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星閉眼,只憑感應,戰意不變,輪迴槍一步生死。

呼!剎那無數驚險,千星一步邁出,接著懸挂在高空的魔鏡破碎,魔息悲鳴激蕩,他的心境更加堅毅。

而跟著他也翻退出去,都是高手,對方並不受影響,剛剛剎那,多人出手,他連中兩招,胸前刀煞傷痕,背部一個深深的灰色拳印。

一群惡魔更震驚,就真是六星,攝魂鏡也不該這麼快破了吧,本來他們以為已經贏定了,這東西最克制的就是敏捷,若千星力量逆天,效果還不好呢。

青龍心頭也在滴血,這是他的壓箱底寶貝,還是藉助殺陣有用,天時地利人和,都不夠用。

看到千星吐血,青龍又怒而狂笑,「哈哈,本源重創,強弩之末,我看你還能提幾次力,能堅持多久,去死吧。」

青龍還沒殺出,千星先一步殺過,青龍驚怒翻退,然而接著一個道符攔殺千星,千星不但沒有得逞,還被逼退幾步。

「哼!」又有惡魔發威,一到黑色的雷電,在混亂戰場上太快。

千星察覺到,已經有些晚了,揮槍直迎,寂滅旋殺阻擋不住,連連後退。

千星閃步消失原地,生死翼極速,雷電更快,但只是死物,靈敏不夠,每一次千星都挪移躲開,最後能量稍微消耗,千星猛然扭轉,一腳踏碎。

接著速度不減,輪迴槍旋殺,直接從那個化境二變的惡魔身體中殺過。

一群惡魔驚慌後退,連連底牌殺招都難奈何這人,他們沒底,尤其是此人殺心太冷,殺招太快。

「瞬息二十里,怎麼可能?他還不是六星?」有惡魔終於發現千星速度,驚恐出聲,老牌化境三變一般都沒這速度。

下一刻,千星殺到,底牌消耗的差不多,怎麼也擋不住,連續幾次都在眨眼間,接著又一化境二變惡魔被滅。

地面轟隆,千星落地,地面詭異殺招伸出一個泥濘大手把他抓入地下,然後是地下轟鳴,接著千星殺出,直直從那個還在觀望自己底牌有沒有殺掉對手的老惡魔穿過。

沙場狂暴,千星更是狂暴,鯤鵬身法極速,輪迴槍癲狂,浴血戰場,愈戰愈勇,哪裡有任何倒下的跡象。

千星越來越快,殺到瘋狂,幾個化形二變惡魔接連覆滅,畢竟是在敵手殺陣,他也偶有受傷,比起他本來的本源創傷,都是小巫見大巫,連惡魔都這麼覺得,只想破口大罵,每次都像是要隨時倒下,每次都還是這麼兇殘,到底誰才是惡魔。

