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不給你打折。」

巫爸爸面對電梯門,

一聲不吭,

一動不動。

直到電梯開,進,電梯關,

才嗷嗷地捶胸頓足。

「頭髮少怎麼了!」

「年輕時我也曾茂盛過!」

「她就是嫉妒我!」

況千歲憋著笑,

問,

「媽嫉妒你啥呀?」

頭髮比她少,省洗髮水嗎?

巫爸爸彷彿聽見了她心裡沒說的那半句,

涼颼颼的打量她一眼,

「不行嗎?我一瓶洗髮水用一年。」

況千歲噗噗忍到肚子抽筋,

意識里系統七號早已滿地打滾。

這是什麼神仙夫妻。

一個毒舌,一個戲精。

等到了理髮店,

況千歲才明白過來,

為什麼強調,讓她帶錢包。

「你好,理髮造型,周年店慶,辦會員,沖一千送五百。了解一下嗎?」

況千歲:「……辦。沖。」

都是套路。

巫爸爸心滿意足剃個平頭,

手裡捧著至尊會員卡,

翻來覆去,

「至尊,嘻,配我。」 父女倆理完髮,

溜達到超市買了些日用品。

巫爸爸一邊嫌棄這個不好用,

一邊吐槽那個漲價了,

一邊叮囑女兒,

上某次出國給他帶的某款護手霜好用,

下回再去記著給他多帶兩支。

況千歲耐心聽他念叨,

把他放進購物車的東西和護手霜,

一併在手機備忘錄記下。

超市的這些開架貨,

雖然便宜大碗,

但很多不算多好用,

父母從沒找原主要過錢,

只讓出國帶點小東西,

如今她有錢,

自己也要繼續做代購的活,

給客戶買也是買,

給家人買一樣是買。

反正她是代購,

價格多少,

還不都是她隨嘴一編的事情?

結完賬往回走的路上,

巫爸爸小心領著女兒從樹蔭地下走,

反覆提醒她,

「你啊,一點也不曉得注意,

出門要塗防晒,這種事情還要爸爸教?

晒黑無所謂,紫外線加速老化,

到時候三十歲,臉上斑哦,

比你媽六十歲還多,醜死了。

虧你還好意思說自己是搞代購的,

賣那麼些防晒霜,

都不知道給自己多備點?」

況千歲:……

說實話,紫外線傷害不了我,你信不信?

「還有哦,」

遠遠一輛電瓶車扭著屁股過來,

巫爸爸連忙靠邊站,

伸手把閨女護到身後,

「有錢呢,

爸爸媽媽也不說什麼省著點花,

這種話說出來,我們自己都懶得聽。

錢嘛,生不帶來死不帶去。

你只要注意,花在刀刃上就行。」

況千歲低垂眼帘,

盯著擋在自己身前的那截手臂,

白光光的,

不嫩,

皮有些松塌,

汗毛都沒一根。

幾塊不大不明顯的老年斑,

分外刺眼。

「爸爸也不想啰嗦啦,

上次你跟媽媽發脾氣摔門就走,

你不知道哦,你媽媽呢,

哭了哦。」

電瓶車來了,路過,走了。

巫爸爸重新回到閨女的右側,

繼續著無奈的念叨,

「我學走路那會認識你媽媽,

快五十年。

她十二歲,你外公家變故以後,

就沒再掉過一滴眼淚哦。

你都不知道……」

說到這裡,

巫爸爸腳步微頓,

背脊挺直一秒,

旋即嘆息,

垂頭搖了搖,

「爸爸看到啊,心疼死了。」

況千歲喉嚨隱隱發緊,

舌根癢得很,

開口不知為何,

有些苦澀,

「爸爸對不起。」

巫爸爸扭頭看她,

小眼睛笑眯眯的彎成細線,

「沒關係哦。

回去記得也跟媽媽說。」

況千歲點頭,

「嗯。我會的。」

她來到這裡,來到這個位面,就是為了這句和解。

「乖,爸爸就知道,

我們家千歲這麼棒,這麼厲害,

怎麼可能會被一個打遊戲的耽誤呢。」

巫爸爸欣慰不已,

隨口問她,

「現在還亂花錢追星嗎?」

況千歲:……追。

「不,爸爸,我不亂花錢。」

我那是……

替您追女婿。

您女婿長得太好看,

閨女競爭對手多,壓力大,

除了花錢,沒別的辦法。

不花錢,

沒法解壓。

「乖,那就好。」

巫爸爸完全沒看清女兒話里的陷阱,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