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烈乾笑了一聲:「開個玩笑,再說,洛紫緣妹妹跟少主走的也挺近,萬一走火了,那我這跑過去挖牆腳,肯定分分鐘被老頭子和大姐拖回去吊起來打成半死。」

「話說,你們都跑來演武場做什麼?難道帶這群熊孩子帶上癮了?」西門庸訝異道:「來替我們值班的?」

「你想多了。」北冥流搖了搖頭:「我們是來通知你們一件事的。」

「什麼事?」

東方破曉露出了嗜血的冷笑,舔了舔嘴唇:「就在剛才,各家家主下達了一道命令——即刻準備,奔赴戰場。」

西門庸表情一怔, 靈寵調養店 ,呼吸粗重道:「此話當真?不是開玩笑逗我玩吧!」

「誰沒事特意跑過來找你尋開心?」南宮烈肯定道:「當然是真的,方才會議室之中,少主他下達了戰爭動員令。妖靈族大軍已經壓境,在天朝邊緣星域之中長驅直入,這種時候,是時候干他娘的一炮了。」

「嘖,不得不說,咱們這一代的運氣可真是好的爆表。」姬如命愉快的笑出聲來:「不僅碰上了天才輩出的時代,更加是一個動蕩不安的年代,而且千年不出的江家傳人也出世了,相比起先輩們無奈守著老巢的憋屈,我們可是好運了幾千倍啊,主動出擊……爽!」

「這還要感謝少主啊,一句話解除了我們的桎梏,可以痛痛快快殺他一會了,憋了幾千年的火氣,可以好好出一次了,娘蛋的妖靈族,嘿嘿……」東方破曉笑聲滲人,卻完美的體現出了眾人此刻的心情。

沒錯,他們就是這樣的一群瘋子。

千錘百鍊的技巧,臻至化境的武學,鋼筋鐵骨的身軀,堅韌不拔的意志,渾厚深重的修為,銘記內心的教誨,這一切都是為了等待束縛的解除,為了等待一句話,憋了千年時光,而如今……終於可以好好的舒爽一次了,盡情的殺個痛快!

這便是家族的羈絆,這便是血脈的承接。

痛痛快快的來一場戰爭便足矣!

……


與此同時,聖靈星上。

在專門的機艙通道口中,有一架飛艦停落下來,幾名身著軍服的人影自其中走出,龍行虎步,目不斜視,盡顯幹練的軍人風範。

他們一共四人,彼此間步伐保持一定距離,既不過分親密也不特意疏遠。

「天朝不愧是人類第一大國度,人口密度和殖民星球都顯得大氣許多。」一名中年男子感嘆道,他身穿黑色軍服,背後印刻著金色獅首的文章,肩頭的勳章散發著亮光,語氣隨和,但步伐間卻充斥著無比的自信。

「西盟也不差哪裡,華盛頓特區也算一流的星域了。」一名青年輕笑著說道,他同樣身穿黑色軍服,但身後紋章卻是一頭漆黑巨龍,作為華夏子民,他回到故鄉之後,談吐間都少了幾分疲憊,顯得精神抖擻。

「葉少將難得回到故鄉來,不回去看一看么?」一名身穿赤紅色軍服,背後刻有赤色之蠍紋章的將領笑著詢問道:「畢竟馬上就要進入戰亂時期了,怕是一時半會內也安定不下來,我們不是大禹,沒必要三過家門而不入。」

