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問對了一會兒,孫毅跪拜離去。

葉青羽想了想,接通了太初的聯絡器,問他為何不在軍部,為何沒有為孫毅派去一些行政機器人幫忙。

「這是為了避嫌啊。」太初理所當然地道:「孫毅乃是你重用之人,與我地位相當,且與我分治內政與軍事,這是你閉關之前的任命,我怎麼可以插手他的權利範圍……這些,可都是我參閱當初地球文明史書和你們符文武道世界的書冊得出的結論啊,萬一你這位君主也懷疑我一家獨大專權想要做奸臣佞臣怎麼辦?」

葉青羽頓時無語。

我懷疑你個死豬頭啊。

這個光腦是不是因為和呆狗小九在一起時間太長了,所以被那蠢貨給影響了?

搖搖頭,葉青羽知道,光腦這是在衍生屬於自己的意識。

這也是一件好事。

「王城之中的事情,你要多費心了,我去往西方長城前線一趟,笑非前輩的加封之事,我就交給你了,你按照之前的計劃辦好就行,加封之後,請笑非前輩來王城主持大局,一直留在火州實在是大材小用了。」

葉青羽又叮囑了一遍。

笑非准帝這一段時間,一直都在火州閉關提升,火州的大小事務,實際上太初來主持,之前葉青羽曾與笑非准帝有過數次的交流和溝通,印證和交流武道真意,這一次笑非准帝閉關已經有數月之久,他是天縱奇才,資質絕世,又有了葉青羽這位帝者的指點和交流,收穫巨大,要衝擊那至尊的境界,很有希望,葉青羽的心中也有期待。

如今以武力坐鎮火州的乃是白骨龍獸小十。

小十的實力,也有了巨大的提升,融合了體內吞噬的力量之後,它已經到了九步巔峰准帝的境界,堪稱是可以坐鎮一方氣運的強者了,不過它的情況和笑非准帝有所不同,畢竟是葉青羽創造的生物,想要直接衝擊武道皇帝境界,絕對有著巨大的天塹,只怕是沒有太大的希望。

落神嶺早先和火州結盟,如今整個地州都已經和火州連成一片,暗中蘊藏著足以令這個世界都感覺到顫慄的可怕力量,這也是葉青羽未來對抗輪迴宿命之劫的底牌之一。

安頓好了一切,葉青羽離開了王城。

他趕往長城前線的黑暗不動城。

以他如今的修為,這段遙遠的距離,不過是片刻時間而已,空間法則流轉之下,不到一盞茶的時間,就已經到了黑暗不動城疆域之內。

從天空俯瞰下去,如今的黑暗不動城,儼然成為了三千萬里長城防線的中心,各大軍團主力都暫時駐守在黑暗不動城的周圍,尤其以林軒帶領的新軍氣勢最為森嚴顯赫,葉青羽大概一掃,心中對於林軒的評價又上升了一層,這個人的確是一個治軍的宗師級統帥,這支臨時拼湊起來的雜牌軍,不過一個月的時間,竟然被他**的氣象森嚴進退有度,初步具備一支強軍戰部的雛形,實在是難得。

感應到了下方宋小君的氣息,葉青羽身形一動,直接來到了黑暗神殿之中。

「青羽哥哥。」宋小君也早就感應到了葉青羽的氣息,絕美如玉的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神色,原本籠罩在眉間的一縷憂色,也迅速地消散,歡欣雀躍地起身來到了葉青羽的身前。

葉青羽很自然地握住她的手。

「王城之中發生的一切,我們都已經知道了……青羽哥哥的傷勢好像已經完全恢復了呢。」宋小君臉上閃過一絲羞赧,不過很快就適應了自己的小手被心上人握住,她畢竟是血脈力量催動之下成就了帝位,並未如葉青羽那般經過了千辛萬苦修鍊廝殺領悟而得,因此性格依舊單純,沒有外人在的時候,猶如一個小女孩一樣。

