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的勢力汗如雨下,渾身衣服都溼了個透,夢星辰揮出這一劍之後,便返回了住屋之中,現在,這個摘星府駐地,那纔是真正的沒有任何人敢動了。

許多已經完全失去老祖的勢力隊伍趁着今夜便離開了,離開的時候宛如夾着尾巴的狗。

第二天,天矇矇亮,夢星辰便早早的來到擂臺,前十的老祖已經死了個七七八八,只剩下了一妖一魔二人,妖老祖是龍蟒蛇族的,魔老祖是黑雲城的,二兩個人類老祖就是蕭玄和另外一個自認爲實力不濟沒有參與暗殺夢星辰的老祖。

這個比賽因爲夢星辰的事情,似乎已經失去了繼續參與的必要性,畢竟該死的死,該傷的傷,人都沒有這麼多了。

然而夢星辰卻凌空踏步而來,所有人都不敢說話,夢星辰的威壓已經超過那些活了好幾千年的老祖,夢星辰睥睨的看着周圍的妖魔勢力,淡淡說道:“打,怎麼不打!”

“不打就註定了妖魔和人還要戰鬥,打了最多就死傷我們這麼幾個人,爲了後世的很平,很有必要打下去!”夢星辰說着,自己便走上了擂臺,拿出劍來傲然的看着諸位:“前輩們都是老祖一般的人物,人情世故不比小子領悟得少,或許你們知道這次比試的重要性吧?”

“雖然變故很多,但這場聚集了整個無盡劍域目光的戰鬥必須要堅持下去,只有堅持下去,人類和妖魔纔有希望,才能真正的走出第一步!”夢星辰的聲音朗朗,此刻,所有勢力都從對夢星辰的畏懼中走了出來,對啊,這場比賽是爲了什麼,是爲了裁定大陸的話語權,是爲了給自己的陣營謀取福利,能不戰嗎?

龍蟒老祖點了點頭,率先飛上擂臺:“夢星辰,不得不說我十分敬佩你,老祖我活了五千多年,還沒有找到一個跟你一般豪氣的年輕人,今日的第一戰,便從我開始吧!”

龍蟒老祖說完,瞬間化作了千丈龍蟒,直接將八寶山都盤了起來,這使得許多勢力都遭了秧,怎麼說戰就戰,也不讓人做個什麼準備。

許多勢力的房子都被這龍蟒老祖的身軀給壓塌了,不過想來,今日便是最後的戰鬥了,也不在這兒租住下去,打就打吧,八寶山毀了也不關自己的事。

另外,這種高手之間的較量,對於他們來說是很划算的,對於自己的劍法領悟和境界突破都有着絕大好處。


夢星辰此刻身上有一層霧濛濛的白光,通過昨天的戰鬥,竟然被他赫然領悟出了星辰劍的第二式,星辰劍第一式乃是集結繁星之力,對抗敵人,而星辰劍第二式乃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力量,將最炙熱的力量去攻擊敵人的破綻,以做到星星火來燎原!

夢星辰的實力無疑已經恐怖到了一種極致,然而那個化作千丈巨蟒的龍蟒老祖也是豪氣沖天,張開巨口便咬向夢星辰。

一人一蛇飛天遁地,打到天上打到地下,夢星辰大呼爽快,老祖與老祖之間也並非實力相同,夢星辰可以一下將楚青和金生兩個老祖殺死,但卻被一個龍蟒老祖給壓着打,這些老祖的實力果然不可小覷。

“星辰二式!”夢星辰終於找到了一個破綻,那就是龍蟒老祖的眉心,龍蟒老祖看不出夢星辰這一劍有多玄奇,不偏不倚的頂撞了上來,想要用自己的不滅身軀將夢星辰頂飛,可是註定讓人失望了,龍蟒老祖與夢星辰手中的破敗劍之間的衝擊化作一股巨大的氣浪,那些凌空飛度的宗師統統站不穩身形,功力不濟的直接掉落到了地面。

