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起篝火,幾人開始忙開,餵食馬匹準備眾人晚飯。

師兄弟也鋪好油布,沒靠篝火太近。卜佑拿出幾塊干肉丟給波斯。

小傢伙靈氣十足,眾人面前,吃起食物來也斯文許多。

二人來到篝火旁,師兄在壺裡放些野外採的茶葉,一不會傳出澀澀的茶香。

師兄弟吃著干肉喝,著熱茶好不洽意。

這時張管事領著個十五,六歲的少女走了過來。

「這位是商行二小姐,特意來為兩位送晚飯的。」

「那就謝過二小姐。」

卜佑接過銅盆,就埋頭開吃起來。

「嗯!這野山菌燉骨頭,味道確實不錯。」

那二小姐猶豫片刻,還是開了口。

「我可以摸摸它嗎?」

指了指眯著眼吃干肉的波斯。

看著二小姐一臉期待,卜佑點點頭。

「波斯過來。」

波斯放下嘴裡沒吃完的肉,三兩下跳過來,前爪搭在卜佑肩膀上,用那滿是油的舌頭,舔著卜佑的臉。

二小姐忙捂住嘴,笑得差點沒站穩。

指著二小姐摸摸波斯腦袋,二小姐半天不敢上前。

在波斯耳邊小聲說了句,輕拍其後背。

波斯一下躍起,跳到二小姐身前舊戲重演。

二小姐被波斯舔得臉癢難受,「咯咯」笑得花枝亂顫。

摸著臉上的油,偷偷的撫摸波斯。

幾陣歡笑后,夜已深沉,眾人各自歇息,只有兩護衛守在篝火旁。

正在修鍊的師兄弟二人,突然睜開雙眼。

波斯黃色琉璃眼眯成條縫,鼻子聳動。

馬匹嘶叫聲傳來,幾個和衣而睡的護衛,提起刀劍衝到商隊前,警惕的望向傳來聲音的方向。

十息不到,密集馬蹄聲靠近。

三,四十大漢騎馬提刀,將商隊團團圍住。

中間領頭之人手持長槍,豹眼環口,精光內斂,宗師極致。

一張環口聲大如雷:「呔!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載,要想過此路,留下三分財。管事之人上前聽話。」

————————————————————————————————

{}{}{}新人小子有感;提筆思緒萬千,落筆風過雲煙。創意不少,文采不差,但轉換成看官喜歡的文字卻如木桶之短板。小子望與看官見證短板成長,小子會努力。

*借一大媽腔調;有銀碼字為了吃喝!有銀碼字不夠上班擠車!還有的銀啊碼字買房換車!我今日碼字啊!為大家圖個樂呵! 謝謝惠顧……謝謝惠顧……謝謝惠顧……

沐清楓一連投了二十多個遊戲幣,聽到了十多次謝謝惠顧……

這……

希兒努力讓自己的表情嚴肅而認真,這是沐哥哥,不能笑!

「這機子沒有保底么?」沐清楓扭頭看向面帶微笑的工作人員,很嚴肅,「抽獎怎麼能沒有保底!」

「保……保底?因為百分之五十的中獎幾率,所以沒有保底,按理說連續十幾次不中獎的幾率比一發抽中最高獎的幾率還低……」

工作人員的話讓沐清楓重新認識了自己……

唔……好像是自己以前給別人轉運的時候,壓上了自己的運氣還沒恢復……

我就說嘛!我怎麼可能是非酋……

「這種情況我是第二次見,記得之前來的女孩子抽了二十多次都是謝謝惠顧。」工作人員回憶了一下,有了這珠玉在前,沐清楓這樣的並不能讓她驚訝……

「咔……」推門的聲音響起,灰發女孩走了進來,戴着紅框眼鏡,一身裝扮配上氣質顯得優雅而帥氣。

就是身材有些殘念……

「班長,你也來了!」希兒微笑着向女孩打招呼,看的出來希兒對她很有好感。

符華,聖芙蕾雅學園唯一班級里的班長。

工作人員恰到好處的讓符華聽到了她剛才說的話。

優雅而帥氣的班長大人選擇保持沉默,此刻的她心態上似乎產生了些許問題。

「或許是機器出了問題……」如果讓客人產生負面情緒就是自己的失職了,本來想用對比的方式讓客人緩解一下,結果正主來了……

工作人員嘗試補救,她並不相信有人的運氣會差到那種程度,應該是機器的問題……吧?