「傷勢盡復。」葉青羽微微一笑,又問道:「聽聞君兒你想要前往混沌區域之中一探,可是在混沌區域之中,發現了什麼端倪?」

宋小君點了點頭,道:「這些日子入侵者大潮無數次衝擊長城防線,躁動不安,在其中一隻准帝級的入侵者身上,我們發現了一件兵器,倒插在其體內,這非常奇怪,因為它並非是因為攻城而受傷,其這件兵器在其體內已經有一段時間了,而且,很有可能你會認識這件兵器的來歷。」

宋小君說著,將一柄斷劍從旁邊的一個劍匣之中取出遞過來。

寂寞城市,寂寞情 劍落在葉青羽的手中。

他的瞳孔驟然一縮,心中巨震。

這柄劍他認識。

不僅僅認識,還是他親手煉製。

像是這樣的劍,他曾煉製了一共五百把,其中一部分,送給了一批童男童女,當做是他們的佩劍,而這些童男童女後來被送到了清姜界之中,送去了不死神皇宗培養**,一起前去的還有白遠行、李英李琦和金靈兒。 按照宋小君所講,這是在來自於混沌區域深處的入侵者准帝身上發現的斷劍,她的判斷是,這個入侵者准帝曾經在混沌混亂區域的深處被人擊傷,斷劍留在了體內,後來這隻入侵者准帝隨著獸潮來到長城之下,衝擊長城的時候被擊殺,在體內發現了這柄斷劍的所在。

現在葉青羽知道,為什麼宋小君有意前往混沌區域之中一探了。

因為她應該是也聽說了白遠行等人失蹤的事情,也認出了這柄斷劍的歷來,所以懷疑白遠行等人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很有可能失陷在混沌區域之中,所以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換做是葉青羽,葉青羽也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現在就出發。」

葉青羽一刻也等待不下去。

白遠行等二百多名天荒界菁英童男女的下落,一直都是葉青羽心中的一根刺,無時無刻都不在追查尋找,其間更是嘗試過數次,以帝衍術來推演他們的下落,可惜都沒有效果,無法得到絲毫的線索,這些人彷彿就像是從世界上消失了一樣。

現在,線索驟然出現。

雖然無法百分之百地確定白遠行等人一定就在混沌區域深處,但必須去探一探。

葉青羽一秒鐘都不想在等了。

萬一白遠行等人真的在混沌區域之中經歷危險苦苦支撐著,要是去的遲了,那就是畢生遺憾了。

「我陪你去。」宋小君懇切地道。

葉青羽原本是想要讓她坐鎮黑暗不動城,但看到她懇切期待的神色,於是點點頭,道:「好,我們快去快回。」

……

……

混沌混亂區域。

灰層瀰漫,暴戾之氣遍布天地之間。

很多古人將這裡稱之為世界邊緣,不是沒有道理。

在葉青羽的映像之中,大千世界諸大界域自然都是條件最為優渥的區域,適合智慧生靈生存繁衍,而黑暗領域則相對貧瘠一些,自然環境極為惡劣,到處都是窮山惡水,只有各個中心城周圍的環境才可讓智慧生靈繁衍生息,但黑暗領域卻勝在天地法則清晰,靈氣相對集中,是武道強者的成道之地,這也是為什麼黑暗領域之中會誕生如此之多的武道強者,而大千世界之中已經有數萬年未曾有真正的武道強者出現了。

這兩大區域,可以說是世界的正常區域。

而眼前的混亂混沌區域,則是不正常區域了。

這裡窮山惡水,了無生機,空氣之中涌動著一種灼燒般的硫磺味道,周圍時不時有恐怖的地火噴發,足以瞬間燒死登天境強者的火舌不斷地從黑色岩石洞穴之中噴出來,毫無規律可言,葉青羽親眼看到,有大量的入侵者,前一秒鐘還很是愜意地躺在黑色岩石上打盹假寐,下一瞬間就被地下噴出的火焰燒成了灰燼。

不僅如此,進入混亂混沌區域的一瞬間,葉青羽就可以清晰地感覺到,這裡天地法則之力無比的混亂狂暴,如果說大千世界的天地法則是淺淺的小溪水,黑暗領域的天地法則是平靜的湖泊的話,那這裡的天地法則就是狂暴的汪洋,無時無刻不在涌動狂濤怒瀾。

法則之力狂暴到了什麼程度?

