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他和林天商量的是拿出一些靈氣石交換,但林凡知道若是拿出靈氣石恐怕無法得到啼血冰蓮,所以他決定好好算計一下藥王谷,拿出一個讓他們既想要又不敢要的東西。

只是林凡完全沒有想到這些門派的反應這麼大,這樣他頗為意外。

「林凡小友,可否讓我檢查一下,我對這些東西還是頗有研究的」,器閣的火長老嚴肅的說道。

林凡自然同意,這麼多人看著,器閣也不敢直接搶。

火長老接過翎羽,只見他指尖竄起一簇赤紅色火焰,一下子將翎羽點燃。

火焰升騰,但翎羽卻絲毫不受影響,反而將大量的火焰吸收掉。

見到這一幕,所有人已經明了,這絕對是朱雀的翎羽無疑。

「林凡小友」,火長老笑眯眯道:「想必你要那啼血冰蓮也是為了救人,我器閣有九陽靈芝,也是療傷救命的靈藥,若是小友願意,我器閣願意出十株千年的九陽靈芝換取這根翎羽!」

「火老頭,你趕快把那翎羽還給林凡小友」,葯博不願意了,急忙說道:「林凡小友,那九陽靈芝跟啼血冰蓮差得遠呢!不如小友先將翎羽收起,咱們私下再議!」

「哼哼,私下?剛才還想著明著來呢,怎麼現在就變了?」


二郡王他們早就看出葯博的心思,直接說道:「林凡小友,這根翎羽關係重大,我看你還是留著吧!至於那個啼血冰蓮,我皇室還是有少量的儲存,我直接送給小友即可!」

話說到這份上,各方都是一怔,都不知道這二郡王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火長老心中那個不甘啊,他們千方百計的尋找四聖獸的東西,如今這無比珍貴的朱雀本命翎羽就在他的手上,可卻無法得到,只能還給林凡。

「林凡小友,我看你還是自己留著吧!這東西珍貴無比,遠不是那啼血冰蓮可以比擬的!」

青雲山三長老林志也發話了,顯然此時各方勢力都不願意讓任何人得到。

此時輪到林凡頭大了,他可不傻。

若是沒有拿出翎羽倒也罷了,可此時已經拿了出來,若是還不趕快將這個燙手的山芋拋出去,那他以後的日子就不好過了。

林天和熊震天更是了解其中的深意,他們與林凡低聲說了幾句,而後林天說道:「先前既然已經提出和藥王谷交易,那這根翎羽自然要給藥王谷,但是我們要換取九株啼血冰蓮!」

「九株?」

觀眾們都倒吸涼氣,感覺有些獅子大開口,但各方勢力卻都在皺眉。


「林天道友?此話當真?」葯博急忙問道,九株啼血冰蓮雖然價值昂貴,但對於藥王谷來說,這根翎羽的價值卻更大。

「當真,不過我要現在就拿到!」林天強硬道。

「好,林天道友,你且等半個時辰,半個時辰后必定將冰蓮送到!」葯博說道,對著身後的老嫗使了一個眼色,老嫗急忙騰空離去。

見此情形,器閣這些勢力也是暗中派人回去,瞬間,場面緊張起來!