殺戮太快,在千星速度下,一個都逃不掉,一招不夠,瞬息無數招,哪個惡魔在沒有底牌情況下能擋住千星幾招。

****** 青龍嘶吼,看得睚眥欲裂,又心驚肉跳,太快太狠,一步生死。他手段多實力強,剛剛被擊退,這一轉頭同伴都沒了,陣法也破了。

惡魔高手雖多,也是有限,這是來了不少,但化境二變就那麼些,都快沒了,還怎麼打。

看著千星又在晃悠,他一樣想大罵,你倒是倒啊,他一直在等,等千星發作,他重振雄風,『殺出』魔陣,當著天下人面強勢鎮壓千星這個『魔頭』。

他害怕了,看到千星盯住自己,狠狠的看一眼,轉頭就走。

在哪邊都是最強,都是首領,他驕傲,重視顏面,所圖甚大,如今都被千星打破了,一個螻蟻,他從來都看不上的。

外面鬧騰的歡,他卻一直是最強,笑看天下,當成鬧劇,他也知道千星,並不怎麼在意,後來越來越強,聽說還是天驕之資,他很嫉妒,有所顧忌了,然後就讓人滅了。

哪知又出現,他第一次親眼見到,沒能壓制,竟然被反壓制,還是一個半廢的傢伙。

青龍覺得快瘋了,他這曾經強橫的魔子天賦像是笑話。

他也是魔子級的,摩天等人是當代年輕魔子,他是曾經的,已經成長極強,如今化身重修,身兼多門神通,自認應該更強。

無敵無數年,從來沒有這麼敗過,還是敗給一個小輩。

千星羽翼遮天,殺陣也束縛不了,前面驟然變得更加黑暗,青龍剛走,千星便攔殺前面。

嗷!青龍嘶吼,彷彿化龍狂舞,他也能夠飛行,青龍身法很厲害,然而他沒有千星熟練,也沒有千星戰意。

後面長城如龍,抵禦著惡魔進攻,像是活了,那才是堪比真龍。殺陣內他也如龍,卻是假龍,沒有化真,本不是真龍,神通也領悟的不透,不像千星浮生真力,生死幻出真實般羽翼。

都是龍騰般虛影,青龍明明威勢不差,後方長城才是死物,而論氣質他差的太多,不是一個檔次。

轟!下一刻,殺陣破碎,浩蕩魔氣不再,戰場顯露出來。

前後沒有幾息,千星極速殺入,外面看不清楚,有人眼紅,有人焦急,這些都是關心青龍,痛恨他的。也有人觀望。

不等他們過多反應,殺陣破掉,又殺了出來。

所有人都模糊看到了戰場,距離太遠,硝煙瀰漫,不是人人都有那眼力的。

但還是能夠感覺到殘酷激烈,一堆惡魔被滅,餘威依然可怖。

再看天空,青龍渾身是血,凄慘至極,千星生龍活虎,極速撲殺。

「賊子你敢。」有人怒喝。

「快去幫尊者,殺了那個魔頭。」

「青龍尊者,我們來了。」

轟!古陣有靈,長城有魂,巍峨浩蕩,直接把一些激進者阻擋回去,一群人翻滾,狼狽的很。

也許之前不知道,剛剛外面不遠殺陣,就在長城腳下,它還是能夠分辨出敵我,自然的幫了千星。

青龍吐血,再次色變,還好後面混亂無比,很多並沒有多想。滿懷的殺機,充滿不甘,青龍長嘯,還是當著天下人面逃。

作為主星,另外兩位都戰死,不論他願不願,還是給兩人樹立英雄形象,寧死不退,喋血沙場,那他呢?捨棄所有人逃跑,但他可不敢留下拼。

再去惡魔陣營,如今高手不多,沒有任何勝算,回去長城那邊,他怕長城都困殺他,他已經感應到敵意。

千星晃悠,他很堅韌,卻也不是無極限的,他創傷太重,又觸動到,有複發的跡象,不過並不能影響他的意志。

洞天的慘狀,一些對他有恩的前輩慘狀歷歷在目,都是此人,千星眼神比魔槍更冷,呼嘯殺到。

天空凄厲慘叫,龍影盤旋逃脫不得,被千星一槍刺穿龍尾,伴隨著還有鮮血鋪灑,這是青龍的神通受創,他也連帶重傷。

青龍捨棄龍尾,再也顧不得任何面子,極速逃走,「千星,你這個魔頭賊子,害我玄盟,殺我老兄弟,我青龍不殺你誓不為人。天下高手,遵從青龍血令,殺無赦,本尊已重傷他,他用了禁忌,不可能一直撐著。」

千星目光很冷,殺機鎖定,任你花言巧語,斬你就是現在。

青龍回頭冷笑,千星忽然心生警覺,閃步消失原本路線,接著一道劍影就無聲出現,這不是惡魔底牌,還是華夏遺留,被其得到。

劍影不見血不罷休,再殺千星,伴隨著烏雲滾滾,迷霧四方,無聲殺敵更難防。

極速的穿梭碰撞,千星衣衫也出現多處劍痕,轉瞬轟破劍影,千星也再退幾步,還在退出的過程,羽翼震動,已經殺到青龍所在。

千星臉色難看,怒哼出聲,不是他不敵,天地規則限制,都在慢慢復甦,一般底牌威勢也有限,難以威脅到他,他轉瞬都破之,沒有浪費多少時間。

青龍已經消失,他感知的真切,就差一步,和之前的風皓天一樣,是那詭異祭壇虛影,一閃就消失不見。

他時刻都在進步,生死翼也在成長,比之前已經快出一些,但還是遠不夠,差了不少,他跟不上。

體內氣血翻湧,傷勢再觸動,千星晃悠幾下,看著都有些站不穩。

轟隆!這裡還是外面惡魔地段,到處都是強大惡魔,戰場混亂,猛然間魔吞天下,煞氣滾滾直接把千星吞噬進入,就是趁千星晃動之際。

近了才能看清,那是霸道兇悍的拳影,嗜血無情,碾壓一切。

「滾!」千星冷哼,看似晃悠,輕飄的一腳直接把魔吞天下的凶威踢退,他也乾咳兩聲,還是那樣。

「千星!」不是別人,正是魔子摩天,盯著千星滿是凌厲殺機。

上次大敗,他是境界太差,不服不甘,如今閉關重出,他也是五星了,同級誰也無懼。

他剛剛出關便趕來,不是隨著大部隊來的,也沒聽說千星之前戰績風聲,剛剛殺陣短暫浩蕩,他在另一邊,也不太清楚發生了什麼,裡面本來就很混亂,對面還都說千星是他們這邊的惡魔?