虛空之中的混沌灰層就是因此而誕生。

距離地面往天空中大約千米的位置,就有一層猶如重度霧霾一般的混沌灰層瀰漫,將天空遮蓋,沒有陽光也沒有藍天,只有無盡的灰色暗淡光彩,以葉青羽的修為,甚至探入這種混沌灰層之中,也不過是勉強再向上延伸千米,在往上就無法探知了。

這種混沌灰層之中,蘊含著可怕的滅殺之力,只有準帝級的強者,才可以在其中生存,准帝之下的武者,進入其中,只怕是會瞬間就被混亂的法則風暴撕裂成為血霧碎片,至於戰艦就更難穿梭,【太初】目前所能創造出來的戰艦,只怕也無法在這樣的環境之中倖免……

除此之外,這片區域之中,還有大量的低級入侵者盤踞。

這些入侵者形狀怪異,猶如荒古凶獸一樣,各色形狀都有,醜陋而又猙獰,給人的感覺,彷彿是造物主在創造這種生物的時候,極為不負責地抓起一把黃泥甩了出去,落在地上變成什麼形狀就是什麼形狀。

這種低級入侵者幾乎沒有智慧,只有生物的本能,暴戾且血腥,時有相互攻殺撕咬吞食的衝突發生,而通過這種吞噬,獲勝者的實力就能增長,這似乎是入侵者提升實力的唯一方式——它們並不需要修鍊什麼的。

葉青羽越是觀察,心中的驚訝就越深。

他見到了許多入侵者的形狀似曾相識,與當初天荒界界域之門開啟的時候,從時空裂縫之中湧出的時空凶獸極為相似,更為說明問題的是,最低級的一級入侵者,不論是氣息還是外形,皆與當年出現在鹿鳴郡城之外的攻城獸潮相當。

「難道說,當初以獸潮形式攻擊鹿鳴郡城的荒獸,其實就是這些低級入侵者?」

這個發現,讓葉青羽心中非常驚訝。

入侵者只存在於混沌區域之中,漫長的時間以來,都被抵擋在長城以西的混沌區域之中,在歷史上,雖然有過幾次入侵者攻入黑暗領域腹地,但從未徹底佔領過黑暗領域,且很快就被重新驅趕出去,更別說是進入大千世界,那為什麼在鹿鳴郡城的城外,會出現偽裝為獸潮的入侵者?

而且出現過不止一次。

當初,父母就是在對抗入侵者的戰爭之中戰死,且是被那詭異的小劍偷襲。

而且這種入侵者偽裝的獸潮,只在鹿鳴郡城之外出現,而從未在天荒界的其他區域出現,更未曾在大千世界的其他界域出現——小時這種傀儡血蟲的出現,應該是一個例外,而像是太古龍皇這種墮入黑暗著,葉青羽更願意相信他們是天帝在大千世界之中培養的一些傀儡。