「浮雲遊子意,落日故人情……還是不回去了吧,回去也難得要受家中母親長輩的教導,有了這份牽挂,我怕上陣殺敵的時候,槍刃會變得遲鈍一些。」葉天邢微微搖頭道。

「回去看一看總是好的,何必在意這些。有牽挂總是好事。」中年男子笑著道。

「古德上將說的極是。」最後一人也開口表示贊同,此人外貌年輕,也身穿軍服,隸屬於中年男子古德上將同一集團軍,怒獅,軍銜為上校。

「嗯,不多說了,快些出發吧,希望能快點會見文武八家的家主們,時不待人,若是沒有他們的同意,我們的集團軍可根本沒辦法去阻攔妖靈族。」古德沉聲道。

四人腳步加快,也不乘**通工具,直接腳踏虛空而行,徑直的行至東皇酒店門前。

「歡迎光臨東皇大酒店,請問四位有什麼需要?」即便是見到四位軍銜等級為將級以上的軍人,負責接待的大堂女經理卻絲毫沒有變色,保持著完美的禮貌笑容。

「可否幫忙聯繫一下東方家主?請告知他,怒獅集團軍上將古德、上校奇隆,黑龍集團軍中將葉天邢,赤蠍集團軍中將李佳玉,有事求見。」中年人態度並不倨傲,而是溫和的出聲。

「好的,請稍等。」女經理轉身離去,一分鐘之後走了回來。

「請四位留在這裡,稍等半日時間,東方傲家主下午會趕來與您會面。」女經理微笑道。


聞言,四人面色微微一變,葉天邢道:「可否通知東方家主一聲,請他立刻前來,此乃急事,不可耽誤!」 「要事?」女經理的表情似笑非笑:「非常抱歉,家主也是非常忙碌的,能抽出時間來與諸位已經頗有不容易,還望各位能諒解。」

葉天邢眉頭皺的跟深了:「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時間爭分奪秒,我們不僅想與東方家主會面,還希望能與其他七家家主見面商議一番,請你務必通知到位。」

古德也沉聲道:「東方家主應該知道我們是為了何事而前來,請你再次通知他一下,即便只是半日,也足夠造成非常嚴重的影響了!」


女經理笑容不改:「家主說了,他知道了一切情況,還請四位再次等待半日,他定當會來此與四位見面。」

奇隆是個年輕人,表情不耐煩,冷哼一聲:「好大的架子!」

聞言,女經理笑容收斂:「這位客人,請注意你的言辭!此地可是中州聖靈星,若是肆意侮辱我東方家主,我們有權利將你拘束於此!以儆效尤!」

奇隆臉色微微漲紅,卻不敢多言,他還不希望被趕出門外。

女經理笑容淡漠道:「各位請隨意找個地方坐下休息吧,會有服務人員招待茶水餐點,我還有事,暫且就不多奉陪了。」

說完,她施施然的邁著貓步離去,動作瀟洒,背影傲氣十足。

三位軍部將領級別的人物不由得苦笑,以他們的身份,不論在什麼地方都會被以最高待遇對待,誰能想到居然會在這裡吃了個閉門羹。

「文武八家不愧是萬年武道世家,這股傲氣真是讓人無話可說,我也算是明白,為什麼沒讓孫麒麟過來了。」古德尋了個位置坐下,也無怒意的感嘆了一句:「若是換了他前來,以他的暴脾氣,恐怕早就扯著嗓子大喊大叫了,說不定就要把這件事給弄砸了。」

「戰爭迫在眉睫,妖靈族長驅直入,東方傲還做這種態度,真是讓人不解。」葉天邢按著眉心,不解道:「他平日也並不是這麼傲氣的人,不該如此對待我們才是,其他七家亦是如此,不可能不明白事態的嚴重啊,沒有集團軍相助,以天朝本土兵力,根本不足以去對付妖靈族大軍。」

「難道,他們是打算自己動手么?」李佳玉猜測道。

「百年前,他們都沒有動手,只是坐守著中州……文武八家雖然勢力龐大,但也太過於古板了,若是主動出擊,也不至於讓月人打進來,這一次,怕也是差不多。」葉天邢無奈苦笑:「若是他們願意主動發起攻勢,我葉家也不會進入軍部,而是隨著他們的麾下作戰了。」

「鼠目寸光。」奇隆不快道:「這種時候還做出這種舉措,簡直就是釜底抽薪,死的是天朝人,被凌虐的是天朝土地,他們自己都不心疼么!華夏人都如此冷血?」

「注意你的言辭。」古德呵斥了一句,李佳玉和葉天邢可都是華夏人,當面這麼說,讓他們的臉面怎麼放?

