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鏡月心中忍不住擔心到極點,她很清楚,這三頭魔狼的妖軀到底有多麼強大,被魔化后的身軀,如同神鐵一般堅不可摧。

「砰」

但就在下一刻,當林寒一拳轟到那魔狼妖軀上的瞬間,兩者相碰,卻是發出金屬交戈般的轟鳴聲。

虛空都是在顫動。

一擊之間,竟然不分上下。

「怎麼可能……」

南宮鏡月趴伏在林寒背後,靜距離感受到了林寒肉身的恐怖,一雙美眸滿是震動之色。

她身為海神宮高高在上的聖女,什麼樣的絕世天驕、蓋世妖孽沒見過?

但今日,南宮鏡月卻是徹底被林寒震驚,甚至是震撼。

因為,林寒身上發生的一切,完全超過了南宮鏡月的想象。

一位不過化龍境一重天的人類武者,竟然單憑肉身之力,和一頭被魔化過的九重天妖族魔狼相撞而不分上下。

這,簡直是不可思議。

不過,讓南宮鏡月更加震撼的還在後面。

「轟!」

一股恐怖的力量,仿若瀚海般,在林寒體內復甦。

那種氣息,讓身為海神宮聖女的南宮鏡月,都是感受到了一種心悸。

而且,除了心悸,不知為何,南宮鏡月竟然從林寒身上,感受到了一種無比渴望的感覺。

這種感覺,像是低等種族,渴望和更高貴種族生靈交合的天性。

南宮鏡月雪白的脖頸微微泛紅。

她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突然間對林寒有著如此強烈的交合渴望。

南宮鏡月自然不知道,此時林寒就要激發龍帝戰體,體內的龍帝本源力量在洶湧。

對於龍族中種族比較低等的海龍種族,自然有著強烈的吸引力。

要知道,天下龍族中,擁有龍帝之血的存在,天生就是龍族中的帝王。

三千年前的太古龍帝,就是一條從混沌中孕育出來的五爪黃金龍皇。

只是,太古龍帝不滿足於自己的成就,他褪去黃金龍軀,創造太古龍帝訣,以人類之身,激發無限潛力,終於觸碰到了傳說中遙不可及的神明之境。

天下萬靈中,人類之軀,潛力是無窮的。

而這,也是為何諸多妖獸化形之中變成人類,甚至是自願褪去妖軀,成為人類的原因。

縱然諸多生靈的本軀有著可怕的優勢,或是靈魂十分強大,或是肉身無雙。

但終究,沒有哪一族的生靈,在修行之路上,有人類走得遠。

因此,三千年後,林寒得到了太古龍帝訣,可謂是佔盡了天時地利人和。

太古龍帝當年,創造出獨一無二的太古龍帝訣,他雖然最後褪去龍軀,但終究是不完整的人類之軀。

而三千年後,林寒得到了太古龍帝訣,他本就是潛力無限的人類之軀,更是擁有著龍帝本源輔助修行,簡直是完美到極點。

不僅彌補了太古龍帝當年的遺憾,更是能夠通過這套功法,日後能夠爆發出超越太古龍帝當年的潛力。

而這,或許也是太古龍帝穿梭三千年後,沒有選擇龍族之輩作為自己的傳承者,而是選擇了林寒這個人類少年。

只不過,為何太古龍帝當年看上了自己這個平庸的少年,而不是其他一些人類中的年輕天驕。

這個問題,林寒一直不太清楚。

一直以來,林寒都是認為自己走運。

但現在隨著武道眼界越來越高,林寒知道,太古龍帝絕對不是匆忙中隨便選擇了自己,太古龍帝當年肯定有能力選擇一個最好的。

但太古龍帝,最終卻是選擇了當年平庸的自己。

這一定不是巧合。

也就是說,自己在太古龍帝眼中,才是最好的那一個。

只是林寒對此一直疑惑,沒得到太古龍帝訣前的那個自己,不過是一個平庸到極點的小小少年。

太古龍帝,為何要選擇自己?