林凡知道,半個時辰后,這裡將精彩萬分! 隨著各方勢力都派人離去,場面變得異常緊張起來。

「林凡小友,不知能否告知這根翎羽的來歷啊?」器閣火長老問道。

所有人都盯著林凡,盼著他說點什麼。

「實不相瞞,這翎羽也是我在後山得到的」,林凡沒有隱瞞,事實上也沒必要隱瞞。

「後山?」

各大勢力都面色凝重,這個回答似乎出乎他們的意外。

林凡不再多言,盤膝而坐恢復著精氣,而熊震天和林天則守在他身邊。

半個時辰很快過去,等林凡蘇醒之時,所有的人盯著他看。

此時,藥王谷的老嫗就已經回來,不僅如此,器閣的閣主曾星河,青雲山的掌教王元,陣門的門主明玄都來到了,所有人都在等著林凡蘇醒。

林凡起身,走向藥王谷方向。

此時,在葯博的身後,九團冰藍色的氣流懸浮著,而在那氣流中,一株玲瓏剔透的冰蓮上下沉浮,一股股冰冷的氣息緩緩散發,令整片戰地的溫度驟降。

「這就是啼血冰蓮」,葯博見林凡走來,笑著說道:「啼血冰蓮乃是我藥王谷老祖傳下的靈藥,它們每百年才綻放九朵,珍貴無比。」

「冰蓮性寒,自採摘后便處在休眠狀態,使用前需使用男子精純精血澆灌才能喚醒」,葯博繼續說道:「至於功效想必林凡小友也很清楚,我也不再多言。

但要注意,冰蓮是有靈性的,且保存需要大量天地靈氣,所以儲物空間無法容納,只得用玉匣封住,並要時常向玉匣中投放靈氣石。」

林凡點頭,然後將朱雀翎羽拿出,便欲交給葯博。

「等一下」,就在這時,一道嚴肅的聲音傳來,令林凡停下了動作。

空中,兩名男子緩緩落下,飽含殺氣的眼睛怒視著林凡。

見到這兩個人,特別是那名消瘦的男子,林凡心中就是一肚子的火,這二人不是別人,正是先前大鬧易天閣的兩頭妖獸。

「果然是被你得到了」,那瘦削的男子怒聲道:「小鬼,交出來吧,我饒你一命!」

他很猖狂,完全沒有把林天和熊震天放在眼裡。

「你個雞*巴鳥,上次被老子打的落荒而逃,今日竟敢來此放臭屁,信不信老子把你那撮鳥毛拔乾淨」,熊震天怒聲道,不給男子留臉面。

「哼哼!龍熊你也別放肆,敢不敢和我比試一場?」

另一名強壯的男子冷聲說道:「都說蠻古龍熊是土屬性妖獸的霸族,今日我遠古龍猿到時要討教討教!」

「奉陪!」熊震天雙翼展開,便欲上天和男子戰鬥,卻被林天攔住。

「兩位是要主動挑起事端嗎?」林天厲聲說道:「這裡是人族的底盤,你們兩頭妖獸竟敢如此霸道,是想隕落在這裡嗎?」

「沒錯,這是人族的底盤,豈容你們前來撒野!」葯博附和道,此時他急於得到翎羽,自然幫林天說話。


「哼,強者為大!」瘦削男子冷哼,與強壯男子一同出手,快速沖向林凡。

林天和熊震天瞬間攔住二人,升空與二人戰鬥起來。

「玄陰玄陽,保護林凡」,熊震天在空中怒吼,瞬間,一黑一白兩道人影來到林凡身邊,護住了他。這二人林凡認識,他們是聚賢閣的夥計,曾經保護過林凡一次。

大戰在空中爆發,雙方的實力相近,戰鬥一直在膠著。

而其他勢力似乎並未有什麼反應,全都作壁上觀。

「林凡小友,你我儘快交易,結束了這場爭鬥」,葯博急忙神識傳音給林凡。

林凡一怔,沒想到藥王谷竟然甘願冒如此大的風險,此時若是藥王谷拿到朱雀翎羽,無疑與將禍水引入自家,這對藥王谷來說可不是什麼明智之舉。

葯博也知道其中的弊端,但他管不了那麼多了。

無論是器閣還是青雲山,他們都在收集四大聖獸的遺物,且已經收穫頗豐,而唯獨他們藥王谷到如今仍收穫甚微,這對於他們在日後的秘藏中非常不利。但如果今日他們能夠拿到這根本命翎羽,那落後的情境一下子便被逆轉。