還有許多人耳朵都開始被震得流血,就算表面上沒事的人也趕緊暴退,生怕被波及到,這可不是鬧着玩的。

只見這條龍蟒開始還沒事,緊接着面色驚駭,骨骼開始不斷扭曲,龍蟒老祖再也忍不住,痛苦的咆哮了一聲,氣浪再次震散開來。

就在此時,夢星辰只需將劍往前一送,這條龍蟒必死無疑,然而夢星辰卻將破敗劍收了回來。

那龍蟒的痛苦才消失,化作了那乾枯的龍蟒老祖,他的臉色仍然有些心有餘悸的害怕,畢竟這樣的威力沒有誰是能抵抗得了的。

龍蟒老祖也知道夢星辰手下留情,於是拱了拱手:“多謝小友!”

龍蟒老祖返回自己的勢力陣營之中,夢星辰一劍將龍蟒老祖打服,妖魔和人族這邊都沒有人願意再與他爭奪。

wWW▪тт kan▪C ○

夢星辰竟然表面上成爲了天下第一。爲什麼說是表面上成爲了天下第一,因爲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先不說各大勢力最強的老祖沒有來,單單論萬妖山中的妖皇,那仍然是一個動動手指就能捏死他的。

所以沾沾自喜這樣的事情對於夢星辰來說不會發生,他的出現只是爲了進一步完成無盡劍域的統一,因爲冥冥之中他感覺到了自己有種突破劍王的衝動。

想起昔日的那句話,劍王誕生,那麼無盡劍域就要回到八域的正常運行之中,對於現在的無盡劍域來說,不僅弱小,還在不斷內耗,所以必須一統,不然到得其他幾域來人,無盡劍域就像個菜板上的肉一般人家想怎麼切就怎麼切。

雖然整個八寶山的巔峯之戰到得後面似乎已經失去了那種感覺,但總體上來說,仍然堅定不移的在執行着,況且夢星辰不會讓八寶山巔峯之戰拖了談判的後腿。

如今,無盡劍域的絕大多數勢力都還在這兒,他們都是無盡最強的勢力,只要他們屈服,沒有誰不能屈服。

於是夢星辰說道:“按照之前的約定,八寶山之戰後嗎,便要進行妖魔與人族的談判,現在一切正常進行,不要忘記了這場戰鬥的初衷。”

“因爲前十隻剩下了五個人,那麼我便作爲中間人,我不會偏袒妖魔也不會偏袒人族,無盡劍域需要大家的聯合。”

“因爲不久之後,無盡劍域將會重回八域秩序之中!”

這句話宛如重磅**,所有勢力都驚訝了,開始忍不住的抽搐,無盡劍域重回八域之中,他們都是頂尖勢力,對於這類的事情自認知道那麼幾分。

多少萬年的安逸下來,沒有其他領域的競爭,無盡劍域的人們早已衰退了許多,當然天才和刻苦的人仍然有,但總體水平差了很多。

這些前來參加八寶山之戰的勢力之主們自然知道無盡劍域現在是幾斤幾兩,所以夢星辰的這句話,讓他們高度重視。

“摘星府主,不知你是如何知道的?”有人疑惑道,這也是絕大多數人此刻的疑問,你說迴歸就回歸,誰信啊。當然不敢直接衝撞夢星辰,所以詢問也很有禮貌,譬如不稱呼夢星辰的名字,直接稱呼爲摘星府主。

“至於我是如何得知的,大家就別猜了,反正是千真萬確的,你覺得我有必要說謊嗎?”夢星辰看了衆人一眼繼續說道,“總之,無盡劍域始終會回到八域的正常運行之中。”

“劍帥,這是福是禍?”這是王朝勢力,在宗門勢力中喜歡稱呼夢星辰爲摘星府主,在王朝勢力中稱呼星辰劍帥,已經是這些勢力潛移默化的規矩。

世人愚昧,明明已經知道答案的東西反而就是不願意去相信,夢星辰只好說道:“無盡劍域現在的最高等級不過是劍宗,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們,其他七域的天道可沒有限制,他們用微不足道的力氣便能突破到宗師、突破到王級,甚至一直到最後面的聖人境界,一直到飛昇都不是難事。”

“而我們無盡劍域幅員遼闊,資產豐富,然而我們卻只有宗師高手,到時候王級侵略者來了,我們還能抵抗一二,聖級高手來了,我們又能做些什麼呢?”