「客人可以在多嘗試幾次,如果還是謝謝惠顧的話可以在前台把消費的遊戲幣換成等價的零食。」

當初符華髮生這種狀況工作人員就採用的這種方式。

符華推了推眼鏡,按照剛才工作人員的意思,眼前這位相貌頗好的男性遭遇了和她同樣的事情……

只是……眼前這個人好眼熟,感覺親近可以信任……好像對她來說很重要……可什麼也想不起來……遭了……頭又要痛了……

符華下意識想捂住頭,她似乎聽見了嘆息聲,頭痛緩解了,一切恢復了正常。

華……失憶了么……

沐清楓和煦的笑着,不知道經歷了多少她的身體才會這樣千瘡百孔……

希兒感覺沐清楓的情緒似乎有些不對勁,雖然跟以前一樣,但似乎多了些什麼。

沐清楓向符華頷首致意,隨後準備再次投幣,本來因為之前的事有些懷疑人生的符華心中再次燃起了希望之火,期待沐清楓再次抽到謝謝惠顧,證明機器的錯誤。

如果她一個人可能是運氣差,那兩個人呢?

謝謝惠顧……謝謝惠顧……

一串語音報了出來……

符華眸子閃著亮光,果然……

「我試一試吧!」希兒看見沐清楓那麼慘,也想試一試。

謝謝惠顧……

實錘了,決對是機器的問題……

「恭喜您抽到豪華套餐一份,請憑券向前台領取。」

「恭喜您獲得小吃一份,請憑券到前台領取。」

「……」

氣氛變得死寂起來,看着從機器中吐出的獎券,希兒不知道該不該拿……

只能用把的目光望向工作人員。

「這台機子真的沒有保底機制么,比如連抽幾十次不中獎,必出豪華套餐之類的。」沐清楓用飽含情緒的目光看着她。

符華心中熄滅了的希望之火再次燃燒,目光中包含了太多太多……

被兩個人用這樣的目光看着,年輕的櫃枱小姐露出了不知所措的模樣。

「大概、也許、可能……有吧?」 蘇北聽着蘇展解釋,先是有些奇怪,緊接着又有些恍然。

他感覺自己是想岔了。

看原著時,呂鳳柔突破弄得花里胡哨,都拍成動畫片了。

李長生來了個一橋三門入我腹,世間唯有李長生,好生霸氣炫酷。

至於方平更別說了,直接具現一座城市,被忽悠成華國領袖了。

可是他們不是常態。

呂鳳柔看着花里胡哨,其實不過是執念深,威力未必比吳明這一刀強。

李長生那是萬道合一,方平更是有系統的人。

大部分宗師,具現物還是這麼平平無奇的,其中以武器最為多。

吳明這倒是正常的具現方式。

「以後我具現,一定要來個大場面。像吳明這樣,隨便具現把刀,根本引不起人注意啊。」

實力可以以後去增強,但這一刻的帥,是一輩子的事,是可以永久流傳下去的。

吳明突破宗師后,又繼續閉關。

剛剛突破宗師,力量暴漲,也要花點時間適應。

至於宗師宴,估計要等到明年了。

還有一個月京武要開學,年底還有交流賽,也抽不出時間來辦。

錢嶸也去閉關了。

說實話,吳明突破宗師雖然比預期快了個一兩年,但也沒給他什麼壓力。

可蘇北一年不到四品,真要明年突破宗師,他還是直接抹脖子吧。

而且現在局勢越來越亂,他也沒多少時間了。

他需要更強大的力量、人類也需要!

蘇北也要閉關了,他之前在地窟廝殺一個多月,境界早已穩固,也是時候突破四品高段了。

四品境最麻煩的就是心臟的淬鍊,這一關完成,其他四臟也就簡單,四品巔峰,也快了。

不過閉關前,李寒松找了上門來。

「你是邀請我加入武道社?」

蘇北沒想到李寒松過來竟是為了這事,打了個哈欠,問道:「我已經四品中段了,突破高段、巔峰也快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