「好」,林凡答應了,他將翎羽拿出,便欲交給葯博。

就在這時,一股強烈的氣流從遠方襲來,一下便將林凡禁錮住。緊接著,一股無形的力道將林凡身旁的兩名男子擊飛。

林凡心知不妙,瞬間開啟「破封」狀態,渾身的陽氣四溢,猛的掙開禁錮。

但是還是晚了,只見一道極快的黑色身影掠過,一瞬間便將翎羽搶走。

「休走」,葯博怒了,怎麼能輕易放過這到嘴的鴨子,他手心騰起兩團霧氣,化作一雙大手一把將那黑衣人抓住。

林凡也是出手了,他猛的沖入雲霧中。

在霧氣的遮蔽下,林凡動用了小樹。在林凡看來,任他多強,也擺脫不了小樹的禁錮。

果然,黑衣人不斷掙扎,卻始終傷到小樹分毫。

林凡眼疾手快,古劍在手,一瞬間便將黑衣人的手臂斬斷,奪回了翎羽。而後右手猛擊自己的胸口,收起小樹,口吐鮮血倒飛出雲霧外。

「葯前輩,接著!」林凡將翎羽猛的拋向葯博,同時向著葯博奔去。

葯博震驚,他沒想到林凡竟然能夠將翎羽奪回,不過瞬間他又大喜,急忙接過翎羽,而後一揮手,將九株啼血冰蓮推向林凡,而自身則化作一道流光飛離這裡。

見到翎羽被葯博得到,所有人都坐不住了。

空中,曾星河,王元以及兩個與林天戰鬥的男子急忙向著葯博追去。


熊震天和林天急忙來到林凡身旁,護住他。

林凡左手一揮,立即將九株冰蓮收入手鐲空間中。

「走!」林天說道,抓住林凡的手臂,化作一道流光離去,而熊震天則向著葯博追去。 晴空萬里。

突然,一道流光極速閃過,向著東北方向飛去。

緊隨其後,兩頭恐怖的妖獸咆哮而至,向著東北方追去。

「葯博道友,這翎羽事關重大,不如停下來我們共同商量如何?」

這時器閣閣主曾星河的聲音響起。

「對啊,這根翎羽可能開啟那第三重秘境,葯博道友還是停下來與我們商議為好,到時候若是引起轟動,恐怕藥王谷將面臨滅頂之災!」二郡王說道。

「哼,各位道友,這根翎羽可是我藥王谷用大代價換來的,難道就憑你們幾句說辭,就拿出與你們共享?」葯博冷聲道,但速度卻是更快了。

「葯博道友,你且慢下來,我器閣願意用九陽靈芝作為補償」,火長老說道。

「我青雲山也願意用金精果作為補償,還請道友停下!」

這時,不和諧的聲音傳來。

「補償?拿回我的東西還要補償?」火紅巨鳥長鳴,雙翼猛震,瞬間在空中掀起一片火海。


葯博不與他爭鬥,只見他雙手合十,周身一團團白色氣霧環繞。

「雲霧道義,隱雲錮」,葯博輕聲道,整個身形化作青煙。

頃刻間,天地間升騰起雲霧,幾個呼吸間便一片茫茫。

「混賬」,巨鳥發怒,瞬間將火海的範圍擴大來驅散霧氣,然而霧氣茫茫,不是一兩點火焰能夠消除的。

「葯博天生具備雲霧道義,如今他既已經動用,我們是根本無法尋到他的蹤跡,我看還是改日再商討吧!畢竟離秘藏開啟的時間還早,不急於一時!」

青雲山三長老林志說道,而後向著火長老幾人示意,快速離開。

「各位道友,我也走了」,火長老道,化作一道火焰消失。

其他幾人紛紛離去,場中只剩下兩頭妖獸。

「大哥,咱們怎麼辦?」巨猿問道。

「藥王谷外陣法重重,若是貿然攻去定不會有好結果,看來我們要靜等機會了」,巨鳥怒聲說道:「都是那個叫做林凡的小鬼壞了我們的大計,當日若是得到那枚炎靈果,我的血脈將得到更進一步的進化,此時也不會受那龍熊的氣!」

「大哥,那枚炎靈果如今在那裡?」

「被那個林凡給吃了」,巨鳥憤怒道:「不過也正因為被他吃了,咱們才有機會!」

「咦?為何?」巨猿不解地問道。

「今日我見那林凡體內火氣甚旺,雖然他修鍊陽屬性功法,但他的陽氣火焰的溫度卻要遠遠一般的陽氣,這說明他已經將炎靈果吞食了」,巨鳥陰笑道:「炎靈果並未普通的火精果,它是由朱雀的精血凝聚天地靈氣產生的,若是將此果吞食,便有機會獲得朱雀真火。如今林凡吞食了炎靈果,原本以他人類的血脈是無法承受炎靈果的力量的,但如今他卻無事,說明那炎靈果中誕生了具有靈智的朱雀真火,而這真火正不斷地侵蝕著林凡的身體,將他作為鼎爐,壯大自身!」

說到這,巨猿已經明白了。

「到時候等真火將林凡徹底吞噬后,我便可以得到那朱雀真火,到時候我就可以徹底進化成朱雀!並進入第三重秘境!哈哈哈哈!」

伴隨著笑聲,兩頭妖獸快速消失在天際。

遠處一座小山頭,一團白霧升起,漸漸化作葯博。

「朱雀真火!有意思!」

緊接著,葯博再次化作煙霧消失。

聚賢閣,一間密室中。

此時林凡正赤#裸的躺在冰水中,一團團硃紅色的火焰在林凡的體表升起,與冰塊升騰起濃濃的白霧。

「小凡,你怎麼會擁有這種火焰?」一旁的林天神色焦急,不停的將冰塊加入水中。

「我也不知道啊,這難道不是陽氣火焰嗎?」林凡緩緩說道,此時他痛苦萬分,他體內的陰陽平衡再次被打亂。

「陽火多為金色或白色,怎麼會是紅色呢?這分明就是朱雀真火」,熊震天說道:「小凡,你是不是吃過朱雀的炎靈果?」

「什麼炎靈果,我……我沒聽過啊」,林凡大口喘著粗氣,說道:「我只吃過……吃過一枚火精果!」

「火精果,從哪得到的啊?」熊震天焦急地問道。

「就是上次……上次的冥靈古樹那裡得到的」,林凡虛弱道。

熊震天一聽,臉都綠了,大罵道:「火精果怎麼會生長在森林中?!那絕對是炎靈果無疑!」

「別說這些了,現在可怎麼辦啊?」林天有些著急,他不是妖獸,對著朱雀真火不了解,束手無策。

熊震天也是陰著臉,說道:「如今這火焰已經融進林凡的血肉中,想抽出來是不可能了。如今我們能做的就是暫時壓制住它,減少他對小凡的傷害!日後等小凡步足涅槃之境,徹底煉化火焰,到時候此火定能成為他的一大助力!」

林天點頭,而後與熊震天在空中夠勒陣紋,打算鎮壓朱雀真火。

而就在這時,那朱雀真火似乎察覺到威脅,竟一股腦的全部外涌。

一瞬間,林凡周身赤色火焰滔天,一下子將整個密室都燒毀。

火海四溢,向著周圍的建築涌去,而在那火海正上方,一隻巨大的火焰朱雀盤旋空中,一雙發光的雙眼怒視著林天和熊震天。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