“所以,我們無盡劍域現在妖魔與人之間的戰鬥完全是無謂的,在他們眼中就像過家家一般!”

夢星辰的話並非是恐嚇衆人,而是睚眥提醒的,只要突破劍王,打破那天道屏障,無盡劍域就必定會回到那八域的正常運行之中,而無盡劍域衰弱,必定會被欺負。

夢星辰的話讓衆人紛紛震驚不已,有人問道:“那什麼時候無盡劍域迴歸八域?”


這也是衆人關心的一個問題,現在大家都是土霸王,雄踞一方,假如其他域的強者來了,他們只能當孫子。

夢星辰揣度着自己大概五十年內,必定會去衝擊劍王的層次,然而魔盒外的世界時間只會過去一年左右,所以夢星辰說到:“一年內,必定會八域重逢。”

夢星辰之所以要提前進入劍王,一來是用這件事讓無盡劍域完全融合,二來是因爲自己不得全力突破,給無盡劍域一年的時間準備,已經算是很長的一段時間了。

於是各個勢力再也不敢耽擱,紛紛傳書回自己的勢力總部,八寶山發生的一切信息都在擴散着。

這些勢力的大佬趕緊在三天內就斟酌着將議會徹底建立起來,大聯合是可以的,但是仍然有許多具體事項必須得規劃清楚,否則之後會有更多矛盾的隱患。

一個巨大的議會建築就在八寶山崛起,琳琅殿的財力物力使得這個議會高大無比,裏面可以容納整整一萬人的討論。

夢星辰因爲成爲八寶山第一,所以推舉他爲這次議會的總指揮,按照之前的實力排名,從前往後,依次排排坐。這是最新商定的會議流程。

夢星辰不熟悉那些什麼利益的爭奪,他們摘星府有自己的容身之處,也有豐富的資源收入,看着妖魔和人爲了一處礦產都爭得面紅耳赤,才知道資源這些東西是有多麼寶貴。

夢星辰只是在那種十分明顯不公而又談不攏的時候,用自己的最高指揮權扶持一把,否則會形成惡性循環,永遠都談不攏。

終於,最令人頭痛的一個月過去了,夢星辰發誓這種勾心鬥角的確不適合他,其實這是談判的基礎,每個勢力都在妥協中獲得最大的利益。

這次議會,最終商定了人族與妖魔族的和平共處協議,以及一些地域礦產的劃分歸屬。當然,妖魔可以在人族居住發展,並獲得了一些礦脈資源,但在他們的領地也需要付出一些特有的礦產資源,畢竟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整個事情發展得很快,那是因爲有夢星辰的督促,所以一個月便將整個無盡劍域劃分了個乾乾淨淨,很快到來的好處大家或許還不知道,但過不了幾天,當這些協議正常運作時,巨大的好處將會讓他們幸福地頭暈。

畢竟只有真正的開放和接納,纔會促進各個地方的絕對提升。一些本來有着矛盾的勢力,譬如國家與國家,宗門與宗門,也附屬簽訂了一些合作發展的條例,在無盡劍域迴歸八域的壓力下,人們不得不努力去爭取,將一切雜念都摒除在外。

在談判的最後一天,夢星辰忍無可忍的消失了,在這兒坐着看這些人談判實在是太煎熬了。反正在這最後一天都已經談判完成,所以夢星辰直接就消失了,帶着摘星府衆人又一次消失在了衆人眼中,根本不知他們去了哪兒,彷彿從未出現過一般。

