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星臉色沉重,不用多想都能看出,這是和之前巨蟒屬下組成的戰隊一樣,只不過這次人多,實力更強。

有著四支戰隊,每個都有道境主導,凶威無邊。

早就準備好的天羅地網之勢,烏雲粘稠滯澀,影響虛空,他們想逃都很難。

還真看得起他們,竟然來四個道境帶隊。

兩人相視,能看出彼此戰意,唯戰而已,聯手殺出去。

「哈哈,來吧。」不等對面陣營顯現,千星已經衝出,狹路相逢勇者勝。

轟然衝擊,殺入烏雲敵陣,戰鬥火爆開啟。

千星兩個並肩,希望能夠殺出去,然而又被擋回,增添不少傷勢。

這一次,周圍所有陣型都圍攏過來。

「好小子,有些膽氣,我都開始喜歡你,加入我們如何?」有人玩味道。

「好呀。」千星淡笑,「說說你們是哪個勢力?」

「等加入自會知道。」那人說道,「你會慶幸自己選擇的。」

「好吧,我加入了。」千星認真道,「要不我們先坐下喝一杯?」

「一點誠意都沒有。」那人搖頭,「殺了你身邊的女人,或者全部束手就擒,等查出你若不是該死勢力的傳人,你便有機會,如何?」

「一點誠意都沒。」千星輕嘆,忽然暴起絕殺。

「咦?風雨澗的百步……不,你用的還是初級的十步殺?」那人驚詫,根本沒有在乎千星的攻勢,突然踏步上前,拳爆如龍嘯,直接給千星破去。

「你是雨組刺客?」那人勝券在握,眼神閃爍好奇,他對各路神通最有研究,剛剛發現千星掌握的有些都不清楚出處,認出的也是什麼都有,有地煞,十步殺,妖域妖聖神通。

「你說呢。」千星咧嘴笑著喘息,心底卻很沉重,這次遭到了大麻煩。

這一個人都能壓制他們兩個聯手,周圍還有無數高手。

「殺了我們的人,總要付出代價。」那人遺憾道,「你放棄了機會啊。」

周圍壓制上來,千星戰槍橫起,氣勢飆升。

那便戰吧!他的神通流星槍的成長都需要戰鬥來一次次磨礪,還需要無數資源,奪噬天下靈力。

這本質都會給他帶來無數的敵人,你去奪噬,不論任何,總可能得罪人,進而不斷戰鬥,戰鬥多了,反之又能奪噬,並不衝突。

婚外貪歡 他有準則,不主動惹事,那便什麼都沒。

一路上都是送上門的敵人,這無需任何客氣,正愁沒有機會。

他無懼挑戰,要戰便戰,狂戰天下。

開始動手,千星反而沒有擔憂了,心中豪情,熱血沸騰,戰意如狂。

好久沒有痛痛快快戰一回。

農家醜媳賊旺夫 他的戰槍輕鳴,與他心念一致,人槍如一,氣勢飛揚。

他生死翼孤冷,不受任何束縛。

戰鬥才是他的道,心中孤冷,早已決心。

之前修行勉強跨入或者接近前百門檻,但還有所不足,不夠完善,正需要磨礪。

今日便拿這些對手來練就自己神通,成就真正的前百,進入真正的精英層次。

千星心中激情,兩人相視,一樣的想法。

有知己同心,生死無悔。

戰鬥暴起,一開始就十分激烈,兩人都爆發了,不爆發就是滅亡,他們本來就沒有任何優勢。

烏雲咆哮,敵人厲喝,氣勢余勁便衝擊很遠。

千星戰槍狂野,氣勢更狂,退了再進,再退再進,沙場之上,鐵骨錚錚,雖死無悔。

十步殺是偏門殺招,襲擊厲害,九方天也是絕殺招數,要論起鏖戰群雄,還是輪迴槍,山河拳。

輪迴七式接連,在他手中千變萬化,哪怕敗退,愈戰愈勇。

輪迴槍不斷在殺戮中熟練,尤其他演化的輪迴七式不朽,不斷的完善。

武道本就是磨礪中成長的過程,感悟靜修,戰鬥驗證。

他的戰力穩固提升,然而還不夠。

