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信用魂力鎖定祁厚琛,掃視了他的狀態一遍,果斷的繼續跑。

喚雷術的效果還是體現了一點出來。祁厚琛挨雷劈之後,反應慢了許多。居然沒有來得及追趕千信。

而千信身後只剩沒挨雷的尚全策了。

尚全策用的也是五級劍魂,此時他的防禦、攻擊和速度,比祁厚琛只強不弱。

只是由於腰部遭受重創,他不敢猛烈跳躍,只是舉著戰劍朝千信跑來。

千信跳了幾下,拉開距離,轉身對著尚全策狂笑道:「你也有份!」

說罷,手掌猛推,又是一個巨大的球狀雷電朝尚全策襲去。

噼啪——

轟隆——

尚全策被球狀雷電劈個正著。他如同驟然停止的機器人,身體後仰,以扭曲的姿勢停在原地。過了數息,他才緩慢的扭轉腰部,將身體擺正,朝著千信繼續跑來。

「艹!怎麼感覺是在被殭屍追?」

千信趁著尚全策身體笨拙,掏出狼頭短杖,猥瑣的笑著:「關門,放狗!」

< 三隻狼魂衝到半途的時候,千信突然想起,狼魂嚎叫也是能夠削弱戰意的。

他連忙發出指令,讓狼魂嚎叫。

「嗷嗚——」「嗷嗚——」「嗷嗚——」

三隻狼魂衝到離尚全策還有三四丈的地方,突然原地蹲下,相繼發出三聲凄厲狼嚎。

狼嚎聲如一道道綿密的細針刺入尚全策和祁厚琛的識海,以及他們的劍魂魂體。

現在兩人都是靠劍魂控制身體,沒有劍魂王座的保護,兩個五級劍魂吃了大虧。雖然魂體沒有潰散,但魂念紊亂,再難爆發出先前那種如潮的戰意。

甚至由於短暫的失神,劍刃上的金色劍焰,也消失了。

兩人的戰意瞬間大降,連護體罡氣都削弱了大半。

千信趁著兩人的劍焰沒了,立即命令狼魂近身撕咬。

狼魂撕咬,也是能夠削弱戰意的,而且是持續疊加的削弱。如此一來,兩人的護體罡氣就會維持在虛弱狀態。

「好機會!趁他病要他命!」

千信讓斷手拿著狼頭短杖,用完好的右手掏出引導結界的法器攻擊。

嗡——

結界蓄積七彩劍芒的聲音響起。

轟隆——


沖在前面的尚全策,被七彩靈芒擊中。虛弱之極的護體罡氣瞬間擊破,而七彩靈芒還剩大部分能量。

洶湧的劍芒能量將尚全策背部的鑄金之體轟出了一個小碗大的凹槽。

這意味尚全策的背部肋骨斷了幾根。斷骨刺入肺部,使得他口鼻噴出大股的血。

尚全策傷勢已經不輕了,他的劍魂也不敢再讓他拚命,趕緊將戰意集中修復護體罡氣,同時導引血氣控制內髒的傷勢。

在後面磨蹭了許久的祁厚琛,終於熬到喚雷術的減速效果消失,又縱身一躍,撲到千信面前。

千信只感到黑影一閃,就發現一道綠色劍焰當頭劈來。

沒躲過!

咚!

千信感覺自己的腦袋變成了砂鍋!

得虧顱骨是用血魄晶體淬鍊的,成功擋住了劍焰。只有表面的血魂之體被劍焰灼出了一道磣人的大口子。

而那隻血魂之體淬鍊出來的耳朵,上半截耳廓也被斬掉了!

千信變成了真正的半隻耳!

「草泥馬!」

千信暴喝一聲,將右手的短杖丟進儲物空間,全力爆出一道紅色拳焰。

他的血魄晶體拳套能長時間承受橙色拳焰,而紅色拳焰則不能保持太久。

拳焰一成型,千信就對著祁厚琛當胸捶去。

嘭——

一道乾脆的碰撞聲傳來。

祁厚琛受拳頭的力量衝擊,朝後跌墜兩丈多遠。

受狼魂嚎叫削弱的護體罡氣瞬間破裂。他作為武戰的鑄金之體,卻難以承受剩下的拳焰能量。

他的胸口被轟開一個小罈子大的窟窿。骨頭和血肉被齊整的熔穿,焦黑一片。連胸膛里的肺葉,也變得如同半熟的碎肉。

「噗……嗬……」

祁厚琛噴出一口血之後,喉嚨就被肺里咳出來的殘片堵住了!

如此傷勢,祁厚琛隨時可能死去。

他的劍魂不得不調動血氣為其修復肺部的傷口。

現在祁厚琛的劍魂根本不敢退出瘋魔合體狀態。祁厚琛受創到這樣的地步,再加上退出瘋魔合體的反噬,必死無疑!

千信一擊得手之後,並沒有跑開,而是再蓄了一道七級拳焰,對著祁厚琛的傷口,再來了一下。

這一道爆焰拳完全是在虐殺祁厚琛。

拳焰毫無阻滯的湧入祁厚琛的胸口,千信攪動拳頭,讓拳焰將其胸膛中的內臟,全部燒成了粉碎的碳渣。

心臟和肺徹底廢了!

祁厚琛頓時氣絕!整個身體無力的栽倒在地。

「大長老!」

正在被三隻狼魂騷擾得戰意越來越低迷的尚全策,發出撕心裂肺的怒吼。

靈劍門的大長老,居然死在這樣的戰鬥中,實在是太不可思議,太可恨了!