這次總盟約被稱爲星辰盟約,乃是無盡劍域歷史上的第一大步。

本來有些沒能來參加這次條約制定的勢力還十分不屑,用那最傳統的思想認爲與妖魔爲伍就是在作踐自己,可是當盟約執行後,各種好處使得宗門和國家實力狂升,那些沒能參加的勢力嫉妒得要死,紛紛想要加入這個盟約,然而有那麼簡單?雲霞劍宗和大治王朝因爲老祖被殺,當時就直接回來搬救兵,不敢待下去,生怕夢星辰殺了他們。然而卻沒想到,讓他們錯過了這個最好的時機,看到整個無盡劍域都在飛速發展,使得這兩個狼狽爲奸的勢力更加憎惡起夢星辰起來。

外面的時間在一點一點的流逝,而魔盒中的時間正在飛速流逝着。

夢星辰除了閉關,就是去調戲自己的幾個媳婦兒,然而這麼多年來,一個都碰不到哇。

藍晶晶是這麼說的:“等你突破劍王,大婚之後再那啥那啥。”

夢星辰**着臉:“哪啥啊?”結果直接被藍晶晶一覺給踹了出來。

夢星辰訕笑着又去找藍曾在:“好老婆,孩子都生了,我飢渴!”夢星辰算上魔盒中的時間的話,他已經是個好幾百歲的老傢伙了。

藍曾在捂嘴偷笑:“那個啥,不行哇,今天不方便。”

夢星辰又被一覺踹出來,大怒道:“你天天大姨媽都來啊!”

隨後,氣急敗壞的夢星辰又去找易凝,最聽話最乖乖的易凝了,於是來到易凝的房間外,夢星辰敲了敲門:“好媳婦兒,相公來了哈……”

然而易凝根本就不開門,據說是去閉關去了…… 夢星辰想了想,算了,你們都去閉關,那我也去閉關好了。

於是又一次興起了練功熱,許多第三代第四代甚至第五代摘星府弟子都開始嶄露頭角,摘星府如今已經不再是那個劍盟的運營體制,而是一種宗門的運作體制。

除了摘星府總體九山以外,外面更是綿延了數千裏的土地,這都是後來加入進來的,因爲人口的增長完全不是一加一等於二的概念,到得後面完全呈幾何數字增長。

索性魔盒似乎無邊無際一般,後來夢星辰有種感覺,這魔盒只是一個傳送道具,能把無盡劍域的人傳送到宇宙的某一處時間流逝十分快的空間,只要能量足夠,便會一直維持很快的速度流逝。

畢竟是在劍宗頂峯參悟大道的人,懂得也多了一些。


其實夢星辰現在有個顧慮,那就是摘星府一輩子就在這祥和的魔盒之中度過嗎?

最後夢星辰決定,所有到了劍師的人,統統到無盡劍域中去,仗劍紅塵,這纔是煉心的最好去處,讓他們見見人間冷暖。

魔盒中過了二十年,總人口到達了五百萬,在無盡劍域中歷練的達到了一百萬。

無盡劍域也很納悶,怎麼出現了這麼一大批不韻世事卻實力高超的劍客?而且特別喜歡打抱不平,讓一些喜歡欺負人的劍客十分不爽。

曾經傳聞有個宗師劍客打了這麼一位無名劍客,結果那名無名劍客呼朋喚友,瞬間來了數十個無名宗師,狠狠的將那個宗師給打殘了。

於是現在的無盡劍域流傳着,碰到一個有名的劍客你不要怕,碰到那些沒有名字的劍客你得躲遠點。於是一些菜鳥劍客也故意不說名字,無盡劍域的風俗習慣完全被摘星府左右。

夢星辰終於窺破了天道,爲什麼天道不允許他們突破劍王,原來是因爲天道之中多了把枷鎖,那就是境界的枷鎖,讓人們無法領悟到宗師之上的道。

而要突破劍王就必須打破這道枷鎖,讓王者及以上的天道之力傾瀉下來,領悟了這些天道才能突破劍王。

所以夢星辰經常有所收穫時,就回到無盡劍域中,一個人盤坐高山,意識穿破層層阻礙前去撕扯那道枷鎖,又有時,夢星辰拿着劍對着天空一陣猛砍,要去劈砍那道虛幻縹緲的束縛,然而天道這種東西,真是他碰不見的。