千星吐血,他衝殺戰場,注意任何方向,他們陷入險境,若有機會,他們自然也要衝出。

但整個過程都沒有,青羽受傷,青色翎羽都散落翎羽亂飛,頗為凄慘。

他也一樣,狀況很不好,兩人沒有畏懼,戰意更加高昂。

「好厲害的小子,這是最強天驕層次?兩個都是?」之前那人目光閃爍,「那個女的我認出,是青羽族的,這個小子是哪個?」

「他是千星,新晉星辰榜,原本好像是散修,現在是八方學院院長弟子。」有人說道。

「散修?」那人說道,「我都有些不忍心殺了。」

「但我也不能食言,強橫的天驕,更該滅了。」那人冷笑,「快速殺了他們。」

烏雲滾滾壓制,魔龍絞殺戰場,千星兩個狼狽退出。

兩人岌岌可危,實力都已穩固,傷勢都已極重。

******2k閱讀網 呼!千星衝擊,生死翼倏然無限大,扶搖直上,撥開烏雲,震亂魔龍。

就是所有人都以為他們掙扎,強弩之末時候,千星再爆發,剎那空隙,兩人閃身衝出圍攏。

千星吐血,飛行中差點翻落下去。

他的羽翼破爛,有地方已經斷掉,快速的變小。

剛剛拼出的結果,他們衝出,他的羽翼被無數攻擊轟的傷痕無數,若非生死翼強大,他速度還快,都能被轟爆。

他的鯤鵬翼強大,但畢竟境界還低,敵人太強,沒有無敵的神通。

青羽大驚失色,連忙拉住千星,極速遠去,這一次她帶著他走,但她也受傷極重。

兩人遠逃,後面窮追不捨。

重生八零:我撿到一個穿越女娃 「你怎樣了?」青羽擔憂,嘴角還在滲血。

「喘息兩口就好。」千星蒼白臉色浮過一絲笑容,「好了,我帶你走。」

千星說道,不顧青羽反應,反手拉住,兩人速度倏然加快。

霎時間速度越來越快,千星口中流血,眼神清明無比,速度還在飆升。

忽然兩人身影一顫,接著他們進入一個新的領域,與之前不同的感官。

瞬息萬里,千星重傷之體生生達到的,升華上來。

戰鬥中穩固提升,千星自覺進入前百層次,聖體在生死真力下瘋狂淬鍊,雖有劇痛攻心,傷勢也在第一時間穩住。

他突破上來,速度一樣突破極限。

超神學院之大修者 瞬息萬里沒有比他之前快多少,但這是不同的意境,道境才有的速度,道境之下幾乎不可能有,星辰榜前十強者很多都達不到。

所以那些人不少都有擊殺普通道境的威能,神通底牌等修到很深,很強大,但真正想殺道境,卻是沒有那麼容易。

普通道境就算是多年積蓄的,很多領悟不夠深邃,但人家速度夠快,還可以逃的。

千星如今進入前百,他便達到道境門檻的速度,看似一小步提升,這是一個質的跨越。

這是他的優勢,金翅大鵬號稱天下第一極速,古老的大陸第一勢力神域神行步也號稱人族第一,他比之不差分毫。

道境都堪稱一方道祖,妖祖,魔祖……他速度已經超脫上來,實力也差不多快了。

已經開始步入高手層次,無數高手羨慕仰視的地位。

千星沒有驕傲,後面還有追殺,他還遠不夠,他也沒有自卑,路都是一步步走出來的。

感受速度意境,某些方面與真正道境還是不同,他是鯤鵬身法的玄妙,更趨於極限速度,道境則是法則與神力的升華運用。

普通道境運用不夠嫻熟,靈動便遠不及他,他聖體強大,可以隨意逆轉角度。

千星便逆轉方向,連續閃動,後面的追殺者身影越拉越遠。

有道境高手從不同方向攔截,有的速度更勝不少,但並沒有什麼大用,在這等極速下想攔住千星,人數還不夠。

天空中輕呼流星虛影劃過,道境圍追堵截,依然被千星逆轉空隙走掉。

「竟然是道境速度?他是什麼怪物。」領頭的那人再也沒有輕淡,冷著臉哼道。

「金翅大鵬,還是變異神鷹,他好像還真會妖族那個神鷹的神通。」