一路走來,葉青羽心中的迷霧更甚。

環境越發惡劣。

越往深處,混沌灰層越低,混亂法則風暴也是越,空氣之中有宛如遠古凶獸怒吼一般的混亂道音轟鳴,時隱時現,環境之惡劣,簡直令人膽戰心驚。

不過,這一切,對於葉青羽和宋小君這種級別的強者來說,自然是不會造成任何的困擾。

兩人這一次是未來尋找白遠行等人的蹤跡,不想拖延時間,因此以帝力隱去了身形和氣息,一路探尋,並未被大量群居在這裡的入侵者所察覺。

大約一上午的時間,兩個人一邊搜索一邊前行,大約深入到了混沌混亂區域的數十萬里之內。

前方,出現了一些不同。

黑色的岩石丘陵深處,有一些極為罕見的淡黃色的岩石,高低不同,遠近不一,以一種略帶規律的節奏分列在丘陵上,遠遠看去,在一望無際的黑色岩石焦土之中顯得很是顯眼。

是一座頹敗廢棄了的古城廢墟。

葉青羽和宋小君都很是驚訝。

沒想到在混沌混亂區域之中,竟然還有類似於智慧生物的活動遺迹?

兩人心念一動,瞬間就來到了這廢墟古城之中。

黃石蒼茫,無比斑駁,其上布滿了刀痕劍孔,年代已經無比久遠,從這座古城廢墟遺址的面積來看,昔日全盛時期這古城一定是無比的龐大,至少佔地要數百公里,想必也是無比繁華,但如今卻只剩下了一些殘牆碎瓦,幾乎已經完全湮滅在了歷史長河之中,往日的繁華早就消散,後人亦無法憑弔。

因為城牆建築太過於殘破,因此無法分辨到底是哪個時代的遺址。

殘破城牆上布滿了刀痕劍孔等戰爭的痕迹,但卻沒有絲毫的武道氣息殘存,很是蒼涼與滄桑。

但葉青羽的心中卻是一陣欣喜。

因為這是一個好兆頭。

這座古城遺址的存在,打破了關於之前所有人都認為混沌混亂區域絕無智慧生靈存在可能的斷定,這意味著在一段時間內,也許這裡也曾是智慧生靈的繁衍之地,這就讓活著找到白遠行等人的概率大大增強。

葉青羽神識覆蓋出去,向四周輻射。

兩人繼續前行。

令他們欣喜的是,前方的路上,再度遇到了一些疑似智慧生物曾經存在過的痕迹,有一些破損的鎧甲,還有一架凝固在黑色火山岩中的遠古戰車,近乎於石化,但卻可以勉強分辨出昔日的模樣……

越是往深處,入侵者越來越多。

大片大片的區域中,有成千上萬的入侵者群居,每一個族群中都有一位王者級的入侵者存在,可以號令低級入侵者,猶如軍中的統帥在統治著自己的士兵一樣,實力越強的入侵者,智慧程度稍微高一些,可以剋制本身的殺戮本能,約束著族群成員不會進行無意義的廝殺,這似乎是一種生命本能,對於王者統帥的號令,低級入侵者無條件地服從。

王者級的入侵者,相當於智慧生靈中的聖者。

又三個時辰之後,兩人已經是深入到了混沌混亂區域數百萬公里之內。

葉青羽突然停住了腳步,側耳仔細傾聽。

前方,混沌風暴的呼嘯聲中,傳來了一聲聲的怒吼咆哮。

那是准帝級入侵者的咆哮,憤怒無比,似乎是在催促著麾下的族群發起攻擊,同時還有戰鬥的聲音傳來,一絲絲極為熟悉的元氣武道波動,夾雜在混沌風暴之中,時隱時現。

「是符文元氣武道強者的氣息……難道真的是白遠行他們?」

葉青羽頓時激動了起來。 大千世界。

歲月流逝,日月交替。

這個世界里正發生著巨大的變化。

尤其是在這一兩年裡大千世界之中的天地元氣越來越充裕,法則也是越來越清晰,包括天荒界在內的各大界域之中,強者輩出,可以說是百花齊放。

原本禁錮著所有智慧生靈武者們的武道禁制,好像是在一夕之間被打破一樣,萬千種族都迎來了一個武道繁盛的黃金時代,聖者、大聖境的強者越來越多,每一個強者都感覺到,以前困擾著自己的武道瓶頸,現在突然很容易就突破打通了,而原來很難修鍊的功法,現在也很輕鬆就練成了。