不管是不是,他都不在乎,犯他摩天,他必殺之,同級充滿自信,驕傲淡漠。

「你有資格做我對手,我會全力以赴,讓你死的瞑目。」摩天冷哼,剛剛千星隨步一踢,他並沒有怎麼受傷。

「可惜你沒資格做我對手。」千星自顧喘息兩口,搖搖了頭,很平淡邁步,轉瞬加速。

「你是找死!」摩天大怒,千星有羽翼,他也有骨翼,雖然看起來更像小不點,但這可不是比大小的,山頭很大,他餘波都能震碎。

****** 呼!摩天骨翼生出,陰風森冷,接著就愣在那裡,他還沒邁步,一動不動,充滿不可置信。

龐大的羽翼瞬間籠罩,眼睛一黑,他有些沒反應過來,低頭獃獃看著胸前緩緩出現的大洞,他的命門就在這裡,生息快速的消逝。

怎麼回事,千星用的什麼禁忌殺招,不公平,又用外物……但再想好像不對,他是被長槍刺穿的,差距這麼大?他死都不願相信。

摩天還有底牌,有虛影想要凝現,千星動作更快,還沒出現便給爆掉,接著還有法旨般的東西攻殺他,被他幾次躲閃,一樣耗掉。

在外人看來,就是羽翼遮天,摩天瞬滅,他的最後保命底牌還沒出現又滅。

只是剛突破的五星而已,心境還不夠穩,別說比起青龍,比起特姆都差些,千星站穩之後,一招滅之。

遠處還有惡魔衝來,戰場太大,這邊發生的太快,大多都不知道。

至於千星是惡魔,大多惡魔可不認為,至少現在不認為,從沒聽說過。

衝殺來的惡魔正好看到千星一招滅殺摩天,凶勁在消散,只覺得心涼,有幾個能達到摩天的實力?前面的戰鬥太詭異了。

他們不動,千星動了,羽翼震動,天地黑暗,肅殺四方。

惡魔怒吼,慘叫,滅絕。

嗡!有大型惡魔堡壘衝來,裡面還有化境二變惡魔坐鎮,強勢的很,結果被千星連續踢翻,那個化境二變還沒弄清情形,也被滅殺。

堡壘想逃,沒想到正好翻到長城腳下,長城虛影波動浩瀚給纏住,想跳躍都難,千星又至。

極致的衝殺,巔峰的氣勢,虛影若萬千流星隕落般,震撼著戰場敵我雙方每一個。

這次堡壘沒有逃跑,沒有空間跳躍,只有掙扎,一向無敵的大型惡魔堡壘,眾目睽睽之下,被千星粗暴破碎,裡面惡魔全滅。

長城內還想喊著討伐千星的也都痴楞住,後面惡魔全嚇得無聲,唯有長城在呼嘯,呼應,像是為他歡呼,山舞銀蛇。

跟著長城內也有人歡呼出聲,哪怕一些激進分子怒喝,還是制止不住。

千星無所謂,他不是要幫誰,只是要殺戮,殺戮敵人,惡魔天使,見一個殺一個。

殺我一個,殺你九百萬,都覺得不夠。

若只是那些激進者,白痴,還參雜有姦細挑撥等等,千星真想看他們自生自滅,但這正是惡魔的陰謀,只要是惡魔的算計,他都不想讓其如願。

何況首都城市,裡面還有無數普通人,他們未必知道什麼。千星也還做不到看著他們覆滅,只因為一些對他有敵意的蠢貨。

他只是殺,為自己殺。

這些人的想法,說不好聽,都是螻蟻,需要在乎嗎。

眼睜睜看著千星狂野滅掉大型堡壘,遠方戰場都是倒吸冷氣聲,接著一群惡魔大叫著開始逃了,他們現在也都開始發現,他們的統領首領魔子等等大部分高層戰力都滅在了那個凶威滔天的人腳下,他們周圍連四星戰力都很少了。