林寒很想知道。

但他也清楚,恐怕只有等到自己真正踏入了武道巔峰,成為能夠主宰一方的蓋世強者。

到時候,說不定有逆天手段,能夠將太古龍帝再次復活,才能知曉答案。

「嗡!」

在南宮鏡月震撼的目光中,林寒渾身金光大盛,像一尊無匹的魔神。

「噗嗤!」

黃金色的拳頭,如同剛從神爐中鑄煉出來,流淌著不朽的金輝,一拳轟在一頭魔狼身上,直接將魔狼的身軀給震得四分五裂,血液拋灑一地。

「吼~~」

「吼~~」

一瞬間,剩下的兩頭魔狼,都是發出恐懼的低吼,竟然不敢再上前。

南宮鏡月美眸震撼不已,口中呢喃一聲,「這種肉身力量,恐怕都可以媲美一位初階陰陽聖境強者了。」

第一次,南宮鏡月發現,自己似乎是小看了林寒。

別說話,吻我 這個當年在自己眼中只是個「螻蟻」的人類少年。

如今,已然成為了一尊能夠保護自己、頂天立地的強大男人了。

不知為何,南宮鏡月心中生出一絲淡淡的幸福之感。

一直以來,她都是無比強勢,是眾人眼中的海神宮聖女,高高在上,抵禦外敵,保護海神宮族人。

但今日,她第一次嘗到了被人保護的滋味。

這種滋味,很好,很享受。

林寒自然不知道南宮鏡月在想些什麼,他將剩下的兩頭魔狼解決后,沒有絲毫放鬆,反而轉身,看向不遠處的一片黑暗,冷聲道:「閣下隱藏這麼久,也該出來一見了吧。」 當林寒聲音響起的瞬間。

他背上,南宮鏡月也是神色猛地一變。

她一雙美眸望向不遠處的黑暗,那裡,一個身軀挺拔的中年人踏步而出,面容帶著一份冷笑。

南宮鏡月心中對於林寒越來越好奇了。

要知道,她縱然受傷嚴重。

但聖境武者的感知,還是存在的。

尤其是,她還是海龍之軀,感知比普通的陰陽聖境武者還要強大。

但縱然如此,她都沒有感應到那片黑暗中隱藏的中年人。

可是,這個中年人,躲過了自己的感應,卻是沒有躲過林寒的感應。

要不是南宮鏡月知曉林寒的「底細」,她肯定會認為林寒是一位真正的陰陽聖境武者,扮豬吃虎,將自己的修為隱藏在化龍境三重天。

但事實上,南宮鏡月知道,林寒的真正修為,就是化龍境三重天。

但無論是鎮殺剛才那三頭魔狼,還是感知到黑暗中隱藏的這個中年人,都是超越了南宮鏡月的手段。

也就是說,在黑暗深淵這種奇異的地底世界中。

林寒的能力,比南宮鏡月這個陰陽聖境的強者,還要強大很多。

「是九幽魔宮的陰陽聖境強者,叫做方斥。」

南宮鏡月趴伏在林寒的背上,緩緩出聲。

她乃是海神宮聖女,自然是見多識廣,竟然認出來了這個中年人的身份。

中年人叫做方斥,此時,他自然也知曉林寒背上的那個看起來十分狼狽和虛弱的絕色女子,正是海神宮聖女南宮鏡月。

「你不用擔心,我說了,你現在需要做的,就是專心修養身體,恢復實力,剩下的一切,交給我便可。」

林寒微微轉過頭,以一種哄小孩般的語氣,對著後背上的絕世佳人輕聲道。

「嗯。」

南宮鏡月點用力點了點頭,完全沒有平時里那副高冷孤傲的冰山女神模樣。

現在的她,就像是一個聽著大哥哥話語的小女孩。

「哈哈哈。」

突然,不遠處的方斥笑出了聲,道:「真是沒想到,堂堂一代絕世天驕南宮鏡月,不過二十歲出頭,便踏入了許多老一輩強者都無法踏入的陰陽聖境,但現在,卻是聽從一個螻蟻的命令,真是可悲。」