果然,李佳玉和葉天邢的臉色都不太好看,但也沒有往心裡去,權當他放屁了。

葉天邢刻意轉移了話題:「說起來,李中將,你們赤蠍軍這次應對的不是西盟的戰場么?地月戰爭爆發,赤蠍、天馬、雪狐都去支援西盟,你怎麼會來這裡?」

如今三族攻勢,閻魔殤將集團軍戰力一分為三,閻魔、屍鬼、戰狼集團軍應對魔族反撲,鎮壓魔界邊域;怒獅、黑龍集團軍前往天朝,支援天朝,反擊妖靈族;赤蠍、雪狐軍則趕往西盟,負責牽制月人軍團。


按常理而言,李佳玉作為赤蠍中將,應該在西盟戰場上,跑到天朝來也著實讓人疑惑。

李佳玉對於這種疑惑早有準備:「你現在才想起來么?我以為你在來的過程中就會開口詢問了,我來這裡是為了接個人,傳達一下任務。」

「你親自傳達?」葉天邢驚訝道:「這份任務,怕是來頭不小吧。」

「任務是什麼我不知道,但來頭的確不小,是閻帥親自下達的。」李佳玉自豪一笑:「閻帥我一生沒見過幾次,卻因為這次被她召見了過去,也算是榮幸之至了。」

「唉,真是讓人羨慕,我除了升到將級的時候接見過一次,之後再也沒有了機會。」葉天邢既羨慕也悵然道。

「閻帥親自下達的任務,還需要你跑如此遠的距離,想來應對的人不是個簡單的任務。」古德思忖片刻,笑道:「難不成是給驕陽之首,琴音絕的任務?」

奇隆大點其頭:「的確,除了她之外,也沒幾人有這份資格了。」

可李佳玉卻搖了搖頭:「非也非也,不是她,琴音絕雖然貴為驕陽之首,但畢竟並非是軍部成員,她屬於文武八家,又怎能聽從閻帥調遣?」

「那是誰?」葉天邢更加好奇了。

「我也頗為好奇,誰能有這份能耐,直接隸屬於閻帥。」古德忍耐不住了耐心。

「其實也不難猜,除了琴音絕之外,這不是還有一名極其出色的少年武者在么?」李佳玉也不故作神秘,直接了當道:「由閻帥親自提名的第六皓月。」

「稷下學宮的天才武者,蒼雲。」葉天邢恍然道:「我聽我的侄兒說過,的確是一代人傑,收到閻帥欣賞也無可厚非。」

「聽聞他與驕陽皓月武者關係非常親密,成就非凡。」古德並不是很了解蒼雲的資料,只是略有耳聞。

「一個皓月武者,何德何能能夠收到閻帥接見,有什麼資格能直接隸屬於閻帥麾下。」奇隆恨恨道,表情里寫滿了羨慕嫉妒恨。

「他雖然年紀輕,可成就戰功卻是一點不少,若沒有他,也沒有如今的赤蠍軍和天馬軍了,當年的軍事分布圖是他遞交給上官涵中將的。」李佳玉表情不愉道:「唐天鎖上將也是因為他的幫助,才成功得以封號名將,這份功勞裡面,至少有一半是他的。」

「那又如何?只是運氣好而已。」奇隆同樣不服道:「有什麼值得辯護的,連地階武者都不是,他怕是沒有資格去執行閻帥親自下達的任務。」

「目光狹隘,你在他這個年紀的時候,還不知道才是如何低等修為!」李佳玉冷哼一聲。

「好了好了,別吵了,我們來此的目的也不是為了他,沒必要爭論。」葉天邢當起了和事老。

古德見到氣氛有些不對勁,立刻熟練的配合葉天邢將話題調開,讓兩人姑且將話題放下,開始談論一些無關痛癢的事情,至於譬如說『甜豆腐腦好吃還是咸豆腐腦好吃』『主機遊戲好玩還是電腦遊戲好玩』『DOTA有意思還是LOL有意思』之類的話題,他們打死不會提。