虛空顫抖,要數遠方那個剛要殺過來的最後一個大型堡壘逃得太快,還沒殺到掉頭就跑,直接想空間跳躍,一群惡魔大喊著想要進入都沒理會他們。

自身難保,哪裡還顧得上後面的惡魔。

羽翼遮天,振動出黑暗般的漩渦,飛沙走石,後面的惡魔逃不掉,黑暗中覆滅,前面堡壘也逃不掉。

連續激戰,千星豪情萬丈,戰意無邊,傷勢有所加重,實力卻戰鬥中更進,孤冷肅殺,輪迴槍霸道凌絕。

這些大型堡壘他已經滅過兩個,輕車熟路,一下子就給轟落下去,連跳躍都沒給它機會,也就第一次他不夠熟悉,讓特姆的堡壘跳躍兩次。

惡魔狂吼,發狠,崩潰,哭喊,求饒,看的後面目瞪口呆,惡魔們也有這一面?這個場面應該熱血沸騰的,有些人激動,有些人複雜。

過程很快,如煙花凄美,璀璨,堡壘爆碎,惡魔橫飛,接著還有幾個中型堡壘想逃,他們跳躍要慢,千星擊殺各路惡魔的過程時,生死翼沸騰,瞬閃各處,都給擊落攔殺回去。

羽翼席捲戰場,席捲肆虐魔氣,荒蕪狼煙沙塵,沙場只有一個主角,就是千星。

他的羽翼孤冷,森然,但真要相比,還遠沒有惡魔堡壘大,惡魔堡壘卻在接連的爆碎。

無邊戰場,一片又一片的狼煙升騰,蘑菇雲滾滾,一道凌厲的身影直射天際,身影離去,後面噪雜開始安靜。

沒有多少時間,整個戰場都安靜下去。

惡魔很多,半獸更多,什麼手段都有,肯定有逃跑的,但絕對是小部分,攻陷玄盟殺戮無數意氣風發的惡魔部隊,就在這長城腳下,一會兒的功夫,幾乎全軍覆沒。

高層惡魔全滅,無敵堡壘全破。

極致的殺戮,後面看的人也膽寒,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殺戮的,這是把殺戮演化成暴力美學,殺這麼多眼睛都沒眨一下。

千星凝立半空,羽翼看不出怎麼振動,都能保持平衡。

極致的冷意,有些殺紅了眼,殺到沸騰,輕呼一口氣,平復心境殺意,免得真入魔了,殺戮太多,並非好事。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本質並不是嗜殺之人。

氣勢鬆懈,身子晃悠幾下,乾咳一口血,傷勢觸動,一直都不輕。

「惡魔,大家不要怕他,我們有長城古靈。」

「背叛玄盟,一樣該死……」有人低吼,下面人群又騷動起來,青龍玄盟第一,魅力很大,有很多忠實支持者,當然是否姦細也難說,有的人有異樣,有的人只是愚忠。

千星驀然回頭,生死翼冷然一振,雙眸都生出生死冷意,像是化作巨大的漩渦,攝人心魂。

「啊……」下面的人驚呼,臉色煞白,連連後退,直接癱倒一片,但凡有敵意的,二星戰神都全部癱下,差些的三星一樣站不穩,偶爾有四星也是心驚膽顫。

四星很少,有幾個並沒有和這些人站在一起,站在其中的兩個心懷鬼胎,以為千星在混亂人群中找不到,千星冷哼,隔空揮槍。

槍影如實,直接滅殺,不是姦細也是禍害。

俯視四方,再也無人敢吭聲,千星轉頭,振翅消失遠方。

千星走了,不想解釋什麼,多說無益,青龍名氣地位比他高,他沒殺出原形,沒能留下,在一些愚忠盲從者面前,自取其辱。

哪天又被坑害死了,與他何干,自己長著眼睛看不見。

聰明的都會發現端倪,相信他的都會相信,不信的說再多也不信,他更沒興緻,當他心情好,普度眾生?

隨性不羈,想走就走,想殺就殺,誰又奈何,不爽也只能看著。

他藝高人膽大,不是驕傲是自信,天地規則慢慢變化,目前最強也不會多離譜,他都能感應到,他自己都站在巔峰邊緣。

****** 「無法無天,看到沒有,他就是惡魔。」有老頭爬起來,滿是腐朽頑固憤怒表情,剛剛都被眼神壓制跪下,「沒有禮法,只有惡魔會這樣,說殺就殺,嗜血殘忍……」看著身邊的屍體,老頭痛恨。

「勾結惡魔,反叛玄盟,青龍尊者都說了他是惡魔,下了血令必殺之。」

「我們追,他受傷走不遠。」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