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了天了!

果然是窮山惡水出刁民!

「張凡,你……你竟敢侮辱警官!」

張凡又是一笑:「我只是實話實說。如果你還有點警察素質的話,如果你還有點專業知識的話,你不會這樣做的。」

「有被害人的報警,有被害人的筆錄,怎麼,張凡,難道還要被害人與你當面對質,你才會低頭認罪?」

「被害人?呵呵,你叫他來吧,我倒要知道,他是怎麼被搶劫的!」張凡一聳雙肩。

「好,」警官也跟着冷笑一下,沖身邊的警察道,「去,把被害人叫進來當場辨認嫌犯!」

「是!」

警察應了一聲,然後沖張凡揮了揮拳頭,道:「小子,你特么不見棺材不落淚!」

說罷,轉身走出門外。

「哼,你要懂政策!抵賴是沒有用處的!」警官翻閱着手裏的材料,「張凡,被害人青林今晨與花卉局的林姓處長一起去天健苗木基地進行基因方面的科學考察,考察的過程中,天健基地的兩名女子對青林進行百般挑逗,想要進行有償服務。」

「被青林所長嚴辭拒絕後。兩名女子並不死心,趁著林姓處長有事離開的機會,突然對青林進行猛烈攻擊,企圖搶劫錢款。青林奮力反抗,與兩名女子進行殊死搏鬥,最後僥倖逃了出去……張凡,告訴你,我們有充分的理由懷疑你參與了此案。」

「為什麼?你講講你的充分理由吧?」張凡道。

「根據你是一個兩次進監獄的前科犯罪人員,你很可能是這次搶劫的幕後主謀!不然的話,沒有人會想像到兩個女子會那麼膽大妄為,竟然在工作場所實施犯罪搶劫!」警官很有道理地分析道。

「你的推理,似乎很符合邏輯。」張凡欽佩地點點頭。

「奉承我?沒用!你必須為你的犯罪行為付出代價!」警官含笑道。

這時,門開了,警察先一步進來,然後沖門外道:「所長,請進吧。」

張凡扭頭看去,只見一個挺有風度的中年男人走了進來。

中年男人的目光與張凡相遇時,似乎抖了一下。

接着,他馬上恢復了鎮定。

「青林所長,這個人,你在現場見到沒有?」警官指著張凡。

青林此時心中既得意又忐忑。

得意的是能把事情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反轉,搶先報警,把自己的強姦案變成了被搶劫案,不但把自己洗刷得乾乾淨淨,而且還可以把那兩個小娘們送進監獄,解了他未能如願之仇。

忐忑的是這事把握不是十分大,萬一大棚里有錄像呢?他很後悔當時沒有仔細觀察一下大棚里有沒有錄像鏡頭。但願沒有吧……應該是沒有。

此外,還有一點令他忐忑。

剛才報案之後,他給林處長打了電話,要林處長幫他證明一下,那兩個女的此前不斷對他進行騷擾。

林處長對此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

他心裏相當明白,林處長是在和他討價還價。

這個姓林的,胃口很大呀。

如果他滿足不了姓林的要求,那麼姓林的會反咬一口嗎?

最令他感到害怕的是,剛才一進門,迎面看見張凡眼裏透過來的寒意。

那眼光里,是深深的毒怨!

是殺人之前的眼光。

青林不禁有些心虛。

林處剛才在電話里跟他講,那個小劉和春花,都是張凡的女人。而張凡是前不久朱家比武大賽的冠軍,出手就可以打死人。

林處告誡他,跟張凡斗,不是鬧着玩的,弄不好小命報銷。

道上好多大勢力,都不敢動張凡。

不過,林處有把握地說,如果青林所長能幫他達到目的,他可以幫青林所長擺平張凡,因為張凡是他的老朋友,在天健苗木基地的花卉銷售方面,他幫過張凡大忙。

青林所長很懷疑林處的說法,他沒有把握林處真的會幫他擺平張凡。

對青林來說,最保險的辦法就是把張凡也一起帶進這個案子裏。

那樣的話,張凡坐牢,他青林也就安全了。

不過,他不是一個沒腦子的人。

他擔心的是,如果有證據證明張凡當時不在現場的話,那豈不是壞事了?