幾人閑聊之中,半日時間飛速走過。

在餐點時間剛剛過去不久,女經理便走了過來,通知道:「家主已經抵達了,他正在二樓的貴賓廳內等待四位。」

「果然準時,走吧。」古德迫不及待的起身,向著二樓走去。

李佳玉剛剛想要起身,卻聽見女經理微笑道:「蒼雲先生也在二樓等待李中將,請移步吧。」

李佳玉面露欣喜之色,他沒想到對方居然通知的這麼到位:「麻煩了,請帶路吧。」

身旁,奇隆將這個對話收入耳中,心頭冷笑了一聲,決定要讓這叫做蒼雲的小鬼在所有人的面前難堪。

他為人本就小氣善妒,所以至今為止升不上將級,這次若不是死纏爛打,古德上將是絕對不會允許他同行的。

二樓貴賓廳中,東方傲就在門后不遠處等待。

古德目光一掃,走上前去,伸出手,禮貌的握手:「各位家主,久仰大名。」

東方傲禮貌一笑:「古德上將,名將榜第七十三位,如雷貫耳。」隨後他轉過頭去:「葉天邢中將,好久不見。」

「的確很久不見了,快三十年了吧。」葉天邢感嘆了句:「時間走的真快,一晃就是一甲子時間走過,你倒是還如同以前一樣,不,似乎是變得更年輕了一些。」

「彼此彼此,你看上去也尤為意氣風發,這才三十年就已經是中將了。」東方傲寒暄了一句,手掌一擺:「那麼,請四位入座吧。」

李佳玉微微一頓,詢問道:「東方家主,不知道,蒼雲現在人在那裡?」

東方傲看過來:「李佳玉中將是嗎?他馬上就到,不用著急,請稍等片刻吧。」

「呃……」李佳玉微微愕然,心中暗道,這小子搞什麼鬼?耍大牌么,這裡每一個人地位資格都比你老好吧,居然讓我們等,真是……

奇隆默默冷笑:「這小子真是不懂規矩,沒大沒小。」

東方傲笑容收斂些許,目光冷冽的掃過奇隆,隨後引著三人入座。

五人分別做好之後,古德有些急切道:「東方家主,我這次前來的目的,是為了……」

話未說完,就被東方傲打斷:「你們來的目的,我自然明白,是為了妖靈族入侵的事情吧,如今天朝疆土已經被破,兩大集團軍沒有許可,無法通過超長距離的空間折躍門傳送軍隊,必須得到我們的同意之後,才能進入戰場,擊退妖靈族。」

「你既然明白的話,那話就好說了。」古德見到東方傲如此了解,立刻開口道:「怒獅軍和黑龍軍現在急切需要專用的亞空間遷躍門,這也只有你們文武八家才有,我們需要你的幫助,這也是互幫互利,為了天朝子民,希望你可以給與援手。」

「我明白,所有的都明白。」東方傲笑容不減:「但現在決議權已經不在我的身上了,很抱歉,我無能為力。」

古德愕然,他認為這是東方傲在消遣他,頓時拍案而起,神色嚴肅無比,宛若一尊咆哮的雄師:「你可是東方家主,你沒有決議權誰有?這可是事關幾十億幾百億人命的事情,異族入侵,這可是戰爭!」

東方傲笑著搖頭不語,此時,房門打開,一名青年推門而入,歉意的笑道:「抱歉抱歉,我來遲了一些。」

李佳玉面色一喜,正欲開口,卻聽見一聲尖銳的譏諷聲響起:「喲,這是哪裡來的耍大牌的小子啊。」 聽得這個刺耳的諷刺聲,蒼雲微微一愣,目光看了過去,落在奇隆的身上,有些無辜的眨了眨眼睛,這人自己貌似也沒見過啊,怎麼就跟跟吃了幾十噸辣椒一樣,這麼大火氣。

李佳玉面色頗為不好看,可他也沒有多說什麼,打算無視掉奇隆,將話題轉移。

「蒼雲小兄弟,好久不見了。」他出言阻斷了兩人的視線,微笑著伸出手去:「自從上一次稷下學宮一別,已經過去了快有兩年時間了吧。」

「李中將,好久不見,別來無恙,您還是一樣的精神。」蒼雲也不在意奇隆的挑釁,微微一笑,禮貌的握手。

「好說好說,先入座吧,我們正好有些事情商談,等商談結束之後,再好好的敘一敘舊。」李佳玉意有所指,畢竟這是閻帥親自下達的任務,人多耳雜,不要直說。

「好的。」蒼雲微微一笑,正打算向著那個空白座位上坐過去。

這時,被漠視了的奇隆再次開口,冷冷道:「一個小輩而已,有什麼資格跟我們同坐一桌?李中將,這可不符合規矩,如果真是有事相商,讓他在另一旁等待才是最合適吧。」

蒼雲腳步一頓,表情愈發詫異,這人怎麼跟見到了殺父仇人一樣?

