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面對候選者,這樣手持黃金郵票的對手,至少也能做到以一抵三,從容不迫的狀態。

相比之下,趙客有什麼,雖然他的背後有紅婆婆的支持。

可這次規則里,已經提及,候選者嚴謹接受其他勢力的資源。

趙客又有怎樣的資本,能給與大覺惡念對抗。

正是這樣的原因,在考慮了各方面的因素后,楊萬財最終定製下的賠率。

哪怕楊萬財內心很緊張趙客的存亡。

但公私分明,是他堅守的底線。

「婆婆,你的眼光不錯,這小子夠膽,那是頂尖高僧的惡念。

積累了這位高僧之前身上的萬千因果。

實力至少在偽黃金左右,就憑他一人,就有這樣的勇氣,勇氣可嘉。」

說話的人是恆者,一成不變的大嗓門,聲音有如亘古洪鐘一般。

聲音穿出,故意令外界人聽到。

「偽黃金的實力?」眾人聽得仔細。

黃金郵差,對他們來說那就是高高在上的主宰者。

是所有郵差的王。

即便是一個偽黃金,但那也是不可思議的存在。

一個人蔘郵差,又能有怎樣翻天的本領?

一時消息穿出,所有人瘋狂向大覺惡念下注。

「該死,提高籌碼,減低賠率。」楊萬財察覺不妙,迅速重新修改賭注。

籌碼被提高到了100點郵分一注的價格上,而賠率則被降低到了最低的一比二。

想要用超高的籌碼,來阻擋下大部分。

然而楊萬財還是小看了這些已經紅眼的賭徒們。

「集資!我這邊相差40點郵分!」

「這邊就差20點郵分了,簽訂條約,馬上買下注,快快快,時間不等人!」

沒有人能夠阻止郵差的想象力。

就在當下,新一輪的集資賭博合伙人誕生了。

而且正在以幾何倍增的方式,快速向著其他資金不夠的賭徒發展。

最誇張的是,連一人1點郵分的百人團都出現了。

令那些只是為了圖個樂子的人,也有機會紛紛下注。

一時楊萬財身後,十八個帳房先生,瘋狂敲打著手上的工具,

鍵盤聲,算珠聲,計算機僵硬的合成音,甚至是草紙上,錢幣飛速消磨的划動聲。

一系列的數據,正在瘋狂的被計算出來。

「會長,太多了,這樣下去,咱們會賠錢的。」

數量太龐大了,集資投注無疑給那些想要賭,卻沒有足夠郵分的郵差們看到了新的希望。

手上有多少賭多少。

贏了反正都是翻倍的賺回來,說句不吉利的,即便是輸了,大家也是一條船上的螞蚱,淹死的不止自己一個。

就是這樣的心理,令許多賭徒的心態徹底放飛起來。

完全是不計代價的瘋狂投注。

看了一眼手上的剛剛刷新的數字,楊萬財額頭上直冒冷汗。

大意了!

楊萬財做夢都想不到,自己苦心經營的賭博熱潮,僅僅只是因為,恆者的一句話,變成了難以下咽的毒藥。

顯然,絕不能夠小看任何一位,黃金郵差。

他們太精明了,此時自己玩弄的手段,在他們眼中早已經成為過去的一樁笑談。

甚至一眼洞穿自己的弱點、

連動手都不需要,只是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就讓自己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一旁下屬見楊萬財額頭上冷汗如雨,不由開口道:「要不然,我們把一注的門檻提升到300!」

話音落下,就見楊萬財用看SB的眼神凝視著他。

「你是不是豬腦子?你提高門框一點用都沒有,只會壯大他們的集資團隊,反而我們賠錢賠的會更多,蠢貨!」

楊萬財的心裡已經開始打起了退堂鼓。

心中無比懊惱,自己居然會點頭批准了這場賭博。

一旦趙客失敗,怕是這次他們辛苦賺來的錢,都要吐出去。

如果這樣的話會,紅婆婆給他定下的三千萬郵分的任務,就無法達成。

到那個時候,他的人頭能否還在自己的脖子上,楊萬財自己都不敢保證。

唯一能夠保證的一點,就是在紅婆婆動手前,先一槍打爆自己的腦袋。

這樣至少他能夠死個痛快,而不是如上任的商會會長一樣,腦袋被放在那個水晶盒子里,痛不欲生。

「加註!」

想到此,楊萬財的眼神中不禁閃爍出瘋狂的光芒。

不瘋魔,不成活。

「給我加註!」

楊萬財臉色猙獰的回頭向已經嚇傻的下屬道:「加,老子和他們賭。」

隨著楊萬財的話音落下時。

鬼市賭局出現了新的變化。

趙客的賠率升高。

之前只是一比三,而現在卻是在短短扎眼間,達到了一比六十的恐怖賠率。

也就是說,只要投入一點郵分,很可能獲得的就是六十倍的報酬。

相比之前的仇百凌的十倍來說,這樣的賠率已經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嘶,六十倍啊!」

看著這個數字,有人心動了。

只是卻聽一旁有人冷笑道:「六十倍又怎麼樣,明知道不可能勝,就算是一百倍,也不過是打水漂,老子寧願只賺一倍的郵分,也不去把郵分扔進去打水漂。」

聽周圍人說的話,方才還心動的幾人,一時糾結了起來。

最終咬咬牙,還是將手上僅剩下不多的郵分,選擇集資押注在了大覺惡念的身上。

唯有少數的人,將手上殘留不多的郵分,押在了趙客的身上。

哪怕明知道是輸定了,心裡多少總會有些幻想,畢竟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會長,您這是真的要賭么?」

看著楊萬財寫下的賭契,一時幾個商會下屬面面相視。

號稱財神的楊萬財究竟有多少產業?