靈劍門其實就是祁家統治下的家族聯盟。

作為宗主之下的祁家第二人,祁厚琛地位非常顯赫。雖然他習慣對各家族的人戾氣指使,但對武靈修為的長老們,還是頗為禮遇的。


這也是尚全策願意和他合作的原因之一。

可現在,祁厚琛死了!

死在和自己的行動中!

死在自己的眼前!

尚全策覺得天塌了,自己完蛋了。無論是抓了千信還是殺了千信,都不足以挽回靈劍門宗族對自己的怨憤。

更糟糕的是,他現在都自身難保了。沒想到千信居然有妖族最惡毒的獸魂。

獸魂極其克制戰意,狼魂的嚎叫和撕咬,使得他即便有五級劍魂支持,仍然難以聚出足以重創千信的攻擊能量。

尚全策突然發現,自己很快就要步祁厚琛的後塵了。他躲在識海角落,深深的絕望了。

受他影響,控制著他身體的劍魂,也短暫的迷惘了一下。

這使得尚全策的表情,看上去就像犯傻了一樣。

就在這時,尚全策的識海里響起了一個惡毒的聲音:「二長老,我們還沒輸!我們還有辦法殺了千信!」

尚全策辨認出是祁厚琛的劍魂祁奎。

「祁奎,什麼辦法?」尚全策木然回道。

「劍魂吞噬!你忘了嗎?千信也是劍魂!他是什麼等級劍魂,我不知道。但是,我和你的劍魂尚九星都是五級劍魂。進了魂境,與煉體有關的功法他都施展不出來,他根本不是我們的對手。兩個五級劍魂吞噬他,他必死無疑!」

劍主祁厚琛死了,祁奎成了無主劍魂,他決定用劍魂自己辦法對付千信。正好,千信是個劍魂,這簡直就是送上門的食物!

尚全策聽到祁奎的分析,雙目泛起激動的光芒。

「九星,你認為呢?」尚全策問自己的劍魂。

正在控制尚全策身體的尚九星,發出陰森的笑聲:「祁奎的這個主意好!好久都沒吞噬劍魂了,也該補補我的魂體了。祁奎,你快放魂境吧!」

得到了支持的祁奎使用了附魂術,脫離劍體,飛到了尚全策的身邊。



重生之貴女本榮華 ,朝著千信逼近。

由於祁奎的魂體完全暴露在外面,千信感知到周圍的魂力強大了無數倍。

他明白了,這附近有比自己更強的劍魂!

不只是魂力的強大,還有等級方面的差距。

千信也貪婪的笑了起來。還沒吃過五級劍魂呢,不知道會有多爽。

不懼劍魂吞噬的他,絲毫不覺得對付五級劍魂有多危險。

千信連忙收回狼魂,將狼頭短杖收入儲物空間。

藍光閃現!魂境將千信拖入了一個封閉的空間。

五級劍魂的魂境,已經不再是稀薄的光牆和光罩,而是凝如實體一般。

千信感覺自己就是在一幢藍色穹頂藍色牆體的圓形建築里。

這個魂境非常大,千信只看見遠處有兩個黑影。

下一瞬,黑影到了他的面前。

「兩個五級劍魂!」

千信驚訝的瞪大了眼睛。從兩個五級劍魂的樣子,千信猜到了他們是祁厚琛和尚全策的劍魂。

外面被結界封住了,也只可能是他們兩個劍魂。嗯,如果徐鈞志那個老頭殺了出來,還可能有他的劍魂。

不過,幸好徐老頭沒來,不然他的劍魂還會拖自己後腿。

兩個五級劍魂湊到千信身邊,啥話都沒說,各自逮住千信的一條胳膊,就開始可勁兒的造。瞬間,千信的血魂之體上就留下了一排排的牙印。

有點疼,但是一塊「肉」都沒被咬掉。

千信臉上帶著幸福的笑意,雙腿伸到兩個劍魂的胯下,將他們的腿死死盤住。

五級劍魂,要慢慢的啃,先得讓他們沒法跑!

兩個劍魂見千信用這麼曖昧的姿勢夾住,又看到他那傲然挺立的超大「金針菇」,突然有種怪怪的感覺。貌似人類最羞羞的事情就這樣的……

「啃爽了是吧?該我了!」

千信彎手把左邊的祁奎拉到嘴邊,露出閃著寒光的牙齒,一口朝其脖子咬去。

總裁,你人設崩了 。祁奎躲避了好幾次,如同害羞的姑娘迴避強吻。而千信如同豬哥一樣,不斷的進擊,終於逮住了一口魂體。

這場面說起來挺香艷的。 引妻入懷:全球蜜捕小鮮妻 ,要對他們下得了口,還是要有「提臀迎眾基」的情懷才行!

「呃啊——」

祁奎脖子的魂體被撕下了一大塊,憤怒的嚎叫著,張大了嘴,朝千信的後腦勺咬去。

這一下他倒了大霉。魂體如何能夠咬穿血魄晶體?祁奎魂力化作的門牙齒,頓時被崩掉了兩顆。

咬不透?

他到底是啥等級的劍魂?

真是莫名其妙!是不是在搞笑?

兩個五級劍魂都傻眼了!

看著不斷拱著嘴撕咬魂體的千信,尚九星作為武靈的劍魂,見多識廣,決定改變戰術。

直接吞噬搞不定!那就用五級劍魂的法術!


「嗬唲——」

從尚九星的識海里發出來一道陰森的尖嘯。如同野獸嗜血的咆哮。

尖嘯並非聲音,而是一道能量。

千信感到這能量落到自己身上,如同針刺一樣。




發佈回覆