方斥所言,自然是想要挑撥林寒和南宮鏡月的關係,以此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但他,註定要失望。

南宮鏡月和林寒的淵源,豈是他一個外人能夠挑撥的。

南宮鏡月像是沒有聽到方斥說話一樣,靜靜將絕美的玉顏,靠在林寒挺拔的脊背之上,享受著那一份得之不易的寧靜。

而林寒眸子冷冽,盯住了不遠處從黑暗中走出的方斥,道:「前輩,在下自認為和前輩沒有什麼過節,為何前輩要對我顯露殺意?」

林寒能夠探查到這方斥,除了自己的魂力踏入了九階高等之外。

其實,還是他的黑暗武魂,在無形中,感知到了方斥的殺意。

因此,林寒才感應到那片黑暗中,有一位十分恐怖的存在,在對他顯露殺意。

「本座確實與你無冤無仇。」

方斥笑了,眸子冷漠,像是在看一隻螻蟻般,看著林寒,搖了搖頭道:「小子,現在交出南宮鏡月,本座可饒你一命。」

「你要殺南宮鏡月?」

林寒神色同樣冷漠,道:「她乃是海神宮的聖女,你也絕對活不長,你要知道,海神宮,就算在靈界中心大地中,也是威名赫赫,九幽魔宮縱然是雪州中的霸主勢力,但在海神宮面前,只能仰望。」

方斥神色露出一絲詫異,道:「區區一個化龍境一重天的小子,也知道靈界中心大地?看來,你確實有些不凡,不然也不會得到海神宮聖女的鐘愛。」

話音落下,方斥神色陡然變得冷厲,道:「小子,快點讓開,本座無意殺你,也無意殺南宮鏡月,本座只想得到南宮鏡月身上的海神琴。」

「海神琴?」

芊芷鶴 林寒神色一動,腦海中出現了南宮鏡月懷中經常抱著的那尊藍色的古琴。

看來,那就是方斥口中的海神琴。

南宮鏡月睜開雙眸,眼神一片冰寒,道:「海神琴乃是我海神宮的鎮宮寶物,位列九星聖兵,豈是你區區一個初階陰陽聖境人類能夠覬覦的。」

「九星聖兵?」

林寒神色猛地一震。

他沒想到,南宮鏡月經常抱著的那尊藍色古琴,竟然是一尊如此恐怖的寶物。

要知道,就算是一星聖兵,一擊之威,都足以瞬間毀滅掉一座大型古城。

九星聖兵,乃是聖兵中的巔峰戰兵。

其中蘊藏的威能,若是爆發,絕對能夠如同古籍中記載的那般,焚山煮海,橫斷滄河,須臾之間,滅掉一個傳承幾千年的霸主勢力。

林寒不想讓南宮鏡月為難,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態度,他猛地冷聲道:「方斥,海神琴不是你能夠掌控的,速速退去,可免去災禍。」

方斥厲喝道:「放肆!你一個螻蟻般的小人物,也配跟本座說『災禍』?不知死活!」

「轟隆!」

幾乎就在這瞬間,方斥不再忍耐,直接踏步朝著林寒衝去。

他之所以廢話了那麼久,其實主要還是被剛才林寒一拳轟殺一頭魔狼給震動得有些驚疑不定。

但海神琴這尊寶物太過誘人,因此方斥不再忍耐。

他冷笑道:「剛才本座給你活路,你卻是不走,現在,你只能用死來贖罪,贖忤逆本座命令的罪!」

林寒看到方斥衝來,猛地道:「你們九幽魔宮的魔子軒轅邪如今在何處?」

「你認識魔子?」

方斥突然停下了腳步,眼神驚疑不定,看著林寒。

林寒說出軒轅邪的名字,讓方斥心中一驚。

他怕林寒是某個大勢力的絕世天驕,此時是在故意隱藏自己的修為。

「我和你們魔子曾是舊識。」

林寒出聲道。

「舊識?」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