所以,不能隨便亂講,他講的話,只要達到加重警察方對張凡的懷疑就可以了。

想到這,青林苦笑了一下,搖搖頭:「這個人叫張凡,他曾經通過林處長,向我索要轉基因花卉的技術專利,被我拒絕過,當時他很生氣,當時,林處跟我說過,告誡我以後不要單獨見張凡這個人……林處沒有明說,但我猜想是張凡要報復我吧。」

。 「四位陌生的地至尊……」

一處恢弘的古殿內,靈神尊者神色略顯凝重。

地至尊在整個東界都是一方巨擘,麾下掌控千萬座大城的存在。

忽然冒出來四位陌生的地至尊,可不是什麼好消息。

甚至有可能有其他大陸的超級勢力向著天羅大陸伸手的一個前兆。

「庭主,要不要上報金雕山?」一個地至尊老者看向靈神尊者。

金雕山,北域三大霸主之一,據傳背後有中域的超級勢力作為靠山,府主金雕皇是一位大圓滿地至尊,掌控東界大半地界以及南界大半地界。

靈神尊者微微思慮,然後擺了擺手道:「不着急,先見見這四位陌生的地至尊。」

……

靈神庭主殿。

這是靈神庭的議事殿堂,只有地至尊級的貴客拜訪,才會被迎入這座大殿內。

此時姜瀾端坐在客座首位之上,太靈柯和李狂瀾依次坐在他身旁,兩個侍女則是立在三人身後。

「羽化,你說着靈神尊者會見咱們嗎?」太靈柯神色不變,暗中傳音姜瀾。

姜瀾不著痕迹的點了點頭道:「能建立起這樣一方勢力的都不是傻子,會見的。」

這邊交談剛剛結束,大殿後方就走來三個地至尊的修士,為首的中年人正是靈神尊者。

「諸位遠來是客,靈神未曾遠迎,多有冒犯,海涵海涵。」

靈神尊者爽朗一笑,對着姜瀾幾人打招呼,同時也在默默觀察幾人。

這一看不要緊,給他嚇一跳。

這一行人,似乎是以那境界最低的少年人為首,能夠讓四位地至尊如此相待,那豈不是……

一念至此,靈神尊者臉上的笑意更甚。

姜瀾也起身微微抱拳,臉上掛着溫和的笑容:「是吾等冒昧來訪,應是尊者包涵一二才對。」

見起身的是姜瀾,靈神尊者更加確定心底的猜測,臉上的笑容更是燦爛。

幾番寒暄之後,諸人落座。

「不知羽化殿下來訪,所為何事?」靈神尊者故作自然的問道。

姜瀾聞言,笑道:「一場機緣,不知尊者願不願意要?」

靈神尊者不可置否的笑了笑,道:「不知需要付出何等代價,才能得到這番機緣?」

「靈神庭。」

姜瀾一句話吐出來,一瞬間,整個大殿的氣氛都凝固了下來。

隱隱之間,磅礴的氣息升騰而起,在近乎封閉的殿堂中回蕩。

眾多僕人臉色慘白,瑟瑟發抖,不敢有絲毫異動。

「羽化殿下此言,着實過分了些許。」靈神尊者強忍着翻臉的衝動,開口道。

姜瀾也沒有解釋什麼,道:「本聖子不想以勢壓人,三位不如和吾等賭鬥三場,定三局兩勝,吾等若是敗了,奉上聖物一件,轉身便走。若是勝了……」

當姜瀾口中聖物兩個字蹦出來之後,包括靈神尊者在內,靈神庭的三個地至尊臉色都變了。

那可是聖物,天至尊才用得起的無上至寶!