「但都不像啊,難道真是什麼變異的。」

「這小子剛算是能進星辰榜前百吧?如今星辰榜上,有人速度能超脫道境嗎。」

「應該有的,那個小鵬皇就差不多,還有……」

「老子最討厭這些天驕,憑什麼天生就這麼強大,有機會全部滅了。」

「哼哼,放心吧,機會馬上就有。」

很多人都會嫉妒,他們卻不知,千星的本事沒有任何僥倖,都是一刀一槍殺出來的,大家都一樣,不然天驕為何也分層次,普通人照樣可能無敵。

天驕起點或許確實高,但經歷的磨難一樣不能少,不能驕傲。成長到巔峰,想成聖人,資質往往不再是唯一,心境才是關鍵。

「大哥,他們跑了,怎麼辦?」

「跑不了的。」那人眼神森冷。

青羽也很吃驚,這個傢伙竟然真的做到這個地步。

她感受周圍極速下,閃動重疊似的虛空,奇妙的韻味,扶搖直上行雲流水,極速轉向都沒有任何的不穩。

想著她更不明白,這等絕世天驕,家裡的那些人怎麼就看不到優點,覺得好欺負了?

只要給上一兩年時間,那些人都得仰視吧。

兩年時間,別說道境壽命悠久,即便對虛天,都不是多少時間,彈指即過。

搖頭摒棄亂想,看到千星嘴角鮮血汩汩流著,她又擔憂起來,緊緊拉住千星。

這個傢伙逆轉身形,極速飛行,不是沒有負擔的,她不知道多少。

千星也沒有任何錶現,他本來就傷重流血。

她還是能夠感受到千星肯定忍受著巨大痛苦。

「我沒事。」感受到不同,千星回頭一笑,「突破速度,心中爽快,肆意飛一下,第一次嘛。」

青羽翻了翻眼睛,這一次沒有反駁什麼。

她發現竟然會為了千星而心亂,不止一次,她驕傲自信的心有些彷徨。

說話間,兩人遠去。

後面那些道境脫離隊伍追殺,這次千星沒有回去反殺那些人屬下,那些人魔龍戰陣不弱。

還有就是此地太詭異,各處都有壓抑的清冷,如今飛出很遠依然有此感應,潛藏的危險,他沒有多少底氣,還是先走為妙。

與以往都不同,以往不論是哪個,他都知道對手是誰,擅長什麼,這次直到現在,他連敵人來歷都不清楚。

前面某處冷意滋生,千星轉向,極速閃落另一方向。

就是這樣,在這片地方總感覺都不能一直亂飛,飛著確實速度快,但對於真正強者來說,目標也極其明顯。

「這地方究竟發生什麼了?」落下荒野小路,千星一邊調息,一邊說道,「那些什麼大勢力不都喜歡劃分地盤嗎,這是誰的地盤,高手也不來看看?」

大陸很多事情都發生過,這等事情顯然已經不是他們年輕人能處理的,真正高手該出來的。

「你是風雨澗的雨組直屬刺客?」青羽說道。

「不是。」千星說道,「怎麼說呢,我有偷學神通的本事,一些普通對手,我與他們持續交手,都可能學來。」

「什麼?」青羽輕呼,想起什麼,轉頭瞪向千星,「你也學會我的了?」

「沒有,你的神通我不適合。」千星說道。

「你要適合就真偷去了?」

「你開始還想偷學我的呢。」千星笑道,「再說你這麼優秀,不是普通,我想偷也有些難。」

「哼哼,早該知道你接近我就沒安好心。」

「真說起來,是你接近我吧。」千星說道,「咳咳,我接近你的。」

「說,你到底還偷偷幹了什麼事?」

「我能幹什麼,當初你還是男生,我很純潔的好嗎。」

說話間,兩人戰鬥的殺意都第一時間平復,氣氛隨和,舒緩壓力。

「你知道那些是什麼人嗎?」青羽靈兒問道。

「我不知道,所以才鬱悶,莫名的被追殺兩次了。之前那些都有原因,我認了,這次算什麼。」千星說道,「你呢?」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