又過了二十年,夢星辰發現用如果同時調用八元之力的話,可以接觸到那虛無縹緲的天道枷鎖,然而這樣又力量又太過於弱了,於是再請教之後,夢星辰決定將八域之力融合,這是個開創性的進展。

最後的十年,夢星辰九死一生,在睚眥和鋼豆的合力幫助下,總算將那八元力徹底融合在了一起,然而夢星辰仍然覺得差了一絲什麼,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鋼豆提醒道:“劍王是一個擁有心態完善的境界,可以說人都已經融入了大道,所以你還有沒有什麼遺憾事必須要完成的?”

說帶此時,夢星辰臉上的殺氣騰騰而出,彷彿滾滾的浪濤一般。

夢星辰說道:“原來是這樣,本想突破劍王后去報仇有把握一些,既然如此,那便去拼上一拼吧!”

夢星辰召集了摘星府的所有元老高層,若非駐顏丹,恐怕自己的兄弟和老婆們都已經是幾百歲的老頭老太了,果然長生藥域的人有錢,這些丹藥太過於稀少,也太過於優秀了。

夢星辰看着諸位兄弟們,雖然他們都還如以前一般年輕,但每個人都有着幾百歲的心境,這種感覺讓衆人的感情都更加深厚起來,即使每個人都在閉關尋求突破,他們都在劍宗巔峯與劍王的門檻上,然而終究無法寸進。

多少萬年來,無盡劍域的人都敗在了這道門檻上,跨不過去就只有等死,或者如那些老祖一般苟延殘喘的衰朽。

然而夢星辰卻告訴他們:“無盡劍域的天道束縛將會很快打破,到時候突破劍王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每個人都十分相信夢星辰,因爲夢星辰從來不說大話,所以大家倒也不那麼着急了。

而夢星辰的兒子,夢藍也是一天愁眉苦臉,自己也都幾百歲的人了,然而老爹不結婚就不允許咱不結婚,好蛋疼啊。

夢藍與王宣的女兒打得火熱,雖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摘星府主不發話,又有誰敢允諾?

可就在這時,夢星辰的三個老婆出來了,我們兒子要結婚,那必定要結,還想早點抱孫子呢!

於是蛋疼的一幕出現了,夢星辰一次出關之後,發現自己孫子都有了,還伸着手向自己要糖。

那種感覺,被自己兒子反超了一步!

雖然悲哀,但也無可奈何。幾位佳人雖然早就是夢星辰的人了,但一直沒有同房,是爲了鼓勵夢星辰突破劍王,夢星辰也知道他們的心意,所以着急之後也只是唏噓不已。

有的時候不服不行啊,夢藍又給自己添了個孫女,隨後開枝散葉……

好吧,回到現在要談的事情上,幾人落座後,夢星辰說道:“摘星府又消沉了五十年,而外面已經過了一年,如今我們摘星府羽翼豐滿,是要以一個震驚全世界的姿態出場了!”

李旋風興奮道:“要對雲霞劍宗和大治王朝出手了?哎喲我草,等了一兩百年,總算要等到了,哇哈哈。”

夢星辰點了點頭說道:“正是商談此事。”

“有什麼好商談的,我們摘星府把人拖過去,一人一個就能全滅掉他們。”李旋風嘿嘿笑了起來。

夢星辰卻搖了搖頭說道:“就是怕你們這麼想。”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