李佳玉表情陰沉了下來,冷喝道:「奇隆上校,請你先搞清楚你的身份,蒼雲小兄弟乃是我赤蠍軍的大恩人,而且又是閻帥親自提名的皓月,雖然資歷尚淺,輩分少了些許,但的確是有資格能跟我們同坐的!若是他進入軍部,不出十年,定當能成為少將,你最好態度放端正一些!」

奇隆表情一陣青白,他感覺李佳玉這是故意諷刺他,足足五十年都無法晉級少將,頓時有些控制不住情緒,再次諷刺道:「就算十年後他能成為少將,可至少現在他還不是,一個稷下的學員、皓月武者的身份還不足夠與我平起平坐。」

「你的腦子被門夾了么!」李佳玉咆哮道。

「我看你才是,招攬人才也不看看時候,這小子如此放縱,目中無人,就算進入軍部也少不了要被打壓打壓氣焰,我這麼說可是很正常!」奇隆面無表情。

「夠了!」

古德沉重的聲音落下,好似鐘鳴一般,他目光掃過二人,狠狠瞪了一眼奇隆:「這可不是在軍部里,要爭論回去再吵,繼續下去就是丟我們軍部的臉面了!活該讓其他人看笑話!」

李佳玉吐出一口氣來,壓下火氣,冷冷的坐下。

奇隆還想說什麼,可被古德一瞪,什麼都不敢說了。

「抱歉,東方家主,讓您看笑話了。」古德嘆了口氣:「是我管制屬下不力,給你造成了困擾,深感歉意。」旋即他面向蒼雲致歉道:「蒼雲小兄弟,雖然沒見過面,但你的事迹已經流傳的很廣了,請不要介意他人的言辭,坐下吧。」

畢竟是名將,一出口就鎮住了場子,態度良好,無可挑剔。

「當然,我不會介意的。」蒼雲露出一笑態度良好,然後慢悠悠的坐在了椅子上,漫不經心的補充了一句:「吠犬不咬人。」

「你……」奇隆臉色立刻陰冷了下來,正要拍案而起。

「繼續談談正事吧。」古德瞥了一眼奇隆,讓他安分下來之後,沉聲道:「東方家主,如今的情況說是危在旦夕也不為過,誰都不想重蹈覆轍,請文武八家助我們一臂之力,若是天朝領土被佔領,即便是閻帥怕也是難免腹背受敵,屆時人族危矣。」

「情況我們是最明白不過的,差不多十日之後,妖靈族便可以侵佔整個炎升域,進一步威脅周圍三個星域,一旦防線被迫,中州也是時刻暴露在對方的刀尖之下。」東方傲不急不緩的抬起茶杯:「如果有怒獅集團軍和黑龍集團軍相助,想必妖靈族也打不進中州來。」

「既然你明白,那還不……」

「我說過。」東方傲搖頭:「決議權不在我的手上,即便我同意,其他七家家主也同意,也無法給予你們答覆。」

「……」古德眉頭都快皺成卍字型,他壓抑著火氣道:「那到底是誰有決議權?文武八家家主都做不出決定,你不是想告訴我,需要徵求東方夜老前輩等人的意見吧。」

「那倒是不需要這麼麻煩的。」東方傲搖頭失笑,豎起一根手指:「你們只需要徵求到一個人的同意就可以了。」

「誰?」

東方傲正欲開口,這時卻聽見奇隆再也忍不住,拍案而起,怒喝道:「夠了,你們根本沒有想要出手相助的意思,根本就是在消遣我們軍部!自己的國人在被屠殺,卻沒有一點反應,不出兵征討也就罷了,居然還在這裡推三阻四,簡直是懦夫叛徒的做法!」

「哦?」東方傲冷冷的一掃奇隆:「還有什麼看法,繼續說下去。」

「有什麼看法?只是看不過眼而已。」奇隆自以為自己占著理,一句一句連珠炮一樣的說個不停。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