只見三人對視一眼,數百載的相處,僅僅一個眼神交換,就商議好了結果。

「那就請羽化殿下移步演武場了,吾等若是敗了,願奉殿下為主。」靈神尊者起身說道。

他答應的很乾脆,因為靈神尊者覺得己方勝面很大,畢竟有他這麼一位上位地至尊在,保底勝一局。

而且,如果要拒絕的話,後果可能比敗了更凄慘。

靈神尊者向來都是一個拎得清的人,要不然也不會白手起家,打下這三大霸主勢力之下的第一勢力基業。

……

靈神庭諸大陸中,其中有一座浮空大陸,專門作為演武場的存在,一般不會動用。

「第一戰,你倆誰上?」

半空中,姜瀾看向一旁的太靈柯和李狂瀾。

「太靈柯,你不能和我爭!」李狂瀾故作一臉兇狠的看向太靈柯。

太靈柯無奈,一臉寵溺道:「行,都依你。」

姜瀾在一旁,看着兩人,神色古怪,這語氣和神色,不對勁!

做出決定后,李狂瀾化作一道璀璨雷光遁出。

「本座李狂瀾,不知三位之中,誰來與本座一戰!」

浩浩湯湯的靈力涌動,化作一座實質般的雷霆巨山,橫亘在虛空中。

此乃天地之相,將天地間的靈力化為真正的實質,為地至尊的標誌之一。

對面,靈神尊者對着身旁頭髮斑白的老者說道:「大長老,雖說他是新晉地至尊,但恐怕是超級勢力中人,手段莫測,萬萬不可輕敵。」

「挺住放心,交給老夫吧。」大長老臉上皺紋都散開了,一身強橫的靈力波動湧出。

一座巨大的法身在他的身後凝聚而出,通體如玉,流轉天光。

天玉法身,榜上第六十三位,雖然比不上排名前五十的超級法身,但基本上沒有什麼缺點,均衡發展。

觀戰的姜瀾見狀,樂了,道:「青玉,跟你的法身一樣,可惜修行得不到家,勉強能發揮出七分天玉法身的威能。」

「狂瀾殿下這一戰勝面很大。」青玉笑着道。

也不出諸人所料,李狂瀾顯化出九劫雷日體,九顆巨大雷日橫空,爆發出恐怖的雷霆之力。

這老者面對九大雷日,頗為不堪,當李狂瀾調動八大雷日之力的時候,直接被打得倒飛出去。

「下一戰該我了吧。」太靈柯有些躍躍欲試的說道。

姜瀾斜睨了他一眼,道:「這一局八成是靈神尊者,還是我上吧。」

對面,靈神尊者神色略有些凝重。

他認不得這排名第七的超級法身,還以為是第二十二位雷神法體,即便如此,也讓他惶恐不已。

須知排名前三十的超級法身的修行法門,基本上都被各大超級勢力所把控。

「這一戰讓本尊上吧,下一戰就靠你了,二長老。」

一旁,二長老是一個負劍的白髯老者,有些仙風道骨一代劍仙的味道。

「庭主放心便是。」二長老眼中閃爍著鋒芒,語氣中都帶着難以掩藏的鋒銳。

這下,靈神尊者放心出戰。

而令他沒想到的,迎戰的並不是那兩位下位圓滿地至尊之一,而是唯一一位不是地至尊的少年人,這群人的首領。

「羽化殿下,你確定要和老夫交手?」靈神尊者語氣微沉的說道。

姜瀾背負雙手,雙眼半闔的看向他:「動手便是。」

曾經身為遮天世界一代紅塵仙,有諸皇諸帝俯首,他一身氣勢,倒也有幾分當初的風采。

「輪迴大法身。」

靈神尊者一聲輕吒,身後頓時霧蒙蒙起來,一尊籠罩在幽光中的萬丈身影緩緩凝聚,一對黑白神輪被其托在掌心。

輪迴大法身,榜上列為四十三,憑藉此法身,他擊敗了兩位老牌上位地至尊,拿下了霸主勢力下第一的稱號。

「輪迴葬天掌!」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