指!

“碎虛指?看起來挺霸道的名字,不過用起來卻未必真的能夠破碎虛空吧?”唐凱語氣淡然,看起來不屑一顧。

坐在一旁的歐陽露看到唐凱這番表情,自然知道他的心裏在想什麼,所以也是沉默的坐在一旁。雖然她覺得這樣做有些對不起凌雪妍,但同樣,凌雪妍讓唐凱做的事情,無疑會讓他冒上極大的風險。

“碎虛指,取破碎空間之意,一指點碎虛空,碾壓萬物,這是我父親對碎虛指的理解,他說這是一部無上功法,只要能夠修煉成功,絕對會有巨大的威力,讓人出乎意料。”

聽聞凌雪妍這番解釋,唐凱的神態反而愈發淡然了,而且隱隱夾雜上了一絲不屑:“哼,如果真的如你父親所言,這麼好的功法他怎麼可能不自己修煉或者留給家族,反而就這樣讓你帶出來,還可以隨隨便便贈送給其他的人?”

“再者說,能有如此威力的功法,你自己也不可能不動心,百分之百會想要去修煉。如果你修煉成功的話,這部功法你當然更不能外傳,否則若是有其他人修煉成功,那麼他如果作爲你的對手,會一眼看穿你的功法,屆時就算這個功法威力再強橫,也很可能會被輕而易舉的找出弱點,而後一舉擊潰。所以總的說來,你這是在敷衍我。算了,我看我還是…”唐凱話語如同連珠炮一樣迸出,說的凌雪妍啞口無言。

“呵呵,這個東西只是附贈品之一,並不是我給你的謝禮,只是拿錯了,提前掏出來了而已。”凌雪妍被拆穿了小動作,卻是根本不慌不忙,反而微微一笑,向唐凱隨意解釋,一筆帶過。

看到凌雪妍這幅樣子,唐凱心頭也是暗罵,出自大家族的人果然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分明是被自己拆穿了把戲,卻是若無其事,跟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接下來,凌雪妍並沒有再向外拿東西,而是直接甩給了唐凱一枚初級須彌戒讓他自己查看,唐凱咧了咧嘴,接過須彌戒,當看到須彌戒中的東西以後,他更是牙疼不已,對於大家族的財力,更是有了一層深刻的認識。只是凌雪妍接下來的話,卻讓唐凱對她刮目相看。

“你不要以爲這是家族發給我的東西,我給你們的東西全部都是我自己掙到的,跟家族和學院沒有半點關係。當然了,從另一方面來講,這些雖然都是好東西,但是於我而言沒有太大的用處,送給你們既能當作謝禮,也能給你們不少的幫助,也可謂一舉兩得了。”凌雪妍這回倒是很爽快,直言不諱。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再獅子大開口也有些說不過去了。我不是那種貪得無厭的人,你給我的東西對我們確實有着非常大的幫助,我非常感謝你,放心,你的事情我一定會盡全力做好。”唐凱鄭重道。

“我的幸福可就交在你的手中了,但願你不要讓我失望,否則的話……”凌雪妍話沒說完,便已經翩然離去,留下一縷淡淡的香風。

“看來,即使沒有你的幫助,她也會另覓他法解決事情。” 曠世女聖

“狡兔三窟,何況是人?”唐凱微微一笑,不論如何,他是真正的得到了實惠,凌雪妍的人品到底如何他不清楚,但既然歐陽露把她當成了朋友,唐凱也得好好的幫她一把。

而且唐凱此行最大的收穫,不是這滿滿一須彌戒的東西,而是那一枚暗淡無光的碎虛指玉簡。

回到客棧後,唐凱迫不及待的進入了自己的房間,而後把所有的須彌戒都扔給了歐陽露,讓她去整理,歐陽露這個賢內助,每次都會把所有的東西收拾得乾乾淨淨,無需唐凱操心,這讓他也是舒服了太多。

“碎虛指,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裏再度遇見你,這是緣分嗎?”唐凱喜不自禁,使勁的搓着手。

這枚玉簡的波動,和他當初拿到碎虛指光球的波動有些不太一樣,雖然是同出一源,但是這枚玉簡的波動顯然要晦澀太多,讓他一時半會間也是非常難以理解,這就說明,這個碎虛指很有可能是他原來未曾修煉過的其他部分。

漸漸地平復下心情,唐凱鄭重的拿過這枚玉簡,神識探入其中。即使早已做好了準備,但是在看到箇中內容的那一剎那間,他的身軀還是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破碎蒼穹,湮滅虛空,洞穿虛幻,碾壓萬物。碎虛碎虛,即以碎字爲主,虛字爲輔,兩相結合,方能發揮最大威力…”

古老滄桑的聲音灌入他的識海,灌入那亙古不變的石屋當中。石屋接受到這股訊息,驀然間光彩大作,通體發亮,將唐凱的神魂直接是拉了進去,讓他根本猝不及防。

“這是怎麼回事…”唐凱驚疑不定。

石屋只有在接觸戰王傳承的時候,纔有過發光的歷史,而現在,爲何只是聽到碎虛指奧義的聲音,竟然就有了如此強烈的波動,莫非,碎虛指也和戰王有關聯不成?

就在唐凱修煉的時候,他的隔壁,歐陽露的房間當中,這個美麗賢惠的女子正在認真地整理着唐凱的物品。

要知道,一個修士最重要的東西,基本上都放在自己的貼身碎虛指當中,即使是至親的人很可能都不被允許去隨意查看戒指。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