這一直是一個謎團。

而今這個謎團解開了,簡直令人倒吸一口冷氣。

除了他起家的製藥房,還有鬼市十八家商鋪,六十餘家店面的股份。

甚至不客氣的說,整個鬼市,除了紅煙館之外,其他商鋪居然或多或少的,每個月都會源源不斷的向著楊萬財輸送財富。

這些產業無法變現,可卻是實實在在下金蛋的金雞。

楊萬財更是把這些金雞變成了一座龐大的養殖場,價值難以估量的龐大。

這還不算其他的家底,亂七八糟的東西,被楊萬財直接以十萬郵分的價格給打包一併押注在了趙客的身上。

楊萬財這是把自己全身的家底都押在了趙客的身上。

一旦輸了,那麼財神之名,就此只怕要改成乞丐。

但楊萬財不在乎,他知道如果自己輸了,這些財富依舊和自己沒有任何關係。

與其如此,還不如賭上一把。

也算是自己賭個痛快。

想到此,楊萬財不禁深吸口氣。

他了解趙客。

哪怕相處的時間並不長,楊萬財卻是深知,這個傢伙的性格,沒有把握的事情,他絕對不會去輕易嘗試。

只是畢竟恆者親口確認,那個大覺和尚的惡念,也是在偽黃金的層次上。

趙客想要贏,實在太難了。

想到此,楊萬財不禁雙眼抬頭看著頭頂天空上的直播畫面,心中默念道:「兄弟,你要是死了話,我這也算是和你陪葬了,能不能活,就看你的了!」 道講今生無悔,佛言三世輪迴。

大覺和尚當年年紀僅僅只有十歲。

就敢和丘祖辯論,足見梟雄之本。

但世人對大覺和尚的印象,卻並不深。

只是知曉為當世佛門之高僧。

而且這些信息還是在大覺和尚坐化之後。

屍骨生出舍利子,才得以名聲大噪。

故而世人並不知道,大覺和尚在佛法造詣上究竟達到了什麼程度。

然而眼下這個青年和尚只是大覺和尚斬下自身惡念。

實力就已經達到了偽黃金的水準,可想而知大覺和尚的自身實力,只怕已經可能觸及到了黃金郵差的領域上。

「大覺,你總說過去魔、現在人、未來佛,既你人已坐化,那麼我這個魔就該取而代之。」

大覺惡念心中長嘯,得知自己的本體居然已經坐化的消息,他內心深處被鎮壓的念頭開始瘋狂滋生起來。

頭上居然生出濃密的黑髮,轉眼間就見黑髮披散,垂落到腰際,眼中充滿了野性的光輝。

腳下黑蓮托起,有一種捨我其誰、惟我獨尊的氣概,霸氣十足,睥睨八方!

雙手捏出法印,魔性沖霄。

「萬化爐!」

血光涌動,一時將夜空化作一片血色。

眼下天地為熔爐,萬物化盡,皆歸己用。

他要將眼前這個小子化去,提煉出他身上的修行之法。

開靈寶剎內。

如此驚天動地之向,自然已是瞞不住了。

天穹崩碎,魔煙似海。

只見後山周圍的紫竹發出錚錚之音,紫竹上居然湧出淡淡的佛光,將肆意瀰漫的魔氣鎮壓下去。

「兩位師伯,這難道是……」

無相禪師驚覺外面的動靜,連腳上的鞋子都來不及穿,便是從禪房中狂奔出來,衝到院中一瞧。

清正,清遁兩位長老,已經站在院中,臉色沉寂如水的看著後山衝天魔煙,不禁面色負責。

「阿彌陀佛,該來的還是躲不掉,只是三戒不在,我等盡量拖延吧。」

清正面色悲苦,以往有三戒在這裡,自可高枕無憂。

可今日三戒正巧不在,他們此時只能盡量拖延,如果能夠拖延到三戒歸來,自然是最好不過。

若是不能,那就只能看天命了。

「寺中弟子隨我來!」

清正說著話的功夫,就帶著無相禪師等人,迅速走到開靈寶剎的竹林外。

只見一眾僧眾隨著清正、清遁兩人盤膝而坐。

雙手合十默念金剛法咒。

伴隨著佛經中祥和而純凈的念力繚繞,眼前的紫竹上,一層又一層銀輝蒸騰,更有淡金色光華流淌。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