短短几年的時間,整個大千世界的平均武道水準,迎來了一個井噴式的大爆發。

無數天驕、英傑、梟雄、天才爭先恐後地湧現,一個大爭之世已經呼之欲出。

但不管怎麼變,不管有多少的絕世天驕耀目爭鋒,有一個人的威名,依舊壓得所有人都喘不過氣來——

人族第三副使葉青羽。

這個曾經崛起於微末,卻幾乎橫掃了整個大千世界的人族絕代天驕,雖然已經有數年時間沒有現身,但是他留下的那些輝煌戰績,卻時時刻刻都讓每一個後起之秀感到膽戰心驚,尤其是隨著時間的流逝,曾經天都峰星空之戰、璇璣宗之戰、任濮陽靈堂之戰都昔日不為大多數人所知的絕世戰役的內幕流轉出去之後,整個大千世界都在『葉青羽』這三個字之下顫慄。

斬殺准帝,猶如土狗殺雞。

一人之力,已經斬殺了數尊貨真價實的准帝,這樣輝煌近乎於神話一般的戰績,不管這一兩年出現的後起之秀如何驚艷矚目,都根本難以企及。

天荒界。

如今的天荒帝國已經是蒸蒸日上,國力雄渾,可以說是整個大千世界諸大界域之中最為顯赫的一支新貴,具體表現在天荒商團的足記近乎於遍布整個大千世界,哪怕是一些偏遠的小界域,都有天荒生靈的身影,無比的活躍,而天荒商團所過之處,幾乎所有的勢力都是大開綠燈,就便是如水月界、龍人界等等超級大界域,都不敢對天荒商團有絲毫的想法和不敬。

而天荒使團之中,又以青蘿商會最為顯赫強大。

青蘿商會之主宋青蘿,是名聞整個大千世界的女神,容貌絕世,手腕高明,自身實力也是極為強橫,不知道多少的年輕俊彥和神子聖子,都對這位財力容貌都堪稱無雙的女神欽慕崇拜,想要一親女神方澤的追求者,上至界域之主下至宗門天才,數不勝數,其中不乏真正的風姿天才,但卻都難以如願。

據聞,宋青蘿曾經是葉副使的戀人,也有傳聞說宋青蘿的一身武道修為,都是得自於葉副使的傳授,更有一些傳聞說宋女神有一位失蹤許久的妹妹,才是葉副使的愛人,葉副使因此愛屋及烏,對於青蘿商會格外的照顧。

這也是青蘿商會能過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成為大千世界足以排進前五的超級商會的原因之一。

除了青蘿商會之外,天荒界還出了好幾大鼎盛商會。

天荒人族所到之處,都會得到貴賓一般的待遇。

天皇女帝的威儀,更是遠震各方。

魚小杏被稱之為大千世界之中左右權勢的女人,沒有之一,論身份地位,卻是要比宋青蘿更為尊貴顯赫,反而是因為身份太過於尊貴,所以民間也不敢太談論女帝,以至於宋青蘿成為焦點的時候,要比魚小杏更多一些。

而天荒界之中也是人才英傑輩出,諸如藺爭、李光弼等老一輩的智者自不必說,比如兩大蠻王、兩大妖王這四位異族分封王者,也在整個界域之中有著極高的威望,尤其是兩大妖王燕不回和龍龜,一個駐守雪地妖庭一個坐鎮天荒樓,都是最近一兩年異軍突起的強者,有著顯赫的戰績,被很多人認為是可以晉陞准帝的未來之選。

除此之外,天荒刀王秦止水、小丹王林白衣、小劍聖李銳、龍虎宗的龍子吳尚龍等等,都已經是名動大千世界的後起之秀了,戰績顯赫,堪稱是一世之雄,比之當年的璇璣聖女、天乾宗聖子等上一代天驕更加耀眼矚目。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